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匿名情書之予你晨曦
匿名情書之予你晨曦 連載中

匿名情書之予你晨曦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S.K.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晟浩 許秋思

許秋思:脾氣暴躁的我,在那個最叛逆的年紀,給了你最多的寬容和耐心
秦晟浩:性格冷淡的我,在最想沉默的時間,給了你最多的炙熱和言詞
許秋思:我愛你事無巨細
秦晟浩:我愛你膽大妄為
許秋思:我男朋友?五百里外
秦晟浩:異地戀?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每次手機一響,都希望是她的消息
許秋思:我在等一五年的花開,也在等一句釋懷
秦晟浩:錯過的花不再開,愛着的人難釋懷
展開

《匿名情書之予你晨曦》章節試讀:

第3章 回來看看


飯做好,已經八點多了。

三人直接把菜擺到茶几上,陸續坐下。

「嗯,我就說嘛,阿霜做飯能吃。」祖瑤舒一臉滿意地看着茶几上色味俱佳的菜。

「我的實力需要你來肯定?」馬宛霜發來質疑。

許秋思:「你們慢慢聊,我先吃。」

說完她立刻開始一心一意吃飯,就像剛經歷了饑荒一樣。

「許秋思,你在家的地位已經牢固到十指不沾陽春水了?」馬宛霜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樣子問道。

「怎麼可能,等我的母上大人回來,我連睡到12點的機會都沒有了。」許秋思低着頭扒拉飯。

「12點?夏天,你睡到12點?」

「啊。夏天。12點。有問題?」

「沒問題沒問題。你還是一如既往能睡。」

「那你像吃屎一樣,神叨叨的。」許秋思一臉嫌棄。

「不如你帶着碗去廁所吃,等我和瑤舒吃完你再回來?」馬宛霜提了個不成熟的建議。

「要不我連菜都帶過去,自己在廁所吃完?」許秋思一臉無所謂。

對於一個見過世面的醫學生來說,在廁所吃飯什麼的完全不是問題。

祖瑤舒:「你倆能不能別噁心我,考慮考慮我的感受?我也餓,不想吃不下,求求了!」

祖瑤舒筷子里的菜剛夾到嘴邊,她倆一番話後,她一時不知道是該吃還是該放。

「對不起對不起。」許秋思敷衍一說,又夾了一筷子菜。

「阿 霜,」祖瑤舒聲音略微深沉的叫道。

「怎麼了?叫得這麼深沉,李墨峙喜歡上我了?」馬宛霜語氣認真,神情嚴肅地問。

祖瑤舒沒有理會她的調侃,問道:「你怎麼知道秦晟浩要回來?」

祖瑤舒本來以為許秋思會自己問,但沒想到她這麼按捺得住。所以還是替她問了。

許秋思夾筷子的手明顯頓了頓。但還是沒有抬頭。

馬宛霜瞟了眼許秋思,盡量自然地說:「王晨說的啊。他說就在這幾天,具體是哪天還不知道。」

「來幹什麼?」許秋思邊夾菜邊問。

「聽說是回來看看。」馬宛霜往嘴裏大口扒着白飯。

房間里靜了好一會兒,馬宛霜和祖瑤舒偶爾對視一眼。又偷偷掃一眼許秋思,她還是低着頭吃飯。

許秋思是在馬宛霜說秦晟浩回來看看的那一刻開始走神的,嘴裏的東西還嚼着。

她低着頭,劉海和披着的頭髮遮去大半的臉,從側面看不到任何異常。

當她回過神來時,才發現房間異常安靜。

她放下碗筷,雙手將臉邊的頭髮別到耳後,然後抬起頭,臉上慣常的一臉嬉笑,

「怎麼不說了你們?別這麼敏感好不好,我都沒有意識到。你們這麼突然安靜,搞得我很尷尬。OK?」

馬宛霜和祖瑤舒跟着笑了一下,不知道怎麼接話。

高中畢業後,她們每次提秦晟浩這個名字都小心翼翼的,這個名字就像一條禁令一樣,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提起。

