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全族逃荒:爹別怕,你閨女有空間
全族逃荒:爹別怕,你閨女有空間 連載中

全族逃荒:爹別怕,你閨女有空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左思右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志 李英

(逃荒+無極品+經商+兩小無猜) 肥宅李薇把自己撐死後穿成八歲的李英,再見了她的兩世親爹
李薇:爸呀,你閉眼的時候我都沒在你身邊啊! 親爹李志:閨女啊,你咋也來了? 李薇:我這是念念不忘,必有迴響,穿了是夢想成真! 父女相隔十五年跨時空相見本是一場歡喜,奈何正面臨一場舉族大逃荒,好在前世的小家跟着穿來了,咱也是有空間的大佬! 挨餓,渴死? 不可能滴,空間冰箱冰櫃滿滿滴,前世作為暴食症死肥宅,單身大齡女狗,那必須只能死於撐死! 生病? 藥箱里家庭常備的,基本都全,屯儲類目數量,超乎你想像! 還不夠? 那就幹了這杯延年益壽22年礦泉水! 李族家風清正,不納妾不為妾,窮養兒富養女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三小姐李英,那是老神仙看重的女娃,八歲開始掌家! 她在這裡有爹,有娘,有弟弟,有一大群家人,還有兩小無猜的他,滿眼滿心都是她
老爹心中是家國大義,李英卻只想護住這一世愛她寵她的身邊人
破船還有三寸釘,家族底蘊深厚,實力不允許低調,那就以勢壓人,硬鋼! 建州東北民風彪悍,荒民,鬍子土匪想搶想殺?問問我的西瓜刀同不同意! 開荒種田,買山買湖開飯莊,開客棧,深加工東北老林土特產鋪子,啥都有得賣! 嘎嘎爽文,不笑?親,揍我!展開

《全族逃荒:爹別怕,你閨女有空間》章節試讀:

第7章 海賊劫船


大家久久不願散去,或交談,或輕聲啜泣,或安慰,或沉默不語......

太爺爺畢竟歲數大了,熬夜太久有些精神不支:「行了,都散了散了,該睡覺該睡覺,明天不趕路,我們休整一天開族會!」

人人臉上都多少帶着高興,小孩子更開心。

這一路走走停停將近兩個月,卻是經歷了有些人一輩子都未必會經歷的苦難......

自正月十九那天從祖籍萊陽縣李家莊出發,路上騾馬牛車加起來十幾輛,行至到登州府。

在碼頭等船時,一點算,一共一百零八口人。

隨後幾天時間處理了騾馬牛車,又花了一千兩銀子,才包到一艘中型運貨沙船,除了船上主家貨物和水手外,其餘就是李家攜帶的糧食和物品,

二月二龍抬頭那天,才終於上了船。

第一天,天氣晴好,一帆風順。

可是第二天夜裡戌時中,船尾突然傳來了打殺聲。

「有海盜登船了,有海盜登船了!」鑼聲大起。

李家有守夜的,這也是太爺爺有遠見,所以李家人很快匯聚在一起。

唇亡齒寒,不能袖手旁觀!

主家要是擋不住,李家男女老少就更難抵抗。

太爺爺讓一半的青壯拿着武器去船尾幫忙,剩下一半則擋在前面把老幼婦孺聚集在船頭。

不成想,賊人狡猾,又有一艘二三十個人的海盜船靠近。

他們陸續登船後,直奔沙船船頭而來!

個個都提着明晃晃的大刀,臉上矇著布巾,兩幫人一時對峙起來。

太奶奶年紀大了,二爺爺本就痴傻,或許他是以為做遊戲,一個沒拉住衝到對面開始大喊大叫,被賊人拖到船邊一刀入腹後推翻進了海里。

眾人目眥欲裂,怒不可遏!

「二哥!」

「老二啊!」

「二爺爺!」

四姑奶奶和太奶奶悲痛欲絕,率先要衝出去撕打那賊人,其他男人們這時早都嚎叫着衝上去了。

霎時,喊殺聲,武器交擊聲,哭聲,叫罵聲四起......

太爺爺老淚縱橫,紅纓槍橫握在身前壓着剩下的婦孺不讓他們過去。

小叔李才拳腳功夫厲害,手持鐵棍大開大合的沖在最前面,不讓賊人靠近。

終是不敵......

