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含笑春風
含笑春風 連載中

含笑春風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朝花夭夭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楚禾 武俠修真 紀綿

二人皆為雙面虎,感情劇情一半一半
不知怎麼介紹
看了就知道 一號選手 二號選手 希望大家也開心的看文哦
謝謝大家
展開

《含笑春風》章節試讀:

第3章 剝開迷霧2


第三章

顧清「那應該是趙家寶腦袋上的傷了。」

村長「唉……」

想了半天。村長已經走了

楚禾「難道是因為趙向勤和趙家寶發生衝突。三人合力殺了趙家寶,之後便扔到了狩獵的坑裡?」

楚禾踱來踱去

顧清「小妖是替趙家寶報仇?」

據村長所說。山下那間屋子就是趙家寶的。

楚禾和顧清來到了那間屋子。打開。裏面很簡陋。轉了一圈什麼都沒有。倒是屋子後面有燒了的東西。楚禾掃開。

拿起已經燒毀了的半角紙錢。

楚禾「有人來給他燒過紙。」

顧清「沒聽村長說趙家寶還有親近之人啊。真是奇怪。」

回到寺廟後。

村長已經讓幾個小伙搭建好了兩個塌。

顧清一屁股坐在塌上「你別說,這可比那幾個墊子可舒服多了。」

楚禾仰頭就躺下閉目養神。

楚禾轉過身「你覺得這個村有個奇怪的地方嗎?」

顧清歪頭「什麼?」

楚禾「在去趙向勤的途中看到了幾個人抬着箱子。不知道去哪了。」

顧清「有親戚飛黃騰達了。來看看不很正常嗎?」

楚喬「氣氛不對。村民們並沒有很高興,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討論什麼。」

顧清「明日去問問村長唄。」

趙家寶被埋在山裡。半夜有東西飛竄跟前。

顧清一張符打在它的身上。用十張符篆構成符玄打進地里形成玄陣,困住了它。瞬時化為青煙。到處逃竄。楚禾劍指青煙。

「破」

青煙散。一股臭味充斥了這裡。

顧清掩鼻「這是什麼味。難聞死了。」

楚禾用手揮了揮鼻前「顧清。你看清是什麼東西了嗎?」

顧清「這哪能看清。」又轉向楚禾說「這小妖還真來了。」

楚禾向顧清挑了挑眉。

「那當然。我神機妙算。」

顧清和楚禾整理了現場。沒留下什麼。倒是有一點毛。是顧清用符篆給他打下來的。

天明下了山。去到村長家。拿毛給村長看。

楚禾描述了描述大體情況又補充到「那氣味可沖了。」

村長「那肯定是黃鼠狼了。這山裡有很多黃鼠狼。半夜有時候還去村民家偷吃東西。」

顧清「對了,村長,前兩天我看咱村這裡有人運東西去了東邊那了。那是親戚嗎。這是飛黃騰達了?。」

村長「那是縣老爺子給他的。」

顧清「這是為何?」

村長嘆氣說到「縣老爺子的小兒子娶了他孫女。」

顧清「那也算是有富貴了。」

村長又嘆了一聲。

顧清「那我們先告退了。」

村長「好好好。你們也辛苦了。」

回到寺廟。顧清直接躺在塌上。

楚禾「這麼好的婚事。幹嘛他們都唉聲嘆氣的。」

顧清哼哼唧唧的說「肯定是因為搶去的唄。人家老頭也不樂意。村裡的人也跟着傷心。」

楚禾看顧清要睡着。握劍也倒頭就睡。楚禾醒時,天色已經不是很早了。已經到了申時。看顧清還不醒。楚禾一腳踹在了顧清屁股上。「走啦!」

顧清激靈一下的坐了起來。

「楚禾,你是不是有病!」跑上去追楚禾。

楚禾顧清任勞任怨的挨家挨戶貼符篆。

申時的時候一般每家每戶的門都是開着的。但有一家門是關着的。黑色木門有點破爛。裏面有點荒廢。窗戶緊閉。但有的窗紙已經破了。楚禾往裡看了看。和一雙眼對視了。顧清看楚禾呆在那。拍了拍肩膀「誒。不要偷懶。」

楚禾轉頭「這裏面有人。」

顧清沒好氣的說「哪有人啊?」

楚禾再轉過去沒再看見那雙眼

楚禾一邊貼一邊心事重重。

顧清用手在楚禾眼前揮了揮。

楚禾「不對勁。不對勁。」

顧清「我看你有點不對勁!」

楚禾「剛才那戶人家。裏面有人……但閉着燈。掩着門。一雙眼看着我。你說,這能對勁嗎」

顧清「你是不是被嚇到了。一般每個村都有個怪人。」

楚禾點點頭。

半夜。

「噓噓噓!顧清!你能不能別動了。」

「我也不想動啊。你以為我想趴在這兒。」

門吱呀一聲響了。走出來是一個骨瘦形銷,佝僂着腰的老人。拄着拐杖坐在院子里。下着還沒下完的棋。有時咳嗽兩聲。

顧清楚禾趴在房外的茅草里一晚。醒來的時候老人已經回屋了。

一邊走顧清一邊伸懶腰「這不沒什麼發現嘛。」

楚禾「他是不是就是那個被送箱子的人。」

顧清「他孫女嫁給縣老爺兒子那個?不像啊。怎麼看起來不是很富足的樣子。」

不知道那小妖死了沒有。最近也是沒有再來村裡作妖。但是每天還是給村民們的門上貼一張符篆。

楚禾躺在寺廟裡「顧清。你這符篆怎麼不見空啊。」

顧清嘖嘖兩聲「家底豐厚!」

楚禾坐了起來「讓我看看你有多少唄」

顧清拿出儲物袋拿出一大把「這也才是百分之一好不好。」

楚禾一把撈在懷裡。「那就借我用用。」又躺下。

顧清指着楚禾「楚禾。你還真是有點不要臉啊。」

楚禾淡淡的飄來兩個字「多謝~」

之前聽村長說起來了那古怪的一戶人家。確實是送箱子的那戶。楚禾總是覺得有事。

「要不要再去看看。顧兄。」

「爬那小茅草地?我可不去。」

茅草地————

顧清一躺。「你值班。我躺會」

楚禾「那等會我叫你,顧兄。」

楚禾盯着院子里。和之前的場景一樣。下棋。

後半夜。楚禾叫顧清。顧清把身翻過去繼續睡。

楚禾恨鐵不成鋼。迷迷糊糊睡著了。

楚禾醒來的時候。正看見顧清笑着看着她。

「唉。昨天睡得十分舒爽。是不是禾兄捨不得叫我了啊。」

楚禾不想理他。直徑就走。

到了寺廟後。

顧清「鬧着玩的。禾兄不會生氣吧。」

村長每天都讓人來給他倆送飯。

吃完飯楚禾才說話

「昨天也沒什麼異常。一直就是下棋。也不知道在下什麼棋」

顧清「他不會是腦子這裡出現了點問題吧。」

顧清急忙又說「禾兄放心。今天全夜我值班。一定給你盯的死死的。」

到了晚上顧清直接熟練一躺。後半夜楚禾來盯。楚禾淺踢了顧清一腳。老頭開始咳嗽。

「楚禾!楚禾!怎麼了。有妖嗎。」

楚禾立即捂住顧清的嘴。老頭看向這裡。用沙啞的聲音「誰啊。是桃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