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廢土崛起:我有一棵技能樹
廢土崛起:我有一棵技能樹 連載中

廢土崛起:我有一棵技能樹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今天又是星期幾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今天又是星期幾 奇幻玄幻 楊長青

穿越到廢土世界
上等人生活在避難壁壘之中
下等人生活在避難壁壘之外
壁壘當中繁華如同舊時代的城市
壁壘之外的荒原之上猛獸和畸變者橫行
楊長青生於荒原之上,還好,穿越的時候帶了金手指技能樹
只要技能樹充滿能量,楊長青就能夠得一種超凡能力! 當楊長青的技能樹長成參天大樹的時候
無論是帝王級別的變異野獸,還是全身畸變的先驅者,又或是打破的十重枷鎖的新人類之王,都將匍匐在他的腳下!展開

《廢土崛起:我有一棵技能樹》章節試讀:

第4章 安定


周浩明從兜里掏出煙盒想點一根煙。

發現煙沒了。

「誰有煙?借我一根?」

「我有!」

旁邊一個小個子的預備護衛急忙從口袋中掏出一根皺巴巴的煙。

周浩明嫌棄的看了一眼,但還是接了過去。

掏出打火機,點燃。

緩緩的吸了一口。

悶了許久才從鼻子中吐出。

「咋有一股臭味?」

「放多久了?」

周浩明皺了皺眉。

「一個,一個月了。」

小個子有些緊張的說道,「一直捨不得吸。」

周浩明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直接將手中的煙丟到地上狠狠踩了兩腳。

「下次,再給老子遞這種煙,老子讓你一個月下不了床!」

「是,是,是是……」

小個子欲哭無淚,結巴着應道。

「好了,我來跟你說說一些事情吧……」

周浩明擺了擺手,對楊長青說道。

周圍幾個正在訓練的預備護衛聽到,都急忙湊了過來,一個個側着耳朵。

「又偷懶!」

「你們不是聽過了嗎!」

「滾滾滾,一個個都給我訓練去!」

「三年內不轉正,你們就得滾出這裡!」

周浩明抬起腳,對着幾人就是一頓踹。

其他人紛紛叫哭嚎着散開,只留下楊長青在原地。

「我要說什麼呢來着?」

「誒,我剛剛還記得的!」

周浩明撓了撓頭,來回踱步,過了好一陣,才想了起來。

「哦,我是要和你說訓練的事情來着!」

周浩明長嘆了一口氣,「人老了,記性越來越不行了。」

「你知道,我們為什麼要訓練嗎?」

「是為了力氣更大,速度更快!為了學會運用更多的古武招式!」

周浩明自問自答。

楊長青點了點頭!

自從剛剛看到周浩明一拳把木樁打碎。

他就對這個訓練充滿了期待。

尤其是周浩明口中的古武!

這個世界的古武,絕對要比他上輩子那種傳統武術強的多!

上輩子那種傳統武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斷代失傳的原因,完全淪為了花架子,被散打,泰拳,空手道等外國傳來的功夫欺負的不成樣子。

「但是,不僅僅是如此。」

「我們訓練,可不僅僅是為了力氣更大!」

「也不是為了掌握古武招式。」

「這些,都是次要的!」

周浩明在院子當中來回踱步,沉默許久之後,才說道,「我們訓練,最重要最重要最重要的目的是,挖掘身體潛能,打破身體枷鎖!」

「不打破枷鎖,你的速度再快,力量再大,都在那個限度之內。」

「那種程度,打死普通人容易,但是想要打死野獸和畸變者,很難!」

周浩明的聲音逐漸嚴肅。

聽得楊長青一愣一愣的。

「挖掘身體潛能,打破身體枷鎖……」

楊長青口中呢喃着,覺得大受震撼,這都是他從沒有接觸過的領域。

「一個普通人,即使掌握了100種古武,也打不過一個打破了枷鎖的人。」

「而且,就算是古武,同樣只有在打破枷鎖的人類手中,才能發揮出最強大的力量!」

楊長青回過神來。

「感謝周隊教導!周隊真是知識淵博,見多識廣!若不是周隊,長青怕是到死都了解不到這些事情!」

楊長青悄悄拍了個馬屁。

周浩明露出微笑,顯然楊長青的馬屁讓他十分受用!

