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和將軍一直在洞房
我和將軍一直在洞房 連載中

我和將軍一直在洞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香芋饅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端 古代言情 謝昭

最近街頭巷尾熱議的話題是雲端這個奸相之女被聖上賜婚許配給了忠良之後謝昭
一部分人搖頭嘆息:真是錯點鴛鴦譜! 一部分人仰頭張望:我倒要看看這謝將軍怎麼洞房花燭? 龍鳳蠟燭剛點上, 蓋頭才掀開, 合巹酒還沒喝呢! 一道聖旨,將軍你有活了! 好容易忙活完,兩人又回到了洞房那一天,在眾人的翹首以盼中,聖旨又來了…… 第三次回到洞房花燭夜,將軍您得去剿匪 第四次回到洞房花燭夜,將軍邊關告急 於是他們永遠在洞房!展開

《我和將軍一直在洞房》章節試讀:

第8章 我好像不會被感染


謝昭回身披上戰甲,就要往外走去,路過雲端身邊,心中似有不少話要說,又不知從何說起,索性只說了一句:「等我回來。」

「等等!」

謝昭錯愕回頭。

雲端走上前開始解開自己身上的衣物。

「你!你快穿上!」謝昭難以置信,立馬撇過頭,不敢再看,只有血紅的耳根子還留在案發現場。

「我就是想給你看看我脖子上的疤,大將軍腦袋裡想什麼呢!」雲端看着他窘迫的樣子,不由發笑。

聽雲端這麼一說,謝昭的耳朵又紅了一層,彷彿是自己心中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想法。

「我前日被那發病的人所傷,昨日瞧了大夫,說我脈象正常,不像是染了疫病的人,而且紅疹也一直在傷口附近,沒有蔓延。我好像不會被感染。」

聽了雲端的話,謝昭才彆扭地將眼睛挪到她的傷口上,一條細細的傷疤躍然於淺青的淤痕上,襯得她的皮膚愈發的膚如凝脂。

「並無紅疹。」

雲端輕撫自己的傷口,驚奇的發現原本凸起的小紅點果真已經消失殆盡。

驚訝之餘不忘向謝昭炫耀:「我就說我好像不會被傳染,你帶上我去,他們不能靠近李猛我可以!我不怕被咬!」

謝昭又看了眼她的傷疤,神色緊繃,反添了一凝重,大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件事除了我以外,還有誰知道?」

「還有白大夫,其餘沒了。」雲端覺得莫名,為何無端問起這些。

「這件事不可輕易告知別人。」謝昭眸色暗了暗,接下來的話帶着警告的意味,「否則你將成為太醫院的藥材也未可知。」

雲端細細想了一會才明白其中的關鍵,不禁打了一個冷顫,若非如此自己恐怕要死幾回都不知道。

「區區一個李猛而已,暫時還不需要夫人出手。」

謝昭戴上頭盔,轉身打開禪房的大門,走進漫天風雪中,消失在黑幕里。

雲端被這麼一叫,也是愣在原地,回頭去找白從瑜,不知道他什麼時候也已經離開。

黑暗中的京都大街上,一群人馬穿梭而過。

凜冽的寒風席捲整個京都,化成刺耳的呼嘯聲打在人的耳旁,紛紛揚揚的大雪幕天席地捲來,交織成天地間的一道屏障。

「沒有找到。」

「沒有找到。」

「沒有找到。」

……

謝昭騎着紅棕色大馬站在街心,聽着各處尋找歸來的士兵們報告心生疑竇,城門早已關閉,如今角角落落都搜了一遍反而不見人影,那人到底去了哪兒呢?

「據我觀察,若是到了後期人如瘋狗一般癲狂,是最喜人很多吵鬧的聲響,不如將軍讓手下叫喊起來?」白從瑜騎着一匹棗紅色的駿馬緊跟其後。

「言之有理。」謝昭對於病人的情況還不是很了解,聽白從瑜這麼一說,覺得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副官,通知下去,高聲叫喊,引出李猛。」

「是!」

街道上雪花飛舞,街邊的枯藤老樹在北風中搖曳,最終枝丫斷裂在雪地里。

整條大街都是此起彼伏的叫喊聲,屋裡的人們雖疑心外面的動靜,卻沒人敢把頭探出來看個究竟。

不多時遠處竟真傳來了吼叫聲,謝昭立即踢了踢馬肚子,趕上前去。

李猛雙手在空中胡亂揮舞着,神情猙獰,看上去既害怕又興奮,像是野獸遇到了獵人,既想讓獵人做他的美食,又不想被獵人所擒。

遠處的士兵甩出一個套圈,在空中轉了幾圈就向李猛攻去,一把將李猛套在圈內,眾人叫好,準備收網。

那李猛被人縛住動彈不得,掙扎了兩下見毫無反應,對着空中咆哮起來,隱約間可以看見他的上齒尖銳不同於常人。

「啊!」李猛使儘力氣再次掙扎,那套圈的繩子在他身上斷裂。

經此一戰,他變得暴躁不堪,見着人便往上攻擊,一旁的士兵紛紛散開,他卻不管不顧拖住一個跑得慢的士兵咬住他的胳膊不鬆手。

那士兵疼得不能言語,只胡亂拍打着李猛發出慘絕人寰的叫聲。

這群人雖失去理智,卻不能輕易殺害,他們只是得了病,並非有意為之,因此謝昭在尋人之時便已命令,只可生擒。

如今那士兵被發了瘋的李猛咬住胳膊,不能動彈,眼看就要將胳膊撕咬下,周圍的人都不敢上前。

謝昭飛身下馬,一手扣住李猛頸下三寸,那李猛被按到痛處,不自覺鬆開嘴,回頭怒瞪謝昭。

他抬腿橫掃,猶如長鞭猛然打去,李猛吃痛倒在地上。

還想回擊,謝昭一記重拳落下,夾雜着陣陣勁風,不偏不倚錘在他的嘴上。

李猛滿口是血,牙齒也跟着脫落。

手下一見此情景,立馬接過長繩將李猛捆起,為保險起見,又用鐵鏈將他栓起。

禪房內,雲端等得太久,久到蠟燭燒完蠟油,只剩下最後的火苗在空氣中搖擺,不自覺趴在桌案上睡著了。

謝昭從風雪中歸來,身上的鎧甲未除,只見雲端側身趴在桌案上,因摘了帽子如瀑的長髮散在一邊,露出修長而白皙的脖頸,如凝脂白玉。

那淺淺粉色的傷疤在火光的跳動下更顯得嫵媚動人,彷彿天然的秀手,勾着他的眼神走。

謝昭猛想起出門前雲端解開衣襟的模樣,不由得熱氣上涌,耳根子又紅了大半。

「你回來了?」

雲端被外頭走動的聲音吵醒,一睜眼就看見謝昭正現在旁邊看着自己,也覺得不自然,揉了揉眼睛站了起來。

「人找到了嗎?」

「找到了,只找到李猛,其餘兩人沒有發現。」

「李猛?李猛不是已經瘋了嗎?」

「正是因為它瘋了,我們一誘,他便自己出來了,其餘二人還尚且清醒,故而沒能找到。」

「他們明明在這裡可以得到救治,為什麼還要往外跑呢?」

「這也正是我疑惑的。」

「我要是他們就算被人放下山,所有人開尋,必定會出來的,除非……」

「除非?」

「除非有人將他們關起來了。」兩人異口同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