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三界築夢師
三界築夢師 連載中

三界築夢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博魚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七秒 俊戈 都市小說

午夜驚魂,你是否還記的真實的你正安靜的躺在床上??? 有一種職業,她可以操縱夢境,製造夢境,改變夢境!!! 小女七秒身份不簡單,開外掛,走後門,下山進城搞事業,高冷富少也得叫師姑
荒山野嶺開超市,師姑泡麵火腿樣樣全
富少也要流口水
小爽+微甜+萌寵展開

《三界築夢師》章節試讀:

第8章 串夢


傍晚。

朱家別墅熱鬧起來。

左玉最能咋呼,雖然家裡算的上慶城的富貴人家,可還是與朱家沒法比的,第一天放學住進別墅還是很開心的。

她拉着白橙的手,滿院子的跑。

「白橙,以後要是我老爸給我買了洋房,我就邀請你天天住我家,和這兒比起來,我家的房子確實有點小了。」

白橙雖然不比左玉潑性格開朗,內心卻是無味雜談,她知道這樣的生活不屬於她,故此只是敷衍的點頭笑笑。

為了方便七秒出門,朱翔安還給七秒配了車,可是被七秒拒絕了,主要是她不會開。

不過白蘭的兩輪小電車她還是學會了,所以給朱翔安要了一輛小踏板。

隨着朱迅忘記自己要當築夢師的事,他慢慢的也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只是有時候會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只要一用力想,變會頭有些疼。

為這事,朱太太好一陣擔心,直到七秒說這個問題慢慢也會恢復。她才放下心來。

「媽媽,你看我就說沒事,你放心,有七秒老師在,我都會好起來的。」一旁的朱迅也連忙安慰道。

「朱迅,以後你同他們一樣稱呼我的名字就可以,老師我可不敢當。」七秒一聽到朱迅叫自己老師,就想起來他非要拜他為師這件事,所以連忙糾正一下。

朱迅聞聲一本正經道:「我同他們不一樣,您是我打心裏佩服的人,必須稱呼老師。」

七秒有些無奈,「你想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吧。」

「好的,老師。」

......

「七秒姐姐,你看這裡好多魚。」左玉指着院子的一灣活水流興奮的大聲喊道。

相對比一旁的白橙就安靜多了。

七秒藉機抽身離開了朱迅,生怕他拉着自己拜師。

「哎呦,這些小姑娘可真能咋呼,一點也不注意形象,這要是擱我們那個年代......」朱太太忍不住的絮叨幾句。

「訊兒,後天天你外公過壽,我和你爸回去一趟,這次就不帶你了,過了下個月的考試,我們再帶你回去。」

為人父母不都是盼着孩子健康。

有了健康,又盼着有出息。

「也好,您不喜吵鬧,趁這時間去陪陪外公也好。」朱迅知道自己荒廢了好幾年,也不想母親再為自己擔憂,雖然也想念外公,還是選擇聽媽媽的話,留在家裡。

七秒說到底也沒比白橙和左玉大幾歲,雖然性格沉穩,可和她們在一起還是能耍的開的,同她們兩個一起話題也比較多。三人說說笑笑,那爽朗的笑聲回蕩在夜空中。

俊戈:「福子,是你說這裡比較清凈,不會有人打擾的嘛?」

福子:「少爺,我冤枉啊!當初老爺安排下面人給在慶城留一處清凈的居所,供您散心,沒成想下面人給安排成這樣。」

「要不我們去夢都吧,您都許久沒有回去了。」

俊戈:「不去。」

「周邊的城市您隨便點。」福子試探的說了一句。

「去,查查隔壁到底住的什麼人,都給我查仔細了。特別是那位。」

「哪位可是叫七秒的小姑娘?」福子不解的問道。

俊戈:明知故問。

見少爺背過身去不再理會自己,福子沒趣的走了。不過沒走幾步想起什麼又走了回來。

「少爺 ,莫非你對人家有意思?」哈哈,看來我這次猜對了。我就說我最有眼力。

俊戈:「不要妄自揣度。」

福子:分明是被我猜中了,不然幹嘛嫌棄吵鬧還非得留在這裡,你們張家家大業大,哪個城市沒有你們的產業,死賴着不走,就是被我猜中了。

七秒和白橙左玉在前院玩耍一番,又跑到後院。興緻一起,左玉非拉着七秒,讓七秒帶他們體驗飛翔。

七秒拗不過左玉風死纏爛打。只好應下了。

只見她拉着他們兩人的手靜靜的坐在花壇旁邊,夢起。

夢境中她們三人幻化成花仙子,圍着身後的花壇,翩翩起舞,玩的不亦樂乎,就連白橙也難得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俊戈再次感受到巨大的能量場,只是這股強大的能量場稍縱即逝。

七秒看着二人不盡興的樣子,謹慎的說道,「這附近也有一個築夢師,他試圖感知我的方位。我不確定對方是否友好。」

不過對方能發現她,看來也不是普通的築夢師。

所以今晚她要找到藏在這裡的那個築夢師,看看對方何許人也。

白橙和左玉見七秒如此謹慎,也不敢再說什麼,雖然築夢師的事情,她們還不懂,可也聽到過一些傳聞,有些築夢師為了提高自己的能量場,盜走了許多人的夢境。

夢都的三大派系之爭也明爭暗鬥多年。

她們都不希望七秒有事。

吃過晚飯,不等七秒吩咐,白橙和左玉便進入了狀態,朱迅更是激動不已,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夢中上課,夢中還能有清醒的自我。

七秒在中間的客房,開始築夢,兩邊的三人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夢境中,開始了七秒早就為他們分別精心準備的夢境之旅。

這夜的夢境會在夢中持續一個月。

憑藉左玉的天資,這一夜足夠能讓她補齊剩餘落下的課程。而白橙只是不停的卷,至於朱迅,雖然天資不及左玉,相信經過一段時間的勤懇苦學,應該能交差。

三人入夢,七秒立刻退了出來,只留下一絲能量支撐夢境不崩塌即可。

這樣就算周圍有築夢師,那也很難發現。

除非對方的能量場非常的巨大,超過自己。

七秒剛抽身出來,就感覺的近在咫尺的地方有另一股和自己能量場出現了,這能量場雖然不比自己的純凈,可也是一塵不染。

七秒微微勾起嘴角,細眉微挑,心裏有了主意——串夢

雖然她不知曉自己能否成功,可是她有些迫不及待了,如此好的失聯機會她豈能錯過!

只見她靜氣凝神,端坐地面上。

下一刻她的能量凝成一股細流,化身山間野兔,成功的進入了對方的自我夢境中。

周圍漆黑一片,七秒覺得自己迷失方向了。

畢竟不是自己的夢境,身後沒了月亮樹為她點亮心燈,七秒此刻如同瞎子過河。全靠瞎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