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誰溫暖了你的倒計時光
誰溫暖了你的倒計時光 連載中

誰溫暖了你的倒計時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仲夏葉之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喬詩語 夏宇航 都市小說

27歲的夏宇航,整天不務正業,喜歡研究玄學,什麼紫薇斗數,星座血型,生肖八字,生命密碼,塔羅牌,奇門遁甲…… 他明知,給人占卜算命會五弊三缺,卻還是沉迷其中
直到有一天,神奇的倒計時開關開啟,他被告知只剩下最後一周的生命,他將何去何從? 如果有一天,你被告知自己只剩下7天的生命,你又會如何度過呢?展開

《誰溫暖了你的倒計時光》章節試讀:

第8章 命運,搖晃的鐘擺


不知不覺,夏宇航睡著了,睡夢中又夢見了父親,一群人在圓桌上吃飯喝酒,觥籌交錯,推杯換盞……

這時有一個人,轉到拐角處給一杯茶里,倒入了一些粉末狀的東西,攪拌後端給了父親,父親正準備喝……

「爸,別喝!別喝!」夏宇航叫出了聲音,一下子醒了!

原來他等着等着,在沙發上睡著了。

看了一眼時鐘:「04:20」,又趕緊拿起手機,大姨還是沒有一點兒消息。

如果大姨還不回來怎麼辦?留下吧,萬一該死的倒計時歸零,豈不是要讓媽媽再次遭受悲痛欲絕的打擊?

「人真是不知滿足的動物」,夏宇航心想,「看不見倒計時的時候,千方百計的想知道;真正看到了,又害怕看到,難以接受;現在看不到了,沒想到比看到還倍受折磨。看得到,起碼可以死個明明白白,也好過現在的各種猜測。」

想到這裡,夏宇航最終還是決定離開。

他給大姨寫了一封信,他不知道要和大姨如何解釋這件讓常人覺得匪夷所思,卻真實發生在他身上的怪事兒。

寫好信,他把信放回到三樓他房間的第一層抽屜,和給她媽媽的信放在一起。

接着,他給大姨發了一條短訊:「大姨,聯繫不上您,但求您一切安好。我有急事必須返回嵩城一趟,我給您和我媽各留了封信,在我睡的房間書桌的第一層抽屜里。您看完給您的信之後,再決定什麼時間把給我媽的信轉交給她!我媽就拜託您了……」

然後,他拿了一身換洗衣服,一件藍色外套,裝進背包里,下樓去給媽媽做早飯。

給媽媽熬好粥,已經是清晨六點十分。夏宇航給媽媽留了個字條,背上背包,趕路回嵩城。

候車大廳里,夏宇航覺得有點餓,於是從包里拿出一袋即食麵,開始干嚼。這面還是最後離開家時,從廚房拿的,還有家的味道。

提到家,夏宇航鼻子一酸,兩行熱淚順着眼角就涌了出來。隨着爸爸離世,他失去了家,也沒了經濟來源,若非大姨收留,他和媽媽也許正流落街頭,或者蝸居在一個出租屋內……

之前,他覺得自己活的很痛苦,爸爸就知道工作和給錢,媽媽也只會照顧他的身體健康,以為吃飽喝足就是一切,根本不顧及他的感受和精神需要。

現在才醒悟,之前他所擁有的生活,是多麼的美好!他懷念爸爸在世時,有人遮風擋雨的日子!只可惜,這樣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坐在返回嵩城的火車上,望着窗外倒退的樹木,他多希望時光也可以跟着倒流,回到當初父親在世時的生活!

此刻,李敏英正呼喚夏宇航,無人應答,她慌忙上三樓,見兒子不在卧室,卻一眼看到了放在房間牆角的行李箱,心裏稍許放心了一些……

她又來到一樓,看見餐桌上宇航留的字條:「媽,我朋友喬磊找我有急事,我得回趟嵩城,過幾天就回來。鍋里有早上熬好的粥,你熱一下再吃,一定記得吃飯,照顧好自己,有事給大姨打電話!」落款是「兒子:夏宇航,即日。」

敏英趕緊上二樓,找到手機打夏宇航電話。只聽「嘟嘟嘟」的聲音,就掛斷了。接着再打,還是「嘟嘟嘟」的聲音。

此刻夏宇航已經到達了嵩城火車站。出了站台的一剎那,真的好像過去了幾個世紀。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曾經覺得家庭給他帶來的不快樂,身邊的人和事令他的不悅,他忽然覺得都是浮雲。

