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蒼山飛龍
蒼山飛龍 連載中

蒼山飛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淺月行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蒼山飛龍 蘇樂

一個故事開始不管經歷什麼最終它都會結束
就好比人生一樣,一旦開始就只能勇往直前,或是平凡、或是偉大;或是苦難、或是幸福;或是貧窮、或是富貴;這都是一個故事;只不過這個故事中的主人翁是自己罷了
展開

《蒼山飛龍》章節試讀:

第七章:蘇樂出手


這幾個人可能有點蠢,他們不知道面前站的是誰,也不知道這個**來自哪裡,如果他們知道了,也許就不會這樣講話了。做出這樣的蠢事。

見血眼紅,金龍掩藏在內心中所有技能和力量,就在這一刻爆發,哪來那麼多廢話,猶如一道風閃過,金龍單手掐住了刀背,就像一把鋼鉗夾住了似。能這樣來奪刀救人的誰用過,面前這個人一看就是蠻力似牛,幾乎沒有人能單手鉗住那個刀背。突然窗外飛進來一道火光,眼前這個壯男應聲倒地。金龍順勢把小張拉到身後,坐着的三個猛男反應過來,騰了起來,三把明亮的白刃直衝向金龍。

金龍紋絲不動,在那刀刃逼近的一瞬間,他雙手一抬,三刀順勢彈開,與此同時,他一抬腿,三個足有五百斤多的打手分飛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而金龍一收腿又穩穩地站在那裡。那三個笨牛,在此時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能有如此速度和力量的人,他們什麼時候見過,內心升起了一絲膽怯。他們哪能就此放棄,相互傳了一下眼神,都意會了彼此的意思,又從地上彈了起來,三把刀刃就像三道閃電,在空中亂飛。金龍真的爆發了,對於這樣兇徒他再也無法忍讓,使出三分之一的力量,揮拳抬腿。所有的「閃電」都在他出手的幾招里,掉落到地上,隨後三頭「牛」也滾到地上,捧腹大叫。再也起不來。金龍的怒火還未平息,正打算進一步滅了他們,門外傳來了一聲:「龍哥手下留情,你是**。」

這麼一叫,金龍收了手,蘇樂拿着一把槍從門外沖了進來。

金龍知道剛才開槍原來是她,沒想到她還會用槍,而且槍法如此之准。

身後的小張,這時卻戰慄起來,有些站立不穩,蹲在地上。蘇樂把她扶了起來,安慰道現在沒事了。

金龍從那三個人身上取下皮帶,用力把這三頭牛綁了起來。然後讓他們蹲在牆角。

吧台里的小妹阿香這時也站了起來,顫抖着略帶哭聲地說,蘇姐你可回來了,我差點被這幾個人打死了。

蘇樂安慰着她,現在沒事了,「因為什麼?」

「下午來了兩個男的住宿,說:喝的水太燙,把他們的嘴燙着了,就因為這個他們倆把小芳打了,報警把那兩個人抓進去了,沒想到晚上我來接班,這幾個又來鬧事,說讓我們把他們兄弟放出來,不然就把這裡拆了,我剛打電話去所里,他們就開始打砸東西,而且反手把我打了。嚇得我都不敢吭聲。」

金龍突然明白了,今天這些人,是有計劃地鬧事,天下巧事有,不可能如此之巧,他們今天擺的這一出可能就是分而攻擊,各個擊破。金龍大聲說道:「不好我們可能中了他們的圈套了。」

金龍這時的反應有點後知後覺,此時的情況實在是太糟糕了,所有人都被他們牽引着進了他們預設的圈套中,而且在深山縱橫中手機幾乎沒有任何信號,要想把他們叫回都沒有機會。

蘇樂問道:「怎麼了?中了什麼圈套?」

突然金龍想到,現在手中唯一還有可用的人手就是蘇樂,因為她手中還有一支可以調動的人手就是「天目使者」,這些人雖說只是刺探線索的使者,但他們是從各個兵種中挑選出來的精兵強將,眼下只有他們能立馬出動,解救兄弟們。金龍拿出配槍,交給小張,這時她緩過來了一些,但當她接過槍的時,手又開始發抖,她什麼時候拿過槍?但是金龍也沒有別的辦法,堅定地對她說道:「只要他們膽敢亂動,你就立馬開槍。」

