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災變:喪屍狂潮
災變:喪屍狂潮 連載中

災變:喪屍狂潮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煎餅南瓜 分類:科幻

標籤: 煎餅南瓜 科幻 阮江

某一年不明病毒爆發,幾乎九成人類成了嗜血的怪物,災難席捲而來,秩序和法則將會從新被定義,如果是你該如何在滿是喪屍的世界之中存活下來,且看阮江如何在末日存生... 無系統末日題材小說,無毒可入坑
展開

《災變:喪屍狂潮》章節試讀:

第2章 美女老師要來我家家訪?


「跟我來吧。」下課鈴一響起來,戴安康對着阮江道。

阮江疑惑,往日戴安康一般都是讓自己滾出去,他則是站在班級外面聽課,或者是趁着這個時間去溜達散散心,或者去籃球場上打會籃球,快到下課自己在進去,完了在表演一下老師我知錯了的戲碼,這次卻一改往日情況,這可讓阮江二丈和尚摸不到頭。

「哦,知道了。」阮江也只能是無奈的答應了一聲,離開自己的座位,不料腳下被什麼東西一絆差點摔倒,回頭一看才發現有一隻腳伸出差點絆倒阮江。

「哈哈哈,阮江你這個原批回回擾亂課堂秩序,我奉勸你還是早點退學滾回家找你後媽吧,我猜你後媽肯定會給你最好吃的大嘴巴子的。」阮江起身聽到一個刺耳的聲音,這是陳九月發出來的。

說完便引起許多人鬨笑,幾個跟陳九月玩的好的同學笑的更是肆無忌憚。

陳九月和阮江的關係非常不好,很是僵硬,一起倆個人是一個初中的關係還算一般般,說起倆個人變得惡劣還是因為隔壁班有個女生喜歡阮江,而陳九月恰好也喜歡那個女生,論起自己各方面無論是長相還是身高家室,自己可完虐阮江,而且阮江算什麼東西?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算得上半個孤兒,所以陳九月自從高中開始便是跟他處處作對,用打壓的方式來顯得他優越感。

「喲,我當那隻舔狗在叫,原來是陳大少啊,當狗累不累啊?」阮江沒氣,反而笑道。

「誰當狗了?尼瑪阮江,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陳九月當場炸了毛,他最聽不慣別人罵他是舔狗。

見到兩個人劍拔弩張,門後的戴安康可就不高興了?這兩個人居然想在他眼皮子底下打架?

「幹什麼幹什麼?阮江你到底來不來?不來我可就讓你爸媽來了。」戴安康陰沉着臉說道。

「走着瞧。」阮江撂下一句狠話只好是跟着戴安康。

「你也給我等着。」陳九月氣呼呼說道。

阮江跟着戴安康很快就來到了一間辦公室,戴安康先讓他在門外等一會,自己先一腳踏進辦公室,來到這裡阮江就猜到了,估計戴安康這是要把自己走神的事情打報告給自己班主任啊!如果是真的話,這不禁讓阮江感到一陣頭疼。

沒過一會,戴安康出來了,看着阮江弔兒郎當的樣子,沒好氣道:「你進去吧,你們班主任等着你呢!」

說完,便是頭也不回的走了。

「咕嘟——」

阮江咽了咽自己的口水,打開一條縫隙看到裏面瞬間跟自己代理班主任四目相對,他的代理班主任許雅香對他眨了眨美眸,示意他進去,阮江便是硬着頭皮進去了。

阮江班主任許雅香外冷內熱,教他們英語,人如其名,周身不知道為什麼會散發迷人的芳香,湊近就能聞到一股令人陶醉的幽香,她長得自然是十分美艷動人,事業線非常完美,凹凸有致,這些都歸功於許雅香還是一個健身教練,平時一到星期六星期天就會到達利卡的一個高級健身房兼職當女教練。

