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祈願條上的暗語
祈願條上的暗語 連載中

祈願條上的暗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風祈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如許 現代言情 祈願

男主眼裡她是那種與社會脫軌的人,卻還是很奮力追趕,這樣一個嬌弱的小女孩,本該是家中的小公主
外人:她嬌弱? 好友:我和她成為朋友是我的幸運,不然哪天我會成為她的實驗對象(解釋一下,她真的很變態) 女主:冤枉我,我明明很善良 ???展開

《祈願條上的暗語》章節試讀:

第7章 惹着我了


這天,時號坐了飛機過來,帶着幾名**過來,祈願大概猜到他們是為什麼來的了。

她並不是很配合詢問工作,幾個年輕氣盛的小伙就耐不住性子「盛郁同學認識嗎,她中毒最為嚴重,同學說你們有過節,你有很大嫌疑,祈願是吧,能跟我們回去對質一下嗎?」

季如許靠在沙發上,手中的杯子直接捏碎,眼尾上挑,周身直接降到了冰點「嫌疑是吧,證據呢,沒有滾」

就連他們受過專業訓練,還是打了個寒顫,這人也不好惹,幾名**看向時號,她沉默着,想起江淮也有時候跟他們一樣,嘔吐,腹瀉,讓她不禁懷疑「祈願,是你嗎?」

祈願低着頭,默不作聲,這就是回答了,時號有些不敢相信,溫柔訓斥她「做錯事了就要道歉,彌補,得到大家的原諒」

季如許看着她,而她正好偏頭,對上他的視線「她可沒說是她乾的,就算是,拿證據抓人」

「你在縱容她」時號頷首看着季如許「可做錯了就是做錯了」

「難道校園霸凌的受害者反抗一下就是罪了嗎」季如許微微抬頭,擦了擦手上的玻璃渣「時警官太忙了,根本注意不到別人的生活,那請問你被別人打了一拳,第一反應是什麼呢?」

「打回去」時號小聲的說著,視線看着祈願「他說的是真的嗎,你在學校……」

祈願從隨行的**身上順下來了手銬,銬在自己手上「我認罪,你們別吵了」

「認什麼罪?你哪都別去」季如許一把將她拉到身後,很明顯的護犢子樣。

「真是你乾的?」原本是懷疑,現在是肯定,祈願基本不怎麼說話,但是說了就不會是謊話。

祈願跟着他們走了,她坐在車上,掃了眼旁邊季如許,沒想到他也跟着來了。

他似乎心情不好,她幾次嘗試聊天都沒得到回應,這次她是真的看到他生氣了,怎麼辦啊。

一連到了淮城,他都沒給過一個眼神她,祈願跟在他後面,步子太快了,她慢了下來,手上的手銬不舒服,又不能摘。

到了**局裡,時號單獨審問她,祈願撐着臉,瞥了眼旁邊黑色的牆,還是承認了。

「檢查報告從他們的鼻腔內檢測到粉筆內混合著瀉藥的成分」時號把報告遞給她「自製瀉藥,你真厲害」

不知道是誇是貶,祈願嗯了聲「謝謝誇獎」

「……」

在拘留所呆了幾天,補了個覺,前幾天都沒有睡好,時號帶她去學校收拾東西,由於情節嚴重,學校給予開除處分

「學校我給你找,別用這麼極端的方法報復別人,吃虧的是你,大不了找個無人的地方把他們打一頓都好」時號在一旁一直教導她。

祈願看着手機,隨口嗯了聲「我不打架」

「這麼教導我是不是不太好」祈願淡淡的掃了眼她,視線又落到手機上,眉頭微微皺起。

微信界面還是沒有消息,她收了手機,卻不小心點到個表情包發了過去,她自己沒有注意,滑進口袋裡。

手機鈴響了,祈願接了電話,那邊的聲線很冷「在哪裡?」

「學校收東西」

「等我,一會到」

掛了電話,祈願去班上把書全部塞書包里,途中路過的人,都很期待她走的眼神,就像一件殘次品玩具終於走了,又高興,又落寞。

時號去宿舍收她的東西,她的東西全部都在她柜子里,有鎖,她拿鑰匙打開,都裝上帶走。

祈願在校門口等季如許,她低頭玩手機,一輛車停在她面前,她抬頭看着車窗緩慢下降「上車」

季如許順手接過她的書包,丟到後面「背這麼重啊」

「還好」

楚湛點着煙,手肘搭在車窗上,拿出一張入學通知書,遞給她「一點薄禮」

祈願接過來看了眼,這個學校啊,剛好是她想去的,這下省了麻煩「謝謝」

她還是有人設的,不能崩,她皺眉看着入學通知書,翻個面,季如許拿過來,給她念,字都認不全。

聽他念完,祈願把後面的書包拿過來,翻來翻去,找什麼東西,最後從一堆東西中拿了個掛件。

往前扔了過去「回禮,保平安」

楚湛一手抓住,打量這個小東西「這是?變色龍嗎?刻的真像」

時號敲了敲玻璃,把行李放進了後備箱,在副駕駛坐了下來。

她接過入學通知書看了看,這個學校她知道,頂尖學校,對學生的要求也是極高的,就是不知道祈願能不能適應。

目送他們離去之後,楚湛手上拿着的掛件丟給季如許「她說的回禮」

「她是個傻子,未來季家主夫人對她來說根本不可能」楚湛看着後視鏡,季如許打量着看着那個掛件,不是討厭。

