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神鬼妖魔錄
神鬼妖魔錄 連載中

神鬼妖魔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十年寒雪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十年寒雪 懸疑驚悚 紀尋

爺爺死後留下的掛墜和古卷,意外的將紀尋帶進了一個神鬼莫測、妖魔橫行的世界
這個世界,有河神,有狐妖,有厲鬼,還有大魔…… 紀尋修得道術神通,遊歷亂世紅塵
忽然有一天,他恍然發現,原本一切的真相竟然是……展開

《神鬼妖魔錄》章節試讀:

第8章 厲鬼王生


門外的黑影,正晃晃悠悠地朝着這邊走來。

透過門縫望去,屋裡的紀尋瞬間緊張了起來。

其實,早在黑影出現的那一刻,紀尋便通過掛墜的警示發現了它。

只是,讓紀尋心中疑惑的是。

依村長所言。

這鬼不應該是只女鬼嗎?

怎麼變成男的了?

難不成,這是被女鬼害死的人所化?

紀尋的心中冒出了一連串的問號。

可惜不容他多想,黑色的影子便找上了門來。

「咚咚咚!」

聽到敲門聲傳來,紀尋趕緊屏住了呼吸,並悄身朝後退去。

而躲在屋裡的村長,早已是嚇的渾身瑟瑟發抖,將頭深深地埋在了被子里。

外邊的黑影,開口了。

「村長,我是王家的二郎王生啊!我家娘子和寶兒已經餓了好幾天了,你借給我們一點米吧!只要您肯借給我,就算讓我為奴為婢,做牛做馬我也願意。只是萬萬不能苦了我家娘子和兩個孩兒啊……」

聽得的出來,這是一個男人的哀求聲。

只是聽完,紀尋心中的疑惑也更深了。

記得村長之前說過,王生因為兒子被毒死,誤以為是娘子春花乾的,於是將春花給掐死了,之後更是惡言相向,以至於春花怨念俱生變成了厲鬼。

如果說在此之前,紀尋毫無疑問肯定是相信村長所說的話。

可如今,隨着王生不斷地低聲下氣的去乞求,紀尋明白,一定是有人說謊了,而那人便是屋裡的村長。

果然,在聽到外邊的敲門聲後,躲在被子里的村長,嚇得大氣都不敢出,身體更是體若篩糠一般顫抖個不停。

可惜外邊的王生,卻並沒有要走的打算。

似乎認定了能從村長這裡借到糧食,於是再一次地敲響了木門。

只不過這一次的王生,沒了之前的哀求聲,反倒是聲色冷漠地威脅了起來。

「村長,我知道你躲在裏面,我已經看到你了,你就別躲了!我知道在你家附近,你偷偷挖了一個地窖,那裏面裝着能讓你十年都吃不完的糧食,你要是不借給我,我就把這個消息告訴全村所有人!」

隨着王生的一席話說完,藏在被子里的村長被嚇得動都不敢動了。

甚至躲在被子里,他都是緊緊閉着眼睛的,因為他怕自己一睜眼,就看到王生了。

但可惜,王生並沒有離去。

似乎在拼盡了全力,想要做最後的爭取。

「村長,我知道你在裏面,但這並沒有關係。我有一個秘密想要告訴你,只要你肯借給我一點米,這個秘密可以讓你十輩子都吃不完。你知道,咱們村外的那口古井裡,埋了多少黃金嗎?足足有五百斤啊!把那些金子堆起來,簡直比山還要高,啊!真是太美了……」

門外,王生極盡全力的蠱惑着。

說話間,聲音中似乎還帶着那麼一絲極盡魅惑的味道,蘊含其中。

聲音順着門縫處,幽幽地傳了進來。

一時間,連紀尋,都險些着了他的道。

好在有掛墜警示,不然,怕是連紀尋都忍不住想要去那古井裡一探究竟了。

紀尋有掛墜庇護,能夠安然無事。

但屋子裏面的老村長,那就倒霉了。

被蠱惑的村長,先是一怔,而後忽然從被子里驚坐了起來,接着不等紀尋阻止,旋即高聲大呼道。

「我借!」

隨着這一聲落下,一瞬間,彷彿四周的空氣都要凝結了。

紀尋的整個心,更是猶如千斤巨石一般,重重地沉了下去。

他不清楚,接下來將會面對什麼,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把村長這個老六給打醒。

紀尋伸手抓起一把符米,用力地朝着村長身上打了下去。

伴着一陣黑色霧氣散去,村長猛然驚醒了過來。

想着剛剛自己所做的一切,心中是既驚又怕,整個臉色更是慘如死灰一般,沒有半點的生氣。

他干謁着嘴唇,望着紀尋,想要尋求幫助。

可喉嚨里就像是卡了泥塊一樣,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紀尋也沒有心情搭理他,而是目光死死的盯着木門。

然而,外面似乎沒有了聲音。

紀尋壯着膽子,靠上了前去,試圖通過門上的縫隙,來觀察外面的情況變化。

但他又不敢靠的太近,因為掛墜,在一刻不停的強烈地警示着他。

告訴他。

王生,現在就站在門外。

果然,在一陣短暫的沉寂過後。

門外突然響起了一陣沉悶地捶門聲,那模樣,就像是有人掄動着鐵鎚,在砸門一般。

「砰砰砰!」

聲音越來越響,木門不受應力的劇烈地顫動了起來。

看情形,似乎隨時都會被撞開。

「咔嚓!」

突然,一道清脆的響聲傳來。

紀尋抬頭望去。

只見門後的木質插銷,竟因承受不住巨大的撞擊,而斷裂開了……

「不好!」

紀尋暗道一聲,連忙後退。

下一秒。

「轟隆」一聲。

木門宛如遭遇了千斤巨力一般,竟硬生生地直接被掀飛了出去,而後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一陣煙塵過後。

迎着微弱的月光望去。

門外,一團鬼氣繚繞的黑霧中,正飄蕩着一張慘白滲人的鬼臉。

這鬼臉似乎沒有身體,也沒有軀幹。

只有一張,在黑霧中若隱若現的臉龐,仔細望去,模樣十分駭人。

紀尋抬頭望去,這厲鬼他並不認識,也不曾見過。

不過他不認識,並不代表村長也不認識。

躲在牆角處,瑟瑟顫抖的村長,只看了一眼,便認出了這厲鬼是誰。

村長聲色顫抖的驚恐道。

「是是是……是你!」

「你是王生,你是王生!」

聽到村長的驚呼聲,被喚作王生的厲鬼,旋即轉頭望向了過去。

在看到牆角處蜷縮的村長後,王生彷彿像是見到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雙眼之中,竟然淌出了兩行猩紅的血淚。

王生目眥欲裂地盯着村長,然後歇斯底里的怒吼道:「李善,我要吃了你!」

說著,王生捲起身上滾滾的黑霧,朝着村長便撲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

擋在兩人中間的紀尋,自然不可能看着村長被這厲鬼給吃掉。

見到王生撲來,紀尋眼疾手快的抓起一把符米,隨即用力一擲,重重地打在王生的身上。

似乎這符米,對於鬼魅之物有着天生的剋制作用。

在二者接觸的一剎間,鬼霧中的王生,痛苦掙扎的鬼臉上,發出一道凄厲地慘叫聲。

「啊!」

並在慘叫聲響起的同時,這一團滾動的黑霧,似有形一般,被紀尋手中扔出的符米,打的憑空倒翻。

一直滾到了外面院子里,方才停了下來。

見狀,紀尋當即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