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末世:我有一間仙學院
穿越末世:我有一間仙學院 連載中

穿越末世:我有一間仙學院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喬喬有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喬有禮 現代言情 白湘湘

這是一本集末世+爽文+修仙+基建等元素在一起的休閑娛樂型小說
文案:別人熬夜禿頭,白湘湘熬夜穿越
穿就穿吧,怎麼別人都是公子小姐,奴僕成群的,就她孤零零地面臨一堵斑駁殘缺的圍牆?並且城牆外面還有搖搖晃晃隨時準備撲上來的喪屍?! 後來,修仙學院拔地而起,末世裏面多了許多不正常的現象
一名7歲普通女童大戰4階異能喪屍,竟然使出了金木水火土五行能力!大獲全勝! 一名冷酷男生戰鬥時候大咳一聲,隊友當即四散,隨後只見他向敵方扔去一瓶咕嚕咕嚕冒着泡的綠色藥水,玻璃瓶破碎,敵人和部分隊友全全昏迷! 剩下的隊友:瑟瑟發抖ing展開

《穿越末世:我有一間仙學院》章節試讀:

第七章:劉校的理論


白湘湘看着桌上漸漸堆起小山的晶核,神色中無不透露出震驚!

「這也太多了吧?!」

所以劉校是進了啥喪屍窩啊?該不會是附近喪屍的大本營吧?

「這麼多喪屍,你……你都打得過啊?」

見白湘湘滿臉的求知慾,劉校也不藏着掖着,大大方方地表示自己其實也是鑽了系統的空子。

「咳咳,其、其實也不算都是我的功勞。」

白湘湘挑了挑眉,安靜地聽劉校靦腆地講完了全過程。

全來他們教師來到新世界都會擁有三個小時的豁免權。在這三個小時里,他們不會受傷,無懼刀槍以及喪屍的攻勢,只需要簡簡單單地穩定輸出,便能夠收割掉大部分喪屍的人頭。

所以,這還真是機緣巧合了?

白湘湘想着,大致是系統不做人把新教師投放到了喪屍窩,然後新教師仗着自己擁有的初始權限,也毫不做人地將喪屍窩的喪屍一網打盡,不留情面。

果然啊,不愧是從系統商城裡出來的人,這狠絕程度跟系統一模一樣!

既然如此,白湘湘表示:「那這些晶核我便收下一部分吧,其餘的你也可以將其兌換成積分,再存到自己卡上。」

雖然教師每月會獲得學校發放的工資,但是錢越多越好嘛,誰會嫌棄自己能買的東西呢?

「好的校長!」劉校也爽快的答應下來。

次日,天剛蒙蒙亮,早已適應末世生活的三人組早早地醒來了。

他們剛一起身,就發現了自己桌子上突然多出的很多東西。

作為新入的學生,方謹溪和陳鵬自然比沈瀾多出了一份新生套件,除了這些之外,他們三個還每人得了一個黑色手錶。

手錶旁邊還附有紙條,上面寫着:此表為校內學生每人必備的學生手錶,佩戴即可認主。

「好東西啊,以後就方便我們看時間了。」

方謹溪笑着說,率先拿起一塊手錶戴到自己手上。

手錶剛一戴上,上面便流光一閃,屏幕自動亮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道冷酷的電子音也在宿舍里響起。

【滴——

身份綁定成功,首次刷新學生信息】

【學生:方謹溪

性別:男

年齡:24歲

入學時間:末世2年9月2日入學

……】

基本信息刷新確認之後,手錶便回歸平靜。

可待方謹溪再去看屏幕時,很明顯的就察覺出了這手錶的重要意義。

表的屏幕可以虛空投影,除了能顯現學生的個人信息和時間之外,還有記錄學分檔案、實時通訊交流以及支付的功能。

可以說是妥妥的一表多用了。

「尊敬的方謹溪男士,今天的第一節課將在鉤深樓101教室進行哦,上課開始時間為8:20,請您及您的夥伴勿要忘記。

對了,友情提示:現在離上課還有2小時35分鐘,您擁有充足的時間進行準備。」

與之前冷酷的電子音不同,這次提醒用的是較為歡快的甜妹音,聽起來的感覺與之前格外不同。

沈瀾喝了口水,「還有很久。」說完便將自己的那塊手錶給佩戴上。

同樣的,之前聽到的電子音再次出現,這下他們都明白了基本流程。待到這一點熟悉之後,又在統一的手錶管家「小曦」的建議下,完整地看完了手錶的使用方法。

研究手錶用了他們不少時間,等到研究透徹之後,三人組的肚子都已經咕咕叫起來。

「走,去食堂!」

八點二十,101教室。

沈瀾三人規矩地坐在教室第一排,聽着記憶中陌生又熟悉的上課鈴聲響起。

隨着最後一串鈴聲的結束,一個穿着淡青色長袍的年輕男子踏入教室。

只見他面對下面的三人微微笑了笑,隨後開始介紹自己。

「大家好,我叫劉校,是你們這學期的主講老師。」

「那在我們這節課正式開始之前呢,我想先問你們一個問題。」

「在你們看來,什麼是『仙』?什麼是『道』?又何為求仙問道?」

一連三個問題,讓下面三個原本期待的人一懵。

隨後各自陷入思考。

一分鐘之後,陳鵬率先舉手:「老師,我認為『仙』就是不會老去又慈悲為懷,普度天下的人。」

劉校搖着頭,笑着說道:「你說的那是佛吧,只有佛家才滿口大慈大悲。」

「但世間又有言——佛度只有緣人,所以這出家人以慈悲為懷啊,真實度委實讓人質疑。再者,所謂『出家人不打誑語』『出家人以慈悲為懷』皆出自佛家之口,你們不覺得這就像一個壞人一直申明自己是好人一樣嗎?」

聽了劉校這番言論,劉鵬橫着脖子,完全不服氣:「這只是您一家之言!」

劉校覺得好笑,「一個人如果真的善良,那麼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標榜自己善良的。」

「人的行為可以看出他的品性,佛也一樣。只說不做,誰信?」

「再想。」

陳鵬的話打回,只得悶悶不樂的抓耳撓腮。

這時方謹溪開口:「老師,這個應該是主觀題,沒有固定答案吧?」

劉校聞言,反問他:「這怎麼能算主觀題呢?」

「你們求財,會專門拜**;想要孩子,又會專拜送子觀音。那你們求仙問道,所求所問自然屬於一派,左右不過是分支略有差異而已,又何來主觀題一說?」

「那老師,您可以直接宣布答案嗎?我們確實不知道啊!」

陳鵬抓着頭髮痛苦道。

劉校笑了笑,應了他們的要求。

「其實是你們想多了,所謂仙呢,只不過是個名詞而已,任何人只要踏入了仙途,凡人都可稱之為仙。所以這裡的仙沒有情感含義,代表的只是仙人的修為境界而已。」

「就這麼簡單?」

劉校點頭,「就這麼簡單。」

「那……道呢?」

「道啊,這個就比仙要複雜多了。你們聽我慢慢道來……求仙問道求仙問道,為何仙在前,道在後?」

「這不就正好說明入道比求仙要難嗎?」

「一個人如果想要修仙,那麼他只需要具備最基本的修仙條件便可以。但若一個人想要問道,那可得花費個半輩子來思考自己適合什麼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