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石川五右衛門流浪海賊
石川五右衛門流浪海賊 連載中

石川五右衛門流浪海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無用小設計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無用小設計 遊戲動漫 石川五右衛

示刀流空手道,石川五右衛門在這無盡的大海上體驗不一樣的海賊世界
體驗海賊世界各地風情,遇見各色各樣的朋友,心之所向,無物不斬展開

《石川五右衛門流浪海賊》章節試讀:

第2章 少年!來一場激情的決鬥吧


石川盤坐礁石整整一天,在對自己現狀的迷茫中,很難像原來那樣靜心冥想,大多時間都在呆愣中遠望大海的盡頭,腦中思緒不定,對未來也產生了迷茫,出海的漁民,路過的村民,都在用奇怪的眼光,打量這個陌生的少年,也會有些道館的小孩子結束課業來海邊玩,雖然都認識這個怪人,也沒有上來打擾石川,日升日落月亮再次掛在天空,而石川一點都沒受到環境的影響,還在枯坐。

突然石川雙眼睜開,目視前方水面有些水花泛起,在不斷向礁石方向快速接近,石川一把抓起橫放於雙膝間的斬鐵,迅速回身站起,雙腿微曲,一臉凝重的目視前方,如臨大敵!

時間好似靜止,只有水花還在快速接近,石川慢慢閉上雙眼,用心感受環境的變化,左手持鞘使斬鐵立於胸前右手反握刀柄「叮」一小截刀鋒露出,凜冽的鋒芒像打開的開關,以石川為中心不斷往四周輻射,海水都開始不斷翻騰起來,片刻間水花已經來到礁石附近,海水激蕩濺起,黑色的龐大陰影越出海面,一張猩紅的大嘴直直向石川咬來,一道銀白的刀光一瞬即逝「鏘」的聲音才傳入耳中,而石川嘴唇微動「又斬了一些無聊的東西」,本來向礁石撲來的巨大黑影一分兩半,瀑布般的鮮血在石川兩側撒下,「叮」收刀入鞘,一隻像魚又像恐龍的奇怪生物的兩半屍體借慣性直接衝上了沙灘滑行十幾米才停下,沿途鮮血灑落一片,石川跳下礁石,一躍來到兩半屍體之間,仔細打量這隻奇怪的生物,接近20米的巨大屍體,滿腦子what?,這究竟是個什麼樣子的世界,小怪獸都出現了。

這邊的動靜驚擾到了港口住在船上的漁民,大家驚慌的往這邊跑來,為首的恰巧是昨晚的老漁民,大家都在用驚恐的眼神上下掃視這站在怪獸兩半屍體間的少年,最後還是老漁民先開口「小夥子這隻海王類是你殺得嘛?可真是個了不起的年輕人啊!」而周圍的其他漁民也在發出讚歎叫好聲,石川轉頭過來看向漁民剛要開口「咕嚕嚕」聲音先一步傳到大家耳中,少年揉了揉肚子,沖老漁民問道「這個能吃嗎?」

這老頭眉頭一翹大聲說到「當然啦,這可是貴族姥爺餐桌上才能吃到的食材呢!這麼晚了村裡的餐館早關門了,但我們這邊有燒烤工具,小哥你要用嗎?」說著過來拍了拍石川的肩膀,臉上掛滿了對這個冷酷小夥子的敬佩,而石川看了看小怪獸又看了看周圍的漁民,嘆了個口氣「這麼大!大家分掉吧。」

聽到石川如此打算大家一陣歡呼,這一隻海王類是這些漁民平時出海都要繞着走的怪物,它一直在周圍海域徘徊,也有些不走運的漁民死在它口中,沒想到今天終於被人幹掉了。其中一位壯漢大叔突然大喊「這隻海王類終於死掉了!以後不用再擔驚受怕出海了!我們要慶祝一下啊!」聽到這話漁民間的氣氛一下子高漲起來,七手八腳的往港口跑去取工具,架火切割一頓操作,也有人去村子裏叫村民來幫忙,結果知道海邊要開宴會的人越來越多,一桶桶的酒被搬來,大人孩子,還有些女人也加入其中,最後還看到道場中的大孩子帶着一些小鬼來湊熱鬧,氣氛一片歡樂,而石川取了一些村民烤熟的肉和一瓶酒回到那塊礁石上,邊吃邊望着這片大海想着這個奇怪的世界,有些村民看到這個憂鬱小王子也沒敢上前來打擾,之前這小子就跟別人欠他錢一樣,現在那生無可戀明顯是債主死掉了。

石川又在迷茫中自閉了,跟大家的歡聲笑語成為鮮明的對比,宛如隔着萬丈深淵,仍然在礁石上閉眼盤坐,隨着周圍吵鬧聲越來越小,一夜也安全過去,當太陽再次升起,港口也忙碌起來,石川和礁石宛如融為一體,路過的人走過路過指指點點,眼裡滿是崇拜,這個世界力量永遠是被人羨慕的資本。

而霜月村通往港口的小路上,耕四郎和古伊娜緩緩走來,小蘿莉懷裡抱着一把跟她等高的白色太刀,亦步亦趨的跟着前面的中年男子「我們是去找石川哥哥嗎?」小蘿莉抬頭看着耕四郎的後背問道。