「我剛剛,能夠一拳擊碎木樁,不僅僅是因為我力氣大,也不是因為我掌握的古武多,而是因為我打破了手臂部分的枷鎖!」

「我的這隻手臂,比鋼鐵還要堅硬!」

周浩明指着自己的右手,略有些得意的說道。

「所以,努力訓練吧,把身體榨乾,讓身體恢復,再把身體榨乾!」

「讓自己的力氣變的更大!讓自己的速度變的更快!」

「總有一天,你也有機會打破身體枷鎖!」

周浩明擺了擺手,喚過來一個面無表情的高大青年。

「李柱,你負責帶着楊長青訓練,每天務必完成任務,不完成任務,不給飯吃。」

「好……」

那青年應了一聲。

楊長青快速看了那個青年兩眼。

這青年的手臂,比周圍的人都要粗很多。

楊長青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比較了一下。

對方比他的兩倍還要大………

「新來的,我叫李柱,你可以叫我大柱哥,是最早一批進入這個院子的,我先帶你過一遍訓練內容的第一部分。」

「好!」

楊長青點了點頭,心中躍躍欲試。

「訓練內容第一部分。」

「練力!」

「今天你剛來,先跟我練肱二頭肌,來,我們做俯卧撐!」

楊長青愣了一下,做俯卧撐?

訓練內容就是俯卧撐?

楊長青頓時覺得這個大柱哥不靠譜。

「別小看俯卧撐,即使是做俯卧撐,也是有很多講究的!」

李柱認真的說道,他趴在地上,然後擺出做俯卧撐的姿勢。

「雙手稍微比肩膀寬,雙腳併攏,腰腹部收緊。」

「然後,肘部彎曲,讓重心下降到腹部接近地面一厘米左右的位置,停下。」

「再使用肌肉力量,將身體快速推起!」

「整個過程,要一氣呵成!停頓不能超過一秒!」

李柱一邊做着俯卧撐一邊說道。

「……」

楊長青表示很無語。

俯卧撐再怎麼標準,不還是俯卧撐。

剛剛進院子的時候,看到一些人在做俯卧撐,他還以為那些人不過是在做着玩,沒想到,那也是訓練內容之一。

「快點,跟着做!」

「每天要做5000個俯卧撐,不做完不能吃飯的!」

李柱做俯卧撐的速度越來越快。

身體上上下下。

轉眼就做了100多個,但是姿勢卻是一點都沒有變形!

