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師尊難當,喂喂,徒弟放過我
師尊難當,喂喂,徒弟放過我 連載中

師尊難當,喂喂,徒弟放過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喜歡落新婦的拜火天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墨塵 林清寧

這年頭當師尊太難了喂…… 林清最近迷上了各種各樣的穿越劇,本沒有社交的他就在宿舍里各種刷小說,那種大男主的爽文就是他的最愛,什麼《穿越成爽文男主》呀,什麼《夢回誅仙》等等...有時候會想像自己什麼時候能穿越成男主過過修仙武林的癮.展開

《師尊難當,喂喂,徒弟放過我》章節試讀:

第5章 絕塵劍


林清寧吃飽喝足後下樓,到點菜的檯子前「紅姐。」林清寧遞給了紅姐一片金葉子。

「仙尊,這我也倒不開呀。」紅姐接過金葉子一頓飯沒多少錢,用金葉子有點大大題小作了。

不是林清寧想裝這個逼而是,清靜閣上上下下就沒有零錢,錢就以金葉子是最小的。

「紅姐,這樣你看行嗎?我剛剛帶那個的徒弟,你找個由頭免費讓他在這吃飯,然後我在給你加點錢。」不能天天請葉墨塵吃飯,他是個孩子但是自尊心也是挺重的。

「不用加錢了,這一個金葉子就夠了,仙尊我明白,這件事肯定會給仙尊辦好的。」紅姐熱情的說道。

「嗯,多謝。」紅姐果真是一個明白人一點就透。

林清寧從食堂回到清靜閣,發現李明華站在清靜閣的院子內正看着蓮花出神。

「師兄。」林清寧喊了一聲。

「師弟。」李明華轉身看向林清寧微微一笑。

「師兄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重要的事,就是想問問師弟還記得三個月後要帶弟子下山歷練的事情嗎?」

「叮—」劇情任務帶主角下山歷練是否接受。林清寧記得這段劇情是第一次下山歷練,也是葉墨塵第一次接觸魔族,這段劇情很重要為以後成魔奠定了基礎。

是,是,是,林清寧心裏默念。

「記得的,師兄。」

「那師弟別忘了 把人員名單給我。」

「好的」

「今天,在聽雲修說在食堂碰見師弟了,可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應酬?」李明華擔心的說。

「沒有,只是單純的想吃美食了。」林清寧心想壞了,這原本的林清寧應該是不問世事的,這兩天雖然有些克制,但是跟原本畢竟不是一個人,他親近的人肯定有所察覺。

「要不是師弟你身上並沒有奪舍的印記,我肯定會懷疑你不是我的師弟。」李明華慈愛的看着林清寧,記得他們倆人從小一起長大,小時候林清寧天真可愛,但自從修仙造詣越來越高,林清寧也變得越來越無欲無求了。

「師兄,我這兩天想了很多,我不能向之前那樣不問世事了,景軒峰上我也有一份責任。」先打一個預防針吧,要不以後肯定很多做法都是和原本的林清寧不一樣的。

「師弟,你就想做你想做的就好,不用顧及旁人,有什麼棘手的事情儘管來找我。」李明華彷彿看見了小時候的林清寧,是那麼有血有肉,重情重義。

「好。」林清寧心頭一暖,原來有人罩着是這麼爽。回想現代生活的自己因為家境貧寒心裏自卑,竟然連一個朋友都沒有,而在這裡弟子敬重,師哥的寵溺,這些都是他從沒有體驗過的。

