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團寵,靠超市帶病嬌首輔逃荒
穿越團寵,靠超市帶病嬌首輔逃荒 連載中

穿越團寵,靠超市帶病嬌首輔逃荒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鳶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笙兒 蕭墨染

【種田➕空間➕爽文➕逃荒➕神醫➕甜寵➕萌寶➕荒災】 一覺醒來,蘇笙兒穿越到架空朝代成為極品惡毒嫂嫂,還碰上大饑荒,還嫁給了帶着四個拖油瓶的病弱書生? 只不過這書生好像不一般啊
她發誓要帶着爺爺奶奶的期望好好活下去,她就是打不死的小強
且看小醫女如何帶着全家安度荒年,逃過天災,發家致富……展開

《穿越團寵,靠超市帶病嬌首輔逃荒》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穿越遇極品娘家人


「哭什麼哭,真是掃興,那賤人死了才好。」

「娘說的對,就是個小賤蹄子,那錢是她的嗎?還學會偷錢了。」

「趕緊的,把吃的拿出來,不然有你們好受的。」

「嗚嗚嗚,沒有嗚嗚……吃的,悅悅,哇嗚嗚嗝……餓,好餓,嗚嗚……阿娘……」

「敢頂嘴,找打……」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驚醒了蘇予笙。

吵死了。

聲音跟烏鴉叫一樣難聽,吵什麼吵。

蘇予笙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眸底一抹迷茫轉瞬即逝,變為震驚。

茅草屋?

什麼鬼情況?

什麼年代了,還有這麼破的茅草屋?

烏漆嘛黑的屋頂下掛着密密麻麻的蜘蛛網,那網細密的都可以下河撈蝦米了。

泥土胚子的牆壁上裂縫無數,冷風颼颼地往裏面吹,凍得蘇予笙打了個冷顫。

這是哪裡?

她不是哭暈在爺爺奶奶的墓地了嗎?

怎麼會在這裡?

難道她被綁票了?

「你們,拉住他們,你們去看看,那賤人死了沒?」

外面一道憤怒的聲音響起,正是蘇予笙剛才嫌棄難聽的聲音。

賤人是誰?

蘇予笙有種不好的預感。

門被打開,一個青年進來,看到蘇予笙醒了,一愣,眼神立刻變為厭惡。

「娘,這個賤人還活着。」青年瞪了蘇予笙一眼,就轉身出去了。

「好啊,不是說你們嫂子死了嗎?小小年紀就敢騙人,我今兒個可要替你們死去的父母好好教教你們。你們按住,我親自打。」

蘇予笙莫名心裏一緊,聽到要打人,掙扎着起身要下床。

一陣暈眩感傳來,腦門像是被雷劈了一樣疼。

疼痛感過後,一道嶄新大門打開。

好吧……

大無語事件也讓她碰上了。

以前看小說,夢想着穿越,如今真穿越了,還真有些受不了。

蘇予笙摸了一下疼痛的額頭。

根據記憶,原主拿娘家的錢買了吃的,回家急着藏起來,沒站穩,被石頭絆倒撞桌角上撞死了,換她過來了。

蘇予笙嘆了口氣,過濾了一下信息。

原主這只是拿回自己應得的,不算偷。

真是一家子極品。

蘇笙兒想到外面的情景,撐着身體下床,穿好鞋出去,就見一個巴掌朝着一個最小的女娃打下去。

蘇予笙眸色一冷,飛快幾步上前捏住那巴掌主人的手腕,狠狠一甩,甩開後冷着聲音說:

「長嫂如母,他們有嫂子,還輪不到外人教。」

低頭就看見一隻小糰子可憐吧唧地頂着一個紅艷艷地巴掌印,眼眸濕漉漉的盯着自己。

細看,小糰子看到自己後,還顫抖了一下,好像是害怕。

蘇予笙打量着白嫩嫩的臉蛋上的巴掌印,應該是那會兒打的。

欺負孩子算什麼本事?

