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燃燒紀
燃燒紀 連載中

燃燒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有地將臣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有地將臣 黃杉荀

末世妖獸危機,十八歲少年黃杉荀在對抗妖獸的道路上一路燃燒自己,然後發現了這場危機背後的隱藏着的魑魅魍魎……展開

《燃燒紀》章節試讀:

第5章 蛹動


〔來自鐵長城邊關內牆喜馬拉雅地區的觀測報告〕

〔奇點代號1163〕

「1163是最新湧現的〔離群〕奇點,外觀為〔懸在半空的裂縫〕,它擴張的大小已經可以足以湧出妖獸,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收到關於該奇點的妖獸報告。」

空曠的講堂里,巨大的投影設備顯示出〔妖獸奇點1163〕的外觀,身着作戰服的男人通過擴音設備,對着講台下面那一批新生學員說話。

「但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個奇點周圍存在着大量的〔潮〕,我想你們上節課應該已經了解過什麼是〔潮〕了吧,有沒有人能來回答一下?」男人向下面提問。

有人舉手了,是個看起來很斯文的男孩。

男人示意他站起來,「你說。」

男孩開口,道:「所謂潮,即是指從奇點中湧現出來的一種能量形態,通常以濃稠的水浪形式出現,用我們人類的科技無法對其進行分析和捕捉。它的活動形式與天體引力無關,完全是出乎於自身的作用,表現為〔捕食〕與〔升格〕,即吞噬它經過的一切物體,包括建築、生物、礦石資源等,但不包括妖獸,它在經過妖獸時會被妖獸所吸收,吸收了潮的妖獸會表現出極高的狂躁性與能量的倍增,潮的數量夠多還能使妖獸進行我們人類所劃分的〔等級增長〕,直接跳躍至下一個等級,這就是〔升格〕。」

「很好,很全面。」男人揮手示意男孩坐下,他轉過頭將投影儀的畫面跳到下一輪影像,是航拍錄像,從城市上空往下面俯視,可以看見整片城市都呈現出一種混亂的狀態;並且以那個奇點為中心,繞動着一圈不規則的撲天蓋地的紅色浪潮。

「這就是潮,我們的觀測記錄裏面從未出現過如此之多的〔潮〕,這讓我們的封印部隊在短時間內無法處理這個奇點。」男人說,「所幸這些潮表現出一種向下吞噬的趨向,並未向外擴張,所以我們得以有空閑來撤離潮圈之外的城市居民,但是……」

畫面一轉,是當地的記者報道,灰色的天空,混亂的街道,處於撤退狀態的有序的人群,以及黑翼運輸機和穿着橙黑色制服的維和部隊。攝像機追逐着一個男人的身影,男人指着人流的反方向,那是潮圈的方向,巨大的紅流緩緩旋轉着,侵蝕着樓房與地面。男人說著什麼,還想找個人採訪,但是鏡頭突然給了潮圈一個特寫,那是紅潮的外圍方向,數十道青色的身影從上方墜落下來,在地面上濺起數丈高的揚塵。

黑翼運輸機的防禦警報聲響起,維和部隊紛紛向那邊涌去。

「那是什麼,我的天,它們過來了,快跑,關了攝像,沒時間錄了!快跑!」

影像中的男人在喊叫,隨後鏡頭陷入黑暗。

講堂下面一陣議論聲,黃杉荀把頭放在前面座椅的椅背上正在打盹,突然被男人拍講台的聲音驚醒。

「請保持安靜。」男人掃視着下面的學員,「不要交頭接耳,聽我說。」

這大半夜的……哪來的心情聽講啊……黃杉荀把頭低下打了個哈欠,坐他旁邊的林偉業皺了皺眉頭,沒有管他。

「你們剛剛在畫面里看見的,都是昨天觀測部門傳過來的影像,畫面裏面出現的那些身影是喜馬拉雅地區妖獸特有的〔寄生種〕,這種生物具有極強的攻擊性,在離開妖獸身體後會瘋狂的吞噬所見的一切活物。」男人指着屏幕上被放大的青色身影。

