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夫人是滿級玄學大佬
夫人是滿級玄學大佬 連載中

夫人是滿級玄學大佬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青子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欒念 現代言情 薄遠

欒念沒了七歲前的記憶,只知道自己自小就跟在許清之的身旁學符術
薄遠七歲時被人綁架,因撕票沒了雙腿
第一次見面時,欒念撫着小白狐的頭,柔聲說:「公子,我知道你的腿是好的
」 第二次見面後,欒念撫着小白狐的頭,皺着小臉說:「滿滿,我不知道跟人搭話是這般的困難
」 第三次見面時,欒念撫小白狐的頭,介紹自己道:「欒念,亦木欒,滿目山河空念遠的念
」 …… 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展開

《夫人是滿級玄學大佬》章節試讀:

第8章 成軒拍賣會


狐狸天生媚眼,勾人心神,但滿滿的不一樣,它懨懨的,似乎精神不太好。

「它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太舒服啊?」

欒念輕搖了下頭:「它以前受過很重的傷,現在在休養。」

「哦,」蔣穎楨愣愣的看着它身上柔軟的毛:「我可以摸摸它嗎?」

欒念沒說話,只輕垂着眼睫看着滿滿。

滿滿自己把頭朝蔣穎楨遞過去了。

蔣穎楨有些怔,徐徐抬手放在它頭上,摸了兩下,有些驚訝:「它能聽得懂人話啊?」

「嗯,」欒念笑着應道:「它很通人性。」

「果然,仙女就是仙女,連寵物都跟我們這些平常人不一樣啊!」

欒念又是淺淺一笑。

吃飯的地方是個四合院,也不知是不是蔣穎楨經常來的緣故,兩人剛到就有個男人迎上來了:「蔣小姐,包間已經給您準備好了,請跟我來。」

蔣穎楨點了點頭,遞了張不知道是什麼的卡給他:「這位是欒小姐,認準了,以後她過來,都記我賬上。」

那男人立馬接過卡笑眯眯的應了聲:「是。」

外面人多,欒念沒有開口,一直到了包間,那男人出去給她們備菜時,她才緩聲說:「蔣小姐,一頓飯就夠了,再多,我該不好意思了。」

蔣穎楨這才頓時想起了季津林對她說過的話,「哎呀」了聲:「那怎麼辦,我都跟他說了,要不我現在去收回我剛說的話吧。」

說著,她就要起身,但被欒念給攔下來了:「不用這麼麻煩,下次我來跟他說清楚就好。」

蔣穎楨懊惱的撓了撓頭,想說些什麼的,但突然有個人推門而入:「蔣穎楨,聽說你昨晚被鬼纏身了?怎麼樣,讓我看看死沒死...」

他後面聲音逐漸變小,直至消失,旋即是變成了句:「卧槽,你從哪認識到的仙女?!」

「關你屁事啊,」蔣穎楨立馬把他給推出包間了:「滾,別打擾到我跟仙女吃飯!」

「砰」的一聲關門聲響起,隔絕了外面的聲音。

蔣穎楨這才重新回來坐好,有些歉意的看向欒念:「抱歉啊,他是我鄰居,我們倆從小就不對付,他剛應該是知道了我的事,過來嘲笑我的。」

欒念說:「無事。」

頓了兩秒,她又接着道:「過幾天,他應該也會遇到類似的事,可能比你還嚴重,你可以嘲笑回去。」

她貝齒輕露,微微笑着,聲音跟往常沒什麼區別,觸及耳邊,還帶着溫軟和清麗。

但蔣穎楨卻驚住了。

這是她心目中的小仙女說出來的話嗎?

欒念看着她的樣子,又抿着嘴角笑了下:「你可以告訴他,最近這幾天不要去成軒拍賣會就好。」

蔣穎楨收了收臉上震驚的神情,換上了一副認真的模樣:「就最近幾天不去成軒拍賣會就好了嗎?還有沒有什麼別的要求?」

雖說她跟蒲碩林從小吵到大,但到底還是希望他不要出什麼事的。

欒念「嗯」了聲:「就不要去拍賣會就好。」

「好,我回去會告訴他的。」

……

入夜氣溫便漸漸開始變低,夜色如攪不開的一桶漆墨,沒有半點星辰。

酒店門前的兩小棵槐樹上掛着星星狀的小燈,一閃一閃的,迷離如綺。

蔣穎楨把欒念送回酒店時,已經快九點了。

她洗漱完準備休息時,突然想起了什麼,拿起手機給白一凡發了個信息——

念念不忘:【白先生。】

念念不忘:【最近這半個月,讓今天坐在你副駕駛座上的那位先生遠離一下女子。】

等了幾分鐘,沒見他回復,她把手機放到床頭柜上,睡覺去了。

*

成軒拍賣會。

七點開始,三人吃了晚飯才過去的。

因着身份顯貴,他們在這二樓有個專屬的包間。

進去剛坐下,白一凡就喊來了服務員,點了幾個果盤和堅果。

樓下大堂里人來人往,熙熙攘攘。

白一凡丟了顆巴旦木進嘴裏:「爺,我出去外頭瞧瞧?」

薄遠坐在輪椅上,正越過窗戶看向樓下,聽到他的話,微微頷首:「別暴露了。」

「我做事,你就放心吧,」白一凡朝他隨意的擺了擺手,就出去了。

十來二十分鐘後,大堂里的人入座,主持人喊「拍賣會即將開始」時,他才不緊不慢的走了回來。

沈浚浩問:「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

白一凡搖了搖頭:「不管是設施還是裝扮,跟以前都沒有任何區別。」

「不過,我剛出門的時候,碰上了他們這的新管事,問了句他們老闆,說要跟他談點事,但那管事的說,他聯繫不上他老闆,每次要舉行什麼重大的拍賣會時,都是他老闆讓人過來找他的。」

「這麼神秘?」沈浚浩皺起了眉頭:「看來這拍賣會不好查啊。」

「要好查的話,就不用我們親自過來了,」白一凡說著,就看向了那翻着拍賣的單子,自始至終都沒開口說過一句話的薄遠:「爺,怎麼了,這單子有什麼問題嗎?」

雖然提前收到了消息說這有新玩意,但畢竟是下午的時候才決定過來的,所以他們三人都沒看過這次拍賣會的單子,並不知道今晚都有些什麼。

薄遠眼角輕挑着,那雙瀲灧的桃花眼在燈光下有些勾人。

他把單子遞給了白一凡:「自己看。」

白一凡揚了揚眉眼,伸手接過來了。

他一頁一頁的翻着,不知道看到什麼時,手上的動作一頓,接着是邪氣一笑:「黑曜石貔貅,可驅除邪惡,消災避凶,一月凡事風順,二月仕途高升,三月財源滾進。」

「瑪瑙玉佩,以滴血讓其認主,可圓心事一件。」

讀完,他又往後翻了翻,沒見着其他詭異的東西,才把單子隨手丟在了桌面上,掛着個意味不明的笑,問:「你們信嗎?」

說著,沒等他們回復,他就自己先說了句:「反正我不信,世上哪有那麼好的事。」

沈浚浩也是意味不明的笑着,不過他沒說話,只側了側眸,撇了眼薄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