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器官擬人:大腦,有種單挑啊!
器官擬人:大腦,有種單挑啊! 連載中

器官擬人:大腦,有種單挑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六大少 分類:都市

標籤: 林書 林叔 都市

【詭秘,爆笑,校園,奪筍,器官覺醒不幹人事】   世界突然詭秘復蘇,林書覺醒器官擬人簽到系統,成為這個世界唯一的掛逼,開局就在丈母娘的老肝部內簽到
大腦:「主人,拯救丈母娘義不容辭,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心臟:「你個腦殘,咱丈母娘是肝癌不是腦癌!」   大腦:「二B心臟,你沒看到肝癌細胞已經入侵丈母娘腦組織了嗎?」   扁桃體:「大腦、心臟,你們別吵了,我想發炎了
」   心臟:「扁桃體,什麼時候輪到你發言了!」   扁桃體:「心臟,我沒想發言,可我真的發炎了
」   心臟:「扁桃體你個廢物!」   大腦:「心臟,你過分了,有種單挑啊!」   肝臟:「各位能不能安靜點,丈母娘都病入膏肓了,你們還有心情吵架?」   心臟聳聳肩:「肝臟,你站着說話不腰疼,你有能耐你上!」   肝臟不屑道:「我肯定要上!」   腎臟豪氣衝天:「肝臟我支援你,我是主人體內最強的器官,腎強的男人當舉世無敵!」   肛門:「肝臟加油!我會在後方為你瘋狂打call的!」   左右肺部姐妹花:「肝臟,我們挺你!」   404重症室,林書的擬人器官們和丈母娘體內的肝癌細胞,大戰一觸即發!展開

《器官擬人:大腦,有種單挑啊!》章節試讀:

第7章 丈母娘,你沒事玩武則天作死啊


李明死死的盯着病床上的夏雪。就在此時,夏雪的左手再次動了一下。

「怎麼可能!」

李明如同失心瘋的驚呼一聲,竟是上前一步就要抓起夏雪的左手。

西裝眼鏡男也看到夏雪的左手動了,他跟着驚呼一聲:「董事長!」

接着一個箭步就要上前。

就在此時。

林書體內的騷男一聲嘶吼:「丈母娘神助,腎上腺素爆棚!」

「嗡隆!」一聲,一股滔天的腎上腺素瞬間遊走林書全身各個器官系統。

林書全身的虛弱狀態剎那消失。

生龍活虎!

此時的林書感覺能打一百個李明和金邊眼鏡男。

「休得對我丈母娘無禮!」

林書兇狠的眼神盯着李明和金邊眼鏡男。二者竟是不敢再靠近夏雪一步,紛紛不由自主的後退。

因為此時的林書,他的雙眸好似要噴火!

看到二人後退,林書為夏雪開啟被李明拔下的呼吸機,輕輕為夏雪帶上氧氣罩,握着她的左手等待着丈母娘的蘇醒。

李明和眼鏡男對視一眼。

二人共同的心聲:剛才的林書,那是一個眼神里都在爆射腎上腺素的男人!

腎好的男人當舉世無敵,他們絕對惹不起!

此刻,李明看向夏雪床頭的各種醫療設備,上面顯示的夏雪身體系統數據竟然幾乎都正常了。

唯獨夏雪的呼吸還是有些急促,但蘇醒是早晚的事情。

林書看着丈母娘上了呼吸機仍舊是呼吸急促,他知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此時的夏雪畢竟只有半拉子肺維持着供氧系統。

能撿回一條命已經謝天謝地了。

而且通過這次救治夏雪,和癌細胞大軍大戰幾分鐘,林書可以十分肯定,這個世界絕逼不正常了!

尤其是最後出現的那股神秘的力量!

此時,李明看着林書,盡量平穩自己的情緒,問道:「不可能的啊,這是違背醫理的。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病人明明已經由瀕死期轉生物學死亡期了,根本不可能救活的啊!」

不怪李明驚駭。

他判斷的其實沒有錯。

夏雪送來404重症室的時候,確實已經瀕死期轉臨床死亡期了。

如果是以前,醫院會實施搶救的。

可今時不同往日。

三天的時間,燕京大小醫院全是肝癌晚期。這些患者送來醫院最終的結果無一例外,全部攜程帶癌的離開了。

所以當得知夏雪是肝癌晚期,李明甚至連搶救的心思都沒有,直接宣判了夏雪的死期。

就如同之前的一名護士看到夏雪手指動,她驚呼「見鬼」一樣,最近燕京大小醫院全是肝癌晚期患者,這詭異的變化本來就人心惶惶的。

如果不是肝臟專家和院長都去開會,李明根本不會趕鴨子上架,這詭異的變化他巴不得離的越遠越好。

再者,李明確信夏雪無力回天,最大的原因是他看到了心電監測儀上的各項數據顯示,他相信科學!

