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涅凰策
涅凰策 連載中

涅凰策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沽玥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離 洛三生

她背負着前世的滅門之仇,變婚之恨,一朝附魂重生,王曦瑤成了名揚天下的名家宗主慕離
他帶着考研失利,升學工作無望之憾,酒後沒有扶穩牆角,一頭栽到了千年之隔的大周洛國公家二兒子洛三生的身體里
在遇見了被他一直喚作『那個傢伙』的慕離後,洛三生不會想到,自己一個現代人,會在她的世界裏活的如此卑微
閱盡繁華,歷盡滄桑,心慵意倦,遍體鱗傷
那個用生命作為賭注的誓言,該是如何收場? 他:「你信不信,我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相隔幾千年的那種
」 她

他:「慕離,我感覺我好像喜歡上你了哎,怎麼辦?」 她:「涼拌唄,你不是經常這樣說
」 他腆着臉,像是孩童般抓住她的胳膊撒嬌
她:「洛三生,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是要覆滅這天下,將萬民推於水火之中,成了天下人之公 敵,你會為了天下人殺了我么?」 他:「如果真是那樣,那我就為你殺盡天下人!」展開

《涅凰策》章節試讀:

第7章 分封疏折惹爭議


他一身白衣,年輕氣盛竟連暖袍都未穿便出了門。月光灑在他英眉高鼻,清膚無瑕的側臉。卻是擺出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拍打他鞋幫上粘帶的霜露。

「洛三生,你三番五次的接近我,是何居心,有何目的?」

「目的?我能有什麼目的?就是覺得太無聊了,來找你嘮嘮嗑唄。」

慕離的一番話,似乎有些讓他捉摸不透。那分明就像是審問一個別有用心,並且被當場抓住的罪犯。

不過,洛三生腦子倒是轉的極快,轉瞬間揚起英眉一笑。

「不過要說目的哦,可能是有那麼一點點。哎,你相信一見鍾情不?」沒心沒肺的大笑,言語之中,滿是挑逗語氣。

而慕離對他並未冷淡迴避,反而走到與他相對的一塊假石上坐了下來。「侯爺此來,莫非是要和離兒表露愛意的?」

她手指着洛三生翹起的右腳,緊接着和他質問道。

「方才我見侯爺拍拭鞋幫上粘帶的霜露,鞋底卻未有半點泥塵,離兒若是猜的沒錯,侯爺的輕功,很是了得。」

「哪有,哪有。進這院子前我便特意將腳下的泥土挑凈了。」

洛三生為自己辯解着,同時放下翹起的右腿,落在地上裝模作樣的跺了幾腳。

「能兩次躲過白梅園的巡守衛隊,除非那些衛隊都是瞎了, 否則侯爺能如此輕易到此?」

慕離接二連三的剝開他極力遮掩的表相,終於,洛三生不再裝了。

對她心思的縝密,洛三生雖然能夠接受,但也有些意料之外。

「好了,夜已深,人已乏,侯爺請回吧,離兒歇息去了。」

說罷,慕離便不再看他,起身朝自己的廂房走去。

好不容易和自己心儀的人搭上兩句話,便又要匆匆道別,洛三生失望的嘟囔了一句:「才說了兩句,就要走了啊。」

「若是侯爺有事,明日再說吧。」

說罷,還未等她行走幾步,那洛三生便有些欣喜若狂。

「姑娘是說明天我可以來看你嗎?」

「煩請明日侯爺來此,莫再要飛檐走壁,踏牆踩枝。若是將白梅園的物什撞壞了,離兒賠付不起。」

「好,好。我知道了,明天我就正大光明前來拜訪姑娘。那我先回去了,明日見啊。」

迴音停罷,身後一陣清風捲起。

立於原地的慕離,轉身看他離去翻躍時的背影,微微張開唇瓣,呼出長氣。

這個洛三生三番兩次的接近她,嘴裏一直說著讓人覺得怪異的言語,還有他做的那些事。慕離自然生疑,這個傢伙真的僅是單純有好感而來?