「她至少不會背叛你」他小聲嘀咕着。

楚湛啊了聲「是啊」

祈願到家看到季如許發過來的資料,視頻,這些證據,足以讓盛郁身敗名裂,翻都翻不了身。

她邊看邊去江淮的房間里,他屋裡有電腦,突然她想到了什麼,該要個電腦了。

祈願加了盛郁的微信,把視頻全部發給她,全是她霸凌別人的視頻。

那邊很快的發來消息【要多少?買斷】

很聰明啊,祈願想了想【一個視頻5萬】

【搶劫啊,10個視頻50萬,我哪來這麼多錢?】

祈願把手機丟一邊,沒有再回了,手搭在鍵盤上。

電腦上的畫面突然切換,江淮進房間就看見她在打遊戲,已經習慣了,每次他回家就看見她在他屋。

他湊近看了眼「少打點遊戲,日笙高中對學生很嚴格的」

祈願哦了聲,他回來了,打完這把她就回房了。

過了幾天,盛郁聯繫她見面,她如約去了,在一個小巷子里,她背了個書包裝。

一進巷子,盛郁就在裏面,拿了個箱子,她把箱子打開,裏面有五萬,祈願上前準備拿。

一群人從外面進來圍住她,很明顯的目的,盛郁笑了笑「把她手機搶過來,這些都是你們的」

祈願掃了眼她,很平靜的把包放下,也知道她是什麼意思了「我不是很喜歡打架」

後面一雙手朝她伸過來,祈願單手抓住,一個過肩摔,都能聽到骨裂的聲音,那個壯漢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不一會兒,沒人再站的起來了,祈願靠近盛郁,精緻的眉眼上挑,那副容顏長的好看,雙眸里卻透着殺氣「不好意思,惹着我了」

她已經很久沒動手了,而且說過不想打架了,說人話就是不聽吧。

祈願拿出手機,當著她的面把視頻傳到微博上去,盛郁抬手要搶,祈願一腳把她踢飛「錢留着吃頓好的吧」

「祈願你不能這樣,你不得好死」

她回去洗了個澡,去糖水鋪買了碗糖水回家,江淮看見了,正好她也買了兩碗,給了她錢「我可給了錢的,所以別再加料了」

祈願嗯了聲,回房了。

翌日,盛郁父母登門拜訪,帶着禮物道歉,事情越鬧越嚴重,網上的風波已經壓不住了。

祈願掃了眼盛郁,她眼眶紅紅的,一看就是哭過的,她淡淡的開口「回吧,機會只有一次,你女兒沒把握」

盛郁母親拿着卡塞給祈願「求你,原諒我女兒吧,她什麼事情都不懂」

「請回吧」祈願沒接,神情毫無變化,雙手插兜,去踢開門,示意他們離開。

隔天盛郁就被**帶走了,網上的風波也漸漸下去了。

祈願去學校報到,因為她沒有成績,全都是白紙,沒有哪個班主任要,只有十班班主任願意接受。

她跟着余止去班上,她很好相處「以後我就是你班主任,我叫余止,叫我余姐也可以哦」

祈願嗯了聲,進了班級,余止叫人去搬了桌子,她坐在後面,和人拼桌。

余止讓她坐裏面「沒事,過幾天就換位置了,暫時坐着」

她還沒有書,下課班長就去領書了,放在她桌上,對着她同桌調侃「尹迢,新同桌女神啊,別欺負她」

「去去去,我出了名的照顧妹子」

祈願拿了書,寫上名字,塞桌子里,尹迢制止她「放桌子上,這麼一擺,老師根本看不到搞小動作,而且我們教室靠邊,後門走不通,放心睡」

說完她就趴桌子上睡,現學現做。

最後一排幾乎都倒下了,然後站後面罰站,祈願看着尹迢,他抓了抓頭髮「失誤失誤,不會站久」

然後站了一節課,祈願趴桌子上睡覺,上學好無聊啊,聽又聽不懂,也沒事幹。

晚上下課回到宿舍洗完澡就上床睡覺了,同宿舍一個女生好像叫夏天,跟她說了時間表,還給了她零食「我叫夏天,很開心做同學」

同宿舍的同學刷着手機,尖叫一聲「夏天,快來看,祈願一躍成為了校花」

「誰把她照片掛上去了,肯定班上幾個人偷拍的,好好看啊,我也要投她」

晚上宿管查房,他們把手機收了起來,學校不允許帶手機,他們都是偷偷的帶,反正查的不嚴。

晚上他們都在玩着手機,祈願早早的睡了,她身體還帶着傷,要好好養養。

左梔子看電視喜歡發出聲音來,夏天把手放嘴上,做了個噓的動作「她睡了」

她比了個OK的手勢,在嘴巴上做了個拉拉鏈的手勢。

早上他們火急火燎的趕去班上,每次都是卡點去班上,祈願最後出門,順便把門關上,去吃了個早餐,再回班。

去的時候已經遲到了,和外面五個人面面相覷,余止正批評他們,突然和她來了個對視,並加入了他們。

按照老規矩,跑圈,以此疊加,有的已經要跑二十圈了。

她是第一次,只跑一圈,很快跑完就回班。

還有人在氣喘吁吁的跑「再跑下去,瘦的我媽都不認識我了」

「再遲到,我就要破二十記錄了」

「明天定二十個鬧鐘,不信起不來」

「一直這麼說,鬧鐘叫醒過了嗎」

他們看了眼離去的祈願「那邊是超市吧,她是不是走錯了」

「不會吧,夏天她剛來,不認識路,就知道超市,女生應該都一樣吧」

「她叫祈願吧,怎麼不愛說話,也沒見她和別人交流」

「剛來不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