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漫步星河
漫步星河 連載中

漫步星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劍仙玄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幺幺 雷宴

命由天定,運由心生
心勝於天,可逆天命
佛講性空,道說自然,儒修正氣,皆可超凡
法通天地,萬古一瞬
星河漫步,何為彼岸
經典好書,值得細品
展開

《漫步星河》章節試讀:

第8章 九尾


「放狗…」隨着雷晏的聲音落下,兩個牽狗的男子一怔,隨即回過神來,俯身快速解開兩狗脖子上的鎖鏈。兩狗被解開瞬間,同時躍出,向狐影消失的方向奔去。

兩男子收好繩索也隨即跟着跑來,雷晏見此喝住兩男子,「不要跟來,可能有危險在這等我。」

說完雷晏取下背上的長劍,拔劍出鞘,緊隨兩狗飛奔而去。

眾人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雷晏,如夢初醒,一波三折,感覺像拍電影一樣,不過大家此時仍心有餘悸。

狐妖的陰神被重創,此時它法力十去七八,是降伏它最好的時機,錯過今日,待到它法力恢復絕對是個麻煩。

兩狗雖然沒看見狐妖的具體所在,但是鼻子已經嗅出了大概的方向。兩眼精光閃爍,身形快速的騰躍,向著前方奔去,雷晏緊追其後,速度一點也不比兩狗慢。

穿過一道山坳,一條白影閃出,正是那狐妖。狐妖慌忙逃竄,後面兩狗緊追不捨,雷晏也騰身飛躍,追了上去。

很快雷晏追到一座大墓跟前,墓門已經被打開,應該就是考古隊此次發現的大墓。狐妖縱身一躍,逃入大墓之中,兩狗也不含糊,跟隨而入。

雷晏從兜里掏出一個迷你強光手電,隨手打開,快速也跟了進去。

順着墓道很快追進了主墓室,兩狗在主墓室門口對着裏面狂吠,一時不敢進入。

雷晏也來到主墓室門口,透過半開的墓室石門,看向裏面。墓室寬闊,十分昏暗,雷晏用手中的強光手電照向裏面,終於在密室的角落發現了狐妖,此時狐妖兩眼紅光閃爍,透着一絲凶厲的氣息,兩狗也在這股氣息之下,遲遲不敢進入。

「你們出去,門口守着。」雷晏俯身摸了下狗子,示意它們出去。兩狗頗有靈性,明白了雷晏的意思,低吼一聲都跑了出去。

狐妖雖然法力所剩無幾,但是也不容小覷,兩狗子留下也幫不上什麼忙,可能還會拖了雷晏的後腿,倒不如讓它們去外面守着,防止狐妖脫逃。

雷晏從身上拿出幾根熒光棒,折了折扔在了墓室的不同方向。然後持劍走了進去,與狐妖遙遙對峙起來。

「束手就擒,我饒你一命。」雷晏打破沉默。

「嗖…」狐妖飛撲,嘴巴張開獠牙外露,直接向雷晏咬來。

雷晏身子一偏一劍刺出,狐妖爪子揮動,拍在劍身之上。雷晏收劍轉身再刺,狐妖就地一滾躲了過去,雷晏飛身蹬在石柱之上,借力騰空快速跟進,空中又是一劍刺下,狐妖倒是靈敏,險之又險的又閃避了過去。

雖然狐妖躲了過去,但是卻完全落入下風,雷晏一劍接一劍,把狐妖逼的險象環生。

一人一狐展開了追逐戰。

狐妖被追至角落,雷晏一劍刺出,沒想到狐妖竟然一躍而起,踩着牆壁上了地宮頂上,然後倒掛在地宮頂上,向下俯視着雷晏。

「我去,這也行。」雷晏有些驚訝,沒想到它還會這一手,不過也只是暫時躲避了雷晏的追殺罷了。

雷晏移步靠近狐妖,隨手摸出一張符紙,向著狐妖扔去,「去」。

「砰。」符紙化為一道閃電射向狐妖,狐妖一閃躲過符咒攻擊,直接從空中撲下。

雷晏不退反進,直接用劍花封鎖了狐妖的軌跡。

「乓…」劍影與狐妖交錯,劍影一窒,雷晏的劍招被破,狐影則繼續從空中向前撲來。

雷晏面色平靜,前沖的身體突然向下一跪,同時上身後仰,收劍橫於面前,成防禦姿態。

白影從雷晏頭頂飛過,雷晏則跪滑出四五米後,轉身一躍而起,一人一狐再次對峙起來。

此時狐妖胸前,有血一滴一滴的滴了下來,顯然是在剛才的交鋒中被雷晏給傷到了。

狐妖眼神幽冷,注視着雷晏。

「天狐幺幺,以血為祭,幻化九尾,恭祖神臨。」只見狐妖突然口吐人言,然後其胸前的狐血突然漂浮起來。

「不好,狐妖在獻祭。」雷晏暗覺不妙,看樣子應該是在召喚它的先祖。只有一些強大的種族才有這種手段,因為這需要族中有人修為達到極高境界,法力可以通天徹地,方才能辦到,看來這隻狐妖來歷不凡。

