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從末世穿越到戀綜當奇葩
從末世穿越到戀綜當奇葩 連載中

從末世穿越到戀綜當奇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隻悄悄勤快的小拖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清 江梅芳 現代言情

[戀綜+直播+娛樂圈+搞笑+女強]江梅芳被扯到一本《影后的誕生》的書中,成為女主星程大海路上的第一個糊糊炮灰
被自稱奇葩系統盯上,定下來終身目標,成為別人眼裡的奇葩,在這之後,本該甜甜蜜蜜的戀綜,在奇怪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
原女主在戀綜想要花叢過片葉不沾身,她一開口就整成地發問:「前天不是和你的好哥哥纏纏綿綿不鬆手嗎?」 原女主想要踩着周圍的女性獨自發光,那她就提供超強無敵手電筒,乾脆閃瞎她的眼
原女主想要在綜藝展示自強不息,她就告訴別人什麼叫做魯智深倒拔垂楊柳
原女主想要在鬼屋展示女性的柔媚,她就,這個她還真不能,那就只好叫人知道什麼叫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做人啊,不可以迷信! 奇葩系統在她腦子裡旋轉跳躍:它果然是慧眼如炬啊,這麼多的奇葩值,看看,多少人覺得宿主是奇葩啊! 各花入各眼,這朵奇特而美麗的花朵,安清這位年少清貴的總裁,卻是私心地想要放在卧室,可又忍不住看她綻放
展開

《從末世穿越到戀綜當奇葩》章節試讀:

第8章 魂在天上飄


江梅芳以往冷淡的臉上總算掛着興味的笑容,只不過她眼裡的光芒卻是襯得旁邊史拯的臉越發難看。

等站在跳樓機面前,更加鐵青,甚至隱隱有着作嘔的表情。

耳邊充斥着遊客的尖叫聲,跳樓機那種快速地下降,哪怕單純的看,都有一種迎面的衝擊感。

看到這,江梅芳越發躍躍欲試。

[糊糊是真的不怕誒,她看起來還很高興]

[這會兒我不嘲笑史拯了,我現在看着都有點要吐]

[這玩意,史拯真要怕還是別難為自己,你主動服個軟,糊糊不會為難你的]

一個個倒是看得挺透,可惜,史拯現在還死撐着,但他的表情能騙得過誰啊。

坐到跳樓機的座位上,史拯更像是被人綁架來的,江梅芳想到等會兒他的經歷,總算是暫時大發慈悲,沒有再刺激他。

檢查完設備以後緩緩地升空,遠離了大地的jiaojiao卻是沒有安全感,當然,江梅芳是個例外,她看起來悠閑極了,晃了晃,平時淡漠的臉浮現出不一樣的興奮。

到頂時,聽到啪的一聲,跳樓機不再上升,可史拯的心跳卻是快得他都有些心悸,下一秒,開始極速下降,整個人都被拋離座位有一厘米的距離,他緊緊地握着扶手,似乎產生一種會被甩出去的錯覺。

一開始還能擰住不叫,可最後實在堅持不住扯開嗓子喊,終於降到底了,還沒來得及鬆口氣,調節下一直繃著的情緒沒想到機器又開始上升。

周而復始,等到再次終於平緩下來,史拯已經沒有了任何力氣,癱坐在座位上,面色蒼白,頭髮凌亂,總有一種似曾相識。

他心裏只有一個想法:終於結束了。

工作人員剛剛把他從座位上撈出來,腿都有些發軟,踉蹌了幾步,然後就聽到魔鬼的聲音。

「太好玩了,我還要再玩一次。」

他不可置信地看向江梅芳,比見鬼都要可怕,隱隱帶着絕望。

察覺到他的眼神,江梅芳露出一個不帶任何負面情緒的笑容,可卻比魔鬼的微笑還要叫人害怕。

「拯哥哥一定會陪我的,對吧?」

他張了張嘴,可怎麼都發不出聲音。

[不,他不會]

[我的媽呀,史拯真的是又可憐又好笑,我都忍不住同情他,又想要看熱鬧]

[誰不是呢,這麼折騰下來,感覺離進醫院不遠了]

[現在這樣還不如真的到醫院躺着呢,現在怕是得被糊糊玩死]

同樣害怕高的66剛剛自動黑屏,現在倒是又可以了,還在那嘲笑史拯,「可真沒用。」

江梅芳懶得說它這個同樣沒好到哪裡去的玩意,剛剛那刺耳的尖叫她的腦袋差點被震暈。

江梅芳想着真要在這裡把人玩壞了,後面那還有什麼樂趣啊?

她大發慈悲地說道:「算了,拯哥哥這麼腿就變軟了,看來以後還是得多多鍛煉鍛煉身體。」

哪怕是被擠兌,史拯現在都學會隱忍了,當做聽不到就是,被刺幾句,哪裡有被拖着上跳樓機難受啊。

但魔鬼的仁慈也不過是一時,而且算不得仁慈,後面的大擺錘、過山車、海盜船一個都沒落下,黃導看着史拯的臉都很是擔心。

「救護車準備好了嗎?」能叫摳門的黃導自掏腰包準備好救護車時刻準備着,只能說,江梅芳,厲害。

場務點點頭,這件事可是一點都不敢懈怠,他們看着也瘮得慌,「導演放心,在外面就位,一旦出事,立刻就能救治。」

但不得不說,史拯那個體質也是神奇,哪怕看起來如何的搖搖欲墜,他還是堅持地站在那不暈。

當然,這不是因為他堅強,而是有人的嘴啊,太損了。

「這樣子就不行了嗎?」

「身體還是虛啊,回家多吃點當歸枸杞吧,中藥補補。」

「堅持的時間太短了,不要用的時候才臨時抱佛腳,平日里就要多多調養,不要諱疾忌醫。」

史拯幾乎是咬碎牙齦堅持下來,恨不得把江梅芳那張不會說話的嘴堵上,可惜,他深刻知道兩人的武力值差距。

只不過,觀眾看着基本上陪着江梅芳做一次就在旁邊老老實實等着,而某個身體倍棒的人來來回回每個項目至少來三次,也不由陷入沉默。

這要是換成他們,比史拯好不到哪裡去。

[不得不說,糊糊的膽量和身體素質,是真的強]

