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霧王
霧王 連載中

霧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fogdog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fogdog 都市小說 黎落

黑霧籠罩世界,培育出黑暗,滋養了陰謀
黑霧深處的怪物們迫切於得到這顆覬覦已久的星球
生活在舊城的黎落,因為一場和霧化種的死斗,捲入了破光者,黑霧獵人,安哥特人的陣營亂斗里……展開

《霧王》章節試讀:

第4章 黑霧獵人


憤怒的嘶吼聲在整個死斗場里回蕩。

怪物晃了晃身子,被子彈擦掉皮的碎肉夾雜着黑色的血漿被抖動到空中,甩向四周。

黑色的液體濺射到周圍人的臉上,一個個瞳孔放大,臉色慘白,驚恐的愣在原地,大氣都不敢喘,彷彿忘記了呼吸。

只聽刷的一聲,怪物猛的竄起,朝密集的人群撲來,呆住的人們這才反應過來,慌忙向四處散去。

閃避不及時的已經被怪物扯住了身子撕咬,慘死在鋒利的獠牙之下。

「噠噠噠…」高處的僱主們麻木的朝怪物射去,儘管造成不了實質性的傷害,但看到怪物身上被子彈射穿留下的彈孔,或多或少會得到一點慰藉。

「孩子,到我這來,孩子!」瘋子僱主從高處順着階梯走了下來,慢慢向怪物靠近,兩手舉在胸前,張開懷抱示意怪物過來。

怪物聽到聲音,鬆開了嘴裏正撕咬着的「食物」,緩緩轉過頭來,盯着眼前逐漸走近的瘋子。

瘋子看怪物扭過頭來,像是得到了身份的認可,不由得又狂笑了起來,步子邁得更大。

可笑聲還沒持續多久,隨即便是一聲慘叫。

只見怪物直接朝那瘋子撞了過來,將他撲倒在地,揮舞着手臂,從瘋子的臉上撕下一塊皮來,鮮血順着哀嚎聲淌了下來。

一時間所有人都傻眼了,很顯然這怪物完全就沒有理智,所有出現在它面前的人都將是它殘害的對象。

大量的人群朝通道口涌去,惶恐的向裏面擠動着,身材稍微瘦小點的,已經成了同類的墊腳石,被踩踏在腳下。

而此時高處平台上的幾位僱主,早已不見了蹤影。

平台的後面有一處暗道,也算是死斗場的後門,早在死斗場建立之初就已經存在,以應對不時之需,顯然已經派上了用場。

悲慘的喊叫聲充斥着整個死斗場,像是人間煉獄一般。怪物如同地底爬出的惡魔,盡情的肆虐着膽怯可憐的人們。

當絕望湧上每個人的心頭時,一股粗獷的聲音突然從通道外面傳來,

「都給老子讓開!」渾厚且透亮的聲音配合著一雙粗糙有力的大手將擁擠在通道口的眾人推開。

下一秒,三道身影便立在了眾人的面前。

「讓老子一路好找啊,你這畜生。」三人中一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說道。

說罷摧了口吐沫,直接從道口沖了下來,手裡握着把槍口呈喇叭狀的火器朝怪物奔來。

隨着「轟隆」一聲巨響,火球狀的子彈從火器里射出,在接觸到怪物皮膚的一瞬間爆炸開來,怪物發出一陣慘叫,一個偌大的血窟窿在怪物身上出現。

怪物瞬間倒地,抽搐了起來。男人走上跟前,槍口直接抵在怪物的腦袋上又是一槍,一時間血肉橫飛,怪物的腦袋瞬間炸裂開來。

周圍原先慌亂的人群一時間沸騰開來,「這人是誰啊,之前怎麼沒見過?」「你沒見過的多了。」「好厲害啊。」「得救了!」「蕪湖!」,臉上驚恐的表情也隨之褪去。

男人將火器別回腰間,掃了掃地上血肉模糊的屍體。

「哎,下手狠嘍,又白乾了。」男人嘀咕了一句,抬眼向四周嘈雜的人群看去,人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的看着男人,眼裡帶着幾分敬畏和欣喜。

