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事小神仙
無事小神仙 連載中

無事小神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念念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嘉魚 奇幻玄幻 李元宵

一名平凡的大學生,一次奇怪的穿越,讓他擁有了神仙之體,修仙之機緣
這世界,光怪陸離,風譎雲詭,太可怕了,我只想做一名無事小神仙,逍遙又自在
此時情緒此時天
無事小神仙
展開

《無事小神仙》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我死了?


李元宵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躺在他身旁的那具已經毫無生機的身影,心中惶恐不已。

這特么……這不是他李元宵自己的身體嗎?他用腳尖踢了踢,毫無反應!怎麼變成了屍體?

「我死了?!」李元宵滿心驚懼。

不對,如果真死了的話,那我是誰?他一個激靈站起身來。

李元宵將右手手臂緩緩舉起,五指慢慢張開,整個手掌呈現在自己的眼前。

皮膚白皙細膩,手指纖長而有力,這絕對不是他的手。

李元宵不由得一陣恍惚,剛剛發生的一切猶如流水一般在他心頭淌過。

他不過是一名普通的應屆大學畢業生,參加「春招」之後,最近一直在面試,但是結果都不甚理想,心情鬱悶的他便來到這泰山之上看日出,順便放鬆一下心情。

在凌晨登頂泰山的過程中,他一時尿急,便避開山路之上的遊客,尋找一偏僻之地解決問題,哪知天黑路滑,一腳踩空便滾落到了旁邊的山谷之中,頓時摔得不省人事。

朦朦朧朧中,他似乎又蘇醒了過來,然後好像看到自己身邊不斷有光芒閃爍,一陣天旋地轉後,最後發現「自己」仍然在這片山谷之中,只不過身旁多了一個看上去非常熟悉的身影。

而那個一動不動的身影竟然是他「自己」的身體!

他怔怔地盯着舉在半空的手臂,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物有些不同尋常,是一種他從未見過的布料,而且看上去與自己這個時代的風格迥然不同,「我」是誰?

正在他驚疑不定之時,腦海中突然傳來一陣劇痛,一幅幅畫面如同過電影般在腦海中閃回,這些畫面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彷彿潮水一般莫名湧現了出來,如洪水滔天,又如風暴狂掠,無情地肆虐着自己的腦海,讓他頭疼欲裂,不由得抱着腦袋哀嚎起來。

「凌霄……莫羨仙……天域……」大量的信息轟然充斥着自己的腦海,彷彿是將另一個人的記憶強行揉入了他的頭腦之中,駁雜且混亂,而且每一幅畫面、每一道信息都如同一根根銀針,把他的腦海扎得千瘡百孔,讓他忍不住低聲**起來。

「啊……啊……」

好像有人在腦海之中用鐵鎚在無情敲擊自己的大腦,疼痛之感越來越強,渾身冷汗涔涔,最後實在忍受不住,不禁大叫一聲之後跌倒在地昏死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元宵終於醒了過來,他緩緩坐起,面色獃滯地看着前方,眼中充滿了驚怖之色,他感到自己的腦袋中好像多出了一團莫名其妙的記憶。

「我……穿越了?」他呼吸急促地喘着粗氣。

「原來我真的已經死了……現在不過是寄人籬下而已。」李元宵滿面苦澀,他也終於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不過隨後又慘然一笑,「能夠活着就已經很不錯了,我哪有資格計較這麼多?說來還要感謝此人呢,否則真的已經死翹翹了!」

他看向了四周,沒錯,這裡應該還是那個泰山。

李元宵晃了晃腦袋,剛剛那一段差點兒讓他腦海炸裂的畫面,正是來自於這具身體的原主人的記憶,其中的信息量過於繁複駁雜,彷彿一座巨大的冰山,而他如今只不過是融化了邊角薄薄的一層而已。但即便如此,這一小部分記憶內容所傳達出的信息已經令他震撼莫名,差點兒驚掉了下巴。

原來在他跌落山谷之時,因為傷勢過重,直接瀕臨死亡,就在其將要魂飛魄散之時,彷彿得到了某種神秘召喚,他的靈魂直接穿越時空降臨在這具肉身之上。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名為凌霄,乃遙遠的天域之中一修道之人,更是高高在上的絕頂強者。在那天域之中,道法高深者可呵氣成風,瞬息千里,更有甚者可手摘星辰,口吞日月。