蘇予笙怒火壓不住了,轉身,走到婦人面前,狠狠甩了婦人兩巴掌。

很好,很對稱,她很滿意。

這兩巴掌不僅震住了眼前的婦人和身後的四個蘿蔔頭。

還驚呆了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吃瓜群眾。

「這傻子是瘋了嗎?怎麼還打自己大伯母?」

「什麼大伯母,不過是李家老二撿來的養女,都不是親生的。」

「咦?這傻子不是最聽李家人的話嗎?當初她聽李家老大媳婦的話,設計讓蕭家大郎看了她身子,逼着人家拿十兩銀子娶了自己。

嫁進門後不顧一家死活,把家裡銀子都拿給了李家人,現在太餓了又回娘家偷錢買吃的,嘖嘖,這可真是好戲……」

「誰說不是呢?這傻子時而傻的厲害,時而又很精明。」

「我聽說啊,當時李家人還讓她嫁給隔壁村老賴,人家給二十兩銀子,可是這傻子拿刀架脖子上死活不嫁。

後來這傻子一見到蕭家大郎就移不開眼睛,大喊着要嫁給人家。」

「哈哈哈,原來這樣,我竟然才知道這好戲。」

蘇予笙,站在幾個蘿蔔頭的前面,聽到周圍村民的議論,一陣汗顏。

原主也太虎了。

竟然趁着蕭墨染去茅廁,衝進去把自己衣服脫光給他看,讓人家看了自己身子,逼着人家負責。

這……

可真會挑地方!

而當時那蕭墨染一出來就見周圍一大群人在看戲,原主又是一副不娶她,她就去死的作態,這才被逼着娶了原主。

嘖嘖,這原主也是個花痴,嫁誰不好,非要嫁給帶着四個拖油瓶的病弱老大。

她突然很想知道這男人帥的有多慘無人寰。

蘇予笙忽略周圍人異樣的目光,回頭去找蕭墨染。

哦,想起來了。

他今天好像是去墓地給父母上墳了。

什麼奇葩風俗,人死後的第一個月滿要去上墳。

「誒喲,疼死我了,好啊,你個傻子,竟然敢打我?」

原主大伯母像是被毀容了一樣,捂着臉,殺豬一樣的嚎叫。

「打的不就是你嗎?誰搶我吃的我就打誰。」

蘇予笙說完前半句後,又及時補充了一句傻話,免得別人看出端倪。

「搶你吃的?放屁,那明明是我家的錢,你偷錢買吃的還不承認。」剛才進屋來看她死沒死的青年說。

這應該是這位大伯母家的大兒子,李大強,好吃懶做,整天遊手好閒,招貓逗狗玩蛐蛐。

「嘖嘖,怎麼這麼臭,到別人家放屁,你不尷尬,我都替你尷尬。」

蘇予笙朝着李大強的方向探了探頭,又猛地退回,拿手在鼻子跟前扇了扇。

「你你你,你敢罵我兒子,你個小賤蹄子,別以為嫁人了就硬氣了,老娘我照樣打你。」

劉翠花一臉的怨恨,雙手朝着蘇予笙的方向撲過來。

蘇予笙沒躲沒閃,在劉翠花快要撲到面前時,暗自在其他人看不到的角度扯了一下劉翠花的衣擺,

劉翠花重心不穩朝着前面撲過去。

「哎呀,你磕頭幹嘛,我可沒有壓歲錢。不知羞,多大人了還要壓歲錢。」

周圍人一片鬨笑,因為在他們的視線里就是劉翠花走的好端端的突然跪了下來。

「傻子,賤人。啊啊我要打死你,你們給我上啊,當家的呢,是死人嗎?沒看到我被欺負了。」劉翠花坐在地上撒潑打滾地大叫。

蘇予笙回頭把幾個蘿蔔頭從幾個大孩子的鉗制中抱出來。

拍乾淨他們身上的土,一一帶到屋門口,說道,「呆在這裡,別亂跑,等你哥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