而且,他的呼吸,似乎還有一種說不清的特別韻律。

楊長青這時才隱隱有種感覺,這俯卧撐,可能真的有些不簡單。

「大柱哥,這麼練,真的有效果嗎?」

他問道。

「當然有效果,最重要的是不能夠半途而廢!」

「一旦有一天堅持不下去,差不多就等於前功盡棄了。」

李柱站起身,拍了拍手,回答道。

「先練力氣,接着練速度,再練習反應,然後練習抗揍,最後才是練習古武。」

「等你能夠將力量練習到身體極限,就能夠開始練習速度了。」

「身體力量極限?」

「那得是多少,總得有個具體數據劃分吧?」

「我怎麼才知道,自己有沒有到達極限?」

楊長青仔細問。

「這個問題,沒人能夠給出確切答案。」

「因為每個人的身體天賦各有不同,身體極限自然也是存在差異。」

「雄獅和土狗的極限不可一概而論。」

「不過,大家畢竟都是人類,雖然天賦不同,不能得出每個人的確切結果,但是還是有一個均值。」

「這個均值就是,457.5公斤。」

「那個石頭的重量,剛好就是457.5公斤,你自己以後可以用它測試力量,只要你能夠抱起來那塊石頭,說明你的力量已經達到極限了。」

李柱指着院子**的巨大石頭說道。

「了解了。」

楊長青點了點頭。

「我現在可以可以去試試那塊石頭嗎?」

「當然可以。」

李柱臉上依然是面無表情,絲毫沒有嘲諷楊長青不自量力的意思。

楊長青二話不說,走上前,抱住那塊石頭。

用力。

石頭紋絲不動。

雖然在意料之中,但楊長青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之後,楊長青跟着李柱練俯卧撐。

一旦有任何不標準的地方,李柱就會立刻讓楊長青重做。

一個白天的時間一晃而過。

轉眼便是日落黃昏。

當五千個俯卧撐全部做完的時候,楊長青躺在地上。

他覺得整個身體都已經不屬於自己了。

一想到明天還要繼續做5000個,楊長青竟然莫名閃過一絲畏懼,放棄的念頭猛然在他心頭升起。

但是,下一刻,他就將這個不該有的念頭壓了下去。

轉頭看向李柱,李柱只用了一個上午,就已經完成了力量訓練以及另外幾個訓練,此時他正在練習古武。

「大柱哥,沒力氣了,整個身體,又酸又痛,明天怎麼辦。」

楊長青朝着不遠處的李柱抱怨。

一天時間的相處,楊長青也大概摸清了這位大柱哥的性格。

雖然平時總是擺出一副面無表情,生人勿近的模樣,但是實際上卻是一個面冷心熱的人。

「放心好了。」

「待會兒洗個澡,吃頓晚飯,身體就恢復了。」

聽到楊長青的抱怨。

李柱一邊繼續練着自己的古武,一邊淡淡的說道。

話音剛落。

訓練院子側邊的門突然打開了。

側院當中走出來一個四五十歲的大媽。

她穿着粗布麻衣,手裡揮舞一條已經發霉的毛巾,大聲呼喊,「完成訓練的!過來洗澡吃飯!」

楊長青跟着李柱,混在人群當中,去了側院。

側院有兩個籃球場那麼大,一邊是澡堂,一邊是食堂。

楊長青在大媽的帶領下,去了澡堂。

澡堂有大木桶,是用來泡澡用的。

但是只有十個,得排隊。

每個人固定使用時間5分鐘。

輪到楊長青的時候,他不禁嚇了一跳。

桶裏面,是殷紅的鮮血!

看到楊長青這副表情,旁邊的幾個漢子都是笑了笑。

一個漢子說道,「小子,新來的吧?」

楊長青點了點頭。

「這血可不是普通血,這可是強大猛獸的血混合著珍貴藥材混合而成的,大有用處,你進去泡泡就知道了,到時候只怕你不想出來。」

那個漢子嘿嘿笑道,一邊說著,一邊脫衣服。

直到剩下一條底褲,才縱身一躍跳進大木桶當中,桶裏面的血濺了一地。

澡堂外面的大媽聽到動靜。

直接衝到門口,叉着腰,眼睛瞪的像銅鈴。

「剛剛又是哪個天殺的跳着進去的!」

「知不知道這些獸血都是無比珍貴的東西!」

「把你們賣了都買不起!」

剛剛那個跳進去的漢子,唯唯諾諾,將頭縮進桶裏面不敢說話。

有前車之鑒,楊長青自然不敢學那個漢子。

脫了衣服之後,乖乖的爬進木桶當中。

桶里的血是溫熱的。

當楊長青的身體徹底沒入其中。

頓時,一陣痒痒的感覺傳來,像是有無數只螞蟻在身上爬。

更加神奇的是,一天訓練所導致的酸痛感和無力,竟然在慢慢消失!

更讓楊長青驚喜的是,他心口的小樹,又多了兩粒金光!

楊長青心中頓時有了猜測,這世界的生物,經歷了災變之後,同樣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有一部分,甚至能夠當成效果卓絕的藥材使用!

不過楊長青心頭有了更多的擔憂。

憑什麼?

無論是這血還是桶底的藥材,顯然都不是什麼能夠輕易獲得的東西。

這一桶藥材,可能是集鎮上一個中等收入的家庭一年的支出!

憑什麼,這個預備護衛隊的人能夠有這麼好的待遇?

