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到農家後,帶領全村暴富
穿到農家後,帶領全村暴富 連載中

穿到農家後,帶領全村暴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荼度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安風兒 林青落

【鬼靈精怪小廚娘x沉默腹黑狀元郎】 養成型,女主慢慢長大,預計百萬字完結 時代地點架空,文中有關植物生長條件虛構,請勿較真 ————————————————————— 安風兒以為自己會在手術台上醒來,沒想到一睜眼竟然成了一個還在子宮裡的胎兒!人生第一次體驗「被生下來」,發現這家裡啥也沒有窮得一塌糊塗,幸好村子裏互幫互助過得祥和,安風兒決定用上輩子的記憶和精湛的廚藝,帶着整個村子一起「脫貧」,走向致富的明天;最主要的是,村裡還有一個看樣子就是個大帥哥的小娃娃,這不得趁他現在還小的時候趕緊拿下?! (兩人成親後的某天) 林青落(笑):「聽說夫人今日在酒家,與他人暢聊非常,是因為同他們一起罵了皇上新封的狀元郎?」 安風兒:「(心虛)這不是為了融進他們的團體里嘛!」 林青落將她逼至牆角,呼吸熾熱:「那夫人倒是說說,你夫君我何時欺負過……良家婦女?」 嗚嗚,他小時候明明不是這樣的!展開

《穿到農家後,帶領全村暴富》章節試讀:

第四章 真想快點兒長大


畢竟才三歲,安風兒很快就困了,再一覺起來,看樣子已經快到申時了。

「醒了就走吧!」六歲的小男生酷酷拽拽的。

安風兒捏着被子在床上愣神,這才想起自己和林氏聊着天就睡著了,但是她們是在院外聊的天,她是怎麼到床上的?林氏眼睛看不到不可能是她,那也就是說……

安風兒突然心情大好,連忙穿鞋下地,自然熟地挽住了林青落的小胳膊,不顧他身子僵硬,笑意盈盈地拽着他往外走去。

「哇,還有這麼多啊!」安風兒看到遍地都是生薑的莖葉,也是大吃一驚。

她還以為被大家都挖光了呢,但是仔細想想也對,畢竟大家都普遍貧困,能吃得起肉的日子屈指可數。

「我們加油!今天下午把這兩筐都收滿!」安風兒從林青落身上扒拉下一個竹筐,幹勁滿滿地說道。

說來這裡真是神奇,根本就不需要前世那些生長環境,她之前還隱約看見附近有枸杞啊,辣椒啊之類的植物,難道這就是她沒有喝孟婆湯的福利?

先不想那麼多,兩人趁着此時日頭不曬,各自在一塊地上苦幹了起來。

安風兒高估了自己尚且只有三歲的身體,只挖了不到兩盞茶的功夫,她就已經感覺到累了。

看了看筐里只擺了十幾個生薑,安風兒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下,咬咬牙又跪着繼續干。

就這樣,干一會兒歇一下,大半個時辰後,趕在太陽落山前,兩人終於挖滿了兩竹筐的生薑。

林青落一言不發地看着臉上身上泥濘不堪的小娃娃,沉默片刻,從懷裡掏出了一副乾淨的手帕遞給了她。

「擦擦,髒的不行。」男孩的聲音里滿是嫌棄。

安風兒聽話地接過了手帕,仔細端詳了一下,上面只綉了一節竹子,看起來素凈又精巧,她知道,這是林氏之前縫製的。

「呀,擦不幹凈,」安風兒看着自己仍然沾滿泥土的小手,以及變得臟污了的手帕,驚呼道。

不等林青落開口,安風兒的眼珠狡黠地一轉,緊緊地盯着他道:「青落哥哥,你帶我去河邊洗一下吧!」

她還不知道自己這一世長什麼模樣呢!爹娘總是不帶她去河邊,擔心她出事。

「不行。」林青落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可是不去河邊洗不幹凈,去村子裏打水也不方便,」安風兒使出了三歲幼兒的特權——撒嬌耍賴,「我保證,就在最淺的地方擦一擦就好,你看着我。」

「……」林青落認命般帶着她來到了河邊。

安風兒悄悄探了點兒頭,在水波蕩漾中看清了自己的容貌。

三歲的小娃娃臉上肉嘟嘟的,眼睛圓圓的,瞳仁滴溜溜地轉着,看樣子無比機靈,小鼻子挺翹精緻,嫣紅的小嘴邊有兩個深深的梨渦。

呀!她長得也太好看了吧!