「秦晟浩回來就回來啊,你們是尷尬什麼,麻煩搞清楚狀況,是我尷尬好不好!」許秋思笑着說,看不出來情緒。

「當然是你尷尬,又不是我前男友。」馬宛霜破罐子破摔,直接扯開帘子。

祖瑤舒捏了一把冷汗,這話她可不敢說。但想想又不願再試探着說話,索性任馬宛霜直接捅破這層窗戶紙。

大不了就讓許秋思再大哭一大場,眼淚和鼻涕再擦在她們身上。

「前男友就前男友嘛,誰沒有幾個。怎麼到我這裡前男友就像個炸雷一樣,誰都避着。」許秋思一臉淡定,就像三年前哭得死去活來的不是她一樣。

她看向馬宛霜:「你看人家霜姐,前男友數目甩我幾條街,怎麼她的前男友就隨時可以聊,我的就不行了!霜姐,是吧?」

「是是是。」馬宛霜抱着碗看着許秋思點頭,笑得十分牽強。

然後她把目光轉向祖瑤舒,換了一種笑,說道:「像瑤舒這種,初戀即老公的有幾個!」

「靠!」祖瑤舒直接無語,這都可以cue到她,服了。

「老子還沒結婚,能不能別瞎逼逼。李墨峙那邊家裡在催,你們再嗶嗶賴賴的,老子很快不是單身就是早婚了。」

祖瑤舒往嘴裏遞了一口菜,又說:「所以二位大姐,拜託,積點德,給姐妹留條活路。」

「別說了,羨慕!!!」馬宛霜一臉真誠地看着她。

接着仰天大喊,不,是仰天花板大喊:「若是佛祖現在能賜我一個男人,信女願意畢生葷素搭配!」

許秋思笑了笑,重新拿起碗筷,問:

「王晨怎麼會突然和你說秦晟浩要回來?」

馬宛霜立刻低下頭來,夾着菜說:「我怎麼知道。就聊天聊着聊着他就提了一下。可能是隨口一說,也有可能是想讓我把這消息透給你吧。關係複雜我也沒多問。多問了萬一他以為是你想知道,那你許秋思的面子怎麼掛得住!」

許秋思:「你問你的,關我卵事。」

馬宛霜賤笑了一下,便開始黛言黛語:

「姐姐這話說的真叫妹妹傷心,人家從初中起就是你的好妹妹,七八年來小心翼翼、戰戰兢兢,唯恐哪裡惹得姐姐不高興。可姐姐倒好現在竟你的我的分得這般清,豈不是寒了妹妹的心!姐姐若是長此以往,妹妹是斷不會再同你交好的。」

「很好!」許秋思淡笑着。隨後放下碗筷。

馬宛霜還沒盡興,又看了眼旁邊剛開始認真吃飯的祖瑤舒:

「喲,瑤舒姐姐這會子倒開始一個人吃上了,全然不顧人家一個人在這裡口乾舌燥,倒真真是人家的好朋友!」

祖瑤舒白了她一眼:「就你他媽有張嘴!」

……

許秋思:「阿霜,你找機會問問秦晟浩具體什麼時候回來,我好避一避。」

馬宛霜:「收到。」

祖瑤舒:「說真的,你就沒有想過吃一吃回頭草什麼的?」

馬宛霜:「對呀!我也想知道。」

三年了,這個問題終於有人問了。

祖瑤舒:「還有你們到底為什麼分手?」

馬宛霜:「具體是什麼時候分的?」

祖瑤舒:「是誰先提的?」

馬宛霜:「分了就完全沒聯繫了?」

祖瑤舒看向馬宛霜回答:「沒聯繫,這個白天我問過了。」

……

許秋思淺笑着:「問完了?」

馬宛霜:「沒有,你和他的事,我們的疑惑可太多了。」

祖瑤舒:「對!」

許秋思:「分手嘛,什麼時候分的,我想想。」

接着閉眼,皺眉,認真思考。

幾秒後睜眼:「想起來了。」

祖瑤舒和馬宛霜目不轉睛地盯着她。

許秋思看了看她倆,眉頭慢慢鬆開,低頭剛想說話,茶几上面橫七豎八的碗筷就映入眼帘。

她抬頭一臉奸笑:「要不,你倆把碗洗了,我們再聊?」

馬宛霜立刻起身:「要是弄完你再藏着掖着,我親手真實你。」

許秋思看着她,淡笑點頭。

看到許秋思回應後,馬宛霜抱着碗大步走向廚房。

走時還不忘大聲回頭交代:「瑤舒你把茶几給收拾了。」

「好。」祖瑤舒看着她的背影回答。

然後回過頭來看着低頭剝花生的許秋思,欲言又止。

許秋思察覺到她的目光,沒有抬頭:

「在問之前你能不能聽霜姐的把茶几給收拾了,你看看這,好多油。」

祖瑤舒把目光轉向茶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