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我迪奧是最強的
火影,我迪奧是最強的 連載中

火影,我迪奧是最強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石貓不吃魚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石貓不吃魚 迪達斯

少年迪達斯·布蘭度死後進入火影的世界,神奇的覺醒了『世界』開始了自己的奇妙旅程, 宇智波斑:你也要起舞嗎? 迪達斯·布蘭度:我真是嗨到不行啊!展開

《火影,我迪奧是最強的》章節試讀:

第八話 二戰再不斬


「會不會是因為你想太多了......」達茲納渾身顫抖起來,再不斬得恐怖,他親眼看到過,如果再加上那個少年,這......

「你們不用擔心!」鳴人沒心沒肺得說道,

「就算再不斬活着,他也需要好幾天來休養,那個時候,卡卡西老師,你也應該恢復了吧?」

「不要光指望我!明天開始,給你們好好幾天課!到時候還能有點作用!」卡卡西翻了個白眼。

因為使用寫輪眼過度,要痿上幾天,所以,想趁着空閑時間,履行了一下老師得職責。

「再不斬是迪達斯打倒得吧?」聽到卡卡西得話,小櫻小聲得說著。

「話是這樣,不過也需要卡卡西去消耗再不斬的體力,我們才有機會!」佐助點點頭。

卡卡西聽到這些話,額頭暴起青筋:「豈可修!」

眾人修鍊完畢,回到家裡吃飯。

「迪達斯,你到底是怎麼打到再不斬的,能不能告訴我!」

這段時間,在卡卡西的講解下,加上李山的實戰演練,幾人都有很大的提升,可每次,佐助以為跟上了迪達斯時,卻在對練的時候,又差了一截,迪達斯像是在故意調逗自己一般,

就比如查克拉爬樹,小櫻對查克拉掌握的非常到位,自然不在話下,自己和鳴人雖然試了很多次,卻都不行,可迪達斯卻直接踏空走上了樹,腳還沒有踩上去,

但佐助不知道的是,迪達斯之所以能踏空而行,是因為他腳踩着『世界』,『世界』倆手爬上去的,但因為其他人看不到替身,所以除了李山、卡卡西和雨以外,他們都以為他會什麼特殊忍術。

為此,佐助變的越來越煩躁,為了變強,不惜放下自己的臉面,開始向迪達斯詢問。

「哈?不如你問問小櫻?她可是我們裏面第二個完成的,我可沒時間教你。」

「可惡!」佐助看了一眼小櫻,氣嘟嘟的走出房門,獨自跑到樹林中練習。

「佐助!」小櫻站了起來,一副擔心的模樣,跟了上去。

......

陰暗的樹林中,在幾棵參天巨樹中間,掛着一個像蜂巢一樣的房子。

這裡,就是再不斬的房間。

此時,再不斬躺在床上,臉上的傷,已經少了很多,白坐在他身邊靜靜的看護着。

這時,房門被打開了,一個帶着墨鏡的小矮子走了進來,身後還跟着兩個手下,看到躺在床上的再不斬,嘲諷的笑了笑。

「沒想到,竟然連你都鎩羽而歸,水之國的忍者,還真是沒用啊,連自己部下的殘局都收拾不了,還號稱什麼鬼人,真是讓人笑掉大牙!連個小孩子都收拾不了!」

來人正是卡多。

再不斬沒有說話,但是白忍不了,站了起來,兩個手下立馬擺出陣勢。

「都是自己人,幹嘛舞刀弄槍的!」卡多笑了幾聲走了過去:「大家都這麼熟了,怎麼不說話啊!說句話又怎麼了?」

說完話,還伸出一隻手,想將再不斬臉上的繃帶扯掉。

「唔呃!要斷了,要斷了!」

就在這時,卡多面色劇變,是白抓住了他的手。

白的眼神充滿殺氣:「別用你的臟手碰再不斬!」

兩名手下趕忙抽出刀,沖了過去,一個呼吸後,兩個人連動都不敢動,白站在兩人中間,一隻手拿着一根針,對準兩人的喉嚨:「你們最好住手,我已經生氣了!」

被放開的卡多一臉怒氣的看着白。

「你們給我記住,要是下次還失敗,這裡就沒有你們的容身之處,你們一分錢都得不到!我們走!」

「走?你們要走去哪?」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入房間中所有人的耳中。

「是誰?」

卡多趕忙朝聲音來源處看過去,兩名手下聞聲再次將刀拔出。

再不斬從床上跳了起來,手裡還握着一把苦無,白雙手夾滿了飛針,一臉戒備。

「運氣真不錯,本來想讓再不斬帶我去找你的,沒想到,你竟然也在這裡,省事兒了!」

「順便問一聲,剛才你們說的錢,在哪裡?」

人影漸漸浮現出來,一個黃毛出現在門口,黃毛走出陰影,再不斬漸漸看清了來人,

「是你!」

再不斬目眥盡裂的看着來人!

