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瘋!太子病重,醫妃說沒救埋了吧
瘋!太子病重,醫妃說沒救埋了吧 連載中

瘋!太子病重,醫妃說沒救埋了吧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南星一隻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瀚瀾 洛茯苓

洛茯苓作為最出色的一代天才神醫卻英年早逝,天妒英才
一朝穿越,竟然穿到一個「戀愛腦」人人相傳的瘋子身上
前任下毒只是為了和她的小白蓮在一起,她出殯之日既前男友大婚,何等的羞辱
一縷青絲退婚,天下知
踩渣男,虐渣女,這可不是她的拿手好戲嗎? 「不要我做你的王妃?嫌棄我?做不成你娘,我就做你嫂子
」 轉頭就勾搭上至高無上的太子楚瀚瀾,可惜他是個病秧子,不過沒關係,她天才神醫還能救不了? 不想某日
「太子妃救命
」眾人懇求
「沒救了,埋了吧
」某人無奈的搖頭
「庸醫!」某人暴怒
展開

《瘋!太子病重,醫妃說沒救埋了吧》章節試讀:

第7章 真是癩蛤蟆打哈切口氣不小


「洛兄,聽聞你大哥與父親快要凱旋而歸,你當真是一點兒也不擔心?這位置怕是坐不穩了。」

「擔心?這不是好事嗎?我擔心什麼?」

洛欽修說罷強顏歡笑的將酒杯放在桌上。

別人不知,他自己又如何不知?

他原是想戰場上刀劍無眼,若是真的出現意外便好,可如今,不但沒死還得了封賞。

他本就是庶出已經是被壓了一頭,如今他還是威風凜凜的少將軍,不說戰功赫赫就連皇上對他都會高看一眼。

而他無非就是個出彩,有資質的才子,在長安城掛得上名又如何?這樣的人一抓一大把,到底是比不過他這少將軍的名頭來的響亮。

而他隨時都可以被替換。

「洛兄就別騙我們了,我們還能不知道你的心思?你這大哥如今若是真的回來,別說你現在的身份,往日的榮耀怕是在他跟前連屁都算不,你是什麼樣的人我能不知道?」

說著男人瞬間就大笑起來,一副瞭然於胸的模樣讓洛欽欽瞧了就心生厭煩。

他是不想,可也沒有膽子大到這個地步,即便是在他們面前,也不敢多說半個字。

弒兄奪嫡,一旦被發現,這可是死罪,又如何輕言而出?

男子見他不說話更加的不依不饒起來,藉著酒勁兒更是口無遮攔。

「我聽說,你們家那瘋子死了又活了?這世上當真有這麼巧的事?你不是說把她殺了嗎?我看是你們被那瘋子騙了吧?

依我看,這個瘋子就應該如同他的哥哥一樣,扔在邊外自生自滅,若是再不行,就發配了賣了,省的麻煩,欽修兄也樂得自在,又何必如此提心弔膽得連家都不敢回。」

他說的沒錯,洛欽修聽聞昨夜發生的事兒之後,直接就待在醇香樓哪兒也沒去,現在這個時候大概只想聽見別人都說她死了。

而不是如今還活着。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突然之間活了過來,到底是他下手太輕,還是真的被她騙了。

他們兄妹果真是一個比一個會演戲。

洛欽修的心中更是十分的鬱悶。

如果她真的活着,昨天的事的確是她,都能如此膽大包天,還怕找他算賬嗎?

這洛茯苓可是真的完全變了一個樣子。

「欽修兄若是覺得這些實在麻煩,那不如把她賣給我,我倒是喜歡這樣的小辣椒,馴服起來這才有意思。」

說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猥瑣之意。

洛欽修看他冷笑,他還能不知道他的手段?在他手中的女子,哪個不是被折磨得半死?

這等癖好,整個長安城怕是找不出第二個。

「行啊,回去後,我就同我母親商量。」

他倒是答應得十分爽快,沒有任何一絲猶豫,洛茯苓也不打算在他身上找到什麼人性。

豬狗不如的東西,又如何指望被當人看待?

「小姐,這……」

春華擔憂。

畢竟洛欽修平時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實際上不比衙門那些人心狠手辣,若是真的發生了什麼,她們想走都來不及。

洛茯苓單手撐着下巴,聽見他們之間的密謀,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

明知房間是這樣一個結構,這些話容易就被旁人聽了去。

該說他們是愚蠢呢?還是心大?

「王兄你怎麼能這般說話,這如果是讓旁人聽了去,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你在教唆欽修兄,弒父殺兄奪嫡,這可是死罪,

反正欽修兄如今也過了一把嫡子的癮,是與不是自然沒有那麼重要,如若不然,又怎麼會不在意呢?」

「喝酒,喝酒。」

兩個男人相視一笑,隨即就端着手中的酒杯,全然不在乎身邊的洛欽修。

他是什麼樣的人,他們比誰都清楚,這麼做只不過是想要推波助瀾,若是他平安無事的回來,又怎麼可能會不找他們的麻煩?

得罪他,自然是死路一條。

「一個洛明仁算得了什麼?就算來十個我有的是辦法讓他在長安城混不下去!」

「春華看見沒,這三隻癩蛤蟆打哈切口好大口氣,只是不知這話被傳了出去,還有沒有這麼大的口氣。」

洛欽修剛將這般豪言壯語說完,一旁就傳出來哈哈大笑的聲音,頓時就讓他臉色一驚。

「誰!」

幾人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看見那張臉之後,一瞬間就鬆懈下來,根本就不當作一回事。

「我當是誰,沒想到是你這個瘋子妹妹,這醇香樓可真是越做越低下,連瘋子都敢放進來,也不怕敗壞名聲,

不過小娘子若是跟了我,我倒是保證你想來就來,如今除了我,也沒人敢娶你,怎麼樣?小娘子不如從了我?你也不算高嫁,不委屈。」

此言一出,某位角落裡坐着的人頓時滿臉黑線,而一旁的人卻是低眉淺笑。

居然敢罵他的醇香樓,這幾個人是活夠了嗎?

「春華,我看這醇香樓確實不怎麼樣,怎麼連狗都放進來,還在這兒不停的叫喚,真是打擾我吃飯的興緻,你去扔點骨頭給他,讓他閉嘴!」

春華拿着手中的雞腿還未反應過來,看清楚她的視線之後立刻會意,朝着王公子的面前丟了一隻雞腿。

王公子見狀,氣得臉一陣紅一陣白的吹鬍瞪眼。

「死瘋子,你居然敢罵我是狗?」

春華見狀立刻擋在她的面前。

「呵。」

洛茯苓冷笑,看向洛欽修。

「看來有自知之明,也不算是沒救,既是狗那就得聽主人的話,他都沒發話,你有什麼資格?況且楚徐行我都不要,你?你配嗎?你以為你是太子嗎?」

「賤人,你別不識抬舉,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名聲,還太子殿下,太子又如何,不過是個病秧子,能比得過我?也就我可憐你,如今誰還敢要你?」

王公子拿着摺扇指着洛茯苓氣惱的怒罵,還氣不過立刻一轉頭看向洛欽修想討回公道。

「欽修兄,如此荒蠻無理,難怪宸王不要,這樣的瘋子,你此刻便將她交於我,我看她如何放肆。」

「是啊,欽修兄,你們武將世家好歹也出了你這一個文人是有幸,不必打打殺殺也算替將軍積了不少德,

如今全被這麼一個瘋子敗壞,依我看,這個法子甚好,否則這日後將軍府的名聲豈不是污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