而這凌霄在探索一座上古秘境之時被困其中,後又在其中遭遇了驚天劫難,令其身受重傷,神魂受損嚴重,差點兒直接身死道消,但終因傷勢太重,任他吞盡身上靈藥神丹,也無法阻止神魂消散。

在最後關頭,凌霄在秘境之中發現了一座神秘莫測的禁制大陣,當其踏入其中的時候,他的生命也走到了盡頭。就在其魂飛天外之時,李元宵的靈魂倏忽而至鳩佔鵲巢,成為了這具身體的主人。

而恰在此時,這座禁制大陣竟然突然發動,陣陣幽光在地面上亮起,瞬間包裹住了凌霄的身體。

凌霄最後殘留的一縷意識看到此情此景,才驚訝地發現這竟然是一座龐大的傳送大陣。

李元宵理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人頓時就傻了:「我穿越了,然後又被傳送回來了?還穿越到了一位『神仙』的身上?」

這次穿越,好像穿了,又好像沒穿,他看了看躺在旁邊的「自己」,一種怪誕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世上竟然真的有神仙?」這具身體的原主人記憶中那種御空而行,呼風喚雨的修道者,在他眼裡與神仙無異,不過目前這位神仙的身體狀況好像並不樂觀。

李元宵站起身來活動活動筋骨,細細感受自己目前的這具身體,然後苦笑不已。

因為受傷的緣故,這具肉身已經破敗不堪,甚至連經脈都受損嚴重,不過幸好原主人的底子相當深厚,這才讓他暫時沒有性命之憂,同樣因為遭受重創的原因,不但那人的神魂煙消雲散,連修道境界都一落千丈,直接跌落到了「養氣境」初期,算是堪堪停在了修道者的行列,再後退一步,就跟普通人沒有兩樣了。

他輕輕吐出一口悶氣:「養氣境?」這境界不過是修行之路的入門之境,修道成仙的第一層大境界而已,而記憶中凌霄那種呼風喚雨、挾山超海,朝北海而暮蒼梧的實力,距他太過遙遠。不過萬幸的是,這凌霄對於修道一事的感悟與心得仍然都在,可以讓他省卻不少功夫,少走很多彎路。

李元宵目前所寄居的這具肉身雖然削弱嚴重,但即便如此,這具身體也是比普通人強悍無數倍。

「先不管他,先活着再說!」

他站在原地四處打量:「按凌霄此人的記憶,這種超遠距離的虛空挪移傳送大陣,必然是子母陣,一子一母兩座大陣才能支撐大陣的能量消耗,也就是說這裡也應該有一座傳送陣與之對應才是,否則如何定點傳送到這裡?但是為何一點兒痕迹都沒有?」

這時天色早已大亮,陽光普照之下,春末的山谷之中綠草茵茵,山石突兀,一派寧靜祥和的景象,哪有一點兒傳送陣的影子?

更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己所在的這顆星球——藍星之上為何有傳送大陣?

他之前只在一些小說中看到過有關神仙妖魔的傳說,但也都當做是小說家言而已,但剛剛的經歷卻讓他的想法動搖起來,如果這星球之上真的有傳送陣,那豈不是也有修道之人?

李元宵輕輕搖了搖頭,把這些想法暫且拋卻腦後。

「自己的身體怎麼處理呢?總不能拋屍野外吧。」他看了看身邊那道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還有散落在一旁的背包,心中苦笑不迭。

那具本體對於他的靈魂彷彿有着天然的吸引力,讓他恨不得立刻從如今的這具肉身之上脫離而出,重新回到自己的身體之中,但是,任憑他如何努力都無濟於事,他的靈魂好像被禁錮在如今的這具肉身上一般。

無奈之下,他只好暫且放棄這種想法,同時在心中勸慰自己:「我當時從山上翻滾而下,肯定受傷嚴重,否則也不會死亡,所以,就算我的靈魂如今再回到我的身體之上又能如何?肯定也是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

