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下南溪
雲下南溪 連載中

雲下南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八個筒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鈺 宋凜 現代言情

一個自由洒脫充滿夢想的的旅行作家,一個孤獨失意得年輕女孩,帶着不同的目的去到同一個大山深處選擇支教,一場關於救贖,關於愛情的故事就此展開...展開

《雲下南溪》章節試讀:

第4章 第四章


是的,她在等宋凜一起下去洗漱,雖然這人嘴挺欠讓人有點討厭。但有人一起好像就沒那麼害怕,哪怕是個不熟悉的陌生人。她偏頭往裡瞅了瞅,隔着點距離,倒什麼也沒看見,哎,怎麼還不出來,大男人磨磨唧唧的,寧鈺心裏泛着嘀咕,快點啊,快點啊。重點是寧鈺不光想要洗漱一下,更想上廁所了,才想起出了機場到現在都沒上過廁所。這一路心都分成什麼樣了,憋死了......

噠噠噠~寧鈺聽着聲抬頭看到宋凜終於出來了,他換了一件灰色背心,黑色寬鬆運動短褲,踩着黑色拖鞋。一手拿着毛巾搭肩上,另一隻手抱着盆,他瞅見坐凳上的寧鈺頓了頓:

「你都洗漱完了?」

「還沒,還沒去,我還有點脹,我再坐會兒,消化消化」寧鈺低下頭去不看他用手假裝摸了摸肚子。

宋凜哦了一聲繼續往前走去。寧鈺趕緊站起抱着盆跟上:

「額,我感覺好像也消化得差不多了,我也該去洗漱了。」

聽見身後傳來緊跟急促的拖鞋噠噠聲,宋凜微微抬嘴笑了笑....走到院壩邊沿的洗漱台,宋凜俯身去壓水,寧鈺把東西放石台上趕緊抓緊時間衝去廁所,男人洗漱時間應該都很快,要是他兩下弄完上去了,寧鈺會被嚇死在下邊。她跑到廁所門口,還是有些害怕的小心推開門,不要有鬼,不要有鬼,邊推邊心裏默念。生怕門裡的黑暗裏面會衝出東西撕咬她,推開門後趕緊在牆上摸索到繩子一拉,還好,有燈有燈。小小的一個燈泡,一根小電線吊著掛在木頭上。但就這淺淺的光線,也讓寧鈺充滿了安全感。雖然四周牆壁都是木頭圍得的,但地面竟鋪了磚塊,牆上還用木頭支了個板子用來放衛生草紙。就是頂上及木牆上牽了几絲白白細細的蜘蛛絲,讓她感覺有點發麻不適。坑在角落位置,坑旁邊放着個灰色的桶盛了水用來沖廁所。雖然心裏也做好了建設,但說實話這個廁所確實讓她一點想拉的**都沒有,忍忍吧,不行真的憋不住了.....

寧鈺出去的時候宋凜正在刷牙,結實的手臂左右來回擺動。壓水機下面盆里已經被他放滿了乾淨的水,倒省事兒了,寧鈺盛滿一盆水就端在一旁檯子上開始刷牙洗漱,刷牙完畢她把垂下的劉海別到耳後,埋下臉,雙手捧水澆水在臉上:

「媽呀,這麼涼啊」

寧鈺不禁一抖,這山裡的水可真得勁兒。宋凜站在旁邊刷着牙低頭看了看她,拿起杯子來回嗚嗚嗚幾口吐了出去:

「是吧,這涼水多爽啊」

宋凜在一旁搭腔,但寧鈺沒理他,接着擠洗面臉搓搓泡泡洗臉。宋凜便一個人無趣的在一旁往水桶里舀水。寧鈺洗完臉,用毛巾輕輕擦乾水,雖然力道很輕還是覺得這毛質硬硬的有點扎皮膚。一旁宋凜已經裝滿了一桶水,提着桶吹着口哨往廁所去了。寧鈺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這裡沒有熱水,她怎麼洗澡,她可沒有宋凜那種勇氣,用這浸人的冰水沖洗。可這不洗,今晚簡直沒法睡啊?那擦擦汗也好,她隨即端了半盆水,回了自己房間,想着明天再找張老師問問有什麼辦法燒熱水。剛剛走進房門,眼前的一幕,嚇得她把手裡的盆直接丟到了地上,水潑了一地,盆哐當的在地上來回打了好幾個滾兒...

