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錦鯉運
錦鯉運 連載中

錦鯉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永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江卿灼 穆景和

「!!!」錦鯉本鯉有一天居然敗了!什麼情況,耍我呢?我躲一劫來一劫是吧!好險我還活着,但就是說我怎麼開場就掉崖了!……展開

《錦鯉運》章節試讀:

第2章 上天寵兒開始發揮了


江卿灼眼神灼灼的盯着水,一把搶過,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哎呦,娃啊,慢點喝,小心嗆着嘍。」老者一邊拍着她的背,一邊說著。

喝過水後,喉嚨就像被一道甘泉沖刷了一樣,這個水是甜甜的。

舒緩過後,就與老者道謝。

「多謝,老伯了,若不是老伯,我恐怕就要死在這荒郊野嶺了。」

江卿灼坐着抬起了雙手,行了個禮,鄭重的神情,老者都有點驚呼。

「哎呦,你這娃,說什麼話呢,這不是還好好的嘛。」

「娃是要去城裡不?我剛好順路,只要娃兒不嫌棄我的牛車就好。」

「我還要多謝老伯呢,怎會嫌棄,老伯的救命之恩,我會銘記於心的,來日等我養好傷定去報恩。」

老者雖然年歲已高,但那身體很是健康,精神頭也不錯。

站起身,又彎下腰攙扶着我走過去牛車那邊。

雖然痛感減輕了不少,但那疼痛也還是在的,江卿灼一瘸一瘸的走了過去。

坐在了牛車上,老者走到前面去坐上,驅趕牛車。

這牛車上裝滿了編製的簍子,層層疊疊的,老者是又疊了一層才給我空出的位置。

江卿灼背靠着簍子,觀察周圍,時刻掃着附近,唯恐錯過了什麼。

原來是她又在心裏念叨,「復魂草快快出現,快快顯靈,快快出現……。」

「老伯!停!停一下。」江卿灼顧不得身上的疼痛,欲想走下去,不料直接摔在地上。

江卿灼吃了滿嘴草,摔下去的疼痛使她驚呼出聲。

「哎吆,我的娃啊,你這是幹啥啊?這摔的哦,疼不疼啊?」

老者停下牛車後,聽到摔下去的響聲,急忙的跑了過來,扶起她。

「老伯,拜託你,可以扶我過去那株紅色草藥的前面嗎?」

老者二話不說的攙扶起了她,扶着走到那株紅色草藥面前。

「娃啊,這是什麼草藥啊,紅紅的好奇怪啊。」

「這是復魂草,可以解劇毒,他們需要經過百年才能長大成型。」

「我這次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找到這個。」

「娃娃哦,這麼厲害的啊!百年哦,我這把老骨頭散架了都等不到它長大哦。」

老者左看看右看看,一直盯着我是怎樣完整的把草藥連根拔起。

「老伯可不可以借你的簍子用用?」

「拿去。」

老者跑回牛車,拿着個簍子又跑了過來,霸氣的往我身前一放。

我暗暗的笑了笑,這老伯也太可愛了吧!比她爺爺可愛多了。

江卿灼又不禁的想起了記憶中的那個嚴厲的老者,心裏莫名的苦澀。

他們現在都還好嗎?聽到我死了的消息,他們在難過嗎?

江卿灼的心好像被揪住了一樣。

「娃啊?娃?」

老者的聲音,讓江卿灼終於回過神來,她吸了吸鼻子,把草藥放進簍子里。

「我沒事,老伯我們走吧。」看着老伯一副擔心的模樣,江卿灼盡量解釋的讓老伯不必擔心她。

重新回到牛車上,江卿灼盯着簍子里的草藥,算計着今後自己要怎樣的生活。

自己的身份也是個未解的謎題,現在是躲過了這段劇情,但保不準還有下一段,畢竟女主是在拿到我的玉佩才開始進入主線劇情。

況且這本小說還沒有更完,我還並不知道原身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這讓她有些難以行駛下一步啊。

腦子裡突然閃過一個人,攝政王,穆景和!

之前怎麼就沒想到呢?江卿灼開始苦惱自己前面的蠢笨。

攝政王是這本書里的反派,是女主走青雲路最大的敵人,這是書里說的。

既然這樣,我就要好好的利用這次草藥的事件抱住大腿了。

一個宏大的計劃就在她的腦子裡產生了。

到了城裡,就與老伯謝過了,我磕磕絆絆的走着回王府。

我的衣服已經變得破破爛爛,渾身都髒兮兮的,背上還背了個簍子,如果不是衣服的布料比較華貴,就真的像是個乞丐了。

沒走幾步就疼得厲害,忍不了了,江卿灼又開始念叨,「快快遇見王府的人吧,快快接我回去吧……。」

不出所料,真的就遇見王府的丫鬟了。

這個丫鬟我也算相熟,她一眼便瞧見了我,跑了過來。

「江神醫,你這是……。」

「我沒事,我找草藥的時候不小心墜崖了。」

小丫鬟聽到墜崖,驚呼「墜崖!」

聲音大得,周圍的一些人看了過來,這讓江卿灼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小聲點,快扶我回去。」

「對不起,江神醫,我這就扶你回去。」

小丫鬟本來是出門採購府里的東西的,但是現在有了更重要的事情。

小丫鬟輕扶着我回到了王府,找了大夫給我包紮傷口。

完事後,我刻不容緩的去配製解藥,府里的丫鬟,媽媽,侍衛見了都不由得感嘆。

這也正是我想要的效果,讓他們傳到攝政王的耳中。

過了幾個時辰,終於是配製出了解藥,熬製成了湯藥出來。

我端去給攝政王喂下,打開門,一股草藥味直衝腦門,我立刻命人把窗都打開。

走進去,就看見一軀病弱的身體躺在床上,皺着眉頭,嘴裏嘟喃着,聽不清在說什麼。

我走過去,把托盤放下,拿起湯藥,想要喂下去。

瞧見男人精緻,病弱的臉龐,不由得痴迷,手頓了一下,又若無其事的去喂。

但江卿灼放在他的嘴邊喂下去,他卻不喝,湯藥流至嘴邊,江卿灼又慌忙的拿手帕去擦。

再喂,一連幾次都不喝,湯藥也在減少,這可不行,這湯藥必須要喝下去,不然還能再去哪找復魂草。

江卿灼沒法,只好招退眾人,親自去餵了。

這可是老娘的初吻啊!就這麼給人了?江卿灼是傷心的。

自己還沒穿過來的時候,連男人的手的沒摸過(不包或哥哥們和父親),現在卻直接交出了初吻。

心臟砰砰砰的跳動,咬牙,喝下湯藥,親了過去,閉眼。

嘴裏的湯藥慢慢的交接過穆景和的口中,因為苦澀的感覺,穆景和伸出舌頭,想要舔舐一下嘴唇。

舌頭剛伸出去,江卿灼驚了,趕緊離開他的嘴唇,江卿灼耳朵紅的快要煮熟了一樣,紅着臉,熱氣騰騰的感覺包裹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