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十八線你的馬甲又被扒了
十八線你的馬甲又被扒了 連載中

十八線你的馬甲又被扒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昭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淮 現代言情 蘇覓

俗話說得好!千萬不能半路撿男人回家!尤其是半夜!畢竟這可是前輩們血淋淋的教訓! 可惜,蘇覓這個資深顏狗,竟然禁不住美色的誘惑,半路外加半夜撿了個野男人回家
於是………展開

《十八線你的馬甲又被扒了》章節試讀:

第三章 失憶梗?


離家還有一段距離的巷子口,蘇覓就下了的士,看着眼前燈光昏暗的巷子,蘇覓不由得吐了一口氣。

果然,她還是最喜歡回家路上的這一段巷子了,昏暗的燈光,微微的清風,以及空無一人的安靜,慢慢悠悠的往回晃,能讓她放空下來。

不過,今夜顯然是沒有辦法放空了,因為她的電話響了,看着來電顯示上的名字,蘇覓不由得皺了皺眉。

這麼晚還不睡?果真是一個合格的社畜。

「喂,凌姐。」

說完這句禮貌性的話語,蘇覓立馬把手機離耳朵遠遠的,一臉平靜的聽着電話那頭的氣急敗壞。

「你還知道接電話啊,小祖宗!誰讓你去蘇導組的場子了!你去就算了,還不給我說!萬一你要是出點什麼事怎麼辦!你是想氣死我然後再找一個經紀人是吧!」

「還有!我聽說今天那個王總也去了,那貨就是個變態,早知道這部網劇裏面的投資商還有他,我就不會讓你接,你倒好,直接羊入虎口,要不是有一狗仔拿着你今晚的照片找我要錢,我還不知道!」

「誰告訴我今天要好好休息一天,躺屍的?」

「說話啊祖宗!」

蘇覓聽着凌姐的一通河東獅吼,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唉,中年婦女惹不得吶。

「我在聽,凌姐。對了,狗仔?他要了多少錢?」

「三萬。」

蘇覓瞪大眼睛「三萬?這麼少?」

「怎麼滴?你嫌少?你是個十八線啊祖宗,要不是你長的驚為天人,別說三萬,三百都沒人買!」

「咳,凌姐淡定,暴躁容易長皺紋。」

電話那頭恢復了死一般的安靜,蘇覓估摸着可能去吃速效救心丸了。

過了好一會兒,凌姐再次開口,她已經平靜下來了,語氣十分溫和,完全就是一副溫柔知心大姐姐的模樣,哪有剛剛半點河東獅吼的恐怖,情緒切換的如此順滑,看來速效救心丸起了作用。

「你現在在哪兒,出來了沒?有沒有發生什麼事?」

「家門口,沒發生什麼事。」

「那就好,那就好,下次記得給我說一聲,我好好調查一下。」

「好的。」

蘇覓回答的很是乖巧。

「話說,以你的性子為什麼會去今晚的場子?」

蘇覓又卡住了,她要是說因為無聊,凌姐會不會直接殺過來?所以她覺得她現在還是保持沉默比較好。

等了半天沒有聽見蘇覓的回復,凌姐覺得她今晚不想再吃第二顆速效救心丸了,所以很是自覺的跳過了話題。

「好了,你還是好好休息吧,接下來我給你好好挑一些資源。」

「嗯,好的,謝謝凌姐。」

蘇覓趕緊掛斷電話,長出一口氣,不對,氣還沒出完。

就感覺到她的手腕直接被人拉住,往後一帶纏在脖子上,同時後腰出現了一個硬邦邦的東西,蘇覓瞬間就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一顆大頭突然放在了她的脖頸間,濃郁的血腥味直衝蘇覓的天靈蓋,以及耳畔突然出現的沙啞聲。

「別出聲,我不會害你,你拿出手機,按照我說的撥打一個號碼,就可以了。」

蘇覓一聽不由得放鬆了身體,哎呦,這人受了重傷,快不行了啊,不過,能強撐着挾持一個人質還是有些意志力的。

就在蘇覓的思維天馬行空時,身後的人以為是蘇覓被嚇得愣住了。

頓時有些不耐煩,後腰上的東西突然加大了力度。

「快點,要不然我要是死了,你也活不了!咳!」

蘇覓挑了一下眉頭,顫顫巍巍的抬起拿手機的手,語調直接拐着十八彎。

顫顫巍巍的拿手機撥號,可惜手抖的不成樣子,怎麼都撥不對。

然後帶着哭腔,身體顫抖,一副嚇得要死的模樣。

「兄台,我可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你這放在我後腰上東西讓我很是害怕。還有,打完電話就可以走了?要不我直接把手機給你,你自己來?我手抖。」