「那我回去準備晚間的課程了,有空師弟可以去我那坐坐。」

「恭送師兄」林清寧行了個禮,看着師兄走出來清靜閣的院子。

「小狐狸」林清寧看四下無人了喊出了小狐狸,自己抱着小狐狸,在蓮花池邊的大石頭坐下。

「小狐狸,我現在知道這個穿書體驗的意義了。」林清寧像擼貓一樣撫摸着小狐狸。

「是么。」小狐狸蹭了蹭林清寧的手,2.0版本的它好像也不能完全的理解。

林清寧飯後犯困,待着待着就在石頭上單手撐着頭睡著了。一直到黃昏時,小狐狸突然不安的動了一下驚醒了林清寧。

「怎麼了?小狐狸」

「好像是接收到主角的情緒異常是否前往查看?」小狐狸機械的說道。

「葉墨塵,情緒異常,那我趕緊去看看。」

林清寧順着指路光標往晚間課堂走去,小狐狸也智能的回到了意識里。

還沒到晚間課堂的門口呢,遠遠就聽見。

「你連劍都沒有你上什麼課。」

「對什麼都沒有還想出風頭?」

「師弟,不是師兄說你上課就要有上課的樣子,你連兵器都沒有這劍法課上了也白上,你不要給我們清靜閣丟人。」

葉墨塵聽見提起清靜閣突然出聲「我沒有給師尊丟人!」

「你!」那個人顯然是被嚇到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了。

「你們不要太過分,忘了早課上清寧仙尊是怎麼說了嗎?」這個聲音是方紫曦的,不愧是他的好兒媳。

「我們可沒欺負他,他自己沒帶劍就來上劍法課,作為師兄,還不能說兩句了。」

「就是,就是。」一群人趕緊隨聲附和,恐怕扣上欺辱同門的帽子。

「那以後是不是幫廚拿着大勺也可以來上課啦……」有一個人故作玩笑的說道。

「哈哈哈哈對呀,拿着大勺就來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一群人嘲笑了起來。

「你們!」方紫曦被氣的一語頓塞。

「咳..」林清寧站在門口清了清嗓子,剛剛還在笑的弟子看見林清寧的出現,面色一剎時變成了灰色。

「仙尊。」方紫曦看見了林清寧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樣趕緊跑到了林清寧的面前說「他們趁着明華師尊讓大家自主練習的時間,欺負墨塵師弟。」

「師尊....」葉墨塵看見師尊的身影臉不由得紅了起來,老是讓師尊看見這麼丟人的一幕,好像每次見面自己都是在丟人現眼。

「師尊我們沒有欺負師弟,是師弟沒有劍,怎麼上劍法課,這不符合規矩」 剛剛那帶有欺負人的人趕緊說道

「對,沒錯,不合規矩」.....

「他有了劍如何?」林清寧懶得跟他們廢話,冷冷的看着他們。

「那我們自當會給他道歉。」其中有人早就熟悉葉墨塵,別說劍了,葉墨塵連一個鐵也掏不出來。

「對,我們就道歉。」眾人一看這麼說紛紛有了底氣。

林清寧轉過身輕描淡寫的遞給葉墨塵一把劍「今天吃飯你落下的。」

「師尊....」葉墨塵不敢接劍也不敢拒絕,不敢接劍是這個劍看着就很貴重,整個劍身呈現白色,上面還鑲嵌着白色透明的寶石,寶石閃着微微的光。不敢拒絕的原因是如果他拒絕了那就證明了師尊在說謊。

林清寧看着他不敢動直接拉過他的手,葉墨塵愣愣的看着林清寧的動作彷彿時間放慢了,微風拂過他銀髮,清雅淡漠的眼眸看着自己,他的指尖微涼卻碰到了他炙熱的手,然後感覺手上有了沉甸甸的重量,才發現那把精美的劍已經到了他的手上。

「絕塵劍。」有識貨的弟子立刻看出來,這是一把名劍,萬金都難求的那種。怎麼可能是葉墨塵那窮小子的,清寧仙尊就是故意偏心送他的,當場誰都看的出來,眾人又是一陣嫉妒。

林清寧冷冷眼神掃視眾人,眼神的意思是,你們誰還敢廢話就把你們一個個的都丟到山下去。

「墨塵師弟,實在是不好意思,師兄弟幾個人,不知道你的「劍」落在師尊那裡了,我給你道歉。」帶頭那個弟子一看這個情形無需在爭辯下去了趕緊道歉。

「對不起啊,師弟,我們錯怪你了。」看帶頭的人都服軟了,眾人也跟着紛紛道歉了。

「好了,你們繼續練習吧。」林清寧打斷了他們,自己走到了高台坐下看他們練習。

「是,仙尊」「是,師尊」 眾人紛紛開始練起劍來。

「叮-」這熟悉的心裏提示音,主角好感度增加3,當前指數為9.5%哇又刷到分啦,開心,林清寧在心裏一陣歡呼雀躍。

「師弟?你怎麼來啦」李明華回來檢查弟子練習的情況,看見高台上坐着的林清寧。

「我來參觀一下。」我要是再不來在你課堂上,我的愛徒葉墨塵要被羞辱到什麼時候!

「話說這是第一次師弟來看我上課呢,你之前提到的叫葉墨塵的弟子不錯,上課認真,劍法口訣記的比一般人都快...」說著就看向葉墨塵,然後面色一沉,這不是早些年間清寧師弟收藏的絕塵劍嗎?親傳弟子很多都想討要,清寧師弟都沒有給的絕塵劍「師弟,那絕塵劍?」

「噓...」林清寧示意李明華不要在說下去了,要是當場揭穿他偏心護犢子,這可還行。

李明華微笑着不往下說了。

台下葉墨塵用絕塵劍練着剛剛教過的劍法,身型,招式,標準又完美。

「墨塵師弟,你好厲害,才聽了一節課,你就已經記住啦。」方紫曦誇讚道。

旁人頻頻側目,雖然別的弟子都很討厭葉墨塵,但是不得不承認葉墨塵就是天賦異稟。

葉墨塵沒有回應方紫曦,一邊努力的練着招式一邊偷瞄着林清寧。發現林清寧在和李明華攀談,聽不清什麼,卻能看見林清寧手指放在嘴上好像表示了一個噓的動作,然後李明華看着林清寧暖暖的微笑,失落感一下子礱上心頭。