楊長青想不通。

只能將這件事暫時壓在心底。

泡完澡之後,楊長青又去食堂吃了晚飯。

晚飯四菜一湯,每個人二兩五花肉。

最大的好處就是飯可以無限加。

也正是因為這個好處,這預備護衛隊才能有這麼大規模,不然一般人真不願意來吃這個苦。

楊長青幹了十碗飯,直到胃實在是撐不下了才才停了下來。

看到胸口技能樹的金色光點越來越多,楊長青握了握拳頭。

從這天開始。

楊長青每天跟着李柱訓練。

每周末休息一天。

這一天,楊長青便去給那些傭兵小隊做爆竹。

順便打探父母和大哥的消息。

在預備護衛隊不愁吃不愁喝,老黃和咕咕又能夠自己出去覓食。

這段時間來讓楊長青攢下了不少錢。

老黃每天都會獨自回廢棄村子那邊一趟,看看那邊有沒有大哥楊長順和楊長青父母的消息。

老黃現在更加強壯了,衝起來了實力不遜色一些強大野獸,所以周雄幾人不敢拿他怎麼樣,頂多會點火嚇嚇他。

牛怕火,這是天生的,楊長青也沒有好辦法。

老母雞咕咕每天除了覓食就是窩在雞窩當中下蛋。

這些蛋楊長青當然也沒有浪費。

一部分拿去黃沙廣場賣。

一部分拿去送給院子裏面的幾個朋友打點關係。

一部分自己吃掉。

現在生活還算是安頓穩定,但是楊長青決心一心一意埋頭苦練。

他明白居安思危這個道理。

而且三個親人還沒找到。

雖然理智告訴他三人可能已經不在人世。

但是楊長青心中始終堅持着一個念頭: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至於周雄趙瑞張洋那三個人。

現在楊長青還沒有十足的把握。

不過問題不大,來日方長。

他們一定會死的。

日子一天天過去。

楊長青跟着李柱一天天苦練。

每天公雞打鳴就出發。

直到月落烏啼才歸家。

訓練的時候勤勤懇懇,每個動作都儘力標準。

預備護衛隊那邊的伙食從來斷過少過。

在楊長青日復一日的狼吞虎咽之下。

他心口的技能樹,光點已經越來越多,還差一半,光點就能夠完全點亮技能樹。

為了避免引人注目,楊長青專程用木炭那片胸口都塗黑了。

每天泡澡的時候也盡量不脫裏面那件短袖。

大量的鍛煉,大量的食物。

隨着時間一天天過去。

楊長青的身體肉眼可見的變壯實了。

他胸口的技能樹。

光點已經十分接近充滿,但是依然不足以讓技能樹長出下一根枝椏。

楊長青親自回過一趟廢棄村子那邊的家。

周雄三人看到楊長青現在的身板之後,也不敢來招惹楊長青了。

頂多是遠遠看兩眼,然後嘀咕幾句。

只是。

沒多久之後。

廢棄村子那邊的家,被人放了一把火燒掉了。

只剩下一些殘桓斷壁。

四眼狗老黑告訴楊長青。

它親眼看到,周雄三人將點燃的火把丟到楊長青舊家的茅草屋上面。

……

時間一晃而過。

轉眼就是三個月過去了。

和往常一樣。

天才剛剛有些亮色。

楊長青就已經來到了大院的門口。

敲門之後。

粗布麻衣的大媽一邊打着哈欠一邊把門打開。

「楊小子,我沒開門就知道是你。」

「你就不能晚點來,讓我這把老骨頭多休息一陣子嗎?」

楊長青撓了撓頭。

從風衣下面拿出一個黑色袋子遞給大媽。

「王阿姨,這是家裡母雞這幾天下的蛋。」

「新鮮着,你拿去給你孫兒補補身子。」

王大媽接過袋子。

滿意的點了點頭,「還是你小子會做事!」

來到大院當中。

走到石頭前面。

楊長青雙手抱住那塊石頭,集中全身肌肉力量。

這段時間,他練習的力量,除了手臂之外。

還有腰部力量,腿部力量,臀部力量。

幾乎全身發力所用到的肌肉,楊長青已經在李柱的指導之下練習過了!

