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奇VCD:我在電影里修鍊
神奇VCD:我在電影里修鍊 連載中

神奇VCD:我在電影里修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月上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里歐 麥飛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奇蹟總出現的超乎想像
麥飛是一名即將步入社會的大學有志青年,茫茫求職路上總覺得自己懷才不遇
一次偶然的機緣,他竟被選中
他以為是千載難逢的機遇,誰知 沒有主神、沒有系統、沒有隱藏屬性點... 有的只是一台老舊的VCD機! 它帶來的究竟是何種力量! 而他又是如何從真假的逆境中實現奇蹟的突破.... 這一切的真相究竟是...展開

《神奇VCD:我在電影里修鍊》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神奇的VCD


屋外,熱氣騰騰,連馬路都熱的咧開了嘴,無聲的咒罵著老天。

知了也在玩命的求着偶,似是怕過了今日沒了明天。

屋內,白的發黃的老式三菱空調發出難聽的「嘎吱嘎吱」聲,艱難的有一口沒一口的的向外吐着煙霧,像極了日暮西山的垂垂煙鬼。

空調下,一張黃木書桌,上面擺滿了書籍,亂七八糟的堆疊在一起,霍然,還有本《論演員的自我修養》。

書桌前是一張黃木椅子,椅子前面隔了一段距離,挺立着低矮的柜子,柜子上放了台液晶電視機。

一位底下穿着花色大褲衩,上身光着膀子,一身精瘦的大學生模樣的青年,正站在電視機前擺弄着什麼。

近看,他手上抬着的,竟然是市場上早已絕跡了的VCD。

他將VCD放到電視上方,趕忙擦了擦臉上流淌下來的汗珠,而後手上不停,又去拾掇着連接的電線線路。

嘴裏抱怨道:「哎呀,我去,搞了半天,怎麼就是不亮。這特么的是什麼坑爺玩意兒...」

他又撥弄了良久,終於跌坐於地下。

而後又擦了把額頭細密的汗珠,抬着頭緊盯着黑乎乎的VCD。

過了好一會終於忍不住嘆了口氣,爬了起來道:「他熊大滴,還有我麥飛搞不定的東西?我不信了這個邪,今天必須將你降服,叫你乖乖的給爺唱小曲。」

接着搗騰了一會,突然,VCD上那綠瑩瑩的燈光終於亮起。

只聽它裏面傳來「咔...噠...咯吱」的聲音。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麥飛那青秀的臉上,斜翹着嘴角爬滿了得意的笑容。

他興奮得拿起一盒方形黑色塑料盒子,從裏面取出一塊閃着彩色熒光的圓形盤子,嘴裏念叨道:「哈,讓我先來試試,看這下是不是好了。」

說完,順手按了一下VCD上的進/退合。

只聽「咔吱」一聲,那黑色機器吐出了凹陷的舌頭,靜靜的等待着麥飛投食。

麥飛也毫不客氣的,將手上的圓盤扔了進去,又給它按了按,見它嚴絲合縫的躺了進去,趕緊抽出手來。

「咳哧」一聲,它收回了大舌頭,將圓盤吞進肚子里後,又發出了洗衣機滾筒般的聲音:「嘩嘩嘩...嗡嗡嗡」。

麥飛趕緊打開電視機,只見漆黑的電視機緩緩睜開了他那黑色的眼皮,伴隨着「呲呲呲」的聲音,熒幕上出現了黑白雪花不斷飛舞。

接着他找來遙控器,對着上面就是一通按,信號源,調整AV模式。

登時,屏幕似又闔上了它的大眼皮。

麥飛呆了片刻,忍不住一邊抱怨,一邊拍打着VCD道:「不是吧,我勒個去,搞了半天,這老古董還是不行...」

突然,就在麥飛的手第三次拍打到VCD的機身上時,以他為中心的房間內出現了一片藍白閃電,只見他渾身籠罩在電光里,不住的顫抖,黑白交錯,白的骨架,黑的人影。

麥飛眼前一黑,昏死了過去。

待他從無盡的黑暗中醒來,眼前已是一片黑夜,只不過這片黑夜的世界裏,眼角周圍卻亮起了無數的燈光。

他趕緊挺起身坐起,一陣暈眩感湧上腦袋。

他皺着眉頭,用力按壓着腦袋。四下環顧,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塊不知名的高樓小區前的入口處。

