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王戰傳
靈王戰傳 連載中

靈王戰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諾亞嵐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帝爾斯特 諾亞嵐奇

宇宙曾有一段最黑暗的時刻,那就是還在被坎暮德所統治之時
所有的星系無時無刻正在上演着戰爭,但是在絕對而又壓倒性的力量面前,他們只得接連被攻破
在那時,所有的星辰不再閃爍,只有緹司冥的喪鐘在斷斷續續的發出聲響
有壓迫就必然有反抗,不知過了多久,玄晶星系一顆名為皇克的星球上,幾位英雄橫空出世,唱響反抗的高歌
在經曆數千年的戰役,宇宙被解放,群星終於重新閃爍,喪鐘也終於停止工作
而這幾位英雄中,有一位察覺出坎暮德不會善罷甘休,於是花費自身全部力量得出三千億萬年後預言
光只是暫時的,黑暗終歸會回到此
而終有神明會為眾生哭泣,他將化作星辰,帶來新的光芒
數千萬年後,帝爾怒視着敵人,舉起斷裂的刀刃怒吼
我們永不屈服,哪怕失去一切,我們也要為了要守護的一切奮戰到底!展開

《靈王戰傳》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列車事件


在浩瀚的宇宙星河中有一個特殊的星系,那便是玄晶星系。而其中有一顆星球名為皇克,它是整個星系中最為重要也是最具有神秘特色的星球,皇克宇宙警備隊總部便設立於此。

因為特殊的原因整顆星球都充滿了靈力,孕育而生出的生命們從剛出世就帶有特別的能力。而他們擅長使用這份天生的力量,並且通過修行不斷提升自我。為此皇克也開設了三大學院,分別是多斯種族的拉法爾克,獸族的邁卡慕什以及妖族的道爾圖留。每年從中走出的一批精英學員們都會加入到皇克宇宙警備隊中增添實力,為了維持宇宙的和諧以及守護這個宇宙而燃燒自己的青春,將生命投入到其中。

在遠離皇克的數百顆星球外,有着兩道顏色不同的流星在星河中划過,但是仔細查看,卻能從其中發現兩道人影。

「該死的,這個多斯怎麼甩不掉!」在跟前的黑青色光芒發出怒吼。「別白費功夫,束手就擒吧!」緊隨其後的金色光芒也發出了聲音,隨後金色的光芒重重的撞擊在黑青色的光芒上,兩道光雙雙墜落在一顆小行星。

隨着光芒散去,兩道身影顯露出來,一個倒在地上扶着被打斷的手臂怒視着站在身前拿着大劍直指自己的多斯,而那位多斯單手放背後,另一手拿着劍面無表情的指着眼前半跪在地上的獸人。「追逐遊戲結束了,跟我回警備隊,不然我有權就地判你死刑。」劍尖微微靠前,距離那位獸人的面頰僅有三厘米。