男人並不在意,而是用餘光撇了撇平台上幾具被怪物撕咬過的屍體,正當要收回目光時,卻瞅見了籠子里那渾身是血的少年。

黎落在這男人剛進來時已經恢復了些許意識,雖然胸口上被這怪物撕出了碗大的口子,但好在不深並沒致命。

只見黎落手肘撐着地,已經慢慢靠坐了起來,看着場子里的中年男人,疑惑的眼神里夾着幾分敬重。

「水兒,阿特,把那小子給帶上。」男人朝着黎落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扭頭對一直呆在道口的兩道身影喊去。

「是,阿爹!」一陣甜美的聲音回應道,說罷從中走出位亭亭玉立的少女。

少女背上背着把長弓,烏黑的髮絲被挽在頭頂,皮膚白皙,身材嬌柔,水汪汪的眸子里靈氣十足。

少女纖細的手指間還攥着一雙小手,一個看上去不足十歲的孩子,不難看出是她的弟弟。

男孩肩上背着寬大的布包,布包被塞的鼓鼓囊囊的,沒人知道裏面是什麼,男孩的手裡還提着個小木籠子,籠子里靜卧着一隻灰色的野兔,眯着眼睛任憑籠子的搖晃,一動不動。

兩個孩子從通道口的檯子上跳了下來,徑直朝籠子里的黎落蹦躂過來。

大量的失血讓黎落嚴重缺失水分,頭昏昏沉沉的,只感覺有雙柔軟的手掌貼在自己的背上。

黎落被慢慢的扶起,雖然每一步的移動都讓自己的胸膛感到撕裂般的疼痛,但好在是被人救下,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兩人攙扶着黎落走了過來。

「感覺怎麼樣,小子。」男人開口問道。

黎落動了動嘴唇想回話卻發不出聲來,男人見狀也不多說什麼,伸出粗壯的手臂直接將黎落扛在了肩上。

「還在這等死嗎,一群瘋子」男人用冷冽的眼神環顧四周,朝着還杵在一旁的人群喊道,說罷便領着兩個孩子朝死斗場外面走去。

……

……

昏迷了數日,待黎落再次睜開眼睛時,只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木屋裡。

一張稚嫩的小臉進入黎落的視線之中,圓溜溜的大眼睛正盯着黎落,見黎落醒了,便驚喜的喊了起來。

「姐姐,他醒了他醒了」

「醒了嗎」甜美的聲音從床邊不遠處的椅子上傳來。

一位長相秀氣的少女從桌上端起一碗水,起身朝黎落走來,白皙嬌嫩的腿在灰色的齊膝裙間摩擦。

黎落見眼前走來位如此可人的女孩,心頭不免有些悸動,畢竟在舊城活了這麼些年,見過的都是些被生活摧殘面如黃土的肌苦女人。

黎落撐着身子坐起,接過盛滿水的瓷器小碗,慘白浮腫的嘴唇張開,灌了下去。

一時間一股甘流湧入胸膛,僵硬的身體被疏通了許多,神氣漸漸緩了過來。

環顧四周,屋子裡很簡陋,只有陳舊的木質桌椅,牆角拉滿了蛛絲。

「謝謝你們救了我!」黎落想要表示感謝但無奈蒼白無力的臉上擠不出一點的表情。

「不客氣,是阿爹把你帶了回來。」少女回應道。

「請問我昏迷了幾天?這裡是哪?」黎落緊接着拋出一系列的疑問。

「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這裡呢,雖還是在舊城,但具體什麼地方不能告訴你。」少女耐心的解釋道。

