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吾本閑魚,作何女帝
吾本閑魚,作何女帝 連載中

吾本閑魚,作何女帝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醉里小餛飩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醉里小餛飩 陶蓁蓁

【穿書+系統+爆笑+甜寵】 純粹閑魚現實主義的女主*黑蓮花小奶狗男主 因為系統的失誤,陶蓁蓁穿越成了書中反派公主?按照原文設定,她每天要讀書,凹人設,掉書袋,裝學霸,搞宮斗——最後成為一代女帝,被反派解決在火海...... 穿書第一天,她把反派的小抄拿去當手紙了
穿書第二天,她泡澡建立澡堂文化
穿書第三天,她成功收穫了草包頭銜
穿書第n天,她成為了現實和古書的二道販子,成功推廣了傳統文化和現實主義,成為古今第一人氣正能量網紅
最後,等着她黑化的書里所有人抓住她的手,「別折騰了,求求你,登基吧
我們需要你!」 品牌商廣告商電影編劇都在和她連麥:「陶大大,別墨跡了,快回來吧,我們等着你
」 還有一個明明一肚子壞水,但總愛撒嬌的反派男拉着她的手:「以後,你要養我,書里也行,現實也行
」 日子越過越紅火...... 有人知道嗎?其實她只是單純的想做條閑魚! 閑!魚!展開

《吾本閑魚,作何女帝》章節試讀:

第5章 公主睡覺會放屁


站在門口靜候着的余夏有片刻的愣神,但也只是微微一笑,對着天際即將泛白的天光望一眼,「既然公主累了,那臣就在這裡等一會兒吧。」

天邊的那一抹白,讓他恍然想起四歲那一年,那時候的清晨也是如此的天光。那是他第一次來宮裡做了珍珍公主的伴讀,自從他被定為公主伴讀的時候,他就悄悄在心裏描繪着珍珍公主的模樣。

母親欣喜若狂地告訴他,能給珍珍公主做伴讀,那是無上的榮耀。因為珍珍公主出身尊貴,雖然前皇后是因為生她難產,但說到底珍珍公主都是嫡長女,以她的出身,將來的尊貴和被重視是跑不了的。

而他作為長公主的伴書郎,能得到多少機會進遷和賞識?光是去上書院讀書這樣的機會,就是獨一份的恩典。他當這是一次嶄露頭角的機會,可是後來的現實告訴他,公主只當他是一個可以利用的道具。

他的句子文章,她拿來就用,當做是自己的。

他要開口進言,她從來不給他機會,他在她的身邊活的像個卑微的影子。像今天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過——

那時候他還稚嫩,以為什麼都是可以和公主商量的,在幾次被公主盜用了自己的詩詞歌賦之後,他忍不住說出來:「公主,做學問這件事情,貴在誠,貴在真。貴在日積月累,堅持不懈。」

他本是好心,覺得公主還小,既然能夠有這個毅力一心造假,若是真心向學,說不定能有一番作為。

公主當下什麼也不說,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余夏,你教我做學問的道理,我也教你做人的道理,禮尚往來。說到底,你還要感激我。」

「既然做了本宮的伴書郎,你就安分的做個影子就好,一輩子被我踩着,也算是你的榮耀。得罪了我,你余家都不會好受。你不要不識好歹。」那時她徹底滅了他向上爬的期望。

從那一刻起,他對這個公主就再沒了一絲指望,只有厭惡憎恨。

她知他憎她,卻從不放心上,只換了法子磨他,比如非要他早早在門口候着,上書房不需要那麼早到,她就非要裝作勤勉,卯時報到,既然第一個到,自然要第一個起。

身為伴書郎的他也沒有一天的懶覺可以睡,天還黑着,就要每日趕着從家往宮裡趕。趕到她的寢宮,還有時候會在門口生生等着。

她就是不要他好過,只是......余夏望着這公主的大門,想到在上書房裝作勤勉讀書的她有時候會壓着嗓子打哈欠,眼睛下面掛着黑眼圈的樣子——

不禁苦笑,這種自傷一百也要傷敵五十的路子,當真是本朝的公主嗎?幸虧皇帝殿下不傻,無論她做戲做的如何像,也沒透露出要把那個位子傳位給公主的意思。

本朝也不是沒有女帝的例子,但是他余夏敢篤定,這任的大權絕對不會落到珍珍公主頭上。

翠花見伴書郎也不知道想什麼想的如此入神,將被子在旁邊的榻上鋪好以後,提醒他:「余大人,軟塌鋪好了,一時半會兒,殿下是不打算起來了,您休息會兒。」

余夏對於這個消息消化了好一會兒,真言殿里一片寂靜,眼前那鋪的舒服的軟塌——

「公主殿下真讓臣睡下?」余夏不敢置信,她不是一向最喜歡折磨他嗎?

