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曼島TT:重生後我打造超神車隊
曼島TT:重生後我打造超神車隊 連載中

曼島TT:重生後我打造超神車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雪落六月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朔 蘇小小 都市小說

重生2002年,成長型主角,不喜勿入,純正機車文,重生年代,曼島TT,無系統,古惑仔江湖,熱血街頭
曼島TT六屆冠軍得主,有着死神騎士稱號的林朔,將要奪冠時,車輛意外失控衝出賽道,不幸身亡,卻重生平行世界2002年高考畢業前夕
重活一世,林朔立志要彌補上一世在親情、愛情、友情中的諸多遺憾,為了騎士榮耀精神,且看他如何打造超神車隊衝上MOTOGP舞台,又如何重返熱血賽道,繼續制霸曼島TT幾十年...展開

《曼島TT:重生後我打造超神車隊》章節試讀:

第2章 飛躍


摩的大叔路邊一停,還有模有樣的比了個請的手勢。

這讓林朔始料未及。

「小夥子,大叔拖家帶口的可不像你這毛頭小子年輕氣盛....」

沒等摩的大叔話音落地。

林朔身體往前一挪。

當他手握油門的那一刻,體內的熱血瞬間點燃。

「大叔,不氣盛能是小夥子嗎?」

後輪原地打轉掀起濃濃白煙,伴隨着引擎陣陣嗡鳴聲。

林朔猛的鬆開手剎。

「嗡。」

摩托車前輪騰空而起,緊接着重重落地。

原本在摩的大叔眼中很馴服的摩托車,如同脫韁的野馬,直衝向街角。

濃煙散去。

摩的大叔擼了一下臉,喃喃自語道:「摩托車還可以這麼開嗎?」

若是死神騎士林朔制霸曼島TT的年代。

那麼林朔會告訴他:只有真正和死亡打過交道的勇士,才能明白車在飛,魂在追是怎樣一種狀態。

「嗡,嗡...」

摩托車無力嗡鳴聲告訴林朔,摩的大叔的摩托車只是用來拉客的,速度根本超不過100公里。

他看到護城河對岸飛車賊的車尾燈漸行漸遠,眉頭緊鎖。

林朔依稀記得。

那對被搶的夫妻是因為五歲的兒子誤食鼠藥,需要立馬動手術洗胃,才深夜火急火燎的到**機**。

人命關天的救命錢若是今晚追不回來。

明天的報紙就會有這對夫妻跳樓自殺的消息出現。

前一世。

他無法預測事件的走向。

但。

這一次,他絕不允許悲劇在自己面前重演。

「不管我回頭還是走下一個橋,都沒辦法及時追上飛車賊,護城河約莫七米寬,這台車避震功能不行。

我若是騎車飛到對面,必須得沖向高空至少五米,再以拋物線的方式落地,才能保證摩托車不會散架。」

林朔思索的一瞬間,摩托車經過河畔一廢棄的垃圾堆。

他一個原地打轉,車頭直接正對着高聳的垃圾堆。

垃圾堆上斜放着的一塊木板,就如同一架通向天堂的彩雲之橋。

「希望你是那對夫妻的救命之橋。」

林朔根本來不及思考若是飛躍不成會有什麼後果。

因為在他眼裡。

既然選擇幫助那對夫妻,那便是上了賽道,而賽道便是戰場。

真正的勇士不懼死亡。

「嗡嗡嗡...」

後輪原地打轉掀起濃煙陣陣。

下一秒。

林朔直衝向木板。

此時。

河對岸幾十米外一處空曠之地,一位星空愛好者剛調試好攝像機器,準備捕捉流星雨及剎那間出現的夜色美景。

當他鏡頭中突然出現一道耀眼光芒時。

這位愛好者下意識的猛按下快門。

沉寂一瞬。

明亮的夜空中,一道嘶吼傳來。

「我操,發財了,老子拍到傳說中的龍騎士啦!」

「砰。」

林朔成功跨過七米寬的護城河。

安穩落地後的他,就如同一道光。

直奔向飛車賊逃脫的方向。

作為曼島TT連續六屆冠軍得主的死神騎士林朔,有心要追趕區區飛車賊,自然不在話下。

不過半分鐘的時間。

飛車賊轉彎時剎車的車尾燈就如同夜色里的指明燈,出現在林朔視野里。

「呵呵。」

林朔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他想起二十年後的曼島TT賽場直播間中,網友競相相傳的這麼一句話。