(真不明白該死的多斯怎麼這麼愛管閑事)。

獸人在心中暗暗怒罵,隨即提出建議。

「放我一條生路然後跟着我混,我保證你吃香喝辣。像你這麼強,一定厭倦了每天都要執行任務吧?」

然而給予他的回應是一劍刺穿胸口。

「很抱歉,」金髮白袍的人收起沾染了鮮血的劍「我不想要這樣的回答。」

「隊長,我們來了!」

金髮的手環中傳出聲音,緊接着紅藍色的兩道光芒砸在地面。

「不愧是隊長,把這個大傢伙解決了。」

藍發蹲下身去把這個獸人的屍體抬起,「隊長,我們回去復命吧。」

金髮點點頭,隨即打開手環聯絡總部。

「報告總部,這裡是王傑凱爾小隊,我們已經搗毀非法獸人軍隊並且擊殺頭目,現申請歸隊。」手環亮出綠燈,三人隨即化為光芒飛向皇克。

穿過數十個星系後,三人終於看見了位於玄晶星系**的星球---皇克。

「每次回來她依舊那麼美,不是嗎?」紅髮發出感嘆。

這顆擁有千萬億年歷史的星球在這漫長的歲月中貌似從未磨損,即使與她隔着這麼遠的距離,也能感受她所發出的光芒滋潤着他們的身體。

「請求回歸總部,請打開立場防禦網。」

眼前淡白色的防禦網轉變為藍色掃描着三人,隨後放任通行。他們飛行途中途徑皇克最繁榮的貿易之城,一棟棟高大的建築映入眼帘。

到處都是晶體製造的高樓大廈,懸浮機車在下方道路井然有序的飛馳着,電視塔的面板正在推出今日重大新聞。

三人回到警備隊總部把獸人的屍體上交後便準備回到宿舍休整。

「嘿,王傑鎧爾。」迎面走來一個多斯,「你們太出色了吧,三人小隊直接干翻一個軍隊。哦對,我飛回來時注意到今天好像是拉法爾克學院招新生哦?你要不要去看看你女兒。」

這句話提醒了他,他身為多比即使女兒沒去拉法爾克自己也要出面的。

「多謝提醒,我先去了,你們兩個自由活動吧。」說完便化作一道金光直徑朝學院飛去。

「聽說,隊長現在可是高級靈戰了。」紅髮回到寢室後直接愜意躺在沙發上與藍發交流。

「是啊,正所謂(人不可貌相),他年紀輕輕卻已經超越了幾乎所有同齡人。」

「聽說隊長現在只有一個女兒?」藍發泡了兩杯咖啡,向紅髮遞過去。

「是啊,好像繼承了他的優秀血統,小小年紀也等級超乎常人,現在應該和多瑞的皇子們一樣了吧?」

另一邊,列車上正坐着前往學院的多斯們正在聽着有關於皇克的普及知識。

我們居住的星球名為皇克,位於玄晶星系的**位置。其中在皇克上居住着多斯種族,擅長體術獸人族以及靈活使用靈力符術的妖族,神秘的精靈族。而靈力與元氣有屬性之分,分別為(金,木,水,火,土,暗,風雨,雷,電,雲,光)。多斯種族分為多拉,多克,多比以及至高的多瑞。多拉為奴隸階級,多克為平民,多比為貴族,多瑞為皇室。但是來到學院我希望學生們不要歧視多拉出生的學生,因為他們是僅為少有的(可控制靈力者),能成為戰士的多拉並不多。你們的武器可以帶在身上但是不允許出現傷亡事故,從你們一出生就存在於手腕上的手環是你們今後都將陪伴你們的重要物件。詳細的學院規則則由校長宣讀。

在列車靠前的車廂便是多瑞們的專屬位了。一位綠髮少年見到在一旁看着窗外的金髮少年便過去打招呼。

「嗨,帝爾斯特大哥,好久不見了。」名為帝爾的少年轉過頭來,碧綠的眼睛看着眼前綠髮的少年。

他個頭微矮,也偏瘦。白綠色的長袍很是合身,從那黃色的眼睛中看出他對於見到兄弟們的喜悅,他舉起那修長的手拍在了帝爾的肩膀。

「是啊戰藤,好久不見了。距離上次家族宴會我們應該有50年了沒見了?」

遠處的紅髮少年見到帝爾,便疾步向前一掌拍去,然後被帝爾擋了下來。

「喲,卡斯頓啊,不錯,力量有長進!」

在旁人眼裡看來這兩人只是在隨意碰碰,但是如果對方是一輛載物大型貨車那已經被卡斯頓一掌拍裂。

「那可不,自從那次宴會散去以後,我可是天天按照你給我的訓練方法練習。」卡斯頓收回手,活動了一下繼續說道,「就是斯萊克那傢伙不咋行,每次才打個300回合就趴下了。」

「虧你好意思說。」斯萊克從卡斯頓後方幽幽的冒出,「你每次打到後面就越打越興奮,刀都附上火焰砍過來了。上次要不是寒千里趕來我恐怕被你的火焰吞噬殆盡了。」

卡斯頓扒着眼角朝斯萊克做着鬼臉,寒千里悄悄走到卡斯頓背後在他頭上凝聚一堆冰球砸下,隨即在車廂內展開了一場追逐戰,法拉爾和帝爾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看着這幾個兄弟們追逐打鬧,車廂內充滿了愉悅的氣氛。

突然,列車毫無徵兆的急剎車停下,所有人都差點飛出座位。在一聲聲抱怨聲中列車頭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音,緊接着車開始輕微的震動窗外的景象開始上下變換,最後整輛列車都被重重的甩在了一旁。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脫軌了!」一個多克氣勢洶洶的從車廂內爬出想要找列車長理論理論,但是他見到的東西卻讓他雙腿癱軟,一屁股坐在了車廂上。