「啊......啊......宋凜...啊~」

正在洗澡的宋凜突然聽到樓上寧鈺驚恐的尖叫聲傳來,他急忙抓過褲子穿上沖了出去,跑上樓梯瞬間寧鈺正噠噠噠的跑着沖了上來:

「蜘蛛.....蜘蛛.....牆上,好大一隻」寧鈺手指向身後房間,呼吸急促聲音因害怕而結巴發抖,眼裡也微微泛了光。

「別怕,在哪裡?帶我去看看。」宋凜壓低聲音輕聲詢問。

寧鈺繞到宋凜背後:「就我房間里,那個牆上趴着的。」

寧鈺緊緊跟在宋凜身後貼着走,宋凜走到房間門口,看到一地的水,盆兒還扣在地上,他忍不住偷偷一笑,什麼妖魔鬼怪,把人家姑娘嚇夠嗆,他先走過去撿起盆放好,又巡視了一圈,果然看見右側窗戶旁邊趴着好大一隻黑黑的蜘蛛,細長的腳緊緊貼在木牆上。宋凜慢慢走過去定住隨即脫了一隻拖鞋拿在手裡,只見他眼疾手快啪的一聲拍上去,黑蜘蛛當即掉落在地板上,身體都扁了還在微微蠕動,宋凜穿上鞋又是一腳踩上去碾了碾,直到蜘蛛徹底踩成了溶泥狀。他回身在桌上拿了幾張草紙,俯身把地板上蜘蛛屍體擦拭乾凈包好,又來回在屋裡轉了轉細心檢查每個縫隙角落看還有沒有其他小動物。寧鈺趴在門口微微探頭看着這一切,宋凜檢查完畢走出來:

「好了,這個處理完了。」他晃了晃手裡揉成團的草紙,寧鈺想着裏面包著那團噁心的東西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也順便幫你檢查了一圈,沒有發現其他隱藏的小傢伙了,放心吧!」

「好的,那個,謝謝你。」寧鈺輕聲道了謝,微微羞紅臉低了頭,剛才過於緊張都沒注意,宋凜只穿着短褲就來了,上半身裸着,身上還帶着水珠,順着周身結實的肌肉滑落。宋凜看着寧鈺的模樣才察覺到自己的穿着不太妥當:

「剛才聽到你尖叫,我以為出啥事兒,跑得太急了,就...」宋凜摸摸頭髮認真的解釋着。

「嗯嗯,我知道,謝謝你,那我先進去了。」寧鈺微微抬眼看了眼宋凜後又低着頭跑進了屋,她頓了頓坐在床沿,她也不知這突如其來的心跳是被蜘蛛嚇着還沒緩過來還是什麼。她來回看了一眼,宋凜說都幫她檢查過了,她也就安心了,她深呼一口氣,慢慢的把頭靠到了枕頭上。宋凜看了眼寧鈺房門方向,隨後又噠噠着下樓繼續洗澡去了...

寧鈺不知道自己怎麼睡着的,也不知道醒了多少次了,只知道,怎麼睡怎麼不舒服,木床被她反覆的翻身壓得咯吱響。木頭似乎有點泛潮,微微的水霉味湧入鼻中。奔波了一天又沒洗澡,渾身黏黏膩膩。席子睡着有點扎皮膚貼在身體上也感覺冰冰冷冷得。心裏又老想着哪裡會不會又掉下個蜘蛛,會不會落在自己臉上,那樣的話她會死掉。四周又有嗡嗡的吵得人煩躁的小蚊纏繞,時不時再叮上幾口,她來回扇得已經累了,真是難以入眠......

她翻身拿出手機看到已經凌晨3點多了,想着玩玩手機好了,試了試這裡竟然沒有網絡,連信號也時有時無的,她百無聊奈,翻着手機相冊打發時間,翻着翻着,寧鈺眼眶突然酸澀湧出一股熱流,沒來由的一股委屈悲傷充滿心房,她低聲啜泣着,緊緊抓住手機,一行接着一行的眼淚滑下打**枕頭...

