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沉淵之心
沉淵之心 連載中

沉淵之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從不早到澤老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離元 羅雨生 都市小說

本作純屬新手作品,更新較為隨意
作者大學生一枚,本作品是來自一個平平無奇的夢,然後腦袋一熱寫下來的東西
展開

《沉淵之心》章節試讀:

第5章 復仇的起點


「好了,又一位客人享受到了他的主菜。」羅雨生依舊坐在高高的廢墟所堆積起來的王座之上淡淡地看着!

隨着時間的推移,原本二十多人的小隊逐漸在自身的罪孽中迷失方向。每個人都在屬於自己的那一塊靈魂墳地中一步步墮入深淵,最終成為羅雨生的食糧。

在吸收完迪亞波羅後的力量逐漸走向完善,哪怕那不屬於自己的源質與瘋狂,可是那又如何,在完全復仇之前力量永遠都是基本的保障。突然羅雨生感到力量的急劇流逝「這才多久,就這麼快出來了。」

在此之前,在羅雨生與迪亞波羅的初步融合之後羅雨生便主動將吸收到的靈魂源質大部分用來壓制那位名為菲克的四階升華者。

是的,沒錯。一個剛剛成為升華者的高中生怎麼可能秒殺一位成名已久的四階升華者。在獵魂者小隊到來之前,羅雨生便靠着從T22靈魂中獲得的消息來計划出一條復仇的方案。

在利用迪亞波羅的能力以及一座城市所有怨念所營造的小型深淵作為主場,將整個飛客小隊引入主場後先以深淵物質的侵蝕降低他們的靈魂耐性,在施以威壓後將那位作為隊伍基石的四階升華者驅逐到深淵外圍。在強壓之下,逐步將他們心理防線擊潰。利用他們的黑暗面一個個引向墮落與死亡,畢竟這才是惡魔最擅長的手段。

本來計劃順利的話,菲克應該不會再回來了。而羅雨生按照惡魔秘典以及惡魔的魔法記憶(這裡再次感謝迪亞波羅老鐵的慷慨解囊)所記錄的驅逐秘法削弱版,只要熬過半小時,驅逐印記就會徹底消失。而被驅逐者就會永遠流放深淵,可是羅雨生畢竟是納拉斯人在此之前見過最強的也就是三階的政委。哪怕有了迪亞波羅的記憶,也只不過初步認識而已。見都沒見過更別說面對了,所以羅雨生並沒有用全部魂質去書寫秘法再者不熟練以及時間的限制,短暫困住已經是極限了。

「不管了,最多光榮赴死吧!死前換掉二十多個不虧!不就是靈魂給了惡魔嘛!」(迪亞波羅表示很淦!我×××××!)

「臭小子!我一定會一點點將你撕成人彘!」一陣怒罵聲從羅雨生預設的法陣傳出。

就在聲音傳來後不久,法陣被撕開了一個口子。一個全身鮮血的壯漢從後面走了出來,嘴裏仍然叫罵著。

「準備好迎接死亡吧,你個低端垃圾!」一雙猩紅的眼睛盯着羅雨生,眼中彷彿能噴出萬丈火焰。

羅雨生立馬驅動着惡魔秘典,將能用到的魔法都進入了預導狀態。同時他的腦子正在瘋狂計算着殘剩的靈魂力以此做出最穩妥的打法(沒錯,這也來自於迪亞波羅醬的無私饋贈,當然也有一部分是看漫畫學的)

「偉大的引導者閣下!賜予我無上的偉力撕碎面前的罪惡吧!」隨着禱告的結束,菲克全身充斥着靈魂物質,在吸收完後化作了外圍的魂質鎧甲發出陣陣紅暈,也許是因為剛剛從深淵逃出,鎧甲所附着的血氣更加凝實。

羅雨生此時也並不甘示弱,身上溢散的深淵源質在與至純靈魂結合後形成了一把長槍,槍身本身的神威震蕩着空氣中的不詳可是槍尖上的深淵力量卻在神威的襯托下更加殺氣騰騰。

「乳臭未乾的毛小孩,我這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戰場的殘酷!」說罷菲克的身軀如炮彈一般沖向了羅雨生,路途激起了陣陣的氣浪活生生在廢墟中開了一條路。