「有了!」本來他想把屍體暫且掩埋於此,但當他把剛剛得到的一部分記憶消化後,心中便改變了想法。

李元宵此時已經從驚惶失措中逐漸平息下來,既然木已成舟,無法改變,那便聽天由命吧,說不得這也是他的無上機緣呢。

他盤膝而坐,按照記憶中的修行之法,緩緩閉上雙眼,屏息靜氣,放鬆心神,全心感受體外氣機,同時默念玄功法訣,體內一股淡淡的氣流由丹田氣海而起,隨心而動作周天運轉。

《諸天度命經》,凌霄修鍊的這門道法名字好生奇怪,據其記憶來看,《諸天度命經》好像是一門非常了不得的功法。

有凌霄的記憶打底,他輕車熟路就掌握了修鍊的方法。

他剛剛閉上眼睛時,在其感官中,四周是漆黑一片,有如處於黑夜之中,不一會兒,林朗月便感知到周邊的空氣之中好像多了很多平時看不到的神秘物質。

突然,自己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幽光亮點,像一隻小小的螢火蟲在空中飛舞,搖曳生姿,緊接着,出現了第二隻、第三隻……

「這就是天地靈氣嗎?」雖然此處天地靈氣的濃度對比記憶中的天域而言匱乏了很多,但已經讓李元宵非常激動了,畢竟這是他第一次親眼「看到」靈氣的樣子。

他隨後繼續沉靜入神,感知周圍的天地靈氣,然後以靈識捕捉天地靈氣,牽引氣機,引氣入體。

當按照記憶中的道法功訣成功納氣入體,並煉化為真氣的時候,他終於長舒了一口氣,這說明自己已經初步掌控了這具來歷神秘的肉身。

他再次看向這山谷之間的山石樹木之時,明顯感覺到了不同,這每一塊山石,每一棵樹木,每一株花草,都生動無比,生機勃勃,彷彿在和他體內氣機相和,心中不由暗暗稱奇。

既然自己靈魂與這具肉身已經相互接受,那下一步打算就可以順利進行了。

李元宵看向自己左手大拇指,上面帶有一枚細環狀的戒指,這時他心念微動,丹田氣海之中真氣涌動,意念不斷勾連那枚戒指,在其連續催動之下,一件細長白凈的玉瓶竟然憑空出現,然後被他拿在了手中。

李元宵微微喘息,用衣袖擦了擦額頭的汗珠,不過是從戒指中取出一件東西,就幾乎用盡了他體內所有的真氣。

「這戒指,真是好東西啊!」

原來這是一枚納虛戒,裏面自成空間,可以容納物品無數,不過,如果不是這納虛戒與「凌霄」本就血脈相連,僅憑他「養氣境」初期的實力,原本無法輕易將其催動開啟。

「無相瓶……」他輕輕撫摸瓶身,將瓶口對準那躺在地上的「自己」,心內默念法訣,那具身體突然消失不見。

這無相瓶是那凌霄無意中得到的一件寶物,但是他一直沒有參透此物的具體妙用,只摸索出來這件寶物可以像納虛戒一般收納萬物,甚至是活物,且能讓其一直保持靈性不滅。

也就是說,如果把一隻活生生的小貓收到這無相瓶中,只要有吃有喝,這小貓永遠活蹦亂跳,直至老去。而李元宵的本體被放到其中之後,雖然不能起死回生,但卻可以一直保持如今的狀態,而不會馬上腐爛成一堆白骨。

其實僅此一項功用,就可稱得上是無上瑰寶,但是作為天域之中的霸主之一,凌霄有無數法寶都比其珍貴,所以,這無相瓶被他直接扔進了自己的納虛戒之中。

不過,一旦無相瓶里裝進了活物之後,就再也無法收進納虛戒,只能放在自身氣海之中溫養。

李元宵張口一吞,無相瓶便滴溜溜鑽進了他的腹中。

他滿意地拍了拍肚子,不管如何,他的本體暫時還是保管起來比較好。

這一心事解決完畢後,李元宵心中大為暢快,剛剛的彷徨鬱悶之情也一掃而空,忍不住敞開胸懷一聲長嘯,聲震山林,無數飛鳥撲稜稜展翅而起,啾啾而鳴。

他知道,從此以後,自己的人生將掀開新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