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無限定義,我給異能增加附屬條件
無限定義,我給異能增加附屬條件 連載中

無限定義,我給異能增加附屬條件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吃面不吃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吃面不吃算 李悠 都市小說

靈氣復蘇,藍星上的人類覺醒了五花八門的異能,穿越者李悠卻發現自己綁定了一個系統
無限定義系統?! 李悠發現,自己的系統好像可以給別人的異能增加附屬條件? 什麼,你會飛?給我定義,你一邊飛一邊竄稀! 什麼,你永生?給我定義,你一天要睡24小時! 什麼,你會噴火?給我定義,你只能用屁股噴火! 什麼,你金剛不壞?給我定義,你分不清廁所和食堂! 什麼,好兄弟你特別能拉?給我給我定義,你戰鬥時必餵飽對手…展開

《無限定義,我給異能增加附屬條件》章節試讀:

第2章 舔狗也能得狂犬病?


「你就是丁怡?」

「除了大,好像也沒什麼吧?」

李悠皺着眉頭,一副認真的樣子打量着面前美艷的少女。

女孩身穿火辣短裙,裙擺下那一對圓潤的長腿讓在場男性無不側目。

其長發披肩,姣好的面容卻帶着一絲尖酸刻薄,讓人生不出好感。

雖然不是李悠喜歡的類型,可那令人雙手都無法掌控其一的偉物還是讓李悠忍不住地驚嘆。

小小年紀就發育得這麼好了?

吃奶牛長大的吧你?

「李悠,你以後不要再纏着我了!」

「懂嗎?」

丁怡朱唇微啟,高傲的眼神連看都不帶看李悠的。

因為她不用看也知道,李悠現在肯定在跪下認錯。

李悠可是她最忠誠的舔狗,如果不是有必要的原因,丁怡也不想錯過這條狗王。

「哦!」

李悠點點頭,除了那對奶牛…他覺得丁怡也不怎麼樣啊?

以前的自己看上李悠哪點了?

「嗯?」

丁怡一愣,終於睜眼看了一眼李悠。

李悠這時候應該在跪舔她才對啊?

雖然有點出乎意料,但是好像也沒什麼,堂堂外院五大校花之一,丁怡並不缺舔狗。

最舔的李悠反常地沒有尋死覓活糾纏他,反而讓丁怡覺得輕鬆了一些。

「親愛的小寶貝,今天的天氣真好,我在操場上撿到了你吐的口香糖,我準備……」

「我擦!尼瑪,大舔狗!」

李悠表情猙獰,看着情書上熟悉的字體和反胃的情話,忍不住大罵。

「這真是我寫的?」

李悠難以置信地撇了撇嘴,問道。

「那倒不是!」

一旁的劉子這時候雲淡風輕地搖搖頭,頗為自豪地說道:「是我教你寫的!」

「嗯?」

「這女神吐的的口香糖啊,它最多再嚼兩天,就不行了……」

劉子一副經驗老道的樣子,甩動一身肥肉,對着好兄弟傾囊相授。

「感情你還挺有經驗啊死胖子!」

「真是紋身師閉眼——你秀了我一臉!」

李悠表面上罵罵咧咧的,手上卻不留痕迹地將情書撕碎,腳底的別墅已經快成型了!

真是一個敢教,一個敢寫!

這時候,班裡的其他學生已經注意到了這邊。

他們臉上都掛着淡淡的姨母笑,李悠跪舔丁怡這事,整個外院都知道了。

只是大傢伙沒想到,大奶牛咳咳…大美女丁怡會親自來找李悠。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莫不是李悠成功轉正了?