噴洒的血雨,濺得那一片船板上的人成了血人,天殺的海賊殺傷了人就往海里扔!

原主當時和弟弟被她娘死死地抱在懷裡,跌坐在甲板上。

她驚恐的看着,聽着這一切,嚇得忘記了哭。

她爹李志兩個眼珠子都是紅的,也跟着太爺爺攔着家裡要衝上去半大孩子和女人。

等到船尾李家人回援,小叔李才,大姑父王彥,四姑奶奶,二爺爺,太奶奶,還有二姑家的二表哥趙明,大爺爺家的倆伯伯,各家姻親一共十四位,永遠的把命留在了那片海......

都是普通的農家漢子,不如船老大那些人經得過風浪,有見識,有章法。

回援的人被幾十個賊人分割開。

若不是恰巧那時,海上傳來了急切的鼓聲,遠處懸掛着一排排氣死風燈的兩艘大型官船越來越近,

若不是那時,官軍的巡海哨船極速接近,海賊退了。

可能他們都會被殺、被擄,或者都會被賊人推進那漆黑的海里......

這一戰,傷者不計。

餘下的海路,風向正好,有官船相護,又船行了一天多,才在渤海灣上岸。

此案發,時任紅崖子縣的知縣袁之騫袁大人震怒!

安內遣流固邊,乃是國之大計,謂之深遠。

責令州判,海師千總嚴查此案,加強海防,加調船隻,護民安民!

又親自帶着縣衙內的官員安撫了李家人,這讓李家人很感動。

但是整個紅崖子縣的安置名額已經滿了,太爺爺決定租一個大院子暫時安頓,等衙門裡剿海盜的消息,同時受傷的人也可以安心養傷,也得盡了二十七天孝期,再繼續北上。

這一停,就是月余。

衙門那邊沒有傳來消息,那些賊人當時逃往外海,怕是不好追逃了。

九天前,受傷的人大多養好了傷,太爺爺看糧價高還難以買到,只能安排啟程。

李家雖是大族但家風清正,家規嚴苛。

男不納妾,四十無所出需在族裡過繼,若還有不甘,沒得商量,只能自請出族。

李家女絕不許為妾!

婚姻嫁娶也並不在意門第高低,只看家風人品。

雖是耕讀之家,也時常接濟貧困,造橋修路。

趕上這災年頻發,太爺爺李發散去了半數家財,若不是上一年又遭了蝗災,這一年又接着大旱,至民生崩潰,不得不舉家逃荒。

正因為如此,除了李姓族人六七十口,這一支逃荒隊伍里剩下的幾十口都是姻親,也是相信老爺子,才紛紛投靠。

李英這一晚睡的極安穩,像一隻小獸蜷縮在王蘭英的懷裡。

許是原身的感情還影響着她,許是她也覺得這就是有娘的感覺。

早上起來,更是眉眼彎彎,嘴巴甜甜的跟人打招呼。

每個鍋灶都轉了一遍,偷摸的把空間礦泉水加進去。

又領着弟弟李振,小叔家的李暉,還有表親的小孩子,跟着哥哥們去草墊子里的找水,挖泥鰍。

人多力量大,還是讓這幫孩子挖到了大半桶的泥鰍魚。

貓有貓道,鼠有鼠道,別看天旱,這泥鰍鑽濕泥里,是可以活很久的。

「六哥,七哥,八哥,九哥,來,張嘴!」李英每個人都給塞了水果糖。

小的們她都投喂完了,幾個哥哥也不懷疑,都聽話的張嘴接住。

「嗯,甜,真甜!」九哥幸福的眯起眼睛。

「謝謝三妹,這是七哥吃過最甜的糖!」

「我也是,我也是.....」

一群半大的孩子七嘴八舌地說道。

這就是原身的做法,一點都不突兀,她自小體弱多病,家裡最多的零嘴都是買給她的,也不是自私的性子,什麼都願意分享給別人。

大伯家的大姐李萍,三伯家二姐李靜,一個十五歲,一個十三歲。

都是抽條的年紀了,愛美,這會兒把自己打理的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