「地獄之路一塊走,誰踩剎車誰是狗。」

顯然這飛車賊不僅苟,還是狗。

明月高懸,繁星點點。

一公里外。

感覺已經安全的飛車賊,停在路邊撒尿。

他吹着口哨,哼着歌,想到今天收穫滿滿,心中十分愜意。

就在他一哆嗦的同時。

一道引擎嗡鳴聲傳來。

飛車賊轉頭看去。

林朔瞬間打開遠關燈,一道耀眼的白光,直刺他的雙眼。

眨眼間。

飛速疾馳的摩托車直奔而來。

「起。」

林朔輕喝一聲,摩托車前輪瞬間翹起。

「王八蛋,下去吧。」

伴隨着林朔的怒罵聲,摩托車前輪直接碾壓在飛車賊胸膛。

「咚。」

飛車賊被砸的五臟六腑劇痛難忍,直接滾落路邊排水溝中。

遠光燈直射下。

排水溝里的飛車賊,根本看不清楚摩托車上林朔的身形。

「大哥,你饒了我,是我鬼迷心竅,才鋌而走險搶了別人東西..我...我發誓我是第一次。」

「搶奪完錢財,逃跑路線如此純熟,你說你是第一次?」

林朔冷冷一笑。

飛車賊明顯有十分周密的計劃,要不然他剛才追過來的時候,也不至於跑到了護城河對岸。

這要是換做其它人追趕。

定然是隔岸相望,望塵莫及。

十八歲的林朔,嗓音自然是有些稚嫩。

飛車賊抬手擋在眉心上方,從指縫中隱約看到了摩托車上消瘦的身影。

「呵呵,原來是個**崽子,可是嚇死老子了。」

飛車賊三十歲左右,體型魁梧,渾身腱子肉,自然不懼十八歲的林朔。

他冷笑過後,直接從排水溝跳了上來。

「小子,我只是搶點東西,並不想殺人,逼急我了,那就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飛車賊快步走向自己的摩托車,從后座捆綁密集的尼龍扎帶中抽出一把短匕首。

林朔雖然此時才十八歲,但靈魂可是三十八。

何況上一世他還是所在幫派最知名的四二六雙花紅棍。

加上為了征戰曼島TT,他還常年鍛煉,搏擊散打招式,早已有了肌肉記憶。

「小老弟,就你這樣虛頭巴腦的,我可以打十幾個。」

林朔老道的語調,震的飛車賊一怔。

「你叫我小老弟?看你這小身板,我都能當你爸爸了。」

飛車賊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氣極反笑。

林朔下來摩托車,活動了下脖頸,然後右手食指一勾。

「小老弟是對你的尊重,其實應該叫你小廢物。」

林朔嘴角輕揚,赤手空拳沖了上去。

飛車賊看了看手中的匕首,心一狠,直接朝着衝過來的林朔捅了過去。

「呵。」

林朔冷冷一笑,右腳向右輕移,身體緊接着左閃。

雙手直接扣住了飛車賊的手腕。

屁股往其身體一靠,腰部猛然發力。

一百六十斤左右的飛車賊直接被一百二十多斤的林朔摔在了地面上。

這還不算完。

林朔右腿別住飛車賊抓匕首的手臂,再次發力。

「啊!」

飛車賊吃痛鬆開匕首。

林朔反向壓住飛車賊手臂,身體往後一仰。

「就你這廢物還想當我爸,來,大聲的告訴我爸爸的爸爸叫什麼?」

飛車賊被林朔鎖的死死的。

一動彈,胳膊關節處便會傳來鑽心的疼痛。

「不知道?」

林朔猛然用力後掰。

飛車賊疼的冷汗直流,連忙大喊。

「輕點,要斷了,知道,我知道,爸爸的爸爸叫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