身後的人突然加大了脖頸間的力度,殺氣濃郁了許多,這個時候蘇覓感覺到這個人的意志力大概是到了極限。

「你最好乖乖聽話,不要耍心思,畢竟我也是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

說完這句話身後的男人突然笑了一聲,好聽的蘇覓都想吹個口哨了,但是她時刻不忘自己的人設,身體還是在微微顫抖。

不過,這般情況他應該是想聯繫他的手下,同時,打了電話也不會讓她離開的,除非他的手下到來,他的安全有了保障,還不一定會不會撕票,畢竟這種事她很熟悉流程。

唉,可惜了,要是平時她還可以陪他玩玩兒,但是今日她實在是太累了,現在就想回家睡覺。

「實在對不住了。」

話音一落,直接將手機一松,一隻手抓住男人脖頸間的手,一隻手抓住後腰的手,同時用力,身體一動,就退了出來,然後抬腳在男人的肚子上就是一腳。

他的後背直接撞到巷子的牆上,噗的一聲吐出一口血,徑直趴在了地上,頭微微抬起,眼神死死的盯着蘇覓,不一會兒就昏迷了過去。

想着剛剛那雙明亮的眼睛,蘇覓不由得低下頭摸了摸鼻尖,這眸子亮的有些嚇人吶。

不過這雙眼睛貌似有些似曾相識,於是蘇覓鬼使神差的抬腳前去查看男人是否斷了氣。

用腳尖輕輕的將男人翻過來,努力的辨認了一番男人的面容,蘇覓確定她不認識這個人,於是,鬆了一口氣,抬腳就要離開。

未曾想,

沒走動。

低頭一看。

好嘛,這個要死不活的男人竟然死死的拽住了她的褲腿。

蘇覓蹲下來就開始使勁扳手指,努力了一番,扳不動。

然後咬牙切齒的看着男人的手腕,她很想直接把這個人的手剁下來。

可惜,沒帶刀。

然後開始撕她自己的褲腳,努力了一番,很好,她怎麼不知道地攤貨的質量都這麼好了,她竟然撕不開。

一番操作下來,蘇覓更加的困了,做了一個擦汗的動作。

毀滅吧,累了。

歇了一會兒,蘇覓拿出兩張濕巾,一張捂住口鼻,這血腥味兒,太沖了,受不了。

另一張在男人的臉上擦了起來,直到男人臉上被擦的乾乾淨淨,蘇覓不由得愣住了,這男人長的挺好看啊。

想帶回家養着。

可惜,他是個受了傷的男人。

更可惜,他是一個半夜受了傷的男人。

根據她多年看小說的經驗來講,半路不能撿男人,半夜更不能撿,尤其是更加不能半夜半路撿一個受了傷的男人。

因為這時候,男人不是李狗子,就是傅狗子,一不小心就滅全家的那種,要麼就是行走的半部刑法。

嘶!

有點恐怖吶!

可是他的手真的拽的很緊吶!

同時他長的也真的很符合她的審美吶!

其實,她有一個小小的缺點,就是比較顏控,就是那種看見好看的就走不動道的那種。

唉!

好憂桑,好糾結,蘇覓不由得蹲在地上發獃。

突然目光移動到拽着她的褲腿的手上,蘇覓不由的正視了這隻手。

骨節分明,手指纖細,可以清晰的看見血管,這隻手抓着白色床單的模樣肯定好看。

完了,她更糾結了。

很好,蘇覓決定了,這男人她救了,畢竟,他們兩個人誰比誰危險還不一定。

因此她麻溜的拿出手機給他緊拽的手拍了一張照片,畢竟有圖有證據嘛。

然後拿下手腕上的銀白色手鐲,輕輕一按就脫落了下來,再一按,直接變直,一頭彈出一個細小泛着寒意的刀頭,對着褲腿輕輕一划,解脫了束縛。

三下五除二手鐲還原又帶了上去,直接一個公主抱,順便還顛了兩下,沒想到人長得精瘦,還挺重的。

就是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但是想不起來了,算了,想不起來的事,那就是不太重要的事。

*

一個修長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動,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簡歷,什麼小學跟誰誰打架,臉上幾處傷痕,贏了還是輸了之類的,整整有一個T。