「嗯。」黎落其實挺想和眼前的少女多扯上兩句,但話到嗓子眼裡卻說不出來。

還在舊城就行,黎落很擔心在自己不見的這兩天里,弟弟黎茗怎麼樣了。

「你叫什麼名字啊?朋友。」少女見黎落神情凝重,像是心裏有什麼事。

「我嘛,我叫黎落。」黎落緩過神來回道,「那你呢?」

「我叫安若雯,你也可以叫我小水,這是我弟弟小馬特,救你的是阿爹安德烈,阿爹可是很有名的黑霧獵人呦!」少女甜美的臉蛋上多了幾分俏皮。

「小水,好可愛的名字。」。

「還好啦~」少女的臉瞬間成了個紅柿子,一臉的嬌羞。

黎落見狀,嘴角不由得翹了翹,掩不住的笑意涌了出來。

「那請問小水,黑霧獵人是怎麼一回事,我從未在舊城聽到過這號人物。」黎落帶着詢問的語氣問道。

「黑霧獵人嘛,顧名思義就是獵殺黑霧裡的怪物們換取賞金。」

「對呦,阿爹可是很厲害的!」

趴在床沿的小馬特附和着吵到。

「哦知道了,確實是很厲害的職業。」雖然黎落的臉上還是有些許的不解。

「好了,你如果肚子餓了,就下樓吃點東西吧,阿爹交代你醒了有話要跟你說。」少女又開口說道。

「行。」黎落已經兩天沒有進食了,肚子里空蕩蕩的。

扶着床幫坐了起來,剛起身就感覺一整個頭暈目眩的,待眩暈感過去,雙腳觸地,試着站了起來,小水和小馬特攙着他朝門口走去。

剛到樓下便聽到兩個男人在大笑着交談,正是安德烈,只見他身旁還坐着位長相精明幹練的中年男子,兩人相談甚歡時不時還拍拍桌子。

走到一張小木桌前,姐弟倆扶着黎落坐了下來,小水興沖沖的喊道。

「阿爹,他醒了!」

安德烈兩人聊的太入迷,聽到小水的喊聲才反應過來,同時將頭扭了過來。

「哦?醒了嗎,先不說這個,快過來見過你安伯叔叔。」,安德烈笑盈盈的朝着自己的兩個孩子招手道。

小水和小馬特乖巧的走了過去朝安德烈身旁的男人鞠躬喊道「安伯叔叔好。」

「好好好,哈哈,都長這麼大了。」男人笑了笑眯着眼應道。

「嘿嘿。」兩個孩子靦腆的笑了笑。

「哎,老安德,那一旁坐着的小子是你方才跟我講到的嗎?」安伯臉上掛着絲疑惑

「咱們剛好缺人手,我看這小子敢赤手跟怪物廝鬥,便救了回來,能用上。」安德烈說道。

「好,有膽量就行。」「哈哈哈!」兩人說著便笑了起來。

一旁的黎落看着他們有說有笑的議論着,卻一句也聽不進去。

「你們倆陪你安伯叔坐會,我去看看那小子。」說罷安德烈起身朝黎落走來。

黎落見安德烈朝自己過來,一時間心裏開始忐忑不安起來,下意識的把頭朝下低了低。

當安德烈坐在自己的跟前時,黎落這才看清楚他的樣貌。

飽經滄桑的方臉上有許多傷痕的印子,乾裂的嘴唇旁是一圈未經修整鬍渣,但眼神堅毅有力,整體下來給人一種十足的安全感。

「恢復的怎麼樣了,小子。」

「嗯,嗯還好,已無大礙了。」黎落開口回道。

「很好!」安德烈滿意的說道,剛想繼續說,卻被黎落打斷道。

「感謝你救了我,在下無償以報,但眼下我還有要緊的事要辦,我能…」

安德烈顯然看出了黎落要走的意思,「這小兔崽子,老子救了你,你就急着走?」心裏咒罵了起來。

「走?走去哪裡,舊城已經開始清人了,該撤的已經一股腦全涌去金水河裡了,就聚在上城牆外面,在哪等死」安德烈開口說道。

黎落一時間懷疑起了自己的耳朵,幾天前這舊城還跟往常一樣好好,怎麼會突然就清城呢。

「怎麼可能,好端端的為何要清城。」黎落一臉詫異的問道。

「黑霧壓境,有什麼是不可能的,破光者軍團在舊城已經駐紮數日,但屁用沒有,你現在回去,也是等死。」安德烈臉上浮現出一絲的不屑。

黎落聽到這裡顯然已經懵掉了,心裏矛盾了起來,一時間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如果這些是真的,弟弟呢,黎茗現在又如何,雖然黎落先前賺下的錢已經夠進城所需的通行證,但外面現在肯定很亂,怕出什麼差錯。

安德烈見這小子半天不吭聲,心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便開口說道「你不用擔心小子,通行證我這裡有的是,你隨我干筆生意,我保你到上城去。」

「什麼樣的生意需要我幫忙。」聽到通行證,黎落眼裡不免的一亮,但還是對此抱有疑惑。

「找破光者借點東西,至於是什麼,你不必多問,你只要聽從我的安排就行。」安德烈又說道。

「好」黎落突然答應道,沒有絲毫的猶豫,當然也沒有什麼好猶豫的,畢竟已經沒得選了。

安德烈也是一驚但轉而大笑起來,「算你識相,小子哈哈」粗獷的笑聲在屋子裡盪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