為了省錢,他決定步行回家。回家?他還有家嗎?他的家在哪裡?他走到了附近的一座大橋上,望着橋下面深不見底的河水。沉思很久,他抬眼凝望遠方,又仰起頭看了看一望無際的天空。

「如果命運讓我今天就離開,那就離開吧。」夏宇航心想,「我真的不想再背着這個倒計時炸彈活着了!爸,您如果有什麼委屈,不用再給我託夢了,我們很快就會見面,您到時見面和我說吧……」

夏宇航放下背包,心一橫,打算跳下去,就此了斷。

剛爬過大橋欄杆,準備一閉眼跳下去,就聽見「撲通」一聲,河面泛起很大的水花,好像有人掉進了河裡。

夏宇航定睛一看,河裡有一個長頭髮的年輕女子在水裡撲騰着,浮浮沉沉。

夏宇航急忙跳下河去救她。

還好夏宇航兒時學過游泳,水性還不錯,他奮力游到女子身邊,想要把她往岸上帶。

女子在水裡緊閉着雙眼,並不配合他,不喊救命,還拚命地想掙脫他的手,彷彿嫌他在多管閑事,根本不想讓他救。

幾番折騰,女子嗆了幾口水,放棄了掙扎,夏宇航迅速游到她身後,一隻手從她胸前伸直到對側腋下,將她的頭緊緊夾在自己胸前拉出水面,另一隻手快速地划水仰泳,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是順利把她帶上了岸。

岸邊,夏宇航將女子平放在地面上,將她的頭側向自己這一邊,拍拍她的臉,「喂,醒醒!快醒醒!」女子沒有任何回應。

夏宇航立馬檢查她的脈搏和呼吸,發現她已完全失去了意識,便一手壓住她的前額,一手提她的下頜,打開氣道,迅速清理她的口鼻異物,保持其呼吸道暢通。

接着,夏宇航捏緊她的鼻孔,用口唇包住她的口唇,給她做了5次人工呼吸,然後一手掌根緊貼在她胸壁,雙手十指相扣,掌根重疊,又連續給她做了30次胸外按壓。

隨後2次人工呼吸,30次胸外按壓,如此2:30循環重複,連續按壓,不敢鬆懈,顧不得手酸,急得滿頭大汗,心裏默念着:快點醒過來,快點醒過來……

大約過了三、四分鐘,女子發出幾聲嗆咳聲,胸廓有了起伏,突然仰頭吐出一大口水,醒了!

夏宇航這才長長地舒了口氣。

命運真有意思!夏宇航本想跳河自殺,卻意外地救了一個比他還想死的人!出於好奇,夏宇航想知道這個女生到底經歷了什麼。

「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也這麼想不開?」夏宇航問。

「也?」女生在心裏起了疑問,抬頭望着他,一言不發。

「我是將死之人,所以你不用擔心,如果你不想說,我也不會再問。」

「我……」女生欲言又止,然後竟嚎啕大哭起來。

夏宇航第一次見到一個女生能哭的這麼悲慟,彷彿心肝肺都要一股腦傾吐出來。

「你別哭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我欺負你了。」

夏宇航下意識地環顧四周,還好沒有人注意到這裡,於是接着問:「你家在哪裡?要不我先送你回家,或者送你去醫院。」

「我不要去醫院,」女生一邊抽泣,一邊責怪道,「誰讓你多管閑事要救我?」

「我也不知道,其實我和屈原一樣打算投河自盡的,救你只是意外,或者出於本能反應,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夏宇航確實自己也不清楚,他為何會「多管閑事」去救她,他當時根本想都沒想,就跳了下去。

「某種意義上,是你救了我,我因為你,也沒死成,雖然我可能很快就會去見我爸...」

「你爸?」女生滿臉困惑地望着他。

「是的,他已經去了天堂。」

「對不起,提起了你的傷心事。」

「別說我了,你為什麼要跳河啊?」

「我快死了...」女生倒吸了一口氣,總算是平靜了下來。

「你是不是冷?」夏宇航突然想起背包里有帶外套,「你等我一會兒。」

說完,夏宇航跑去橋上欄杆邊,背包還在橋邊,居然沒人拿走。他看着大橋上川流不息的各種車,估計沒人注意到吧。

夏宇航又跑回河邊,女孩背對着他望着河面。

一縷陽光照在她的頭上,女孩穿着一件白襯衫,一條藍色的牛仔褲,潔白的皮膚,眼睛很大,睫毛很長,雖然看起來有些憔悴,但並不影響她的美貌。

夏宇航忽然心裏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心跳加速。

他做了個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默默走到女孩身後,從背包里拿出那件藍色外套,披在女孩身上。

