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庶女被皇叔寵上天
重生庶女被皇叔寵上天 連載中

重生庶女被皇叔寵上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茶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徐月桐 蕭懷瑾

上一世她嫁給太子成為了太子妃,助太子登基後,就被太子凌辱折磨,含恨而終
重活一世,她下定決心要替母族報仇,害她的,她定要加倍奉還!她鐵了心不會再愛上任何人,奈何這一世她遇見了太子的皇叔....展開

《重生庶女被皇叔寵上天》章節試讀:

第7章 他聽懂了她的琴音


「哐!————哐哐!」第三輪測驗開始抽籤了。

只見那王夫子鄭重其事的拿出簽筒,晃了幾下,便掉落出一簽。

他撿起簽子看了一眼便道:「第三輪測驗項目是——撫琴!」

「撫琴?那這次定是葉小姐勝出了」

「是啊。這汴京城中誰人不知葉小姐的琴藝一流。」

「姐姐!竟然是撫琴!這次她定是要輸了!」徐香韻恨恨地盯着徐月桐的方向說道。

徐香凝眉頭緊蹙,她不知道這個鄉下回來的妹妹還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

只是暗自覺得之前是自己太小瞧了她。

這次她也不敢說什麼了,只是狠狠地盯着徐月桐。

徐月桐彷彿感應到了她們的目光,回頭朝她們笑了笑。

徐香凝看到徐月桐沖她笑,忙換了副面孔生硬地扯了扯嘴角,尷尬地沖她一笑。

徐香韻此時也坐不住了:「姐姐,她怎麼看起來一點也不害怕,她明明不會撫琴啊。」

「我也不知道。」徐香凝喃喃道。

「第一位趙宸彈奏《陽關三疊》」

琴音剛起,便感受到撫琴之人的緊張局促,本是一首送別故人戀戀不捨的曲意,卻被他活生生彈成了想早點把故人送走,直接吃席的意境。

眾人聽得甚是澀耳,竟是強撐着聽他彈完。

「第二位王澤羽彈奏《廣陵散》」

這一位比剛剛那位琴藝熟練,只是歷練不夠,尚不能很好的表達曲意,到結尾處更是草草了事,彷彿是用盡了力氣一般。

也不甚驚艷,只見夫子搖了搖頭,嘆氣道:「白瞎這曲子了。」

「第三位紫言郡主彈奏《廣陵散》」

「什麼,跟剛剛彈一樣的?」

「她一個弱女子如何能彈好這首曲子」

「哎,這紫言郡主這次怕是懸了。」

只聽琴音響起,現場瞬間安靜,只覺得這琴音高低錯落,鏗鏘有力,甚至有濃濃的情感交織,讓人不由地豎耳傾聽,一曲彈罷,眾人皆感意猶未盡。

只有徐月桐深深地看向紫言郡主,她知道她並不想當什麼紫言郡主,這郡主是她父親戰死沙場換回來的!只有徐月桐聽懂了她的琴音!

「第四位葉清螢彈奏《高山流水》」

「到葉小姐了,這下有耳福了!」

「是啊,高山流水這首曲子也就葉小姐能彈了把。」

只見葉清螢緩步走向前,穩穩落座,盡顯閨秀氣質,手指輕撫琴弦,便聽得這琴音彷彿跳動起來,時而舒暢,時而流利,只覺在葉清螢的指尖跳舞,眾人看着這樣一人一琴皆是看得出了神,一曲彈罷,周遭響起轟鳴的掌聲,就連夫子也讚賞地點了點頭。

遠處亭中的蕭懷瑾卻搖了搖頭,彷彿等的不耐煩了似的將手中的糕點不停的轉動。

身旁的安翔又替夫子暗捏一把冷汗。

「第五位徐月桐彈奏《高山流水》」

「什麼?她瘋了?敢和葉小姐彈一樣的曲子。」

「果然是鄉下來的啥也不懂,嘖嘖。」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聽聞徐月桐要跟葉清螢彈奏一樣的曲子,徐香凝終於眉頭舒展開了笑道:「這下可是你自尋死路了,妹妹。」

