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道修仙
大道修仙 連載中

大道修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添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添墨 燕小天

希望這部作品能給現下忙碌緊張而苦逼的生活,帶來一絲的輕鬆與喜悅,消去一絲絲的煩惱
永恆大道分三階,一階修凡,二階修真,三階修仙
展開

《大道修仙》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燕小天


(初次來網站,心情很忐忑,總怕會寫不好,不過,終於還是鼓足勇氣發了第一章)

暮色漸吞晚霞,月牙瓠犀微露。

寒月下,淡泊的飄着幾縷白雲,在悠然徘徊。

孤峰上。

一孤人影,負手沐迎天風而立。

見他鶴髮松姿,目若朗星,遙望無垠的星空。

忽。

「咻~」

一顆流星穿破月下淡雲,劃空而來。

不,不是流星,是人影,因為他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肉眼難以捕捉。

展息,一個身影已佇立在那人身後。

「稟仙上,他已進玄天秘境了。」

他目色中華光朗然一顯,眉若秋松般微微一蹙道:「自從千年前我玄天宗首宗,衝擊至尊仙境時,不慎走火入魔,導致元神潰滅,之後就消失無蹤,再也沒有人見過他。雖然現在的他天賦異稟,在冥宗近短短百年就已經在一階的修凡到了二階修真的凝神境,但他卻持才自傲,桀驁不馴,我擔心總有一天,他會為他的無知付出代價的。」

仙上是峰主的稱謂。

玄天宗獨攬十萬大山,俯瞰天下奇秀,有五分峰,分別為麒麟、朱雀、青龍、白虎、而玄天主峰,俯瞰四峰,尊為翹首。

他便是玄天宗麒麟峰的峰主。

「那仙上,當年玄天峰首宗達到了什麼境界?」

麒麟峰主道:「玄天峰首宗當年已經達到了三階修仙境的仙帝境。」

他說到此處,他目色中有光在閃動,畢竟他麒麟峰與玄天峰同屬一脈,只是修鍊的法門不同,不管是玄天峰、麒麟峰、白虎峰、朱雀峰、還是青龍峰,他們其中任何一個出現一個修為在修仙境的人,任他天道仙輝,也不致於欺負到家門口。

「可是仙上,不管怎麼說,他燕小天也與我們同屬一脈,這次他入玄天秘境,若能破凝神入渡劫,對於我們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快事。」

麒麟峰主道:「自從他在百年前凝元神,步入二階修真境,短短几載,就從修真境的鍊氣,到達現在的凝神境,其中有多次越境、破境,那也是因他偶得至尊仙境飛升時丟棄的一柄本命的小劍而已。」

「那仙上為什麼不去幫幫他?助他快入渡劫境。」

麒麟峰主道:「我又怎麼不想他能快速破境,能及早入一步仙人境,畢竟他的天資,是入門時我們有目共睹的,也是我數峰中最有機會衝擊修仙境的人,但是,我剛才說過,他持才自傲,桀驁不馴,我們幾峰的峰主說過的話,他又聽進去幾句?」

他微微嘆了口氣,目色有些黯然,他與其他四峰的峰主一樣,都希望他燕小天,能如當年的首宗一樣,快步入得一步仙人境,這樣一來,也不懼他天道仙輝,若是能衝擊修仙境成功,更是不不懼其他宗門,也可以搶奪更多的修鍊資源。但是,總是事與願違,就在他幾任峰主以為他就要破凝神,入渡劫,而後一步步入修真界最頂境的時候,他竟然卡在了凝神境。

他遙望遠空,雲漸漸變的深沉,寒月默默的隱入暮靄的層雲中。

他嘆了口氣,因為今年,可能又會搶不到任何的修鍊資源。

「仙上為何嘆氣?」

麒麟峰主道:「當年修仙境內,達到仙帝境的就只有四人,一個是我們宗門的首宗,一個是天道仙輝的柳白雲,還有南冥的南宮林,最後一個是天音閣的沐飛魚,因為我們首宗在衝擊至尊仙境時不慎走火入魔,我們就漸漸的失去了修鍊資源,淪為現在的二三等宗門,如今近千年已過,再也沒有出過強者。」

他長吁了一口氣,眾多叵耐道:「而我宗最有希望的燕小天竟又是如此….」

「仙上,我一定會好好修鍊的。」

麒麟峰主眼神中有欣慰,他道:「他天道仙輝近年來總是擠壓搶奪我們修鍊資源的地盤,我們宗門中許多弟子都被迫離開,改投其他宗門,其中自然不乏許多修鍊好手。」

「他天道仙輝真是可恨。」

麒麟峰主目色中有一絲光在閃動,道:「希望這次他燕小天能在玄天秘境中破凝神境,入渡劫。」

這時,在他們身後忽然幻化出幾個虛影,幻真幻滅。

「恐怕又會令你失望了。」

他二人暮然回身。

「啊!…是天道仙輝的人。」

麒麟峰主目色漸怒,道:「你們竟敢擅闖我麒麟峰屬地,就不怕有來無回?」

天道仙輝的人長笑一聲,反問道:「有來無回?」

另一個天道仙輝的人道:「莫說你們麒麟峰,就是其他峰上,我們想來便來,想走便走,你們又能奈我何?」

麒麟峰主目火中燒,道:「我們一再的忍讓,沒想到你們竟然越來越發的放肆。」

他說完,長袖一甩,剎那間,無數雷電火光在天道仙輝的幾人頭頂上,閃耀劈下。

天道仙輝為首的一人道:「好一個借天引雷,不過你一個區區渡劫修為的人,也敢於我一個修為入仙的人動手,簡直是自取其辱。」

見他右手出訣,嗡的一聲,面前出現了一把金色飛劍,緊接着,他掐訣一指,劍光閃耀時,破出風聲,剎那斬來。

麒麟峰主不敢怠慢,長袖一甩,推開身旁弟子,同時,右手向前一扣,立刻,一個其大如蓬的雷光出現,當時迎上。

「轟「的一聲,電光閃耀,雷火盡數破去,但聞飛劍散出寒芒,實實在在的斬在了麒麟峰主的身體上。

但見他身體四圍掀起衝擊,麒麟峰主身體一頓,鮮血在他唇角溢出。

「仙上!」

那名弟子向前,扶住他顫顫巍巍的身子。

天道仙輝的一人,朗朗長笑,而後七分嘲諷三分不屑道:「沒想到麒麟峰的峰主,堂堂一任仙上,都如此的弱,果是不堪一擊,你們憑什麼有修鍊資源?」

天道仙輝出劍的那人道:「我劍下留情,暫時放你一馬,不取你性命,但是,你們先天秘境的地盤,從此就歸屬我們天道仙輝了!」

那人說完,虛影幻真幻滅間消失不見,就好似他們從未來過一樣,

此時麒麟峰主但覺胸內鮮血暗涌,在他們走後,終究壓制不住,一口鮮血如落梅般揮灑而出。

「仙上您沒事吧?」

麒麟峰主面色殘青,道:「只是傷了體內的氣海,微修一時便會無礙,只是,只是我們麒麟峰的臉面,我們玄天宗的臉面,都被我丟盡了,簡直羞愧難當,窘疚萬分。」

「仙上您莫要如此,說不定今夜他燕小天就能破凝神境入渡劫,或許破境越境也不是不可能,到時我們再搶回我們丟失的先天修鍊資源地盤。」

麒麟峰主臉色虛白,目中黯然吁氣道:「若不是我們宗門的守護長老閉關,在衝擊修仙境,怎麼也輪不到他天道仙輝找上門來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