不造謠,不傳謠,不信謠!

科學告訴李明:

生命三個倒計時:第一個是瀕死期,死亡的開始,心、肺、腦等重要生命器官病變導致其功能衰竭的過程。

在這個時期若及時發現個體進入此階段,並進行及時有效救治,有百分之30的幾率可能會逆轉瀕死過程。

這個時期被搶救回來的病患,被醫學史上稱作:從死神的手裡奪取生命。

第二個是臨床死亡期。

腦幹、中樞、心血系統以及運動中樞的功能停止,可見呼吸和心跳停止。接着就是血壓、脈搏消失。

最後大腦缺血缺氧生命倒計時5——6分鐘,若在此時限內積極救治,仍有10%的復蘇可能。

這個時期被搶救過來的病患,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生命的奇蹟。

第三個是生物學死亡期。

死亡的最後一個階段,腦幹生命中樞不可逆轉,全部器官功能喪失。

這個階段被稱作即便華佗在世也無力回天了!

所以此時的林書看着李明說道:「李主任,我要說剛才我被華佗附體了,你信不?」

李明看着林書脫口而出道:「我信你個鬼!」

林書攤攤手聳聳肩說道:「所以,你一個腦科的能看的懂肝臟科?」

李明不服氣道:「你不過一個實習三天的醫學院大一學生,竟敢教訓我?」

林書笑着說道:「李主任,你沒有聽過拳怕少壯醫怕隔行。」

「你要真看懂了,那不是瞎子摸象摸着像個沙雕!」

李明還想說什麼時。

夏雪的眼皮終於睜開了。

「董事長!」

金邊眼鏡男激動的喊了一聲,就要再次上前一步。林書一個腎上腺素的眼神嚇的他趕忙後退。

林書看向夏雪關心道:「雪姐,我是小書,聽到嗎?聽到嗎?聽到嗎?」

金邊眼鏡男聽到林書對夏雪的稱呼,看着林書和夏雪親密的舉止,他的右手不由的握緊了。

不是說丈母娘和女婿嗎?

怎麼叫上雪姐了?而且這麼親密!?

此時,兩名女護士聽到林書對夏雪的稱呼,她們同樣疑惑不已。

不是准丈母娘嗎,第一次聽到准女婿叫准丈母娘姐的。

林書看到夏雪沒有回應,繼續俯首問道:「雪姐,我是小書,聽到嗎?聽到嗎?聽到嗎?聽到...」

「哦,我幫你摘掉氧氣罩。」

林書摘掉氧氣罩,夏雪好看的丹鳳眼眨眨,看着林書虛弱的聲音疑惑道:「小書,我這是...怎麼來了醫院了?」

夏雪說了一句話就是呼吸急促起來。

「我先幫你帶上。」林書趕忙幫夏雪帶上氧氣罩。

他轉頭看向李明等人擺擺手道:「你們都出去吧,我要和我丈母娘單聊一會。」

「董事長...」

金邊眼鏡男顯然不想離開。

林書幫夏雪摘掉呼吸罩。

夏雪看着金邊眼鏡男氣息虛弱,但語氣不容置疑:「是小王...吧,聽我家小書的,你先回公司吧。」

不等小王...吧接話,林書再次幫夏雪帶上氧氣罩。

小王...吧非常不甘心,但他知道夏雪的性子,從來都是說一不二。所以小王...吧嘴上恭敬道:「那董事長我就先回公司,有任何需要隨時叫我。」

他轉身離開病房時,眼神是極度陰沉的。

小王...吧自認情場老手了,這兩個月的時間對夏雪很了解了,甚至在小王...吧看來,他已經贏的了夏雪的好感。

可不曾想,夏雪對於林書竟然言聽計從。接着想到林書最後對夏雪的丈母娘稱呼,他最終又是放心下來。

丈母娘和女婿...怎麼可能!

「你終究還是我的!」

小王...吧心裏哼着『今個老百姓吶今個今個真高興』,帶着超市員工離開了。

林書看着李明還在病房,疑惑道:「李主任,你莫非在等華佗現身?」

李明咬咬牙,帶着兩名外科護士離開。

他知道這件事不能善終了!

所以他要想辦法先下手為強!

只是他沒有看到,兩名外科護士在離開的時候,偷偷在背後對林書豎起大拇指。

眾人離開。

林書看着夏雪問道:「夏姐,你是不是玩王者榮耀,而且選擇的英雄是法師武則天?」

夏雪驚訝的看着林書:「你怎麼知道的。」

「哎呀!」

林書懊惱責怪道:「雪姐啊雪姐,你說你沒事玩武則天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