[能不強嗎?畢竟可是能單手拎着袁伶雙腳離地的女人]

[我不該嘲笑史拯的,這要是我,可能一開始就哭着求她了]

[誰不是呢?明明陽光明媚,微風拂拂,但史拯總有一種秋風蕭瑟的可憐感]

眼睜睜看着總算是從大擺錘上下來的人,史拯眼睛裏都要冒出希冀的光來,終於結束了,是嗎?

江梅芳剛剛想要張嘴逗逗他,就看到了小鳥依人的華天悅,以及她身邊帶着溫柔笑意的靳元思。

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她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卻是叫史拯忍不住退後兩步:危險,危險,危險。

「那不是華小姐和靳影帝嗎?」

聽到華天悅的名字,史拯轉過頭果然看到和睦的二人,那才是戀綜應該有的氛圍,但落在他眼裡,看見華天悅含羞帶怯,用看着偶像的眼神去看另一個男人,剛剛還腿軟的腿似乎都來了幾分力氣。

憤怒叫人忘記恐懼,江梅芳等着看戲。

華天悅和靳元思在遊樂園自然不像是冒險二人組那般專挑刺激的來,更多的是拿着可愛的氣球、頭箍逛逛,聊聊天,拍照,氣氛融洽得很。

[天啊,我看到了修羅場在向我們走來]

[打起來,打起來]

[糊糊的表情和我好像啊]

而華天悅和靳元思的直播間裏面,顯然也看到了不遠處兩個不太想沾染的人。

[悅悅別湊過去,那裡有髒東西]

[悅悅和靳影帝好好聊天就是,可別湊過去,有毒]

[有些人的粉絲別到這裡來刷存在感好吧,要看到自己那去看]

氣氛不如何的和睦,倒也是,再怎麼說,靳元思的粉絲都不太可能希望他現在談戀愛,恨不得把人丟到組裡拍電影,至於和華天悅在一起,宛如扶貧一般,自然是不樂意。

但他們的想法無法左右四個主人公的相遇,雙方隔着不遠不近的距離撞見,還沒開始打招呼已經尷尬了。

華天悅不想和那兩人惹上關係,可惜靳元思還沒有到情根深種,只希望二人世界的地步,看見了連個招呼都不打直接離開不是他的風格。

「江小姐,史先生,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到二位?」他看了一眼後面的項目,確實意外。

這會兒史拯可謂是公開處刑,之前哪怕有所差距,那也是風格不同,但現在頂着凌風飄亂的髮型,一臉的菜色,實在是被碾壓。

江梅芳看着還沒意識到這一點的史拯,心裏可真是抱歉啊,早知道還會見到修羅場,就等會兒再玩啦,這沒有一點勝率的對比,該不會叫華天悅直接放棄吧。

「遇到就是緣分,靳影帝帶着悅悅來這裡,也是為了坐大擺錘嗎?」嫉妒心的男人可真是幼稚,這會兒喊悅悅喊得可真是親近,說話還居心不良。

靳元思瞭然地笑笑,「到遊樂園熟悉彼此,玩什麼自然得看雙方的性格,天悅可能不太會喜歡這麼刺激的項目,我也不像史先生這般,年輕氣盛。」

史拯聽到身邊江梅芳的輕笑,想要說什麼又含着畏懼,只能暗搓搓地瞪一眼。

她看在現在有戲看的份上,分不出精力和他去計較。

「是嗎?悅悅你和靳影帝在遊樂園這麼久,不知道都做了些什麼?」他的語氣暗含指責,和旁邊臉上帶着為難的華天悅相比,像是個惡霸,高下立判。

華天悅似乎被他的語氣傷到,回答的時候也帶着委屈的生硬,「我和靳影帝做了什麼,總歸是比不上拯哥哥和梅芳玩得開心。」

被牽扯到的江梅芳可不樂意了,她是玩得開心,但是玩項目和玩史拯同步進行,這裏面的差距可大了。

史拯沒有被她這麼說過,她向來在她面前都是解語花,體貼溫柔的形象,冷不丁地挨刺還心氣受不了。

他也來了脾氣,「我確實和梅芳玩得開心,本來就是作為情侶約會,怎麼樣?」

說著說著爪子還想要去拉扯江梅芳,她可不會慣着他,直接單手將他胳膊擰住,然後甩到一邊。

髒東西,離我遠一點。

史拯被甩得踉蹌,反應過來可謂是覺得大失顏面,死死地瞪着江梅芳。

被人看一眼又不會怎麼樣,江梅芳站得很穩,紋絲不動。

華天悅小聲地驚呼後立刻又去攙扶他,活像是情不自禁地關心。

「拯哥哥,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