小張只是點了點頭。死死地盯着牆角那三個人。

金龍和蘇樂出了門,邊走邊告訴她事情的經過,蘇樂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她也不知道這一群天目使者在這裡有多少人?配製着怎樣的人員結構,因為這支隊伍,是最近幾年才恢復建制,而她從天目那裡辭職了六年後才回到組織里,與她聯繫的都是單線聯繫,要立馬召集他們出馬,風險太大,這樣他們會全部暴露自己的身份,一旦身份暴露,那他們就沒有再執行任務的機會了。

「龍哥,讓使者們身份特殊這時出動不是一個好方法,現在這個時候我們還是應該請求上面火速支援,協調周邊的力量,就近支援。」

金龍很是擔心,眼前的情況可能不只是猜測。

電話鈴聲響起,金龍急切地問道:「他們有消息了嗎?」

「沒有,所有人都聯繫不上。」叢林在電話里回道:

「你立馬請求上面支援。現在情況非常緊急。」

蘇樂這時也發出了緊急支援信號,她知道邊境上駐紮着一支特情部隊,只要他們出動,最短在一個小時之內,可以空降過來。「天眼使者」的呼叫,對於駐地軍方會有最快的行動。

突然天空中冒起一團淡黃色的火光,接着幾聲悶響從黑夜中傳過來,大地也顫動了幾下,向著光的方向,金龍反應過來,「肯定是所里。」

金龍正要往回跑,但蘇樂拉住了。「這個時候你別衝動,回去也沒有用了。」

「叢山還在所里。」

「我知道,但是這也可能是他們預設的陷阱,等着你回去。你想一下,我們現在面對的可不是幾個簡單的暴徒。能有如此周密行動,而且目標就是你們。你過去,只是隨了他們的願吧了,現在我們應該守住這三個人,等待支援。」

這麼一提醒,金龍立馬清醒過來,對啊。

沒想到,這一爆炸聲,驚醒了整個鎮子,沿街的迷霧裡人群嘈雜,這可把金龍搞得措手不及,一旦那些人攻過來出現無差別行兇,那麼這些看熱鬧不都成了人制和活靶子嗎?金龍進屋奪過小張手裡的槍,來到大街上向天上,連開三槍示警,然後大聲叫道,大家趕快進屋,山匪進鎮了。對於這些人來說,太平了十來年,但骨子裡還是有當年時的恐懼,一聽山匪,可能真嚇住了他們,大家一鬨而散,立馬閉門滅燈。

金龍正要轉身回去,一輛汽車從遠至近,刺眼的燈光穿過濃霧把金龍照在燈光里,金龍怒舉手槍,心想正要找你們,還送上門來,正打算向著車裡的人開槍,黑暗中出現一個身影,大聲叫道:「龍哥別開槍,我是來接你回去。」

「你是誰?」

「我是金鼠。」

「金鼠?」金龍大吃一驚。

「對,我就是你的戰友金鼠。」

金龍似乎聽出了聲音,內心又有十萬個為什麼?他的突然出現,真是讓他大吃一驚。

「今天這些事情是你乾的吧?」

「是的,我就想讓你跟我一起回去,我不搞點事,你怎麼知道我的誠意呢?還有別舉着槍了,整個鎮子里我都安放了炸彈,如果你不回去,那就別怪兄弟無情了。上面說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我們兄弟一場,我可不想那樣殘忍喲。」

金龍這時真的糊塗了,「回哪裡去?」

他一點印象都沒有,他與這金鼠有什麼關係,難道自己曾經失憶過?我是一個**,不可能和這一群喪心病狂的兇徒有什麼聯繫,他反覆想從記憶中尋出一點線索來,但是就算追憶到吃奶的時候,也想不起任何線索。

「龍哥,你別想了,回去後你一切都會明白的,我認為你也不想看見這裡屍橫遍野吧。」

金龍放下了槍,向著那輛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