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劍落盡世間仙
一劍落盡世間仙 連載中

一劍落盡世間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御林乘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暮離 林芊雪

暮離本來只想安安靜靜地修道,卻意外發現自己是聞所未聞空靈道體,本以為可以修行逆天功法,結果這功法極為坑爹,剛入修行路又有天才金丹想殺自己......安靜不下來了展開

《一劍落盡世間仙》章節試讀:

第5章 秦王往事


暮雲天正在書房準備給林芊雪寫信,看到暮離到來,他急忙對暮離說道:「離兒,你別著急,為父已經幫你找好了修力之路的功法,修力之後可以如天師一般以文考入聖地,即使沒有靈根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此刻的暮離心情極好,他打趣道:「父親您可是比我還急啊,我今天來是給您報喜的。今日我嘗試着修鍊了千鈞的功法,竟能夠成功修鍊,我是有靈根的。」

「什麼?可以修鍊功法?這是真的?」暮雲天激動地說道,其中的欣喜並不比暮離少半分。他趕忙去將一旁置物架上的感靈石拿來:「離兒,你快試試。」

暮離聞言便握住了那顆感靈石,感靈石上散發出了屬於土靈根的暗黃色。

暮雲天看到這一幕,略帶疑惑道:「怎麼會如此,為何會突然之間又顯示出土靈根?這種情況真是聞所未聞。」

他說著還皺眉盯着暮離手中的感靈石,思慮了好一會兒,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喃喃道:「《玄甲功》...土靈根...這二者之間,難道是...空...」

暮雲天只說了一個空字便停,隨後神色嚴肅地對暮離道:「離兒,隨我來,現在什麼也不要問,稍後為父再解釋。」

說罷他拉着暮離往外面去,到門口時吩咐侍衛道:「要是一會兒林客卿夫婦回來了,你與他們說,我有重要的事要辦,稍晚我會去找他們。」說罷立刻帶着暮離往密室去。

到了密室,暮雲天布下隔絕探查的陣法,隨後打開牆上秘格從中取出一個用陣法封印好的玉盒。他對一臉好奇的暮離說道:「離兒,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你想知道的答案都在這個盒子里。」暮雲天將盒子上的陣法解開,遞給了暮離。

暮離打開玉盒,發現玉盒中只有一個玉簡,他以詢問的目光看了一眼暮雲天,暮雲天道:「你看看就知道了。」

暮離點點頭,把玉簡貼在額頭上,一陣白光閃過,暮離的腦海中立刻多了一部名為《混沌道體》的修鍊功法,隨後玉簡更是化為一粒光點從額頭進入了暮離的身體中,看到這一幕,暮雲天臉上露出驚異的神色。

暮離問道:「父親,這是什麼東西,我腦海中突然多了一部功法,這個玉簡也消失不見了。」

暮雲天回道:「為父也不知發生了何事,我原來也只能看到裏面有一篇功法的開篇,並沒有發生過今日這種異變。這篇功法介紹了一種名為空靈道體的神奇體質,它本不呈現任何靈根的性質,但是卻毫無滯礙地修行任何屬性的功法,有了對應屬性的靈物後它甚至還可以轉化為對應的靈根。」

暮離剛剛也看到了這門功法,他點頭道:「這門功法現在正在我的識海中,而要修行這門功法,必須要空靈道體。」

「是啊,空靈道體先天無靈根,但是能以靈石和功法修鍊出靈根,這就是《混沌道體》開篇所述。但是空靈道體為父是聞所未聞,當年獲得這本功法後也只能空嘆,如今沒想到離兒竟是空靈道體。」暮雲天看了暮離一眼。

暮離思慮片刻後道:「我是空靈道體,而父親手中卻有這本空靈道體才能夠修鍊的功法,這應當不會是巧合。」

暮雲天有些欣慰地看了一眼暮離道:「我兒聰慧,從前為父沒想過這點,但從今日之事為父便知這的確不是巧合,離兒可記得曾經問過為父很多次的那個問題?」

他自然是記得的,修道是求己,所以志在登仙的修道者為了提升那一絲的成道契機,都不會在合體境界前生育後代,一是為了防止自身精華流失,二是為了避免沾染上他人氣息與自身產生衝突導致靈肉相合失敗。

但是暮雲天和艾萱的資質都很好,卻在元嬰期就生下了暮離三兄妹。這也是他自學習了修道常識後就有的疑惑,也曾詢問過暮雲天多次,但是暮雲天卻一直不願與他說。

暮離回道:「記得,難道與此事有關?」

「不是為父不願意說,實在是其中涉及一些往事,那會兒你還小,為父不願你們過早牽涉其中,也不願你背負這麼多,只是如今不得不說了。」暮雲天嘆道:「這件事還得從兩百年前說起,你也知我靈朝皇族乃懷姓,靈武大陸共有九州,每一州都分封有九個藩王,每一州藩王之首都是懷氏族人。我們秦國封地與懷氏封地相鄰,故當年我們暮家與天元一脈懷氏的關係極好,我與你母親常常和當年的懷氏天才也就是現在的天元王懷展一同尋幽探密。」

暮雲天說到這裡,眼神中帶着一絲懷念,但是轉瞬間這絲懷念便消失地無影無蹤:「兩百年前,我與你母親都是天資極好,均是心向大道之人,如你與雪兒一般情投意合結為了道侶。有一次我們偶然間獲得了一份仙府信物,我們便邀請懷展一同循着信物的線索去了那個仙府。可就是那一次,那一座仙府的價值太大了,大到讓我們與懷展的情誼變得不堪一擊。」

