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與天神下局棋
我與天神下局棋 連載中

我與天神下局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夢中感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司藤 奇幻玄幻 夢凡

眾神博弈之下,眾生皆是棋子
棋局陷入僵局,一個小人物成了,打破平靜的切入口
我為人族求生存,我為人族求平等
我要為眾生開太平
展開

《我與天神下局棋》章節試讀:

第5章 真像論


白啟在林間快速移動,直奔龍淵潭而去。

日上三竿,清風拂面,龍淵潭邊,一少年縱身一躍跳入潭中。

潭底漆黑一片,只有一點微弱的亮光。

但深入到潭底,之時那詭異的女子哭聲便再度響起。

沒錯就在這裡,在你前方有一處洞穴快進去。

洞穴之中沒有水。司藤也化作了人形。

這哭聲好像越來越近了。

那就沒了,我的其中一截肢體,應該就在這裡。

臨近之時只見一座孤墳,墓碑上還刻有司藤之墓,李淵立。

哼這李淵,我都死了竟還想着利用我,竟然敢用我的氣運來給你鎮龍脈。這算盤打的真是啪啪響,正好,我來修改一下你李唐龍脈。

給我破。墳墓破裂,青藤木棺破土而出,藤木散去出現一小女孩,面容清秀,與司藤有些相似。

那女孩,用天真的目光看向司藤說道,姐姐我們在哪裡見過嗎。

乖,姐姐是不會傷害你的,過來讓姐姐抱抱。

不知道為什麼,小女孩見到司藤便有一種親切感,於是便飛入了司藤的懷抱。

小傢伙這是青藤化龍槍的槍法你先練着。一道光芒射向夢凡。我要閉關一段時間你自己小心點,你的雷劫應該也差不多了。

說完無數藤條,將擁抱着的二人包裹成了一個球。

夢凡見到前面有亮光,便向著亮光走去。臨近聽見水流聲,穿過洞穴一道水簾出現在眼前。

下面是一條河,河邊有一塊石碑,龍給水。

躍出瀑布,邊上也有一塊碑,龍鬚瀑。

已經,好幾天沒洗澡了,身上都臭了,先洗個澡,再抓條魚。

說完夢凡,脫了近光,跳入河中。

一會後一身白衣乾淨又舒雅的少年開始練槍,衣衫浮動暖陽照在其俊逸的臉龐上,少了點書生意氣,多了一絲江湖兒女的快意恩仇。

化龍槍法,魚龍槍、蟒龍槍、蛟龍槍、角龍槍、應龍槍、祖龍槍。

化龍中的化指槍,龍指精神意志。要有龍的神態,龍的精神和永不言敗的意志

以身化槍,以神化意。

以意化形,搶出而無悔,達到人槍合一的境界。

魚龍槍

龍吟聲起,一條鯉魚虛影,張大嘴先天怒吼好似要化龍一般怒吼着向著瀑布衝去。碰觸之際竟阻斷了瀑布水流。

成了,我練成魚龍槍,又奔又跳高興的像個小孩子一般。

這時夢凡體內一股能量波動散開。要突破。

這時天上雷雲密布。夢凡連忙找了一處空地盤腿坐下,將不死卷催動到了極致,迎接雷劫的到來。

天上雷光翻湧,雷電好似一條條雷蛇一般吐着蛇信。轟然一聲雷光落下。

劈在身上,好像身上有無數螞蟻在爬,還伴隨着高溫的灼燒感。

轟…轟…轟又是三道落雷落下。

這時的夢凡上衣早已燒毀健壯的身軀變的漆黑,還泛着淡淡的電弧。

快堅持不住了,夢凡咬牙堅持道。

轟…又是一道天雷落下。

天雷過後,夢凡一口鮮血吐出,全身虛弱不堪。

不行再這樣下去,就要飛灰湮滅了。

創世吸納

氣息開始恢復。

夢凡先天嘶吼道,來啊小爺不怕。

轟…轟兩道天雷過後,雷雲散去,

緊接着夢凡精神鬆懈,一口鮮血吐出昏迷向後倒去。

半夜子時,夢凡從昏迷中醒來身體在雷劫的洗禮下之前的傷勢已經恢復,但身體還十分疲憊。

這時龍鬚瀑一道青光衝天而起,青光之中,一道女子身影,向天嘶吼,好像在宣洩這一世的不甘。

此時龍鬚瀑和龍淵潭,附近的樹木,都好像開了靈智一般,竟的其齊刷刷的青光中的女子做出了鞠躬的姿勢。

老娘重回天界之時,便是諸神滅亡之日。殺玉帝,誅如來,滅道祖,蕩平靈山與天庭,然而這些話只有她自己可以聽到。

青光散去,月光照影,青衣飄飄宛若仙子落入凡塵。

小弟弟,看呆了。司藤,一臉玩味的說道。

姐姐,那麼漂亮怎麼看的看不夠。

油嘴滑舌的小鬼,怎麼,雷劫渡過了。

我當然是沒有,姐姐厲害啦,姐姐你現在是什麼境界了。

半步羽化。

姐姐這麼厲害,你究竟是什麼人啊。

小傢伙你這麼聰明,你自己猜啊,給你提示一下,唐皇朝邊境落日森林。

不對啊現在沒有落日森林,只有七賢峽谷。

七賢,咋不叫蠢蛋。

你是史書里的魔頭司藤。

你們現在的史書的是這麼記載我的,那你覺得我是好人還是壞人。

姐姐那麼漂亮自然是好人,那姐姐真像究竟什麼。

真像是什麼,對於現在的你本更就不重要,你也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記住,真像是什麼對於,極大不發分的人來講本根就不重要,人們相信什麼或是可以相信什麼那什麼便是真像。

恩在這不遠處,有兩股元嬰能量波動,有意思,走要不要去看一下,我幫你掩蓋氣息。

好的我換一下衣服就去。

突然司藤感覺眼前一黑險些要倒了下去。

姐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休息一下就好,於是就變回了手鐲,走去把我幫你掩蓋氣息。

與此同時,秦皇朝,鑄劍谷同樣有一名與司藤極為相似的女子也感到了頭疼。

司蕊小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你下去吧。

老奴告退。一灰衣老者拄着拐杖恭謹的退去。

這麼多年了。本體你終於醒了,事情是越來有意思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