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桃花朵朵三世開
桃花朵朵三世開 連載中

桃花朵朵三世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蘇木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焰梧 離淵

焰梧五百歲時,誤入荒澤之境,從此中了離淵的毒
離淵要歷劫,她便追隨下界
跳下輪迴池時,還不忘交代司命,記得成就她與離淵上神的花好月圓夢
卻不知,離淵既是上神,他的劫數豈能由一個星君來編排
看着須臾消失於輪迴道的娉婷身影,司命無奈輕搖摺扇,「焰梧殿下,屬實天真了
展開

《桃花朵朵三世開》章節試讀:

第3章 詭異黑氣


剛至卯時,天將明未明。

一抹紅色身影靈巧地坐於牆頭,綉滿桃花的羅紗裙擺,隨着雙腳擺動,翩躚若蝶。

在她還在糾結到底跳不跳時,院牆內有了動靜。

只見微微日光下,蘇鈺眉眼清逸如畫,風華端雅。

似是沒注意牆頭上人兒,他步履清淺地走着,姿態蕭然。

「蘇鈺,早呀!」那人笑彎了眉眼,明艷的紅裙襯得她絕美的容顏燦若朝霞。

蘇鈺腳步一頓,側首朝她看去,語氣溫醇,「公主昨晚宿在牆上?」

宋阡陌笑意不減,「沒有呀,想你想得睡不着,一早便來尋你了。」

侍衛齊齊嘴角抽搐。

「公主自便。」蘇鈺神色如常,溫雅依舊。

說罷,再不理她,抬步繼續往前走。

「蘇鈺」,伴隨着叫聲,忽的,一抹紅色身影從天而降。

蘇鈺下意識伸手去接,霎時,溫香滿懷。

「嘿嘿」,看着懷裡人兒笑得明眸皓齒,蘇鈺俊眉微抽,立即又鬆了手。

「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宋阡陌麻溜地從地上爬起,桃腮微鼓,哼哼唧唧。

繞過擋在身前的人兒,蘇鈺繼續往外走,「公主若閑得慌,可去書室找書看」。

聞言,宋阡陌自覺地閉了嘴,乖乖目送蘇鈺出了院門,隨手扯來一個侍衛……

……

近些日,清靈山很不安寧。

先是墓地莫名被毀,埋葬的屍骸消失無蹤。

昨晚,更有村民莫名摸黑進山,然後了無音訊。

如此詭異之事,自得蘇鈺親自徹查。

沒想到謫仙般的國師竟親臨村落,村民無不感激涕零,事無巨細地交代始末。

失蹤共八人,有男有女,皆是二十上下的年輕人。子時上山,至今未歸,村民無人敢去尋。

蘇鈺安靜地聽着,然後帶着侍衛往山上而去。

剛入山內,蘇鈺便止了腳步。

側首看向古槐樹後露出的紅色裙角,眸色有些沉。

「別躲了」,聲音也不似以往溫潤。

「嘿嘿」,古槐樹後露出一張明媚的笑顏,在稍顯陰翳的山間,如日照寒川,讓人心內微明。

只見紅色的身影快步往這邊奔來,在他身前半步處堪堪停住。

然後素手輕扯他月白色袖口,揚起俏臉看向他,祈求道,「蘇鈺,讓我跟着可好?」

「此行危險,不是鬧着玩。」蘇鈺神色嚴肅警告道。

「我知道,我能幫忙。」宋阡陌斂了玩世不恭的神色,一本正經地道,「而且現在讓我一個人下去,你放心?」

還幫忙,不搗亂就行。