狐妖也不知自己能否成功,因為此術乃是禁術,是它突破陰神境時自然覺醒的,如今被雷晏逼到絕路,它才不顧一切施展起來。

雷晏準備打斷它的召喚,然而剛有所動作,漂浮的血液化為血霧,一道模糊的白色狐影從血霧中浮現。

雷晏見此直接改變方向,準備向墓外逃去,情況不明,還是走為上計。然而還沒等他轉身,一股無形的力量便束縛了自己,除了思想自己竟然連眨眼都做不到。

「恭迎老祖。」狐妖看着眼前浮現出的白影欣喜若狂,直接匍匐在地。

白影漸漸清晰,是一隻迷你的狐狸,與那狐妖頗為相似,唯一的區別就是他有九條尾巴。

「九尾天狐。」雷晏心中大駭,沒想到真有這個種族,自己如今的處境恐怕大為不妙。

「請老祖吞了這小子。」九尾天狐的威壓,雖然讓狐妖發自靈魂的恐懼,但是依舊壯着膽子,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期待。

「哼,你還有臉說,唐唐天狐一族,被人打的叫祖宗。」九尾天狐語氣頗為不悅。

雷晏聽了此話,如果不是渾身被禁錮,恐怕此時已經笑出了聲。

狐妖被訓斥,頓時低頭不敢再說話。

九尾天狐抬頭看了看天,雖然看到的只是墓室的穹頂,但是雷晏卻感覺它看到了墓外,看到了外面的天空。

「原來是這裡。」九尾天狐有些驚訝,收回目光又看向了雷晏。

雷晏感覺渾身不自在,似乎被人脫光了圍觀。

片刻,九尾天狐收回了目光,禁錮雷晏的力量也隨之消失。

雷晏一時不明所以,雖然自己恢復了自由,但是也沒敢有什麼行動,只是杵在那不說話,這種老怪物,大多心思深沉的很,最好還是少說話,即使討好人家,人家也可能會覺得你沒骨氣,隨手滅了你也說不定。

九尾天狐見雷晏不說話,白了雷晏一眼,「見了前輩,不知道問個安么?」

雷晏一怔。

「雷晏,見過前輩。」雷晏不卑不亢躬身抱拳施了一禮。

「天賦,不錯。」說完看向匍匐在地的狐妖又道:「它,從今天開始就是你的侍女。」說著九尾天狐指着匍匐在地的狐妖。

狐妖抬頭,滿眼驚愕,瞪了瞪眼睛實在難以置信。雷晏也是莫名其妙,「這位前輩不按套路出牌啊。」

「就這麼決定了,你們誰還有意見?」說完一股無形的威壓籠罩着雷晏和狐妖。

這意思也太明顯了,誰還敢反對。

「謹遵前輩吩咐。」平白得了一個侍女,雷晏自然沒意見。

「謹遵老祖安排。」狐妖雖然不願,但是也只能忍了。

「看看,多麼簡單的事情,非要斗個你死我活。」九尾天狐對兩人的回應頗為滿意。「好了,你們的事已經處理完了,我也該走了,小子記住,日後一定要來青丘,我送你一場造化。」

說完,九尾天狐化為一道白光,沒入雷晏的眉心,雷晏眉心隨之浮現一道九尾的紋印,雖然在自己眉心,但是雷晏卻能清晰的看見它,心中大為神奇,同時關於紋印的意義也浮現在了雷晏的腦海中。

「九尾」,自己頭上的紋印原來名叫「九尾」。是九尾天狐族的標誌,除了「九尾」,還有「八尾」,「七尾」,乃至最低的「一尾」。「九尾」為最高等級的紋印,是族長、聖子、聖女的專屬標誌。

雷晏證在地上半晌,感覺腦子實在是不夠用了,這九尾天狐做事也太天馬行空了,自己怎麼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九尾狐族的聖子,這讓他有些發懵。

此時狐妖卻更是鬱悶,自己耗費心血召喚老祖來滅殺敵人,結果老祖把自己賣給敵人當侍女了,一想到此處狐妖就有一股要吐血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