吃瓜的情緒瞬間到位,甚至因為異能即將覺醒而緊張的同學也毫不猶豫地加入吃瓜群。

丁怡這邊感受到諸多的視線,有些不自在。

身為校花的她被舔習慣了,今天李悠反常地沒有任何表示,這讓她有些不適應。

在看到李悠竟然無視自己,和劉子談笑時,丁怡終於有點站不住了。

「李悠!」

「爺爺在此!」

李悠習慣性地大喝一聲,管他是誰呢,有便宜不佔是傻子。

「你說什麼?」

丁怡驚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喲?」

「奶牛咳…美女還沒走呢?」李悠看到丁怡,問道:「發生甚麼事了?」

「呵呵,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想哭別憋着,想舔…我也不會再讓你舔了!」丁怡嘴角上揚,女王般的眼神,輕蔑地看着李悠。

一副等待李悠繼續跪舔的高貴表情,讓人生厭。

「這人有病吧?」

李悠皺眉,幾秒後毫不憐香惜玉地開口道:「知道了知道了,以後我不舔你了,確實扎嘴……」

「嗯?什麼?」

丁怡沒反應過來,有點沒聽懂。

周邊的吃瓜群眾卻爆發出一陣唏噓,莫不是這李悠真轉正了?

「李悠,你找死!」

丁怡表情一僵,表情瞬間猙獰,喝道:「我告訴你李悠,我男朋友現在已經覺醒了A級異能!」

「人家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死你!」

「這樣的人才配做我男朋友,像你這種屌絲……呵呵!」

聞言,人群嘩然。

異能者覺醒的異能千奇百怪,五花八門,且等級森嚴:F,E,D,C,B,A,S,SS,SSS

B級雖然不算頂尖,但是在陽城這種邊疆小城裡已經算得上天才一號的人物了。

畢竟,大多數人覺醒的異能都很差勁,但C,D級別的異能已經能讓他們衣食無憂了。

A級則是要遠超他們的想像!

眾外院學子唏噓四起,羨慕的嫉妒的。

更有些女孩子恨恨地看了一眼丁怡的胸前,暗罵自己的飛機場沒出息。

能和這樣的異能者在一起,丁怡絕對會水漲船高,哪怕沒有覺醒異能,地位也不會低到哪去。

此時,看到場中的學子們被丁怡震住,李悠不緊不慢地開口。

「唉~」

「我也知道你是為了孩子!」

「為了讓我們的孩子過上更好的生活……我懂!」李悠抹了一把眼淚,臉上布滿了滄桑。

說著,還有意無意地經常朝丁怡的腹部看去。

「那位兄弟不嫌棄,我很開心!」

「替我謝謝他!甚至願意跟着孩子姓李!」

李悠捂着臉,悲痛欲絕地靠在劉子的肉山肚子上,潸然淚下。

「什麼?」

「什麼情況?李悠竟然真的轉正了,教教我,我也想轉正……」

「我擦,這是大新聞啊啊!」

「牛批,李悠牛批!」

「何方神聖,能比李悠還舔,願意跟着孩子姓?神了!」

學生們彷彿聽到了什麼大紀事一般,瞬間沸騰起來。

丁怡的小臉卻愈來愈黑,此刻她也明白自己被李悠擺了一道。

但是學生們對此事已經相信了一半。

主要是,李悠的演技太好了!此時他還趴在劉子肉堆里痛哭流涕。

這影帝般的演技,連劉子都相信了,看不下去的他也在開口安慰李悠。

丁怡驚怒交加,她不明白,本該服服帖帖的舔狗,怎麼突然發瘋攻擊她了?

狂犬病?

舔狗也會得狂犬病嗎?

礙於周圍人多,丁怡咬牙切齒地瞪了一眼李悠,悻悻離開。

察覺到丁怡離開,李悠瞬間坐正身體,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這直接把劉子給整不會了。

我不好容易安慰你一次,你卻讓我輸得這麼徹底……焯!

「不是,柚子!」

「這到底什麼情況,丁怡你不是追了好久了?」

「難不成你剛剛說的是真的?」

劉子帶着賤兮兮的壞笑,一副八卦的模樣湊近,一個肉蛋衝擊將李悠埋葬在脂肪之中難以自拔。

「當然是假的了!」

李悠搖頭,嚴肅地說道:「我可是一個專一的男人,而且我有女朋友!」

「什麼時候?在哪呢?」

「出生的時候,左手一個,右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