她的腿完美無瑕,阮江也是有幸在以前見過許雅香穿過過膝短裙來上過課,那渾然玉腿自是美不勝收,只不過也就一次,因為學校考慮到穿這種服飾影響教化,自從這以後,許雅香便開始穿起了長裙,或者是寬鬆的運動褲。漂亮又精緻的臉龐,一雙桃花眼。今天倒是罕見得穿了一套女士西服,面料看樣子也是十分講究。濃密的秀髮扎在腦後,散發出迷人的魅力。據說這位老師後台很硬,雖然阮江一開始還不信,自從看到許雅香每天都穿着不一樣的衣服來上課,每件衣服還是他不知道的牌子,阮江就明白傳聞可能是真的。

「老師好!」

學生怕老師是天性,阮江也不例外,他有些拘謹的站在許雅香身邊。

看到阮江進來,許雅香微微一愣,這阮江平時自己還真沒注意,今天一見倒是發現他長高許多,之前還是一米六幾,如今快要趕上一米七二的自己了。她暗罵自己不稱職,學生有那麼大的變化自己卻沒有發現,阮江之前的班主任因為懷孕休要修三個月的產假,原本這個代理班主任還不是她,但是為了能體現出自己的能力,她還是向他校長叔叔提出申請才勉為其難讓她過來代理,直到這學期結束自己才變回原來的任課老師,還有一個多月,雖說自己可以當的不稱職一些,但敬業是她的天性。她目光有些灼灼的盯着阮江,讓阮江臉微微一紅。

看到阮江的不自然,她才注意到自己失態了。

「咳咳,聽戴老師說你上課又開小差跟同學講話了?」許雅香嚴肅的說道,似乎想要增加一點老師的威壓,希望學生能夠向自己示弱一點。

「怎麼會?我跟我同桌在討論戴老師講的病毒,怎麼可能在開小差,我桌位離得那麼遠,他聽不到我說什麼,看到我嘴巴在動,肯定以為是我們倆個在講話。」阮江一副你錯怪我了的表情,演技細微還真讓許雅香有些深信不疑。

「看不出來你還挺好學的啊,不過上個月的月考你怎麼才考全班倒數第十啊?」

說著,許雅香還拿出一個冊子,上面清晰寫着高二三班每個人的成績以及排名。

「這..這試卷太難了。」阮江又扯一個自己的不信的謊話,他都沒學,都不知道難不難,自己上一次月考還是抄他同桌汪洋海的,自己在選擇題改了幾個沒想到考的比汪洋海這個倒數第五還要高十幾分。

「你父母也真是的,孩子在學校學習那麼差也不關心關心,上個月的家長會都沒有來,真是不稱職。」許雅香氣呼呼說道。

「老師,我爸爸平時在工地幹活,很忙的,上次他接了一個包工頭的活,要連夜趕工呢!」阮江又撒了一個謊話希望能掩蓋自己支離破碎的原生家庭,他早知道直接就承認自己講話不就行了,大不了被責罰一頓。現在無數的謊話說起來他自己都覺得有些束手無策,真的是撒了一個謊就要撒無數個謊話給他圓回去。

「這樣啊?看來你爸爸還挺辛苦的,不過你也是,也不知道爭一口氣讓父母揚眉吐氣一點。自己考一個大學多一條好出路不是?」

「老師,你教訓的是。」阮江暗想自己老爹早就不管他了,到了十八歲他老爹就不給他打錢了,到了那個時候一切都要靠自己,至於大學?學費還沒着落呢,他還想趁着明年高考結束去當兵,去部隊當個兩年義務兵,當兵拿着退伍費在上個大學,順便到時候回來看看能不能打得過他親爹,他倒是想知道他便宜後媽給他親爹灌了什麼迷魂湯。

「原來是這個樣子啊,既然你爸爸老是忙着工地幹活,他不來我去。今天我正好有空,去你家家訪一下好了。」許雅香說道。

今天許雅香準備的是要跟他男朋友約會的,她跟她現在的男朋友確認關係才第三天,今天還是兩人第一次約會,還是有些緊張的,不過也順便也能通過家訪緩解一下自己緊張的情緒,也是蠻好的,不過約會時間定在了九點以後,九點之前家訪一下阮江家時間還是綽綽有餘的。到時候再跟自己男朋友看個電影,差不多十一點就回家。