喔~喔~ 喔~喔~寧鈺是被村子遠處傳來的雞叫聲吵醒的,聲音其實也不大,一路傳過來雞叫聲早已減弱了許多,但她還是聽見並醒了。她緩緩坐起,晃晃頭,有點昏,拿過手機一看,7點了,竟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怎麼睡着的。她揉了揉眼睛,有點腫痛,雖然覺得好累,倒是也不想睡了,她起床拿着洗漱用品開門輕輕踏過宋凜房門口走下去,雖然走得很輕,但木板上還是留下了輕聲的吱呀聲。

她放下盆子在石台上,走過去院壩邊上,深吸一口氣,別的不說,這裡的空氣是真清爽,吸了兩口感覺疲倦都消散不少了。她看見遠處連綿的山後泛起了微光,許是太陽正躲在後面吧,整個村子靜靜的沉浸在微微的曦光中,遠遠不時再傳來一兩聲狗叫,彷彿要把這個村子從睡夢中喚醒。整個村子從山腳沿着往上建,一層疊着一層,錯落在山間,幾乎都是木頭配着磚石搭建而成,不同於大城市的繁華高樓大廈讓人充滿距離感,這裡的小樓更多的是自然和親切。

村底最下面是一條河,蜿蜒的拐進山後,不知到底有多長,河面泛起輕薄的白霧,水裡印着山的倒影,一切美麗的像一幅水墨畫。河四周是大片大片的田野環繞,各種小路交叉其中,把田分割成各種不規則的形狀。眼前的這幅景象是寧鈺不曾見過的,她沉迷美景竟也漸漸釋懷了昨晚一切的不舒適...

她洗漱完畢回屋換了衣服,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花邊上衣,配上一條淺色牛仔褲,瞅了一眼的角落的小皮鞋,深知這雙鞋在這裡是無用武之地了,她隨即拿出平底鞋換上。她本不想化妝,拿出小鏡子瞅了瞅自己,臉上竟被叮了好幾個紅點,眼睛也因睡眠不足稍顯無神,算了,還是修飾一下吧,今天要見孩子們,留個好印象。她薄薄的用粉遮了遮紅點和黑眼圈,微微描了描眉,用手指點了點口紅淡淡得塗抹了一層...

收拾好一切,她出去外面坐在小板凳上等着張老師來接他們。彼時。太陽已經爬上了山頭,金黃的光線一瞬灑滿大地,村裡也能漸漸聽見若隱若現的人聲。寧鈺瞅了瞅宋凜緊閉的房門,尋思這人可真能睡,還不起床。她百無聊奈的撐手扶着頭,聽着四周樹梢上傳來的清脆的鳥叫打發著晨光......

咯吱一聲,那人終於起床了,宋凜打着哈欠緩緩拉開木門走出,他頭髮也並不長,竟被他睡得那般雜亂,像個雞窩一樣頂在頭上,還是穿着昨晚的短褲和灰背心。寧鈺想着昨晚謝謝他的幫忙,便主動示好的給他擺擺手打招呼:

「起來了,早啊!」寧鈺微笑的看着他。

「早~」宋凜伸伸懶腰回應道

「你今天這樣比較好看,昨天那個紅紅的泛着金光的火眼金睛不好看,臉也像個猴子屁股一般發紅。」宋凜又打個哈欠低頭看着寧鈺吧啦着。

「要你評論我得妝容?」什麼火眼金睛,什麼猴子屁股,那是桃花妝。這人一大早就開始損人,寧鈺甚至懷疑昨晚那個為他拍蟲的溫柔輕聲的宋凜是假的,她白了一眼宋凜轉過頭不看他。宋凜抻着身體踏着拖鞋噠噠噠的走下去洗漱,那人站在下頭邊哼哼邊刷牙,刷完還把水一口吐老遠去,不時還衝着下頭嚎叫兩聲。神經病啊,幼不幼稚,寧鈺瞅着下面在心裏罵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