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那天,兔醬承認了修仙者的存在!
那天,兔醬承認了修仙者的存在! 連載中

那天,兔醬承認了修仙者的存在!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是楠木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是楠木啊 許意 都市小說

鷹醬:「綜合國力這種東西有什麼用?武力才是硬實力,沒想到吧兔醬,51區外星科技,超能力者都是真實存在的,還是乖乖將資源奉上,畢竟我們鷹醬是愛好和平的......」   小八嘎:「死啦死啦滴,鬼忍之術也是存在滴,兔醬嘗嘗我們櫻花木道遁隱之術!」   大不列顛:「兔醬不要不識好歹,乖乖聽我們大哥鷹醬的話,不然我就要派遣霍格沃茲學院的魔法師們席捲華夏
」   那天,世界格局突變,華夏文明岌岌可危
  最終,兔醬不得不承認,修仙者的存在!!!   許意重生高中時刻,回到世界格局改變之前,忽然發現腦中有外掛,而此刻藍星靈氣還未完全復蘇,而他作為知曉未來變故的唯一一人......展開

《那天,兔醬承認了修仙者的存在!》章節試讀:

第8章 同學,你是來拉屎的吧


出了寢室,許意二話不說直奔操場,隨後來到圍欄處,進行靜修。

不一會兒,身周卻傳來窸窸窣窣的動靜,許意並未出聲,也知道是某些逃校去網吧的學生。

只是沒想到,聲音越來越近。

幾個人躡手躡腳,穿過小樹林來到圍牆邊。

此時,一朵烏雲飄來,遮住月光,天空很快黑下來。

三個人出現在許意身邊,一個人蹲馬步,讓另外兩個人先上。

「快快快,你倆先上,等會兒把我拉上去。」

很快兩個人被送上圍牆,兩個人蹲在上面,伸出手來迎接下面的那位。

「你倆手在哪兒?我看不到。」

「就這兒!」

烏雲被風吹過,月光重現,牆上兩個人看到了下面打坐靜修的許意。

「啊~~~!」

兩聲尖叫響徹天,只是叫聲有些許**。

下面的人也被兩人鬆手重重摔下。

看到許意也是坐在地上連忙手腳並用的後退。

「兩位老嫂子幹嘛呢?」許意聽到呼喊差點一口氣沒順過來。

「哎呦,這位同學,嚇死兩位哥哥啦。」牆上的兩位捂着胸口嬌氣道。

「還以為遇到靈異事件了呢,嚇死人啦。」

「你們沒遇到,我倒是遇到了「零溢事件」」許意不禁無奈道。

「我們還能幹嘛,當然是出去包夜啊,同學是沒幫手一個人出不去嗎?我們幫幫你?」緩過神來的幾人詢問。

「不用不用。」許意擺擺手。「你們趕緊走就成,等會引來巡邏的大爺,誰也不好過。」

「好好好。」三人趕緊翻過圍牆。

本以為幾人已經離開,許意繼續回到原地。

此時圍牆外卻傳來一道聲音。

「同學,你不會是來拉屎的吧?」

「還有這種癖好?」

「滾!」許意回應。

幾人離開,許意繼續靜修,隨着靈泉爆發的時間越來越短,許意也能感受到此處靈力湧出的越來越多。

「照這幅態勢下去,恐怕得提前布陣。」

......

第二天,天微亮。

233宿舍內,宿舍長被尿憋醒,迷迷糊糊的起床放水,卻發現陽台的窗戶開着,這讓他有些詫異。

「昨晚許意離開後,我明明關了窗戶啊,誰又給打開了,不知道夏天蚊子多嗎?」

「我開的。」身後傳來回應。

「啊?」宿舍長回頭,赫然發現自己的身後站着一個人,近在咫尺。

一聲尖叫響起,舍友也都被驚醒,不知所措的跟着呼喊。

233宿舍內又是一陣狼嚎......