翠花嘆一口氣,望一眼這伴書郎眼下青黑的眼圈,說起來,這公主和伴書郎不大對付她是知道的,這麼多年,公主沒睡過多少整覺,這伴書郎也沒睡過好覺。

瞧這兩個人生生跟熬鷹一樣熬了這麼多年——想當年,伴書郎也是個氣色好看俊俏的少年郎啊,現在跟個小熊貓一樣,公主若是真的不打算上進了,倒是便宜了伴書郎。

起碼——有個好覺可以睡了。

「您睡吧,奴婢聽着聲音,公主是真的不打算早起了。」翠花開口,推門進去。

余夏透過那推開的門檻看一眼裏面的榻,只是一眼,就遙遙看見榻上一道隱隱約約的倩影,烏髮蓋雪,凌亂的床鋪,引人聯想......

珍珍公主往日那副恣意驕縱的容顏一下子浮現眼帘,余夏又泛上一股對公主天然的排斥和厭惡,端住身形,他才不覺得公主會那麼好心,一定又是擺了什麼陣要故意整治他。

「余夏不敢逾越,臣在這裡候着,靜候公主起榻讀書。」他聲音清朗,端坐在椅子上候着。

而此時屋子裡頭,翠花看着睡的正香的珍珍公主,小心翼翼彙報着外面的情況,「被褥鋪好了,但是余大人好像並沒有要睡下的意思,奴婢瞧着,他也是誠心悔過,不然公主還是起床更衣一起去上學吧?」

翠花知道公主是誠心想睡,但是門口候着的伴書郎讓她有一絲希冀,或許公主是為了故意考驗伴書郎做了個樣子?畢竟以前也不是沒幹過這事兒......

他誠心悔過就不讓人睡覺?陶蓁蓁睜開眼睛沒好氣地看一眼門口,被子鋪好了,愛睡不睡,反正她每天是一定要睡到沒有下床氣才起的。

看着公主殿下睡得如此堅決,翠花也只能靜靜候着。門口的余大人也跟着一起候着。

只是這份等候一直熬到天大亮,熬的翠花和原本淡定的余大人也都心神不定起來。

「這是要睡到什麼時候?」余夏終於忍耐不住,猛地站起來。

翠花試探着說,「要不,余大人進去瞧瞧?」

怎,怎麼可能!他一個外臣,就算是伴讀,怎麼能隨便進內殿,余夏在門口喊着:「殿下!殿下?」

聽到門外的動靜,陶蓁蓁翻了個身,「余大人,你要是能睡就睡,睡不着沒氣氛,就進來陪我一起睡,我這裡頭氣氛正濃。就是別啰嗦,再啰嗦拖出去!」

這句拖出去只是表達一下被打擾的不快,卻不料余夏聽完整個人都鎮住了。那句「陪我一起睡」,那是萬萬不能的啊。可是不能一起睡,就拖出去......拖出去杖斃?

翠花也沒琢磨這句拖出去是真是假,但是那句「一起睡」,好像的確是真的,她好心勸解,「不然,余大人就一起睡吧?」

不知道為何,那句一起睡,讓翠花居然覺得有一絲絲興奮,想不到啊,原來公主殿下對余大人存了這麼個心思,難怪總是折磨大人呢。

余夏被婢女這麼目光古怪地盯着,臉上一燙,身子站的筆直,「莫要拿臣開玩笑了,公主若是不醒,臣就靜候,臣等着,瞧今日公主能睡到幾時。」

好吧,余大人如此堅決,翠花也不好再勸,只能跟着默默在旁邊候着。

時間滴滴答答向前,天光不急不緩照耀整個大地,兩個人徹底確定了,今天公主是不會再去讀書了,余夏終於累了倦了,放下了警惕。找了個墊子靠着門口坐了下來。這時候,卻聽到裏面傳來了奇怪的聲響。

「啊——虎——」余夏睜大了眼睛,和門口站着的翠花相視看一眼,翠花也很詫異,沒記得公主有這個習慣啊。

「噗——噗噗!」余夏的腦子都要炸開了,公主在放屁?!

過了會兒,還有磨牙的聲音——

這聲音此起彼伏,一點一點像是催眠曲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