這時才看到,就在他的背後也躺着個人,一雙黑色的皮鞋鞋底正對着他,穿着一套保安裝扮的制服。

嘴裏好像在嚷嚷着:「砸死我啊,砸呀...」

就在此時,只見一個方臉大頭,濃眉大眼,帶着保安帽,穿着保安制服的敦實大叔從大廈里走了出來。

他拿着警棍,指着麥飛這個方向,嘴裏發出中氣十足的呵斥聲:「鐵膽,你個王八蛋又在偷懶!躺下像個大字,你怕沒人看見啊?!」

麥飛才明白過來,大叔指的是躺在他背後的人,名叫鐵膽。

鐵膽生無可戀的低聲回道:「我老婆跟別的男人跑了...」

麥飛爬起身來,好奇的站起身來。

他用警棍繼續指着躺在地下的鐵膽,一邊呵斥道:「起來起來...好狗不擋道...」。

一邊伸手將鐵膽拉起,然後用力的往大廈門邊的牆上一推。

麥飛這時才看到鐵膽的臉孔,一時間,瞳孔瞪的老大,心想:「這不是..這不是那會鐵頭功的鐵頭嗎?」

他聽着他們爭吵,眼睛卻死死的盯着鐵膽,上下仔細的打量着他全身,心想:「我這是在哪?難不成是惡作劇,被人扛到影城當屍體來了?」

就在此時,突然嘭的一聲巨響,有什麼東西砸在麥飛跟前。

待他看清,在面前的赫然是一台電冰箱!

麥飛驚出一身冷汗,因為距離太近,這呼嘯而過似要刮傷身體的颶風,這震裂心肺從地底傳過來的震動,這驚天動地像要擊穿耳膜的聲響。

這一切都太過逼真了,麥飛艱難的抬起頭,看了看漆黑的天空中那數家燈火通明的大廈。

驀地回過神來,趕忙朝後退去,生怕再經歷一次這生死一線的感官刺激。

誰知此時,鐵膽直直地走近冰箱,神情激憤的對着電冰箱罵罵咧咧道:「哎哎哎..你腦子有毛病啊,我想死你也搶?...」

而冰箱下面一格竟被人從內打開,裏面爬出來的,霍然是剛剛那打罵鐵膽的敦實大叔!

他一邊揉着頭,一邊抬起頭來對着大廈上空叫罵:「敲你娘的頭啊,怎麼把冰箱往下扔!」

這高空墜物,一兩百斤的重物加速度落在凡人身軀,竟安然無恙?!

麥飛,驚得不自覺的張大了嘴巴,呆立當場,他尋思道:「難道真是在演戲?可這這麼重的冰箱,從這麼高的樓上直接砸在人身上,居然完好無損?!」

他又看了看正在罵人的鐵膽,心想:「我這是穿越到電影里來了?!而且還是我準備要溫習的電影...」

這時,大廈里竄出來一對夫妻。

他們火急火燎的從門口出來,直接撲向這裡。

對着還在揉着頭的大叔,雙手激動的擺着,語氣焦急地喊道:「盧隊長,我們家小龍不見了...」

被喚作盧隊長的大叔,似是忘了剛才被砸的事,語氣平和的安慰起那對夫妻。

而鐵頭,哦,不 ,是鐵膽,兀地掏出根香煙面對着麥飛這方向自顧自地抽起煙來。

此時麥飛,眼角的餘光看到,右手方的方向看到一個極為熟悉的黑色人影,正往大廈正門這邊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