「呦,恢復的不錯嘛!看來真正的忍者,恢復力確實也還不錯!把你打成豬頭,才過了幾天,就恢復了!」

來人不是迪達斯,還有誰?

「白!」再不斬直接拿起斬首大刀盯着鳴人。

聽到再不斬叫了自己的名字,水無月白立馬從窗戶跳出去,而卡多手下的兩名小弟,也擋在卡多面前,

「小鬼,我小瞧你們了,沒想到你竟然能找到這裡!」再不斬將斬首大刀指向鳴人。

「不用那麼緊張,我一個人來的!今天過來,不是來找你的!」迪達斯邪魅一笑,撩開腰間的外套,一把把飛刀插在裏面,他轉頭看向卡多:「今天過來,主要是來找你的!」

「你就是達茲納那群人找來的忍者嗎?」卡多冷笑着:「就是個一個小屁孩兒而已!殺了他!」

聽到卡多的話,其中一個手下拿着刀冷笑着朝他走過去:「小鬼,你拿着些玩具刀是要殺我嗎?很可惜啊,忍者的世界是很殘忍的,不是你這種吃奶的小鬼所能踏入的,西內!」

那名手下直接朝迪達斯斬了過去,絲毫沒有因為他是個孩子而手下留情。

迪達斯搖搖頭:「果然是個渣滓啊,這個世界,永遠有那麼一些人,活着就是為了浪費糧食......,但是,我可是帥氣的人渣。」

話音剛落,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隨後,出現在那名手下身後。

「咣當!」

手中的刀落在地上!

「唔呃......呃!」那名手下跪倒在地,一隻手捂着脖子,一隻手捂着嘴巴,捂的很緊,但還是沒能阻止鮮紅的血液,從嘴中,從脖子的傷痕中流出。

【替身值+50】

「啊!」卡多看到這一幕,被嚇到坐在地上。

再不斬眼神充滿震驚,這個少年的瞬身術,竟然這麼快,就連自己,也沒有看清楚。

這時,白又回來了:「再不斬先生,只有他一個人,周圍沒有任何人!」

「小鬼!我承認你是個人才,不過,竟然敢一個人就到這裡來,你是不是太小看我鬼人再不斬了!」

「你先閉嘴,我和你的事情,一會兒再說!」迪達斯面色平淡下來,看向坐在地上的卡多。

「這位朋友,不知道波之國那群愚民給了你們多少錢,我卡多願意多出10倍!」

「十倍?」他眼中有些不屑,但臉上依舊掛着笑容:「你的命可不止這麼多錢吧?」

「那你要多少錢!」卡多咬咬牙,看來這次,不出血是不行了!

「多少錢?」迪達斯笑了笑:「這樣吧,你把你的全部身家給我,我就放過你!」

「全部身家?」卡多看着迪達斯:「不可能!」

「這個世界,沒什麼不可能的,剛才死掉的那個人,說了一句話,我很喜歡,忍者的世界,可是很殘忍的!」

迪達斯笑了笑:「上一個在我面前說這句話的人,墳頭已經長滿草了,教你一句話,人啊,這輩子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人死了,錢沒花了!」

「你要是活着,錢還可以賺回來,要是死了,可就一切都結束了!」

卡多面又不甘的看向再不斬:「再不斬先生,先前答應的價格,翻一倍!保下我的命!」

原本卡多給他們的錢,已經是天價,再翻倍,更是比的上數次S級任務的價錢了!

「記住你的話,如果你要是敢騙我,我一定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再不斬語氣冰冷,走上前,看着迪達斯,

而卡多看再不斬走上前後,對唯一剩下的一個手下,附耳說了什麼,那名手下點點頭,悄悄逃了出去。

「呦,你們的飼養員又給你們餵食兒了!」

飼養員?