「明華師尊和清寧仙尊的感情真好。」方紫曦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這一句話,竟讓葉墨塵心生了一絲嫉妒,師尊那麼高高在上,只有同樣優秀的人,才配站在他的身邊吧。

「好了,散學吧,回去要勤於練習。」李明華看時間也不早了擺擺手讓弟子退下了。

「謝,仙尊。」眾人行禮退下。

「今天的課程好難呀,紫曦師姐一會兒一起去食堂嗎?」一個內門弟子殷勤的問方紫曦。

「好呀,那墨塵師弟和我們一起吧。」方紫曦再次邀請葉墨塵。

「好」想到師尊中午說要讓他以後好好吃飯葉墨塵便答應了。

「師姐—,為什....」

剛剛那個人想說為什麼要帶着那個臭小子就被方紫曦打斷了「好啦一起去啦」 就拉着兩個人去食堂了。

坐在台上的林清寧看着葉墨塵跟着方紫曦走了,不由的露出了老父親般的微笑,這倆孩子終於有點進展了。

「師弟,這麼看重那孩子嗎?」林清寧的樣子盡收李明華的眼底。

「嗯,那孩子天資聰慧,是一塊好料子。」林清寧大大方方承認,就像上學老師都喜歡聰明的孩子一樣的道理。

「是么」......李明華悠悠的盯着葉墨塵遠去的地方……若有所思。

食堂內熱熱鬧鬧人頭攢動,飯菜的香味從廚房飄了出來……

「紅姐,我要這個,」「紅姐我的我的」每個人都在點着自己想吃的菜。

「師姐你想吃什麼我請你。」之前那個內門弟子圍在方紫曦身邊,一會兒這個一會兒那個。

「不用你請,墨塵師弟想吃什麼?」方紫曦十分照顧葉墨塵。

「師姐,我自己點就好。」葉墨塵拒絕了方紫曦的好意。

「好吧。」方紫曦已經習慣了葉墨塵的冷漠。

「真不識好歹。」那個一直獻殷勤的內門弟子酸酸的說了一句。

葉墨塵並不理會他,然後點了一個白菜是今天菜裏面最便宜的是六文錢。

葉墨塵心裏想手上還有之前的一點錢,這點錢花沒了怎麼遵守和師尊約定。

葉墨塵拿着飯菜做到了方紫曦的身邊。

「窮小子,就是窮小子,只能吃最便宜的菜。」

方紫曦用胳膊憝了一下旁邊說話的人,意思讓他閉嘴。

葉墨塵繼續不理他,低頭默默的吃飯,一會兒突然看見,對面筷子夾了肉,默默的放在自己的盤子里,抬頭看是方紫曦假裝不經意的給自己夾肉。

「謝謝,師姐。」

「噹噹當...」點菜的地方傳來幾聲鑼聲「感謝新老道友這麼些年支持紅姐,紅姐今天搞一個回饋活動。」邊說邊給每個人發了一張紙上面有一個號碼,「現在每個人人的手中有一個號碼,我這抽取一張幸運號碼,這個幸運號碼的得主,可以免費一年的飯菜。」

食堂內的弟子眼睛一亮,雖然一年的飯錢對他們來說沒什麼,但是要是自己中獎了的話,說明自己是很幸運的。

「哇,紅姐什麼時候大方了。」

「9號,9號」

「17號」 每個人都躍躍欲試。

「好了,我來抽取今天唯一的幸運兒,等等等等 26號, 26號 是26號。」紅姐喊了半天也沒有人回應。

大家都面面相覷,想知道這份幸運,到底花落誰家。

「啊、我是25號就差一點。」方紫曦看着號碼失望了一下「墨塵師弟你是幾號?是不是你中獎了。」

「我沒有看,我是不會中獎的。」葉墨塵默默的吃飯並不理會周圍的喧鬧。

「那我看一下。」方紫曦拿過葉墨塵身邊的紙條。上面明明白白寫的大字貳拾陸,「葉墨塵師弟是你!你是26號!你中獎了!」

「紅姐!這裡!是他中獎啦!葉墨塵師弟!」方紫曦比中獎本人還要激動,開心的向紅姐揮了揮手。

「恭喜這位小兄弟!以後一年的飯菜,就交給紅姐了。」紅姐熱情的鼓掌表示祝賀。

「恭喜,墨塵師弟了,你真幸運。」 方紫曦開心的說道。

眾人看見是葉墨塵中獎,心裏十分不爽。

「怎麼又是他!這兩天這臭小子風頭出盡了!」

「是呀!不知道這兩天,這個小畜生走了什麼狗屎運!」

「......」眾人紛紛議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