「這種東西既然在,那麼奇點中必然存在妖獸。我們已經疏散了很大一部分當地的居民。但在奇點的東南方向,由於寄生種的干擾,導致黑翼運輸機墜毀,一部分居民無法撤離,現在他們與維和部隊一起被困守在那塊地區,我們已經派出三組二年級學生組成的隊伍前去營救,但是考慮到奇點裏隨時可能出現妖獸的緣故,我們決定再派一批學員和封印班一起過去,那就是你們。」

男人看着講台下的學員,「你們已經經過為期一周的訓練,對於妖獸已經有了基本的了解,但缺乏戰場經驗,所以你們這次前去只要配合封印班的陣器布置以及支援東南地區的行動小隊,不允許靠近潮,若是遇到特殊情況一切聽從二年級隊伍指揮,妖獸出現之後立即撤退,不要出現無謂的犧牲,明白嗎?」

「明白!」下面傳來整齊的應答聲。

「現在散會,所有人整理好裝備之後趕去機場集合,3點鐘之前沒到的直接予以退學處分。」男人一揮手,講堂下面的人群立馬行動了起來。

黃杉荀打了個哈欠,慢慢的站起身來,然後被講堂里的人推搡着出了大門。講堂外面是噴泉廣場,天幕漆黑的一片,可以看見噴泉里的彩燈閃着亮光,學院東部的時鐘塔正在報時……

〔北京時間2點13〕

講實話,黃杉荀現在還沒睡醒,他能清醒的來到講堂開會全靠林偉業,要不是林偉業在前面走,他指不定就一頭栽到樓梯間下面了……沒辦法,凌晨2點半來個集合令,這誰能撐得住啊……

黃杉荀眯着眼睛看着林偉業的背影。

但是這傢伙的精力看上去還挺旺盛的……502寢室裏面睡得最晚的,也就數林偉業跟琛哥了吧,不過琛哥是為了打遊戲,林偉業則是盤腿坐在床上鍊氣,準時睡覺的人反而是白天最鬧騰的黃杉荀跟李銘君。

機場旁,整備室。

這裡在白天訓練時是學員的休息室。大量的體力活動之後,進入休息室時,宛若回到了家一般——一些新生是這麼說的。

但對於已經完全了訓練、正式踏入戰場的學員來說,這裡卻是他們最不想來到的地方,因為來到了這裡,就證明他們又要進入〔妖劫區〕,去面對毀天滅地的妖獸,有時候是歷練,有時候,卻是赴死。

黃杉荀跟在林偉業的身後踏入了〔整備室6號間〕,他們小隊的成員已經先一步到了這裏面,黃杉荀首先看見的是喻書雅,她站在整備間的東側,小聲的跟隊伍裏面那個扶桑女孩正在說著什麼,看見兩人進來,兩人停止了對話。

「你們快換上作戰服吧。」角落裡傳來方道遠的聲音,這個傢伙也一副沒睡醒的樣子,但他好歹是小隊的隊長,儘管開始沒什麼興緻,在那個姓顏的男人一頓教育之後,他也慢慢的開始管理一些小隊的事情——比如提醒黃杉荀帶學生證之類的……

林偉業沒說話,他快速的走到換衣間里,悉悉索索的就開始換衣服。

黃杉荀迷迷糊糊的,差點跟着林偉業進了同一間換衣間,幸虧喻書雅咳嗽了一聲,他才清醒過來。

「你不會沒睡醒吧。」有一道冷冷的視線注視着黃杉荀,是墨燭汐,那個冷冰冰的斷眉女人,黃杉荀平時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這個說話沒什麼溫度的女人。他有跟墨燭汐對練過幾次,她個子看着不大,用的兵器居然是一柄很重的關刀,她舞起那東西來就像關公再世一般,有好幾次黃杉荀腦袋都差點讓她砍下來,主要這女孩砍起人來一點都不帶收手的,要不是反應快,黃杉荀懷疑自己已經是什麼再世華雄之類的了……

「我……我當然醒了。」黃杉荀解釋着,「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相當重要的事情……」

墨燭汐眨了眨眼睛,沒有再說話,黃杉荀趁機會跑到了換衣間里,手忙腳亂的開始換上〔崑崙學院作戰制服〕。

這是一種跟維和部隊外表差不多的制服,新生訓練幾乎都是穿這個,包括橙黑配色的上衣軍裝外套,作戰靴,還有越野下裝,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外套胸口處的標識,〔六角盾〕代表維和部隊,〔兩刃劍〕則代表作戰組。