聽到這個詞,再不斬眉頭一皺,這種說法,彷彿他變成了卡多養的狗。

「不服氣嗎?給口食兒就衝上前,和狗有什麼區別?」

「忍者的本質就是工具!你們不也是收了達茲納的錢,才來保護他的嗎?」

聽到這句話,迪達斯大笑幾聲。

「你笑什麼?」白警惕的看着他,

「難道不是嗎?」

「我迪達斯·布蘭度一生行事,何須向你解釋!」他平靜下來,語氣很是平淡:「讓開吧!我的目標不是你們!」

聽到迪達斯的話,再不斬怎麼能忍,

「小子,你以為在和誰說話,我可是大名鼎鼎的鬼人,桃地再......」

再不斬話說到一半,突然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殺氣,迪達斯的周身浮現黃色的氣浪,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再不斬的直覺告訴他,這傢伙很危險。

「原來,你才是那個最麻煩的人!白,準備!」

再不斬沒有再多說話,直接結印,大霧慢慢浮起,充斥着整片森林,連房間里都沒有落下,強行抗住殺氣,朝卡多跑去,這個小鬼太詭異了,只是保住他的命,帶着他逃走,也是保命的一種方式!

一直跟着再不斬的白,也瞬間結印,

「魔鏡冰晶!」

一道道冰塊將迪達斯團團包圍,隨後,準備跟上再不斬的腳步。

可是迪達斯不慌不忙,拳頭輕輕一揮,『世界』直接將魔鏡打碎,連帶着大霧也吹散開來,

再不斬和白,瞬間愣在那裡,怎麼可能!

「你剛才說了什麼?能麻煩你再說一遍嗎?」迪達斯露出了自認為很溫和的微笑。

可是,這個微笑,在其他人眼中,沒有任何溫和的意思,反而像惡魔一樣恐怖。

再不斬咬咬牙,迪達斯的態度讓他徹底動怒,驕傲的自尊心戰勝了內心的恐懼,雙手不停的比划著:「我說,我是鬼人,桃地再不斬!」

「水遁—水龍彈之術!」

雖然周圍沒有湖泊,但是,再不斬的水遁依然能強大,直接將整個房子沖毀。

『世界』一拳轟出,將水龍打碎,在再不斬的視角里,水龍甚至還沒有靠近迪達斯就炸裂開了,面對這種能力,再不斬有了想法,為了證實心中的想法,他又雙手結印,

「水遁—水球」

數十發小水球向迪達斯襲來,但無一例外都被『世界』盡數攔下,明明攻擊未成,再不斬卻突然笑了起來,

「白,不要與他進戰,他身邊有個看不見的東西。」

白凝重的點點頭,

「boss!我們來了!」

就在這時,周圍突然響起一陣騷動。

「呵呵呵呵!」一直在旁邊看戲的卡多突然覺得自己又行了,開始張狂的笑起來:「你們是忍者又怎麼樣,能打五個,打十個,可是,你們能打一百個,一千個嗎!還想讓我給你拿錢,我讓你沒命拿這個錢!」

卡多聲音響起,周圍出現了一大群舞刀弄槍的人,密密麻麻的,包圍了三人!

「BOSS,全到齊了!」

「全部殺掉!」

「再不斬呢?」

「沒用的忍者,活在這個世界上也是浪費,一起殺了!」卡多臉上露出殘忍的微笑。

迪達斯環顧四周,滿意的點頭,終於等來了,這群人,殺了,也沒什麼負擔,只不過是一群小麵包罷了。

『世界—theWord !』

時停瞬間,迪達斯將腰間的飛刀盡數甩出,飛刀停在了卡多的手下的脖子前,

「時間開始流動吧!」

「噗」✘N

數百人瞬間死去,剛才還信心滿滿的卡多瞬間嚇尿了褲子,他爬到再不斬腳邊,央求他救救他,再不斬,只是冷漠的舉起拿着大刀的手,

在卡多驚恐的表情下,將他的頭斬下,迪達斯只是站在一邊靜靜地看着,

「我們已經沒有敵對關係了,再見!」

「等一下,接着。」

再不斬必須轉身就走,迪達斯卻突然扔過來一個東西,他順手抓住,攤開手掌一看,是兩張塔羅牌,

「這東西你收好,以後如果沒地方去了,拿着這個來找我。」

「哼,說大話的小鬼,我記住你了,白,我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