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阿澤,修仙只為炸坦克!
我阿澤,修仙只為炸坦克! 連載中

我阿澤,修仙只為炸坦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龍家崽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枯阿澤 龍家崽崽

(熱血+ 科技+ 玄幻)他丟下一個魔方,只為了一個一個想法
而他們卻在戰火中死去
兩個世界,誰是入侵者,誰又代表正義呢?是劍陣的劍氣厲害,還是炮軍陣地的火力壓制更為強大呢?戰爭的意義又在哪呢?玄幻與科技的巔峰較量,誰能成就永恆! 「什麼?生物科技解鎖了基因?融合了神獸血脈?」 「什麼?機械科技出現了超級神甲?」 「什麼?他們的星際艦隊已經準備進攻?」 善良的阿澤只是人畜無害的看着眾人笑了笑……展開

《我阿澤,修仙只為炸坦克!》章節試讀:

第4章 枯家村的小男孩


在一個寂靜的小村莊里,一個小男孩坐在麥垛上看着月亮。

「阿澤!回家吃飯了!」母親的呼喚傳來,男孩聞言立馬向家裡跑去。

家門口,母親溫柔的看着他,「快去洗手。」男孩跑到木盆邊上洗手,然後笑着問:「阿娘,今天吃啥呀!」母親輕輕的揉了揉他的小腦袋笑着說:「是阿澤最愛吃的餃子呀!」

「今天咋可以吃餃子呀?」阿澤很奇怪地問道。

母親笑着說:「因為阿澤已經要八歲了,明天就要去學堂了,今天慶祝阿澤不再是七歲的小朋友了呀!」

「可是今天不是我的生日呀!」阿澤更疑惑了。

「阿澤去學堂就要很久不能回來了,爹娘就沒辦法給阿澤過生日了,只能提前給阿澤過了呀!」母親捏了捏阿澤的臉蛋道。

「阿娘,我不想去學堂了,我想和你們在一起!」阿澤拉着母親的手撒嬌道,這一招往常都很好用的,但是這一次卻失去了作用。

「唉……」母親嘆了一口氣道:「阿澤,你要考一個好的功名才能讓自己有更多選擇的權利呀!」

阿澤委屈道:「可是我就是想陪着阿爹阿娘嘛!」

母親不說話了,就只是拉着阿澤的小手,眼裡充滿不舍。

「你們娘倆咋還不進來,我都不敢動筷了都。要餓死了!」這時父親走了出來道。

「快吃飯吧,阿澤,走,我們進去吃你愛吃的餃子。」母親拉着阿澤的手一刻都不想放開。

進了屋內,父親坐在家主位,對阿澤道:「去給你娘盛碗餃子!」

「好……」阿澤乖乖地去土鍋里盛餃子,遞給了母親,母親笑着說:「阿澤真孝順!」

阿澤又盛了一碗,想遞給父親,但是父親沒接。

「過來阿澤。」父親招呼道,阿澤走到父親的身邊,父親將他抱到大腿上。

「阿爹,怎麼了?」阿澤好奇地問道。

「你爹肯定是想趁現在抱抱你,等你長大了他可抱不動了。」母親在旁邊揭穿道。

「婦人之見!」父親不想承認,但是他還是溫柔的抱着阿澤。然後對阿澤道:「阿澤,你聽我說,以後你忘了誰都不能忘了你娘,你明天就要去城裡上學,不知何時才能回來,你爹我沒多大本事,只能讓你一個人去城裡上學堂,我們不能去陪你,算阿爹對不起你!但是你阿娘真的為了咱家操勞了半輩子了,你要學成可不能忘記你娘!」阿澤認真的點了點頭。

「你跟孩子說這些幹啥?」母親抱怨道。

「阿澤,我希望你功成名就,但是不能也沒關係,你要自己過好,不要像阿爹一樣只能讓心愛的人睡在這樣的茅草屋內!」父親溫柔的看向了母親

「老不羞,別說了!」母親正在給阿澤盛餃子,聽到父親的話害羞道。

父親閉了嘴,把碗里的餃子都夾到阿澤碗里。「吃吧!」

阿澤開心極了,父親居然對他這麼好。他夾起一個餃子遞給父親道:「阿爹吃!」

父親揉了揉他的頭說:「父親還有其他好吃的,你好好吃你的。」阿澤知道阿爹是在騙他,只是為了讓他多吃點。嗯,一定是這樣!