此時葉清螢也扭頭定定地看着眼前這女子,心裏思索着什麼。

只見徐月桐毫無懼色,緩步向前,落座後便開始撫琴。

眾人只聽得這琴音時而雄壯,時而高亢,又時而婉轉,時而輕盈,彷彿是已經置身於山林之間,眼前便是那座巍峨高山和潺潺流水,還有那林間的鳥鳴,草木的清新和似錦的繁花。

一曲彈罷,眾人久久不能回神。

過了許久,只聽夫子叫道:「妙!妙哇!」

遠處的亭子中,蕭懷瑾看着徐月桐地眼神複雜,眾人只聽得高山與流水,但是他卻聽出了琴音中的憤恨和不屈,她究竟經歷了什麼?

「沒想到這徐三姑娘竟如此善彈。」

「是啊,竟然比葉小姐彈的好。」

「姐姐!她什麼時候學會了撫琴。」徐香韻早已沉不住氣了。

徐香凝此刻臉色也是十分凝重,恨的她牙根痒痒,簡直就想上去直接把徐月桐生吞活剝了,她不光長得美,竟然還如此優秀....

「今日入學測試已結束,恭喜葉清螢、紫言、徐月桐、王澤羽順利入學」

徐月桐笑着走到紫言郡主身邊說道:「恭喜你,以後我們便是同窗了。」

「同喜同喜。」紫言高興地說著。

此時亭子中。

「走吧,回府!」蕭懷瑾滿意地笑着說。

「啊,可是王爺,您今日不是來找王夫子的嗎?」安翔不解問道。

「是啊。「蕭懷瑾邊起身邊回道。

安翔撓撓頭:「可是這王夫子剛結束考核,您不跟他見一面就走嗎?」

「不必見了,走吧。」蕭懷瑾轉身便走。

「啊,王爺等等小的!」安翔越來越看不懂自家主子了。

「二位姐姐,妹妹還有事要去一趟江府,便不與姐姐同行回府,還請姐姐將喜訊帶回府通知父親,祖母。」徐月桐笑着看二人說道,此時她更想去江府告訴祖父這個好消息。

「哼,不過是通過了測試,竟高興成這樣。」徐香韻扭着頭嘲諷道。

徐香凝扯了扯她的袖子便說道:「妹妹能通過測試,姐姐也替你高興,那我們便先行回府了。」

說罷便扯着徐香韻頭也不回地走了。

徐月桐見兩個煩人精終於走了,便高興的往江府的方向走去。祖父他們肯定也在家裡等着我的好消息。

想着便越發加快了腳步,低頭奮力走着。

「嘭——」

「哎呀。」徐月桐吃痛地揉揉腦袋。

剛才只顧着低頭走路卻不小心撞上了別人。

她剛抬起頭來要道歉,只見眼前這人..有點熟悉..是惠親王!

倒霉!早就聽聞這惠親王是個冷麵王爺,不好對付,今日怎麼偏偏撞上了他!徐月桐懊惱地想。

「惠..惠親王,小女剛才無意衝撞王爺,還請王爺恕罪。」徐月桐低頭怯生生地說道。

方才考核時也未曾見她如此懼怕,怎麼見到本王說話也說不利索了?蕭懷瑾皺了皺眉頭隨即笑道:「你怕本王?」

「沒,沒有,小女只是...」抬眼便看到他滿臉笑意,這惠親王好像倒也沒那麼可怕,甚至還有點英俊?

「只是什麼?今日撞了本王可有個說法?」蕭懷瑾仍好笑地看着眼前這姑娘。

「說法?」這王爺竟還不依不饒,向一個小女子討要說法,只怕也不是什麼正經王爺罷了。

心下想着徐月桐便搪塞到:「王爺,小女子今日還有要事在身,至於這說法改日定給您個交待。」

徐月桐說罷不等王爺回話便逃也似地跑開了。

「這會子看她倒也無半分閨秀氣質了,只像那在田間地頭肆意奔跑的小姑娘。」蕭懷瑾盯着徐月桐的背影笑着喃喃道。

一旁的安翔早已看傻了眼,自家王爺何時這般有耐心了。

跟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竟也能相談甚歡了,要知道平時他在王府便多說一個字也嫌麻煩的主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