楊長青臉色漲紅,全身肌肉高高鼓起。

抓住巨石的手臂更是青筋暴起。

但是他身前的那塊石頭還是紋絲不動。

「還是沒辦法!」

楊長青放開了石頭,長嘆了一口氣。

他總感覺就差那麼一口氣,就差那麼臨門一腳。

但是那一口氣就是呼不出來。

那臨門一腳就是邁不出去。

沒多久。

院子當中的其他預備護衛同樣是過來訓練了。

李柱又跟他說了兩句大力要領之後,就去指導其他新來的預備護衛了。

這段時間,又新來了幾個人。

雖然依然沒有能夠達到極限。

但是這種一天天變強的感覺讓自己特別充實。

「長青,最近怎麼樣,達到力量極限沒有?」

左邊的空地上。

莫決雨將身上的外套脫掉,露出裏面黑色的訓練服。

然後走到院子中間。

輕鬆抱起那個楊長青死活抱不起來黑色石頭。

這幾個月。

除了李柱,就是莫決雨和他走的最近。

一開始莫決雨是因為楊長青每天第一個來訓練注意到他。

後來經過幾次接觸之後,莫決雨發現楊長青竟然有製作鞭炮爆竹的本事。

當即起了打好關係的心思。

因為他家裡人組建了一個傭兵小隊,十分需要鞭炮爆竹這種玩意。

這樣一來二去做了兩次交易。

兩人的關係就近了起來。

「還是不行,我練習的還是太少了。」

楊長青搖了搖頭。

伸展了一下身體之後。

半蹲下來。

準備開始今天的扎馬步。

「確實練得的少,雖然你確實勤奮,但是成為預備護衛的時間太短了。」

「不過,這種事情,也急不來。」

「今天下午,黃沙廣場,聽說壁壘當中又會來人,據說會帶來不少好東西。我打算去看看,要不要一起去?」

莫決雨對待訓練的態度和楊長青完全不同。

他一完成每天的訓練任務。

就會去集鎮當中找樂子。

集鎮當中要是出現什麼有趣的事,比如趕集,歌會之類的事情。

他必定會到大院當中大肆宣揚。

然後約上三五個好友去好好耍一番。

直到日落黃昏準備泡澡吃飯了才趕回來。

但是楊長青和莫決雨完全不同。

他的白天只有訓練。

任務完成了,就加練。

他和莫決雨不同,莫決雨有着一個相對富裕的家庭給他做後盾。

他沒有。

他家裡只有一個租來的房子,一頭老黃牛,一隻老母雞。

「我就不去了,阿雨哥。」

「那天,我請你幫我打聽的那件事,怎麼樣了。」

覺得姿勢有些不對。

楊長青直起身來,準備調整一下再繼續。

「你說疾風傭兵小隊?」

「這個啊,我打聽到了。」

「前些日子,這疾風傭兵小隊,被一個來自壁壘的傭兵團堵在門口。」

「好像是說,請他們幫忙獵殺一頭強大的變異野獸。」

講到這裡,莫決雨禁不住搖了搖頭,「說好聽點是請,其實就是**裸的威脅。」

莫決雨家畢竟是能夠組建傭兵小隊的。

在黃沙集鎮當中也算是小有名氣。

至少完全不是楊長青大哥楊長順所在的疾風小隊能比的。

再加上莫決雨本人也是貪玩,每天都去各種好玩的地方。

所以只要是集鎮當中的消息,莫決雨都能夠了解到一些。

「不過,你打聽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傭兵小隊幹什麼?」

「怎麼,你有親人在裏面?」

莫決雨瞥了一眼楊長青。

「那你得節哀順變了,這麼久沒消息,很大可能已經喪命荒原了。」

楊長青面無表情,點了點頭。

然後沉聲問道,「還有一件事,阿雨哥知道,堵住疾風小隊的那個傭兵團的消息嗎?」

「這個啊,倒是有所耳聞。」

「那個傭兵團,似乎是叫什麼岩石巨人傭兵團,即使是在壁壘當中也算是小有名氣,最近好像是在荒原當中獵殺一頭變異雄獅。」

「雖然那頭雄獅已經步入暮年,但是畢竟是一頭變異野獸。」

「岩石巨人好像是犧牲了不少成員,但還是沒能解決那頭雄獅。」

「只不過,你打聽岩石巨人傭兵團幹什麼?怎麼,你不會是想去搞他們吧?」

砰的一聲。

莫決雨放下石頭,瞪大眼睛看着楊長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