羅雨生哪能慣着他,初生牛犢不怕虎,況且剛剛從眾多靈魂中汲取到的戰鬥技巧加上高中生那股子衝勁兒。羅雨生果斷挑起了靈魂武器沖向了菲克的.......身後!是的,只有傻子才會去正面扛炮彈。

繞身後的方法是好的,可終歸在一個久經沙場的老將面前。羅雨生的小伎倆終歸只是在菲克面前顯得少不經事,菲克一個轉身沖向槍尖,用包裹着靈魂鎧甲的拳頭與羅雨生槍尖正面對沖。羅雨生瘦弱的身軀連同武器一起被擊出數十米開外的廢墟之中。

「看這架勢以為多強呢,原來也只不過是一隻紙老虎!」菲克無情的看着廢墟中的羅雨生嘲笑道。

「得虧傷害轉移放的及時,不然吃滿了那一拳指不定就寄了。」羅雨生往地上吐了口血沫後,艱難地站了起來。

「喲,還站的起來。不過沒有用的,小屁孩!該死的還是要死!」菲克立刻發起來第二輪的衝刺而是嘲諷道「小屁孩!你終究還是沒有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啊!」菲克在嘲諷聲中沖向了羅雨生,只不過不同的是這次衝鋒是在認為必勝之後的賜予敗者的憐憫一擊。

「看來,你要失望了吧!中年人還是得多記記人,不然老了就沒辦法想起了!」羅雨生突然發笑。

「死到臨頭了,還在嘴硬!」菲克的速度逐漸加快,空氣被劃破的聲音逐漸凝重。

「你為什麼會覺得一個法師會和你近戰啊。」羅雨生戲謔的說道,隨後只見羅雨生打了一個響指菲克就像剛剛的羅雨生一樣被彈飛了,只不過不同於羅雨生一樣被外來的攻擊所擊飛,菲克承受的是來自於之前自己的一拳與剛剛加速時所積攢的力量。這股力量瞬間瓦解了菲克大部分的武裝。

「自己的重擊不好受吧!」羅雨生忍着虛弱說道「你也是夠猛的,我明明都將它放逐在儲蓄符文中了卻還是斷了幾個肋骨,現在你自己吃滿了兩次疼死你個小別傘!」說罷,便用殘餘去氣力凝聚了靈魂武裝走向了廢墟中的菲克。

「沒想到,我居然輸給你一個小屁孩!哈哈哈哈!」菲克自嘲道。

「我也沒想到你這麼自大,可惜沒法子像對你的手下一樣用罪惡將你淹沒了。」羅雨生邊走向菲克邊說道。

不到兩分鐘,虛弱的羅雨生便走到菲克面前舉起來那把源質武器說到「這就是你們放縱災厄所死去的無辜之魂所凝聚的東西,就用它來終結你吧!」說罷便刺向了菲克,惡魂彷彿找到了食物,瘋狂的侵蝕着眼前這個男人。

「哈哈哈,算我倒霉!你想復仇?做夢吧!那些大人物所代表着的勢力是你我這一生無法觸及的!我會在地獄等你!」說罷,深淵物質便將菲克徹底侵蝕。

「放心,我一個個將他們徹底拉下神壇!向他們展示復仇的決心!」羅雨生在體力和魂力雙向透支後也倒在廢墟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一隊拾荒者隊伍路過這裡。

「爹,你看又是食夢者來過的痕迹。」

「別感嘆了,這事又不是第一次。趕緊收拾一下可以用的東西吧!」

「爹,你看有個人!好像還蠻年輕的,咦!還有點小帥。」

「咦!還有呼吸的,遇到我們算你好運了。小喬,把他拉上車吧!既然有呼吸,我們來人家城市拿東西,就當積陰德了!」

「好嘞!有帥哥咯!」

「你這小屁孩!」

在廢墟之下的一攤灰燼之中只留下了一個屏幕上寫着「獵魂組飛客小隊全滅」和已發送字樣的顯示屏,可惜這條消息如石沉大海一般沒有掀起任何波瀾,飛客小隊就像垃圾一樣隨意的丟棄在無人知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