阿澤只能開吃,心想給阿爹留一點,但是他太喜歡吃餃子了,一不小心就把碗里的吃完了。

「吃飽了嗎?」父親笑眯眯的對阿澤道。

「吃的可飽了!」阿澤心滿意足的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

只見阿爹又從鍋里撈出一大勺不一樣的餃子,撈進母親碗里:「孩他娘,快吃!肉餡兒的!」

母親不由道:「我吃不完!」

阿澤眼裡泛起光,肉餡,我吃呀!給我!剛剛為什麼我吃的都是韭菜餡的!

「吃不完慢慢吃!」「會吃胖的!」「胖了可愛!」「給阿澤吃點吧。」「阿澤已經吃撐了!是吧阿澤?」

阿澤委屈的點點頭。(阿澤:要不你還是把我刪了吧……)

「這還有一個雞腿,我特意給你買的!」

「雞腿還是給阿澤吃吧!」「哎呀,都說了阿澤吃撐了。」看着流油的雞腿阿澤擦了擦口水道:「我覺得我肚子還能擠擠。「

「擠什麼擠,小屁孩少吃點肉,吃壞肚子就不好了你說對吧?」

阿澤低下頭不去看這個畫面,說了一句:「對。」(阿澤:我咬緊牙關命令自己說出這句話)心中無奈道:果然,我就知道,我不是親生的,我就是個意外!

就在父母秀恩愛的時候,阿澤默默走到一邊。

「阿澤今天別忘了吃藥!」父親囑咐道。

「知道了!」阿澤走進屋裡打開了裝葯的盒子。葯香四溢,他吃了下去,感覺身體暖洋洋的,好舒服,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

「長官,蟲洞這邊好像是農耕時代,很貧窮啊!」一個穿着軍服的黑人向一個白人軍官道。

「愚蠢,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白人不屑的看着黑人罵道。

「代表什麼啊?」黑人很是不解道。

「代表這個地方的所有資源都是未曾開採的!」白人軍官眼裡充滿貪婪。

「可是這裡有土著啊!」黑人疑惑道。

「土著?我怎麼沒看到?我只看到了一片無主之地!」白人軍官掃了一眼黑人,看他還是不太明白,便惡狠狠道:「全部殺光!」

黑人敬了一個軍禮道:「yes sir!」

很快幾輛坦克就從蟲洞中出來,轟向了小村莊。

「快跑啊!」「救命啊!這是什麼怪物啊!」慘叫聲哭喊聲響徹原野。

阿澤父親立馬拉着妻子,拽着阿澤向外衝去,一發炮彈正好轟在阿澤家的。阿澤父親一把將妻子推出家門,一腳把手裡的阿澤也踹出家門。房屋倒塌,直接把他壓在最下面。

阿澤連忙爬起,看見父親被壓在屋下,不由得哭了起來。而阿澤母親卻一臉古怪,然後好像突然反應過來一樣,也哭了起來。

「阿澤……原諒阿爹,阿爹可能對你不夠好……但是阿爹也是第一次當爹……對不起……咳咳……阿爹不能再陪着你了!」聲音越來越虛弱,直至聽不到了。

阿澤再呼喊也沒了回應,阿澤母親拉起阿澤向村外跑去,但是阿澤哭着根本跑不快,阿澤母親便把他抱起逃命。

他們逃出村莊才發現了那些怪物,一個鋼鐵巨獸,它們噴吐着火球。這時一個鋼鐵巨獸吐向了他們。阿澤只看見母親將他護在懷裡,下一秒一聲巨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