安風兒忍不住自戀了起來。

「快洗。」輕飄飄的聲音來自她的身後,安風兒這才認真地擦拭着身上的泥污,然後又瞥了水中的自己一眼,滿意地來到了林青落的身邊,將洗凈的帕子還給了他。

林青落背上一個竹筐,前胸也「背着」一個,安風兒跟在他的身邊,不吵不鬧地走着。

到底是勞累過度,她的眼皮好沉重,就在她要昏倒在路上的時候,一隻小手握住了她的。

安風兒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見林青落慌張的樣子,忍不住笑了,這才驅散了點兒睡意,任由林青落將她牽回了林家。

剛踏進林家的院子,她的小身子猛地往下一跪就睡過去了。

這一覺她睡得很深很沉,在絮絮叨叨的話語中她逐漸清醒,但是捨不得睜眼,直到感覺自己的小身子在顛簸,她才清醒過來。

睜開眼,她發現自己在一個人的背上,這下可把她徹底嚇醒了。

乖乖,不會是有人看她長得精緻,把她拐走了吧!

「爹!娘!」安風兒當機立斷,放聲大叫。

「喲,風兒做噩夢啦?」背她的「人販子」關切地問道,安風兒這才發現這可不正是自家爹爹嗎?

「嘿嘿。」安風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安心地趴回了安忠的背上,抱住了他的脖子。

「風兒今天好厲害啊!和青落小子挖了這麼多生薑!」安忠對自家閨女給予了褒獎。

「那當然!」她得意極了。

「但是,風兒還小,盡量不要去河邊哦!」安忠嚴肅地說道,安全問題必須要重視。

安風兒一聽,心裏直罵林青落,他肯定和爹爹告狀了!

但是自家爹爹還是要討好一下的,「爹爹,看娘長得這麼好看,我也想看看我的樣子。」

「你才多大呀就開始愛美啦?」安忠忍俊不禁。

「爹!」安風兒羞惱地喚了一聲。

「好,」安忠也笑了,「爹不告訴你娘,但是下不為例。」

「爹最好了!」安風兒將臉湊到了安忠的右臉,「吧唧」一口就親了上去。

安忠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

「對了爹,」安風兒突然想起一件事,「林嬸兒沒有把生薑下水吧?」

畢竟沒有那麼快拿去賣,最好還是不要清洗比較好。

「沒有,你林嬸兒等着聽你的指示,啥都不敢動。」

「太好了!」安風兒鬆了一口氣。

到家時,黎梅已經將飯菜布好了,飢腸轆轆的三人狼吞虎咽着。

吃完飯,安風兒又困了,沒辦法,小孩子的身體嘛!但是,她真的好想要快點長大啊!總是干一點兒活就累,這樣怎麼行呢?

黎梅看着閨女昏迷似地爬上了床,小鞋也沒脫就睡了,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她取來濕帕子給女兒擦拭身子,卻在掀起她的小褲子時,淚意上涌,心裏一陣酸澀。

女兒藕段似的小腿上,此刻滿是被石子刮傷了痕迹,看樣子,今天在泥地里幹活干狠了。

她抹了抹眼淚,輕輕地為女兒蓋上了小被,一言不發地走了出去。

「相公,」看見打水回來了的安忠,她忍不住哽咽起來。

「怎麼了小梅?出什麼事了?」安忠被她嚇了一跳。

「不是,」黎梅搖了搖頭,「剛剛我給風兒擦身子,看見了她腿上滿是泥濘,這丫頭才三歲啊!」

安忠一聽,也陷入了沉默,「咱閨女懂事。」

「她……太乖了。」黎梅泣不成聲,安忠急忙將她摟入懷裡。

「咱倆苦一點兒,爭取早點兒把地里的活幹完,我覺得咱風兒得神明庇佑,還真有可能將那生薑賣得好。」安忠安慰妻子道。

「嗯。」黎梅抹了抹眼淚,安靜地靠在了安忠的懷裡。

睡着的安風兒,只是流着口水笑得一臉呆傻,正愉快地和周公約會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