當黃杉荀穿好制服踏出換衣間時,外面正在閃動着繁亂的燈光,這間整備室在緩緩的震動,那是黑翼iv式運輸機發動機運轉的動靜,黃杉荀經常在訓練時看到這種飛機從機場起飛,從它尾部、也就是發動機那裡會噴出藍白色的光柱,那個時候就有這種震動感。

「我們該走了。」方道遠站起身來,帶頭推開了整備室的門,外頭機場的安全燈此刻盡數亮起,這導致整個崑崙學院的中部燈火通明,跟白晝一樣。機場上都是奔波的機組地勤人員,在幾架飛機的下面可以看見有列好隊的行動小組,他們拿着各式各樣的裝備,表情嚴肅,一種肅殺的氣氛流淌在整座機場。

來這兒這麼久,黃杉荀還沒見過這陣仗。在地勤人員的帶領下,他走在自己所在小隊的隊末,頂着這半夜略有些寒冷的風,踏入了黑翼運輸機的機艙。

第一次坐飛機。

黃杉荀挨着林偉業坐着,背靠機艙壁,鐵黑色的纏網座椅。林偉業那邊是方道遠,隊伍中的三個女孩坐在他們三人對面,中間的過道上放着綠色的越野裝備包以及好像是用來放武器的暗青色機匣,在一個星期前訓練中黃杉荀看見過這種機匣,聽別人談論說這是來自於墨家的一種〔機關術〕,是一種構思巧妙的機關,通過各種形變可以從裏面拿出各式各樣的武器,對面那個斷眉的高冷女孩墨燭汐好像就是從這裏面抽出關刀的。

不過目前他沒心思去想更深層的東西,他的腦子直到上飛機前一刻才清醒過來,才意識到自己這是要上飛機,這是要去那些被各種教官重點強調的妖劫區做任務了。

第一次任務。

黃杉荀來不及發表任何感慨,飛機起飛時產生的壓力就把他壓在了座位上,他感覺自己耳朵兩邊傳來排山倒海的音浪,肺部被壓強擠壓,強烈的窒息感讓他差點暈過去。不過他想着漂亮的女孩子坐在對面,這麼暈過去的話也太糗了,於是他強忍着想吐的眩暈感,通過師父教過的〔氣循連環法〕讓肺部慢慢的恢復了過來,這樣才好點。冷靜下來後他轉過頭想跟林偉業搭話,林偉業卻在閉目養神,再轉過頭,方道遠抱着胸,居然已經睡著了。

其實黃杉荀還想藉著這個機會好好跟這兩位同性隊友交流下感情的。這一個星期來因為高強度的訓練,壓根就沒什麼好講話的時機,一講話無非就是關於訓練的內容,沒有辦法做什麼更深入的交談,至於追喻書雅什麼的……

黃杉荀把眼光向女孩子那邊看過去,不出所料,對上的又是那雙冷冰冰的眼睛,真是無論何時黃杉荀想跟喻書雅或者扶桑女孩對話,那個女人總是會不合時宜的出現。話少,性格冷清,卻又不是〔女版林偉業〕,林偉業比她好交流多了。她簡直是黃杉荀出生以來見過的最難打交道的人,galgame裏面要是出現這種角色,galgame的核心玩法都得改變,得變得難度極高的〔智斗〕遊戲。

黃杉荀轉回目光,他嘆了一口氣,把手伸到口袋裡去拿手機,冷不防卻聽見一陣怪異的金屬摩擦聲,聽起來像是……刀刃在摩擦鐵板。

「那個……你們聽到了嗎?這個奇怪的聲音……」

周圍的人,包括他這個小隊的隊員以及前面機艙的維和部隊成員都把目光向他這邊投了過來。

「你聽到了什麼?」一個帶着防護鏡的男人問他。

「刀在鐵上面磨動的聲音……你們不會都沒聽到吧……」黃杉荀站起身來,但飛機突然一陣顛簸,飛機廣播就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行動小隊全體成員注意,我們已抵達奇點1163的坐標點位置,三分鐘之後着陸到城市邊緣,請全體成員做好戰鬥準備。〕

