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廚小醫仙
神廚小醫仙 連載中

神廚小醫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活在夢裡的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活在夢裡的魚 都市小說 韓言

一直隱居幽林的醫仙韓言在某一天突然被戰部指揮官林羅雀找上,請出山後韓言開始了都市之旅
憑藉著高超的醫術,無數大佬與之交好
在複雜的社會關係中,韓言用權謀玩轉一切!展開

《神廚小醫仙》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醫仙


暗夜幽林。

一間非常簡樸的小木屋裡,正散發出沁人香氣。

「師父,最近永世財閥壟斷了整個藥材市場,我們想獲得資源有點困難。」

一個皮膚黝黑,身材挺拔的雄壯男子來到正在翻閱書籍的韓言身邊報信道,後者只是簡單的哦了一下。

「永世財閥么,告訴他如果不想讓他兒子病情好轉的話,隨便他怎麼折騰。」

永世財閥,當今富可敵國第一人,白手起家,做大做強,可謂是個傳奇人物。

只是這樣的人物他的兒子神經錯亂,時不時癲癇發作,即便是找了全球最好的神經科專家也無濟於事。

最後打聽到韓言這號人物,才能讓他的兒子維持正常狀態。

「是,師父,還有深淵大帝,他放出話說要讓整個地下世界重新復蘇。」

「這可不行,那個世界復蘇了我會很累的。」

「通知下去,讓深淵大帝多考慮考慮他母親,如果還想要他母親多活幾年的話,那就別去打這個算盤。」

深淵大帝,地下格鬥場創始人,培養出一批又一批兇惡之人。

每次有人因為格鬥受傷,深淵大帝就會派人來糾纏韓言。

畢竟韓言的能力大家都有目共睹,極短時間裏生死人,肉白骨不成問題。

這也讓韓言曾經感到異常疲憊,直到有一次深淵大帝的母親患上難以治癒的重疾,韓言才有了讓他停手的籌碼。

「好的師父,火藥狂魔那邊也有消息,說為了報答你救下他妻子性命的救命之恩,待會他會帶着禮物來見你。」

「我不是說了么,我這廟小,裝不下他那些大傢伙。」

火藥狂魔,販賣武器火藥一把手,堪稱移動的彈藥庫,出行很少帶保鏢。

誰能想到這麼一號人物卻是寵妻狂魔,在妻子生病的時候,他便是要找當今最厲害的醫師來治療。

結果韓言得知後才發現,他的妻子患上的不過是一個小感冒。

這些人無一不是行業巨佬,每一個走出去跺上兩腳,整個大地都會抖上三抖。

然而在韓言面前,是人是鬼,他都要收斂幾分。

韓言合上書籍揉了揉眉頭自言自語道。

「自從師父離開沒了消息後,這破事一件比一件多。」

「等他回來,非得好好說說他不可。」

「現在出門散下心吧,順便采一點菜。」

然而當韓言剛走出門,便是發現門前站着一個穿着緊身黑衣的女人。

「禪房花木深,曲徑通幽處,能住在這裡的,想必就是傳說中大名鼎鼎的醫仙了吧。」

「醫仙算不上,不過堪堪能夠救人於水火罷了。」

韓言擺了擺手,沒想到會有人親自找上門來。

乍看上去,這女人五官精緻,臉蛋緋紅,身材窈窕,曲線張弛有度,妥妥一美人胚子。

身上散發出來的高冷氣質還夾雜着極為老陳的肅穆氣息!

然而讓韓言感到驚異的還是她的那個眼神!

傲視一切,睥睨萬物!

「敢問閣下來此找我有什麼事?」

「我想請你跟我走一趟。」

來人很是直接,讓得韓言察覺到來者有點不善。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林羅雀,此來的目的就是想請醫仙隨我走一趟。」

見到韓言無動於衷,黑衣女子重複了一下,但回應她的另有其話。

「呀!沒想到今日這幽林竟這麼熱鬧,看樣子我來的不是時候啊。」

音落,有一批人從另一邊穿林而來,徒弟小黑告訴韓言這就是火藥狂魔。

「而且看這樣子,氣氛也有點不對啊。」

在場的雙方都沒有理會火藥狂魔,不禁讓他感覺到有些許的尷尬。

「怎麼樣,考慮好了嘛,跟不跟我走?」

「放肆!怎麼跟醫仙說話的?不懂醫仙這裡的規矩嘛?」

火藥狂魔是明眼人,聽完後立馬明白髮生了什麼,並且站出來打破僵局。

「這片幽林只有醫仙的東西能出去,他人必不可能離開這裡一步!」

「是不是這麼個規矩。」

說完後,火藥狂魔嬉皮笑臉又向韓言確認了一下,像極了舔狗。

韓言點點頭,當初他的師父一聲不吭離去,他便想一直待在這裡等師父回來。

「請吧,這位小姐,你家要是有什麼情況詳細說明一下就是,我們醫仙很快就會給你一個治療法子。」

火藥狂魔勸說道,有人在他沒辦法送禮。

「今天不把醫仙帶回去我是不可能離開的。」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林羅雀的態度非常堅決。

「嘿,小東西人不大,脾氣還挺犟。」

「敬酒不吃吃罰酒,兄弟們,上傢伙!」

火藥狂魔一聲令下,身後手下個個掏出精緻小巧的鈦合手槍對準了林羅雀。

「趁我現在心情不錯,你識相的話我還能放你一馬。」

火藥狂魔傲嬌道,卻引來林羅雀的不屑。

「哼,非法私藏武器,你有罪受了。」

「哦?連戰部的兵長都不敢這麼和我說話,你又算什麼......」

火藥狂魔的話還沒說完就立馬把嘴給閉上了,因為他發現...

自己竟然被包圍了。

從幽林的四面八方突然湧出埋藏許久的潛伏者,看到他們手裡的武器後,火藥狂魔不禁失聲尖叫。

「輻射雷槍?你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傳言能夠干擾到人體大腦信號的存在,已經是小規模作戰中最頂尖的武器,就連我都沒有路子搞到!」

「你究竟是......」

火藥狂魔不愧是研究武器的資深專家,一眼就看出了武器的來歷。

只是這次話還沒說完,他和其帶來的那批人就毫無意識的倒了下去。

身後的韓言和小黑見了這般模樣,頓時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你是誰!究竟想做什麼!」

小黑挺身而出,將韓言攔在身後。

他曾經發過毒誓,要誓死守護救下他性命的韓言。

可以說如果沒有韓言將他帶到這裡,他在外面會被當成臭老鼠一樣遭人嫌棄。

是韓言重新給了他尊嚴,給了他第二種生活!

讓人將火藥狂魔等人帶走後,林羅雀只是撇了一眼,淡淡說道。

「你,保不住他的。」

下一刻,小黑也是突然失去了意識,身體重重的倒了下去,不知死活。

「我與閣下無冤無仇,閣下為何如此待我?」

探得小黑仍有呼吸,韓言知道這個女人也並不是真的想亂來。

「我們很需要你的幫助。」

「跟我們走一趟你就什麼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