「許意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不是,你怎麼上來的?」

「呃...就剛剛,這不馬上起床了嗎。」許意不好意思的回應。

「昨晚沒出啥幺蛾子吧?」

「沒有沒有。」宿舍長應道。

許意沒有多說什麼,到洗手間進行洗漱。

沒一會兒鈴聲響起,許意洗漱完畢,走出衛生間。

發現室友們大多數都還躺在床上。

「你們...怎麼都還不起啊?」

「愛誰誰,這訓練我肯定是不去啦。」住在許意上鋪的率先開口。

「你們也都不去啦?」

「訓練?訓個屁!」某位室友模仿着李雲龍的語氣道。

此話說完,舍友們也是配合的大笑起來。

「兄弟們聽哥一句勸,這個訓練還是很重要的,能堅持下去的還是盡量堅持。」許意勸誡。

因為上一世,許意也並沒有堅持下去。

覺得這種訓練純屬浪費時間,而且名額有限,班級里那些有背景的人肯定優先,有這時間還不如好好學習考個好大學。

但這一世知道原因的他決心要進入古武堂。

畢竟兩年後,變故來臨,到時候人與人之間的差異瞬間就拉開,有資質的人和沒有資質的人地位可謂是天壤之別。

「許意,這裡有什麼門道嗎?」宿舍長好奇道。

「堅持下去就行啦,學校不會無緣無故搞這麼一出的。」許意沒有過多解釋。

畢竟自己要是真的說兩年後的巨大變故,恐怕真的被當成中邪。

在許意的堅持下,宿舍還有有兩人隨着他一同繼續參加訓練。

路上,許意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東子。

許意小跑兩步趕上,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小子可以啊,竟然還能堅持下去。」許意玩笑道。

「哪有,咱沒那實力,但是都開學了,還是好好學習吧,反正也睡不着。」東子回應。

「也行吧,李然他們有沒有找你的事兒?」

「沒...沒有。」

看到東子表現的有些異常,總是不願意正面看自己,許意有些詫異,走到他的面前回過頭來。

「你小子做賊心虛啊,躲什麼躲,難不成被小女朋友種草莓啦?」

東子連忙捂上了眼睛。

許意扒開他的手,卻看到他頂着頂着熊貓眼,臉上昨日的傷痕還在。

「還說沒有。」許意語氣突然嚴肅。

「你等着,我肯定讓他來給你道歉!」

「許意,別折騰!」東子連忙勸道。

「咱們什麼背景,人家什麼背景,鬥不過的,你打了人家又怎麼樣?你還能時時刻刻在我周圍,陪吃陪睡?」

「到時候咱倆都沒好日子過。」

「說實話,哥們我也不是個慫貨,昨晚一夜沒睡,總想着大不了拼了,光腳不怕穿鞋,頂多進局子嘛,但越想越覺得,自己一時快意恩仇,家人怎麼辦?」

許意聽到東子的話,心裏很不是滋味。

「我明白了。」許意點點頭,拍了拍東子的肩膀。

「好好學習,有什麼不會的,儘管來宿舍問我,以後他們再找你,你就跑往我身邊跑!」

「有你這句話,哥們兒就心滿意足啦。」東子露出笑容。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許意絕不會就這麼算啦,自己肯定要找個機會!

操場上,越來越多人匯聚於此。

一個個方隊排列開來。

經過昨日一天的魔鬼訓練,每個方隊差不多都有三分之二的人退出訓練。

現在每個方隊僅剩下二十個人左右,於是教官們重新將方隊集合,三個方隊合併一起,重新湊夠六十人一個方隊。

操場上,男女方隊,各剩下五個。

「同學們,經過昨日特訓,現在也是成功篩選下去一大部分人,但是剩下的人也不要覺得開心,下面還有十四天更加刻苦的訓練,只要還有一天沒有堅持下去,都和已經淘汰的人一樣。」

「所以,覺得自己不行的,儘快做出選擇。」

「現在跑步三十分鐘,三十分鐘後,要退出的儘快報告,不然今天就沒有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