夜半無眠,天明才覺得疲累的慕離,直到晌午才從熟睡中醒來。

估摸着夜半吸了些寒氣,早前初愈的咳喘又一次出現。

端着煎好的朱棗苦蓮湯的根叔到了榻前,小心翼翼攙扶着她起身依靠在軟墊上。

「你呀,真是犯渾。長安不比荊楚,半夜如此冰寒,你還能在那庭院里和人磨嘴皮子。」

慕離訕訕一笑,不知如何應答。

對於洛三生昨夜突訪東廂,根叔是知道的。

他們兩人在院子里聊着時,根叔一直靜立在門後觀察兩人的言行舉止。

「下次就不能讓那個傢伙到這院子里來,真是想不到,那洛三生竟是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今早天方作亮,他便帶着一眾家丁來了這裡說要見姑姑。」

偏廳外,小琦罵罵咧咧的動靜,讓慕離好奇地伸頭看向了廳堂桌椅上擺放的禮盒。

「洛三生來了?」

不敢確信的她,眨巴着眼向根叔詢問道。

根叔舀起一勺湯水,吹涼後送到慕紅塵的嘴前喂下。

「是啊,那小子來過了。還帶了不少的重禮,小琦吶看他不慣。讓他放下東西便將他們趕走了。」

「既然不歡迎別人,為何還要收下那些禮盒?」

「送上門的,不收白不收。」

小琦拿着一方錦盒走到榻前,扭開緊蓋,湊在鼻子前聞了聞。

「只可惜,大多還是姑姑用的些東西。」

很顯然,小琦對洛三生的熱情,並不滿意。

只不過,慕離也沒有回應他,無奈地將目光轉向虛掩的櫥窗,凝望院中那棵白梅樹叢里,獨自絢爛綠意的菩提。

洛三生再一次來到白梅園時,已是午後。

當他進了東廂,不懼冬寒的小琦一身輕裝正熱血沸騰的操練武功,根叔似乎在翻看着葯書不遺餘力搗鼓手中的葯勺。

而慕離,也是難得見她身披絨袍,一襲清雅素衣手持花剪。時而墊腳,時而伸臂,修剪着那棵菩提枝葉,旁側的喜兒則是寸步不離地守在她身邊,

第一次,洛三生來到這裡沒有遭到小琦的冷眼。他徑直走到菩提樹前,看她輕盈落步,嬌弱身軀。

「侯爺來了,先入座歇息吧。台上的熱茶應當已經煮沸,侯爺自行倒茶吧。」

她輕聲細語,洛三生也不好上前擾亂她的閑情雅緻,便依照她的吩咐來到案台前坐下。

案台上攤開的黃紙折文,似乎勾起了洛三生的好奇。當他轉過摺子,觀察就中文字,頓時皺眉。

不知過了多久,已然三杯茶下肚的洛三生,終是等到了她的入座。

輕放手中花剪,端起洛三生為她準備的溫茶一飲而盡。

「這菩提數年未曾修剪,我看有些雜亂,便趁着今日出了太陽便親自修建一番。」

「叫下人去做不就行了,犯不着自己動手嘛。」說這話的時候,洛三生還特意瞟了一眼喜兒,正巧她也瞪着自己。

慕離似乎並未在意這些,而是隨性地談吐道:「昨夜離兒只是隨口一句,想不到侯爺今日接連兩次來見。」

「哎,你的話在我這裡就是聖旨,你讓我來,我肯定要來的。」

這個老不正經的洛三生,總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慕離沒再應答他,平緩起身,將洛三生面前的摺子收疊放在了自己面前。

「慕離姑娘,恕我多句嘴,你這摺子是要遞交給那個皇帝的?」

點頭,算是應答,而洛三生卻表現的很是激動。

「你不知道,本朝太祖皇帝立國的時候,就留下祖訓。大楚無論何時都不得分封諸侯藩王,你這摺子里,卻要陛下在齊魯劃地,分封英王為膠東王。」

「我這樣做,也是為了讓陛下來日將明王封為儲君。」打斷了洛三生的質問,慕離說明了自己的用意。

「不行,這封摺子你不能呈上去。朝中人人都知道,英王勢力相比明王更為龐大穩固。你這樣做,得罪了英王,將來如何開脫?就算依你的意思分封,這個膠東國佔據幽冀青兗四周二十六郡,如此偌大佔據半壁江山的封地。即使將來得到皇位的明王,也不會對你有半點謝意。你又何苦弄得兩頭不是人?」

「陛下深愛英王,然明王才為正嫡,更兼你武將第一的洛家支持。倘若英王登位,敢問寧國公願意點頭?」

慕離不失為聰明絕頂,三言兩語便將問題拋給了洛三生。

他明白,慕離說的沒錯。老頭子的確不會輕易放棄讓明王登位的機會的。

暫且不論洛家的勢力能否更上一層樓,單憑洛家想要保持現在的繁榮,那就必須迎立明王為帝。

可是,洛三生並不想理會朝堂政務,他更不想慕離也牽扯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