廣播結束,所有人都站了起來,黃杉荀被顛簸震倒在椅子上,想說句什麼,但那個聲音又若有若無的響了起來。

「我說,你們真的都沒聽到……」

〔噌〕

黃杉荀的話還沒說完,離他數米遠的的一名靠窗坐的維和部隊隊員突然緊緊的靠在機艙上,旁邊的人不解的看着他。隔着作戰頭盔,沒人知道他怎麼了,有人想去拉他,但那名隊員卻極力的打開了他的手,並且很用力的從喉嚨里憋出一句嘶啞的……

「離……我遠……遠一點……」

那個拉他的人還沒反應過來,那名隊員的胸口就〔撲〕的一聲炸開,連帶着內臟與肋骨的鮮血濺到機艙的頂壁上。

隊員僅剩的下半身以及腦袋稀里嘩啦的墜落到機艙**,以準備去拉他的那個人開始所有維和部隊成員都對着他死去的位置舉起了槍。

那是一根鐵刺,一根暗綠色的鐵刺,像是某種被放大的昆蟲的捕食口器,鐵刺的尖端帶着密密麻麻的鋸齒,它擊穿了這架飛機的外機殼,進入到了機艙內部,並用某種方式在刺入了那名隊員的後背後引爆了他的上半身。

黃杉荀剛才聽到的那種聲音,就是根鐵刺破開機殼的聲音,那種聲音大概很小很小,只有從小開始便訓練過聽力的黃杉荀注意到了這個動靜。

但即使他注意到,現在也已經晚了。

「寄生種侵入警報!全員注意!上保險,不要亂開火!」戴着維和部隊組長標識袖章的大叔朝着後機艙大喊,「行動小隊!你們現在誰能用能力在不破壞機艙的方式下來解決這個雜種?!」

他說話的時間那根鐵刺動了起來,這次所有人都聽到了黃杉荀所說的〔刀刃劃破鐵器〕的聲音,也可以說是噪音,試想一下用指甲刮鐵門的聲音,這個聲音就是它的擴音器版。

噪音來源於那根鐵刺的震動,它利用了表面的鋸齒,在高速震動的情況下那些鋸齒具有極高的破壞性,現在它帶着高速火花跟刺耳的噪音,肆無忌憚的切割着機艙。

像是用離子刀切開鐵罐頭一樣,他們就是罐頭裏面的肉。

黃杉荀下意識的想衝過去,他看到林偉業跟那個冷冰冰的女孩也快要衝出去了,但是有人比他們更快。

「我來吧。」一個頭髮凌亂的男孩小跑着到了那根發出刺耳噪音的鐵刺面前,黃杉荀這邊回頭一看睡他旁邊的方道遠不見了,剛剛還在睡覺的他居然跑得最快的沖了出去。

是方道遠了,他一臉還沒睡醒的樣子,黑眼圈淡淡的掛在眼睛下面,還在搓着雙手。

「亟。」

方道遠說著,對着那根震動的鐵刺伸出了左手的食指。

只是一瞬間,機艙里沒人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他們只是感覺到周身一麻,機艙裏面的燈閃了閃,那根鐵刺就停止了震動,甚至冒出了濃烈的黑煙。它就像是脫力了一般,捲曲着軟了下來,最後刺啦刺啦的退出了機艙,只留下一股刺鼻的焦糊味。

方道遠縮了縮鼻子,想說什麼,卻又停了下來,只見他抬起了頭,看向黑翼運輸機的艙頂。

「我好像也聽到了……」

黃杉荀飛快的跑過去將他撲開,一根黃綠色的鐵刺猛的從他剛才看的地方刺進來,徑直釘入了地板上。

「好像一下子多了很多那個聲音!」黃杉荀倒在地上最後這麼大喊。

這次他的話倒是說完了,然後一根接一根的刺接連從四面八方刺入了黑翼運輸機的機艙,不少維和部隊隊員被刺釘死在各個角落,然後炸開。飛機驟然偏轉,廣播中傳來混亂的喊叫,血肉在千瘡百孔的機艙中橫飛,已經分不清哪裡是血,哪裡是內臟,哪裡是碎骨了,或者說哪裡都是。

〔暗鸞3號,觀測到你表面有大量的寄生種活動,收到請回復,暗鸞3號!該死,它掉下去了。暗鸞1號,我們得提前降落了,那些寄生雜種莫名其妙的發現我們了。〕

〔暗鸞1號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