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師娘和師姐,讓俺下山禍害未婚妻
師娘和師姐,讓俺下山禍害未婚妻 連載中

師娘和師姐,讓俺下山禍害未婚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燦若繁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雪雁 蕭瑞東 都市小說

修鍊十八載,一朝下山,手眼通天! 天才門生蕭瑞東帶着一紙婚約,潛龍入淵,縱橫繁榮花都! 別跟我比武力,因為我解除封印既無敵! 別跟我比醫術,老子施針救蒼生,可讓閻王老兒五更還魂! 別跟我比錢多,我大師姐和未婚妻身家超千億! 別跟我比顏值,她們都叫我彥祖小王子! 別跟我比奇門術法,易經八卦我從小就拿捏! 更別跟我比關係背景,我身邊所有熟人,都具有通天之勢,各為一方諸侯!展開

《師娘和師姐,讓俺下山禍害未婚妻》章節試讀:

第8章 這個未婚夫還挺帥的


「瑞東,瞎看什麼呢?快點過來幫李小姐診斷一下病情。」

葉清靈剮了蕭瑞東兩眼。

「咳咳,那個啥,不好意思各位,昨天睡得晚,導致現在還沒精神。」

蕭瑞東察覺自己失態了,急忙擺正心態,把脈診斷李雪雁的「病情」。

她的手腕白皙而光滑,摸上去的手感極佳,令蕭瑞東的心神微微蕩漾。

不過,隨着把脈深入,蕭瑞東不由蹙起眉頭,神情頗為古怪。

「瑞東,怎麼了?難道雪雁她…」

李洪德愈發擔憂。

怎麼感覺蕭瑞東神情不太對勁,莫非孫女的病情極其嚴重?

「李爺爺,沒什麼,我把脈過後,確定她沒有病啊!」

蕭瑞東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大黑包,直言篤定,李雪雁沒病。

「沒病?怎麼可能?」李洪德頓時一臉質疑。

李岳山、趙雅蘭,包括李雪雁的大伯一家,小姑一家,全部面面相覷。

怎麼會沒病?

沒病躺在這兒做什麼?

臉色還那麼蒼白,額頭布滿一層細密的汗珠,嘴唇毫無血色,要說李雪雅沒病,他們是不信的。

「這…」李洪德頓了頓,懷疑道:「瑞東啊,你是不是診斷錯了?看雪雁這副樣子,不像沒病的人啊!」

「就是啊,你到底會不會給人治病?怕是個庸醫吧?故意來這裡坑蒙拐騙,實際沒有一點本事?」

秦九兒冷哼哼開口。

出鬼點子,正是她的主意。

李雪雁裝病,然後間接趕走蕭瑞東。

此刻秦九兒猜測,這個背着大黑包的屌絲少年,應該就是李雪雁的未婚夫了。

頓時,秦九兒沒給蕭瑞東好臉色看,揶揄蕭瑞東是個庸醫。

「這位小姐,你這火氣有點大啊,沒事多喝點綠豆湯,完事多吃點降火的冷飲,內火那麼大,沒男朋友會很煎熬的!」

蕭瑞東瞥了秦九兒兩眼,並不認識對方,想必是李雪雁的朋友。

「哼!要你管啊?我看你就是一個庸醫,沒啥本事,學人家神醫出山治病了。萬一雪雁因為你這個庸醫沒本事,從而耽誤最佳的治療時機,到時候你就等着吃官司吧!」

秦九兒平日沒這麼討厭,她只是為了幫助李雪雁趕走蕭瑞東,故意氣蕭瑞東的。

蕭瑞東懶得搭理她,雖說這妞的顏值能給八十分,身材和氣質也都不錯。

但是比起未來的媳婦李雪雁,還是差老鼻子了。

「李爺爺,還有阿姨和李叔,你們先迴避一下,我接下來拿出看家本領治好雪雁的病,你們放心,我的醫術,並不比三師姐遜色!」

蕭瑞東轉動兩下眼珠,決定支開眾人,然後跟李雪雁攤牌。

葉清靈在旁附和道:「是的李老,我師弟的超然醫術,在我之上,這點必須要承認,昨晚我師弟剛下山,就治好了韓毅!」

「什麼?聽說韓毅昨晚突犯怪病,後來被人確定是中毒,有一位小師傅很快就治好了他,難道那個小師傅,就是瑞東嗎?」

李洪德瞪大眼眸,不由詫異。

李家與韓家同在江城市發展,對彼此有一定了解。

韓毅中毒差點歸西,這事兒很快就傳進李洪德的耳朵里。

他聽說有一位高人下山,使用七根金針治好韓毅。

但卻沒有想到,在江城市外界瘋傳的通天神醫,就是眼前的蕭瑞東。

「好好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多年不見,瑞東這孩子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小小年紀,醫術就已經超過你的師姐了。」