暮雲天停頓了一下,然後帶着一絲慶幸說道:「我不知他在那裡找到了什麼,我們在外層幻陣便被分開了。我與你母親並沒有走散,但是你母親在幻陣中被傷了識海,生命垂危,我又毫無辦法醫治,只能帶着她一直走,希望能夠找到救命的丹藥。我帶着她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到了什麼地方,只是眼前突兀地出現了一個石室,我趕緊進入其中。好在內部有一瓶丹藥,共有三粒,我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冒險試試,將丹藥餵了一粒給你母親。結果真的有效,但是效果看起來並不明顯,我便把另外兩粒一起餵給了她。隨着兩粒丹藥入腹,你母親立刻痊癒醒轉了過來。隨後我才與你母親查看了整間石室,但是內部除了那一瓶丹藥外,我和你母親只找到了那枚玉簡。」

說到這裡,暮雲天語氣突然變得有些憤怒,又帶着一些失望:「我們見並沒有什麼東西了,便打算離去,只是沒想到剛出門就被傳出了仙府之外。不久後我們又看到懷展被傳了出來,懷展神情還很激動,他說這至少是一個天仙的洞府,隨後他試探着問我們獲得了什麼,我當時看他與之前已經不太一樣了,沒有與他和盤托出,只說得到了一瓶丹藥,但已經用來治好了你的母親。他對此也沒有多問,只是說這個仙人洞府我們無福消受,必須上報靈皇。我們也認為應當如此,就與他一起往回趕。但是令我們沒想到的是,在回去的路上,他趁着我們注意鬆懈之際下手偷襲,直接將我們打傷。幸好我們都是元嬰境,雖然他天資比我們好,但是終究無法同時殺死兩個同境界的對手,我與你母親活了下來,但是卻損了道基,從此不得寸進。」

暮離聽到這裡,心中的憤怒已是壓抑不住,怒道:「孩兒日後必斬他為父親報仇!」

暮雲天搖搖頭道:「這可能就是因果報應吧,他毀了我與你母親的道基,後來很快便進入了化神境界,但是他在一次爭鬥中同樣被人毀了道基,只能是繼承了天元王之位。」

「那他後來沒有再來找過麻煩?」

暮雲天冷笑了一聲道:「至於他為何不來找我麻煩,他不過也就是化神境界罷了,沒有把握在消息不外泄的情況下殺掉我與你母親,所以也就只能按兵不動。我與你說這些不是為了讓你為為父報仇,我們這一輩的事就由我們自己解決,不要成為你的負擔。當初天元王來找過我,他提議不要讓仙府之爭波及太廣,我們各選出一個後代來以各種手段爭鬥,誰贏了仙府就是誰的,事後兩家的仇怨到此為止。」

他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若是當年,為父就算與他拼個你死我活也不會妥協,可...如今不一樣了,我和你母親修為停滯了兩百年,如今有了你,有了小雨小雪,我和你母親可以死,但是你們不能。」

說到這裡,暮雲天的語氣滿是不甘與愧疚:所以,為父同意了,他們懷家家大業大耗得起,但你和小雨小雪耗不起,無休止地爭鬥下去我們暮家遲早會沒有出頭之日。他選定的是他的兒子懷淵,我們家我想讓你去,你願意去嗎?」

這句話看似是在詢問,但暮雲天了解自己這個兒子,他肯定會答應,所以他此刻更加愧疚。

果不其然,暮離毫不猶豫地說道:「這功法就讓我和仙府無法分割了,此事我不去誰去,不過父親如何能保證天元王一定會信守承諾?」

暮雲天看著兒子,嘆道:「為父自有手段,你不必擔心。不過你要知道此事不易,懷淵如今已經是金丹境界,而且天資卓絕,築基和金丹兩個境界都入了聖榜,雖不知是何靈根,但是必不會差了。你要記住,你們的爭鬥不是一時的,對付他你要用任何手段,陰謀陽謀,只要不去故意坑害對方的家人,什麼手段都沒問題,不管你們誰死了,我們都不會報仇。」

一個剛剛修行的修士,竟要與一名聖榜金丹修士斗生死,傳出去不知有多少人會說暮離不自量力,畢竟這是只看力量的世界,可沒有人會同情弱者。

暮離知道這賭局極其不公,但他也知道這是父親的無奈之舉,否則他定不會讓自己身陷險境,他點頭道:「孩兒知道了,那父親就沒想過向暮家主家求援嗎?」

暮雲天聽到這話,呵呵一笑道:「離兒啊,為父要教你一個很重要的道理,這是個力量為尊的世界,你可以做一個好人,但你也要有盪卻一切不平的力量,否則你的好心根本就一文不值,千萬不要太相信這個世界的善意。我們只是主家的一個旁支,一個仙府能夠讓我的多年好友出手殺我,我與主家的關係與之相比又能好到哪裡去呢?」

暮離還是有些不解,問道:「可他們知道了仙府的存在,又為何會對父親下手呢?」

「離兒啊,你從小就聰慧過人,這一點你想不到?」暮雲天看着暮離說道。

暮離沉思了一會兒,說道:「是因為仙府涉及之事太大,即使父親沒有拿到任何寶物,他們也不會放過任何可能,父親沒有把握他們不會對我們動手?」

暮雲天欣慰笑道:「是啊,從功法就可以看出這個仙府藏着多麼驚人的寶藏,而我們只是一個隨時可以拋棄的旁支,哪裡比得過可能獲得的寶物呢?」暮離聽着這話,心中不由得有些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