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別卷了,本仙要渡劫飛升
別卷了,本仙要渡劫飛升 連載中

別卷了,本仙要渡劫飛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魚瑟夫夫斯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金黃試卷 高清虔

高三高清虔在高考前夕不幸猝死 所幸因其勤奮努力而被一張飄蕩在宇宙中的金黃試卷選中 來到了修仙世界 他憑藉高中知識,竟然能在修仙世界輕而易舉地學會各種上天入地的法門 華清和首府兩大仙班爭奪的焦點人物 轉身直接進入排名第三的錢塘仙班 以一己之力帶領錢塘仙班逆襲成為第一仙班 但是陰謀卻在皇朝中醞釀,他能否在大學碩士學歷的穿越者手下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展開

《別卷了,本仙要渡劫飛升》章節試讀:

第7章 小鎮修行者的編製


「《小無賴》功法?怎麼看着像街溜子練的。」高清虔被整得無語。

黃金試卷就留這玩意給自己練?

「能不能換一門?」

黃金試卷沒有動靜。

高清虔嘆了口氣,先把黃金試卷收了起來,拿了一套打掃的工具,把密室里掃得乾乾淨淨,用仙力驅散了密室中濃郁的腐臭味,再抓了第二密室的幾團光球,放到第一密室去。

高清虔把佛經擺在空無一物的書架上,出了密室。

「見到陽光的感覺真好。」高清虔長舒一口氣,發現大門口進來一群打掃衛生的大爺大媽,他們不用安排,徑自打掃。

因為他們也是修行者,上房頂下溝渠都沒問題,高清虔的大宅沒一會就被打掃得乾乾淨淨。

「有人在嗎?」

敞開的大門外站着一個青年。青年背着比他人還高的書篋,撓着手指頭,怯生生地探着頭。

高清虔過去,還沒問,那青年就跟順口溜一樣報了一串。

「我叫孫長寧,是從雷郡來的一名仙考考生,我考過了,我仙力九級,想當京官,但是沒地方要我。我拜訪了好幾家府邸,想問問能不能留我做事。」

他的聲音越來越弱,到後面就跟蚊子叫一般,頭也低了下去。

九級仙力?這跟那趙蟬鳴一個級別,怎麼會沒有地方要?

高清虔疑惑道:「你沒有考慮去仙班嗎?你可以去問問首府仙班招生辦的人。」

孫長寧支支吾吾道:「不去仙班,要當京官。京官拿俸祿,穩定,仙班有補貼但也就堪堪抵了學費。」

他補充道:「我本來參加完仙考後又去參加了京官考試,他們分我一個小學講學的位置,我還挺高興的,但過了一天又突然告訴我不合格,讓我走,來的時候盤纏用光了,山高路遠家回不去,所以……」

高清虔這算弄明白了。孫長寧是個小鎮修行者。千里迢迢來京城參加仙考,就想着拿仙考的成績當京官。

人人都想着當京官,但京官一類官職只招三個人,起碼兩個是內定的,剩下的一個就使勁卷。

這麼看來,這幫有權有勢的人是演都不演了,一個小學講學的名額都不願意給。

「長寧,你跟着我吧。」高清虔說。

孫長寧道:「你讓你們家大人出來吧,你做不得主,萬一被罵了。」

高清虔啼笑皆非,這小兄弟是把自己認成這家府邸的門童了。

「這座府苑是我的,你跟着我,就……嗯,當我的伴讀書童吧,我給你開每個月,一個金鑄幣?」

高清虔猶豫,他對修仙界金鑄幣的購買力沒有一個基本概念,不知道一個金鑄幣是多是少。

孫長寧臉上沒有高興的表情,他落寞道:「怎麼京城人人都在騙我。」

「我沒騙你。」高清虔掏出一個金鑄幣塞到他手裡,「這個月的俸祿預支了。你現在把東西放下,帶我去分給你小學講學的那個地方。」

京城辦事處。

木格柵把辦事處內外隔開,辦事處外摩肩接踵,辦事處內幾名官吏在喝茶下棋閑聊,一名官吏在應付那群不安分的人。

「我堂堂仙力三級,在你們這裡當不上一個掃大街的?」

一個大哥把木格柵砸得「框框」響。

忙裡忙外的官吏說:「何止啊,掃大街得五級,掏糞三級可以,但是名額滿了。」

另一人喊道:「那我家的大糞都堆滿了也沒人掏!」

旁人陰陽怪氣道:「那些掏大糞的名單上全是世家的公子千金,人家就掛個名刷實踐經驗呢。」

「幹活的沒多少,吃空餉的一群。兄弟們,給這裡沖了!」

外面群情激憤,「沖了這裡」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

在裡頭喝茶的胖官員「砰」地一砸茶杯,氣道:「這群刁民無法無天了。」

另一個瘦高個官員安撫他說:「長官息怒,小的去處理這事。」

他起身拎住小吏的衣領,把他拽到一旁,沖外面喊道:「你們吵什麼吵!統統滾出去,仙力在七級以上的站在這裡。」

「名額都哪去了!」

「誰叫你們自己不努力,沒名額也是活該。」

有人說:「算了算了,潤群星境去。」

有人憤憤不平,號召人們把這裡砸了。

就在這時,那胖官員坐不住了,隔着十幾米的距離抬手就是一掌。他身為大逍遙境的皇朝命官,實力非同小可。這一掌凝聚了仙氣化形的力量,帶有仙氣的威能,豈是一群小逍遙境的民眾可以抵擋。