李洪德十分欣慰。

對於李雪雁和蕭瑞東這門婚事,他舉雙手贊成。

因為只有他最清楚,蕭瑞東師父的本事,究竟有多麼滔天。

跟這種高人做親家,李洪德覺得倍有面子。

隨後,李洪德帶領眾人離開房間。

閨房裏面,就只剩下蕭瑞東和秦九兒,還有躺在床上裝病的李雪雁了。

目送眾人離去,蕭瑞東直接擺爛,把大黑包放在地板上,當作沙發,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然後就跟來到自己家一樣,隨手擰開一瓶放在桌子上的礦泉水,咕咚咕咚大口喝了起來。

「行了我說,別裝了,大熱天的,也不開空調,身上還蓋着一床被子,特么你不熱,我都覺得你快中暑了!」

蕭瑞東懶洋洋開口,這番話當然是說給李雪雁聽的。

外面三十度高溫啊,這妞難道不熱?

裝得跟真的一樣,以為這點鬼把戲,能騙過他的火眼金睛啊?

床上的李雪雁仍舊毫無反應,秦九兒還在發牢騷,說蕭瑞東就是個庸醫,分明李雪雁有病,他愣是診斷不出來。

「擦!這是你們逼我的啊!」

蕭瑞東急了,索性從大黑包里掏出七根金針。

「行啊,你說自己有病,敢不敢讓我扎幾針?我跟你講,我扎人可是很疼的!」

能忍受炎熱天氣的李雪雁,聽聞蕭瑞東這話,立馬就不淡定了。

她從小到大,最怕的就是扎針,小時候感冒發燒,寧願扛過去,都不要去醫院吃藥打針。

「別…你敢!」

李雪雁噗通一下從床上坐起,滿身都是汗水。

難怪額頭上布滿一層細密的汗珠,這鬼天氣蓋着被子還不開空調,能不出汗嗎?

「不裝了?」

蕭瑞東直勾勾盯着李雪雁,說到底,這是他未來的媳婦兒。

確實賊漂亮,五官精緻,上半身阿娜多姿。

在這個人均不過C的年代,突然冒出一位D級王者,可想而知帶給蕭瑞東的視覺震撼!

着實有點過於龐大了,墜墜拉拉的,走路不礙事嗎?

「亂看什麼?小心摳掉你的眼珠子!」

李雪雁還沒發怒,一旁的秦九兒率先忍不住了。

蕭瑞東一雙賊眼,始終盯着李雪雁的某個部位。

這什麼未婚夫?

分明就是街邊的小流氓。

李雪雁皺了皺黛眉,秋眸里閃過一絲慍怒。

打量完蕭瑞東,跟她想像中不太一樣。

在她想像中,蕭瑞東應該是那種又黑又胖又丑的傢伙。

沒人要了,才會落魄到指腹為婚!

自己都不知道啥情況,爺爺和父母就告訴她,龍虎山上有個未婚夫!

如今見到蕭瑞東本人,李雪雁才發現,她錯了,並且錯的離譜。

蕭瑞東身上除了有點懶散的痞氣,然後看向女人的眼神不太禮貌外,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醜陋。

反而…反而還挺帥的!

一看年齡並不大,要比自己還小,估計能有十八九歲,到二十歲頂天了。

誠然對蕭瑞東外貌、身材還算滿意,但李雪雁不是個花痴女。

作為龍騰集團大名鼎鼎的『冷麵總裁』,這些年所謂的美女帥哥見多了。

承認蕭瑞東長得帥,還不至於讓她李大小姐倒貼吧?

故而沒給蕭瑞東好臉色,清冷的氣質顯現出來,一雙美眸緊盯着蕭瑞東,開口道:

「我為什麼裝病,你心裏一清二楚,如果沒有你,我何必受這種罪?如果你識趣的話,我給你開一張支票,價格你來填,然後拿着支票,請離開我們李家。」

「我李雪雁,不是隨隨便便就把自己嫁出去的女人,指腹為婚這種狗血橋段,恕我無法忍受,所以你走吧!」

「九兒,你在左邊的寫字檯撕下來一張支票,讓他填個價格,然後讓他離開我們李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