蘇覓看的很是無語。

「你是有多閑,只差沒把人家尿了幾次床都給查出來,這麼多,真是看的費眼睛。」

蘇覓說著拿起一旁墨紅色的茶几上白色且有一個豁口的杯子,喝了一口裏面的溫開水,細細的品味之後再順着喉嚨滑了下去,微微眯起的眼睛透露出她的好心情,那架勢愣是把一杯白開水喝出了紅酒的模樣。

電話對面的人輕咳一聲。

「這不是你說要調查清楚的嘛,我直接用我的身份權限開始查的,自然很是詳細,話說你突然查江淮幹什麼?莫不是他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我這邊派人去監視。」

蘇覓將手中的平板放下,伸了一個懶腰,很是生硬的岔開了話題。

「說吧,你這次找我什麼事情?」

電話那頭的人聲音一下變得很是嚴肅,看來這次的事情不小吶。

「我找到他們的蹤跡了,在京都。」

蘇覓一聽頓時坐了起來,收了臉上放鬆的神色,變得很是嚴肅。

「你確定?你知道的,別拿這種事情騙我。」

「我確定,三個月後,在京都星光拍賣場,他們的目的是拍賣會的壓軸物品。」

蘇覓嘴角微勾,眼神冷漠,語氣嘲諷。

「陰溝的老鼠終於捨得出來見光了嗎?」

「你要來嗎?」

「你覺得呢?」

「蘇老那邊怕是不會輕易同意。」

話音剛落,突然在房間內響起了一聲機械音。

「病人蘇醒。」

蘇覓聞言眉頭一挑,臉上露出一抹喜色,站起身輕輕的拍了一下衣服。

「我有了一個絕佳的主意。」

說完就掛斷電話走了出去。

蘇覓推開門走了進去,看着已經睜開眼睛的男人,裸露的上身被繃帶纏滿,臉色蒼白,黑色的短髮在白色的枕頭上顯得十分凌亂。

看見蘇覓走了進來,江淮的頭微微一偏,神色迷茫,表情很是無害。

蘇覓在進門的一瞬間已然切換成了另一副表情,整個人很是驚喜,語氣雀躍,步伐加快。

「你終於醒了啊!真的是太好了,可擔心死我了。」

這聲音一出,江淮覺得他腦仁更疼了,尤其是這個女人還一把抓住他的手指,不停的動來動去。

要不是他還清楚的記得,這個女人一腳直接把他踢飛,是導致他昏迷的罪魁禍首,他還真就被她這一副純良的模樣騙了過去。

那就試試誰能騙過誰!

「你是誰?」

蘇覓表情先是一愣,接着驚訝,再是難過,後是悲憤。

鬼知道江淮是怎麼會在區區幾秒中看清楚蘇覓堪比京劇變臉的表情的。

「天吶,你不會傷了腦子失憶了吧!」

這個她熟,言情小說中常用的失憶梗。

江淮還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樣子,弱弱的說了一聲。

「失憶?我是誰?你是誰?」

蘇覓用指尖輕輕的擦了一下眼角薛定諤的眼淚,眯起眼睛裝作很深情的樣子看着江淮,語氣哽咽。

失憶?老娘不過是搭了個梯子而已,你就直接順梯子下了?要不是她已經給他做了全身檢查,確定他除了多處刀傷失血過多,腹部破了一個窟窿之外,腦子沒有任何問題。

還真會被這個人給騙了過去,本來想着開門見山的,沒想到他喜歡拐彎抹角,就陪他玩玩,看誰先噁心死誰。

「沒事,你哪怕失憶了,我也不會離你而去,畢竟你可是未婚夫,秦壽!」

聞言,江淮的眉頭狠狠一跳,要不是他現在不知為何動不了分毫,他一定要讓她好看!

不就是中了一槍,醒來之後不僅多了一個未婚妻,還被人換了一個名字,這女人是真的以為他傻?秦壽(禽獸)!

不論心裏的情感有多豐富,江淮臉上還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樣,真的是要將失憶貫徹到底。

「真的是?我怎麼一點都記不起來你?我覺得我好像不認識你?」

此話一出,蘇覓嘴唇一癟,眼角微紅,眼淚就流了出來,只是不住的哭,一言不發,周身的氣息很是悲傷。

江淮一下覺得這個失憶怕是沒有必要裝下去了,要不然,他沒被子彈打死,倒先讓這個女人哽死了。

「你別哭,我錯了,我都已經失憶了,記不得很正常,以後會記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