帶頭鬧事的大漢奮力抵擋,但被這掌打得倒飛出去,撞上站在後面的漢子,連帶着三四個人一起飛出辦事處,轟然撞斷一棵街道上的老柳樹。

「都說窮山惡水多刁民,想不到京城還有這麼多刁民。」胖官員冷哼一聲,見外面人還聚着,回頭作勢又要出掌。

每到此時,人群都會作鳥獸散。但是這次不同, 每個人的眼睛裏都布滿了血絲,他們對這形同虛設的辦事處積蓄已久的憤怒在此刻徹底爆發。

暴亂的人群拆了旁邊店鋪的門板擋在身前,幾人合力往辦事處里發起衝擊。一時間喊殺聲四起。不知誰打開了辦事處的後門,後門也湧進來了許多布衣平民。

胖官員鄙視地撇撇嘴。雖然歷史上有過千軍萬馬合圍世間頂尖修行者,把那人逼得無路可走的記載。但這群平頭老百姓顯然沒有軍隊的組織力和執行力。

他拉住要往凳子下鑽的辦事小吏,讓他去關上後門,自己取下掛在牆上的佩劍,利劍出鞘。

這利劍是一把仙器,官鑄,雲鐵,削鐵如泥,吹毛斷髮。

胖官員的仙力灌注進這把仙劍,仙劍發出錚錚劍鳴,他把劍往前一刺,剎那間,這劍變化出數十個虛影,每個虛影都極具威力。

他這一刺,相當於一瞬間刺出了數十劍。這幾十劍每一刺都穿過了人們用來蔽體的門板,鮮血噴出,灑了一地。

瘦官員色厲內荏,方要撤退,看見有轉機,也抽出佩劍。不過他就明顯沒有胖官員厲害。但即便如此,他堂堂大逍遙境界的修行者,要鎮壓這等一輩子都是小逍遙境界的平民百姓,還是不費吹灰之力。

兩名官員一胖一瘦,很快就平息了這場暴動。

地上鮮血淋漓,倒了四個人。剩下的不管受沒受傷全跑了。整個辦事處血腥味濃重,讓人反胃。

這四個人里當場死亡三人,還有一人極其年輕,也就十八九歲的模樣,身着白色汗衫背心,肌肉虯結。

此刻,他捂住腹部,汗衫背心被鮮血染紅,鮮血又被汗水暈染開。

他在血泊中掙扎着想要站起來,但一次又一次倒下。

他奮力一仰頭,看見了下巴上肥肉堆成山的胖官員。

「衝擊皇朝辦事處,先斬後奏。」

青年疼得直抽氣,但他昂起頭盯着胖官員道:「你們不給我們活路我們就自己爭一條活路。」

胖官員啞然失笑:「你們怪也只能怪自己不努力,把家裡閑置的良田租出去,不用的馬車賣了,你們不就能躺着掙錢了。」

瘦官員附和道:「大人英明。」

「再說,你們也可以去給人打工啊,京城很缺廉價勞動力的。」

「天帝讓眾人修行是個正確的決定,之前一個人只能幹一個人的活,現在一個人能幹四五個人的活。」瘦官員自以為說了句見風使舵的話。

那胖官員卻瞪了一眼瘦官員,淡淡地說:「我早就上書靈帝取消平民修行的資格,這群賤民,給了修行的機會不知道感恩戴德,竟然還想要皇朝中的編製,無法無天了。」

「什麼無法無天。你們就是法,你們就是天嗎?」

「出言不遜。」胖官員冷哼一聲,劍舉起,朝青年倔強的頭顱揮去。

突然,一把大刀激射而來,竟然撞破胖官員手中的劍。

「什麼人!」胖官員大驚失色,搶過瘦官員手中的佩劍,擺出防禦姿態,「報上名來!」

「我叫高清虔。」

「高……高清虔?」胖官員瞳孔收縮。

瘦官員驚叫起來:「他是本屆仙考第一名,小逍遙境,十一級仙力。」

「什麼嘛。」胖官員收勢放鬆道,「才小逍遙境,不足為懼。」

他把劍丟給瘦官員:「你過去會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