「啊?!家訪?老師你確定?」聽到家訪,阮江整個人的臉都要垮下來了。

「難道阮江同學不歡迎老師去你家嗎?」許雅香有些暗淡的說道。

「沒沒沒,老師儘管去!」阮江勉強擠出一個面善微笑。

「嗯嗯,那下午放學不要一個人提前走哦。」

就這樣,約定好時間之後,許雅香又詢問了一些問題,之後便是阮江低着頭回到了班級里,獨自回到自己的桌位上,見到阮江回來之後,陳九月這個二世祖還時不時回頭髮出來一個挑釁的眼神,阮江沒理會陳九月。暗罵自己當時怎麼不直接承認自己上課開小差了,這下可好,拒絕不了了。

阮江回去之後,渾渾噩噩上了兩節課,直到胖子汪洋海喊他吃午飯,阮江才從自己的世界中回過神來。

「軟哥,你被老戴拉辦公室幹嘛了?怎麼抑鬱到現在還不好?」

「嗐,別提了,還不是老戴那小老頭把我送到許雅香那裡了,現在許雅香直接說今天要到我家家訪,這可怎麼辦啊?」

「哇呀!軟哥,你艷福不淺啊!能和美女老師共處一室!光是畫面想想我就激動。我要是你就好了,我懂了,明天老戴上課我也這樣子,說不定..嘿嘿。」汪洋海露出一個猥瑣的神情,在一邊嘿嘿傻笑着。

看着胖子的賤樣,阮江過去就是一腳。「還不都是因為你,說什麼晚上吃啥吃啥,害得我今天要被家訪,你簡直是直接讓我社死啊。」

「嘿嘿,那今天午飯算我的,哥們請客給你賠個不是?」

「這可是你說的,走走走。」阮江也沒客氣。

下課之後兩人就像三天沒吃飯似的,馬不停蹄到了食堂,汪洋海家裡條件不錯午飯直接點了兩葷兩素,一份鴨肉,一份雞肉,一份茄子,一份西紅柿炒雞蛋,而阮江則是青菜馬鈴薯絲一份。

「軟哥,我都說我請客了,怎麼還跟我那麼客氣,簡直沒把兄弟當自家人啊,來來來我這份雞腿給你。」汪洋海很是客氣,看到阮江盤子里都是素菜,以為阮江不好意思。

「別了,最近倒胃口,吃不得油膩,你還是自己吃吧。」阮江說道。

其實並不是阮江見外,其實他昨天在家,本來也打算炒個豬肉配點小菜的,但是他發現自己家的豬肉放在冰箱里居然壞了,僅僅是放了一夜就腐爛的很是厲害,散發出一種腐爛和惡臭,讓阮江有些犯噁心,大罵無良奸商,這豬肉是他先改善伙食用的自己好久沒聞到肉腥了,但是自己嘴上說心疼,還是把肉給扔了,今天看到肉質品,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一種天然的抵觸。

「你不吃我吃。」汪洋海開始風捲殘雲起來,沒有管阮江。

「胖子,你沒感覺周圍怎麼那麼安靜啊?」阮江夾了幾口菜,望了望四周說道。

「我哪裡知道。」

胖子正在大快朵頤,阮江的聊天主題胖子絲毫不在意。

「不是,你沒發現周圍人雖然也是在吃飯,但是他們的目光都十分獃滯嗎?你看我們班的人也有好幾個也是如此,就感覺好像是木偶一般。」

「嗯?不能吧?他們不是好好的嗎?」

胖子也觀察了一下附近的人,並沒有感覺到哪裡不對勁。

「嘿,老兄,你的筷子掉地上了!」阮江對着旁邊一個人說道,這個他雖然不認識,但是筷子掉了這件事情還是可以提醒提醒的。

「啊..好..謝謝.」那個人足足愣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彎腰駝背極為艱難的拿起地上的筷子,然後繼續吃飯,期間嘴唇還在發抖,哆哆嗦嗦的。

看到這裡,阮江感覺到一陣詭異,不知道是為什麼。就是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危機感。甚至阮江還能在那個人眼神中看到灰白的瞳孔。這是帶上美瞳了?顯然是不可能的。

阮江以為是自己想多了,吃完飯拉着胖子打了一會籃球,直到是上課鈴響了才回到了班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