男子沉吟了一下,嘴角上翹回頭答到「對啊!我們去找那個迷茫的孩子。」有人昨晚殺掉一隻海王類,在這個寧靜的村子裏是件了不得的大事,早早就傳遍了整個霜月村,自然也傳到了耕四郎的耳中,想起昨天那孩子臨走時的背影,多年擔任道館館主的男人知道,這孩子意志極其堅定,境界也很高,雖然不了解具體情況,但他還是陷入了迷茫失意之中。

站在柔軟的沙灘,這對父女看着那個盤坐在礁石之上,面朝大海的少年,消瘦的背影,耕四郎也嘆了口氣,拍了拍古伊娜小蘿莉的腦袋,平時笑眯眯的臉上浮現出難得的豪邁表情「石川五右衛門!劍士的心怎麼能迷茫,追求最強才是我們的道路,來場酣暢淋漓的戰鬥吧!!!!」同時若有若無的戰意瀰漫男人的全身,變得凝實,進而開始狂暴,沖向面前的少年。

石川好像觸電了一樣身體一個激靈,本來暗淡的眼神開始變得明亮,其中有精芒若隱若現,眼睛微眯轉身注視着這個昨天還慈祥和藹的大叔今天卻變得如此凌厲,受到大叔的刺激,石川得左手不由自主的緊握斬鐵劍的刀鞘,右手略有顫抖的攀上刀柄,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那股戰意好像電擊器,激活了石川的身體本能,一股戰意開始在身體周圍凝聚甚至開始影響到周圍的空氣,兩股氣流在對沖,站在遠處的古伊娜被紛亂的狂風吹的前後搖擺,吃力的保持身體的平衡,但明顯看出小蘿莉兩隻大眼睛眼中越來越亮,這就是大劍豪的意志衝擊嘛?好強好恐怖!

其實漩渦中心的兩人互相對視着,好像同步一般同時雙腿微曲,身體下浮,眼睛微眯,唯一的區別就是耕四郎是正握,而石川是反握刀柄,這是兩個世界不同流派的第一次對決,心領神會一般,「鏘」的一聲巨響,像是一聲又好像是兩聲,兩人同時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也只能看到兩抹刀光碰撞閃避,兩道身影也在相互的的穿插對碰,「鏘」「鏘」「鏘」「鏘」一連串的聲音才傳到古伊娜的耳中,這是兩位在劍之一道,鑽研極深的劍道大師,是無數次揮劍,無數次生死間所鍛鍊出的鋼鐵意志的對碰,連續碰撞數十招,狂暴的勁氣和凜冽的罡風開始平息,對戰雙方再次對立兩邊,石川滿臉狂熱眼中像是燃燒着烈火,好久沒有遇見這樣的對手了,也好久沒有這樣的戰鬥了,身體的變化,出現了一點點不適應,雖然身體變小了,人也年輕了十幾歲,但是無論從力量還是敏捷都有幾倍的提升,思維也開始變得更清晰,以前在地球上與現在相比,地球的物理法則都被一層無形的膜阻隔着,多年的修行也沒有什麼進展,而現在則完全不同了,就算閉上眼睛全集中狀態,周圍一絲一毫的的變化都那麼清晰,時間都在變慢,早就超越地球人類極限的直感和動態視力變得格外的敏銳,這種感覺使石川身心舒暢,能明顯感覺到自己還能做的更好只要繼續走下去,自己還能變得更強。

對面的耕四郎本來凝重的表情在看到石川現在狀態的時候,開始出現微笑,這就是劍士啊!果然沒看錯,至純至性的劍道之心,劍術已經登峰造極,但身體好像沒有得到很好的鍛煉,力量也是劍士重要的基礎略顯欠缺,見聞色已經極其優秀,多好的劍士啊,也不知道這第一次聽說的示刀流空手道是什麼來頭。

「好變態的小子,這個年齡劍術上你已經跟我差不多的境界了!但是大叔我啊。也是要面子的啊!那麼小子小心,我可是要認真了!」耕四郎抖肩甩掉披在身上的大氅,微蹲藏劍,居合起手式,一股和黑紅色的霧氣開始纏繞耕四郎的雙臂進而纏繞手中的白色太刀,周圍空氣中有火花在噼里啪啦向四周激射,對面的石川突然心臟驟停,巨大壓力像海浪一樣鋪面而來,心海巨震,石川有可視萬物之象的能力,此時明顯看到對面男人身體內狂暴能量在流動,體內循環之後開始覆蓋身體表面進而覆蓋武器,之後整個人猶如被啟動的發動機,超高功率點燃了起來,狂暴的力量噴薄而出,一聲爆響聲過後,狂暴的氣流還在拍打石川的身體,隨後緩慢輕吟傳到石川耳中,隨之而來的就是眼前一黑「一心流丶居合斬我!」而聲音剛傳到石川耳中,耕四郎已經在石川身後收刀入鞘,「叮」入鞘的聲音傳出,石川就飛起,在空中翻滾幾周落入海中,可以看到飛出去的石川胸前一到極深的淤青慢慢開始浮現,這一刀居然是用刀背的斬擊!

「好像過火了啊!」已經昏迷的石川還在海水中起伏,耕四郎把刀順手扔給在觀戰的古伊娜,小跑向海里把石川撈了出來,大略查看一下,肋骨骨裂,生命體征還算正常,小心的把石川背起,給小蘿莉一個眼神,父女背着少年轉身往道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