「別感冒了,看你衣服都**...」說完,他卻冷不丁地打了個噴嚏。

女孩把衣服拿下來還給他,「還是你自己披着吧,別感冒了……」

「我沒事,你披着。」夏宇航接過外套,又披在女孩的肩上。

沒想到生命快要結束了,還能遇到這麼善解人意的姑娘,還會關心他會不會感冒,夏宇航心裏莫名有一絲絲的感動。

「你不應該救我,」女孩看着夏宇航認真地說,「你知道活着有多痛苦嗎?」

「活着,是很痛苦,尤其你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會離開。」

「我知道,醫生說我最多還能活一個多月。」

「醫生通常說的都不準,你別聽他的,他又不可能看到你的生命倒計時,憑什麼胡說八道呢?」

「生命倒計時?」

「是的,每個人從出生開始,就進入了生命倒計時,時針每向前邁進一步,人的生命倒計時就在減少一個小時,直到生命結束,停止呼吸,這個過程還沒有結束,倒計時仍會顯示負數,顯示你已離開這世界的時間。」

「說的像你真的能看到倒計時一樣。」

「不管你信不信,前段時間我的確看見過每個人頭上的生命倒計時。」

「你是在開玩笑嗎?還是——你也是醫生?」

「我不是醫生,」夏宇航停下,思索片刻,不想再解釋,「說了你也不會相信的,就當我是在開玩笑吧。」

夏宇航心想,倘若換做是他,估計也很難相信這世界真的會有人能看見生命倒計時吧。

「我信你,我覺得你不會騙我!」

「為什麼?」

「因為你剛剛奮不顧身的救了我,我覺得一個人會去救人,而且我們素不相識,你沒有理由要騙我!」

「這個理由,好吧。」

夏宇航竟無言以對,這個女孩內心應該是不相信他能看見倒計時的存在的,只是出於感謝他的救命之恩,才這麼說的吧。

「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因為感謝你救了我,才這麼說的,我其實根本不相信你能看見什麼倒計時?」

「額,你是會讀心術嗎?」夏宇航驚詫不已。

「怎麼可能?但我真的相信你不會騙我,也相信你之前看見過倒計時。你現在還能看見倒計時嗎?」

「不能,我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之前忽然就能看見了,其實我的倒計時歸零的時間,如果沒推算錯,應該就是今天!」

「那你不害怕嗎?」

「你跳河的時候怕嗎?」

「我沒想過,但是我怕死。」

「怕死的人會跳河自殺?」

「因為怕死,我也會死啊,我不想讓我的家人跟着我這麼煎熬下去了,我想快點結束,讓他們從這件事里解脫出來,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整天為我擔驚受怕。」

「家人——」提到家人,夏宇航想到了媽媽,不知媽媽現在怎麼樣了。

他從背包里找到了手機,想給媽媽打個電話,卻發現二十幾個未接電話的來電顯示,還有語音留言,他點開一看,是媽媽的留言:

「宇航,你跑哪裡去了啊?怎麼電話打不通,我很擔心你。」

「宇航,你在哪裡?」

「宇航,你吃飯了嗎?看到留言一定給媽回個電話。」

「宇航,你大姨給我打了電話,你姨夫他...宇航,你爸走了,媽媽只有你了,媽媽不能沒有你,你在哪裡?快點給我回個電話,讓媽放心……」

夏宇航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手指顫抖着趕緊撥了媽媽的電話號碼,「嘟嘟嘟,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關機,怎麼會關機呢?姨夫怎麼了?我媽怎麼了?夏宇航心臟彷彿要驟停了一樣,心急如焚。

「你千萬別再做傻事了,我聯繫不上我媽,得趕去青城縣找她,顧不上你了,你千萬別再做傻事了!」

沒等女孩反應過來,夏宇航背起背包,剛跑了幾步,腳下突然沒有了力氣,腦袋嗡的一聲響,像是要炸開一樣,他雙手捂住耳朵,頓覺天旋地轉,眼前一片漆黑,一頭栽倒在地。

「啊!」女孩見他倒下,立刻朝他飛奔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