蘇鈺不置可否,只是抬眼望了望崎嶇的下山路與路旁密布的古槐樹,秀逸的眉頭微皺。

片刻,他繼續往山中行去,只是沒有甩開扯着自己衣袖的小手,淡淡道,「跟緊」。

越往山內走,陰鷙詭異的氣息越發濃郁。

「你昨日也是來此?」身後的人兒不見緊張恐懼,聲音如常,悅耳婉轉。

「嗯。但只在山外圈,沒有入內。」語氣平靜如舊。

話音剛落,一行人皆頓住腳步,齊齊倒抽口氣。

不遠處似是亂墳崗,坑坑窪窪無數。

原本該深埋於地下的屍骸,此刻七零八落地暴露於沙石上,無一完整。

更滲人的是,每個深坑上都有陰森的黑霧蒸騰。伴隨着古槐樹葉沙沙的聲音,讓人心內發寒。

宋阡陌也有些害怕,纖細柔嫩的手此時已離了月白色衣袖,緊緊抓住蘇鈺那白皙的玉手,「這些是什麼?」聲音有些顫。

「不知」,蘇鈺的聲音微沉。

突然,那些深坑內傳出窸窸窣窣的響聲,似有什麼正往外爬。

宋阡陌的手被蘇鈺反握住,然後被帶着後退數步。

侍衛們也齊齊後退。

須臾,深坑內忽有東西飛越而出。

是人!卻已被吸干血肉,乾癟駭人。那眼神空洞,有黑霧浮動,詭異得緊。

一眼瞥去,共八個。未待眾人驚呼,已向他們襲來。

蘇鈺左手攬住宋阡陌,右手已抽出軟劍,與其中一個對打起來。

侍衛們也紛紛抽刀,向乾屍砍去。

只是那些乾屍無痛無覺,即便刀劍穿身,也毫無影響。

反倒是數名侍衛被黑氣纏繞,紛紛倒地。

「蘇鈺,打頭!」宋阡陌此時已掙出蘇鈺懷抱,與乾屍打到一處。

只見她身姿輕盈如風,出手卻精準狠絕,招招對準乾屍的頭。

幾拳重擊下,乾屍眼中有黑氣溢散,動作明顯遲緩。

「削頭!」蘇鈺餘光掃過不遠處紅衣翩躚的少女,眯了眯眼,肅聲命令。

「是!」,尚能作戰的侍衛齊齊答道。

隨着乾屍的頭顱紛紛落地,原本嘈雜混亂消失不見,四周靜悄悄的,但詭異滲人的感覺不減。

「下山!」看着黑氣越發濃郁的亂葬崗,蘇鈺臉色更沉。

只是還未待侍衛扶起倒地的同伴,龐大濃郁的黑氣便向眾人襲來。

……

「嘖嘖嘖,堂堂離淵上神,竟被小小魔氣給干趴下,屬實讓人心內暢快呀!」

山間突然出現一抹紫色身影,那身影生得妖冶邪魅,艷極美極。

只見他手中玉骨扇微微一拂,紫光流轉間,原本纏繞於眾人的黑氣瞬間消散,就連詭異的深坑也恢復平靜。

須臾,他出現在倒地的白色身影旁。

「嘖嘖嘖,當人了還是這幅死模樣,看着就想揍。」玉骨扇扇柄輕抬蘇鈺清逸的下巴,男子絕艷的臉上寫滿嫌棄,「這麼不扛揍,本尊倒是不知怎麼下手了!」

收起摺扇,紫眸瞥了眼四周。

當眸光掃過地上那抹紅色身影時,視線突然頓住,頎長的身軀猛得一僵,眸中紫光大盛,似要流溢而出。

頃刻,男子到了宋阡陌跟前,柔和的紫光緩緩附上她的身軀。

須臾,紫光消散。

男子呼吸微滯,注視的視線也變得輕柔小心,似怕稍微重些,那人兒便會消失不見一般。

那素來邪魅不羈的紫眸中,此時已蒙上薄薄水霧。眼神似喜極又似悲極,似眷念又似嚮往,最後都化作如水般的柔軟與溫煦。

「呵呵,離淵那傢伙總算幹了件人事!」聲音依舊邪魅無雙,但隱隱有些沙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