那是一團黑色類似漿糊的生物,身邊圍繞着一些觸手一樣的東西。碩大的體型上有一個列車頭的凹槽印,看來這個傢伙就是讓列車脫軌的罪魁禍首沒錯了。

那團黑色的漿糊似乎注意到了剛剛鑽出車廂的多克,黑色的觸手如游蛇般爬去,那個多克此時雙腿無力,黑色的觸手在他驚恐的眼瞳中越放越大。

車廂內率先飛出兩道金色的身影,其中一個拿出大劍朝觸手斬去,另一個一拳捶打在黑色的漿糊上。那怪物似乎因為觸手被斬斷而極其憤怒,轉變目標朝着離它最近的帝爾攻擊去。

卡斯頓他們也陸陸續續地爬出車廂,看見帝爾受到攻擊後直接飛到空中釋放出一團巨大的火球,火球的溫度連地面上的多斯們都感受到了一股股滾燙的熱浪。

「喂,卡斯頓,冷靜!這樣會傷着大哥!」寒千里趕忙提醒,但是來不及了,火球已經朝那怪物飛出去。

「御水,球!」

寒千里使用水元素把帝爾包裹在其中,並且不斷續上水,「卡斯頓你下次行動前注意分寸。」

火焰燃燒殆盡後,戰藤藉著卡斯頓的肩膀一躍而起,卻發現剛剛的火焰對這個生物造成的傷害只是融化了表層,地面出現了一堆惡臭的黑色粘液。

「那是它的膜。」帝爾從水球中走出向其他兄弟們解釋道,「剛剛打到它時它的外殼有些硬,只能打裂出一絲裂縫。卡斯頓的火焰燒去的是它的外殼,現在應該能對它造成傷害了。」

怪物因為外殼被燒去而發出疼痛以及憤怒的吼叫,衍生出更多觸手,身體也變小了許多。然而一堆妖獸的骸骨也隨着那怪物縮小的身影從它的口中噴涌而出,糜爛腐臭的氣味也令列車裡探出頭來的多斯們紛紛想吐。

多瑞們和那個扛着大劍的女孩站在怪物面前。「兄弟們,準備…等等,你是誰?」

他們幾個的目光朝左邊看去,那少女也轉過頭來用那雙天藍的雙眼看着帝爾眾人。

「我是王妃羽,金屬性多比…」帝爾舉起手打斷了她的回答,「行行行知道了。你退下,我們上。」

王妃羽頓時不樂意,把大劍插在地上走到帝爾跟前努力踮起腳尖和帝爾對視,兩者貼近身體引得其他多斯一陣唏噓。

「憑什麼不讓我上?我也是要成為靈戰的多斯!」

「這太危險,我們多瑞上就行了。你退下!」帝爾喝退她,她轉過身嘟嘟嚷嚷的說了些什麼,拿起大劍後沒有回到車廂,而是飛速朝那怪物飛奔而去,她的行為震驚了所有多斯。

帝爾迅速反應過來,連忙發號施令,「這傢伙…兄弟們上!」

眾人拔出武器,直徑朝怪物打去。那怪物面對如潮水般的攻勢顯然顯得遊刃有餘,一邊防禦着攻擊還能一邊緩緩前進。

「該死的,得攻擊它的核心一擊斃命!卡斯頓,你上前釋放火焰再次燒斷它的觸手!」

卡斯頓聽後收起大刀,雙手凝聚靈力又召出一團熾熱的火球,帝爾在火球砸下之時把王妃羽拉了出來。那怪物在火焰的灼燒下再次發出痛苦的哀嚎,可是它犯下的錯使得沒人會憐憫它。

伴隨着刺耳的哀嚎聲,一顆綠色混着黑色像鑽石的晶體裸露出來。

「就是那個,它的生命水晶!卡斯頓火焰不要停,法拉爾繼續給他提供靈力!」帝爾不顧熾熱的火焰直徑沖向那顆污濁的生命水晶,同樣衝出去的還有王妃羽…斯萊克想拉住他們,可奈何他們沖的太快根本抓不住。

帝爾回頭,發現跟來的王妃羽,他直接把攥在手中的水靈石捏碎,然後朝她扔去。大量的水靈力由於沒有載體瘋狂的從裂縫中噴涌而出,從而形成了一個水盾幫她隔絕着火焰。

她這才意識到為什麼帝爾敢衝進來,但是現在帝爾用來保護他的物品給了自己。另一邊帝爾頂着火焰灼燒的痛苦繼續朝怪物的生命水晶奔去,到達水晶跟前直接用拳頭打碎。怪物的叫聲仍舊沒有停息,帝爾吃了一驚想走出去,但是身體已經無法行動了。關鍵時刻妃羽帶着水盾跑來把帝爾罩在其中。

「你怎麼還沒走?」帝爾皺眉,「這裡很危險,水靈石的持續時間也快到…」

「我不可能坐視不管。」妃羽打斷他的話,帝爾愣了一會,這還是第一次從小到大有人打斷他講話。

「你先聽我說,這個怪物有兩個生命水晶,有一個被你打碎了,另一個在它的背面。」

帝爾聽完便想站起身繼續敲碎水晶,妃羽見狀慌忙把他按下,霎時間滾燙的觸感便從手中傳來,她忍不住發出一聲**。

「我得快速行動。這怪物癒合能力你剛剛也看見了。卡斯頓和法拉爾在硬撐着,我得加快速度去銷毀另一個!」

妃羽嘆了一口氣,拿起自己的武器用力朝生命水晶的方向扔去,帝爾瞪大雙眼一臉難以置信。

「你幹什麼,武器綁定主人。武器如果損壞了對你也有影響的!」

妃羽攤開手,「難道你有比這更好的辦法嗎?」帝爾不語。的確,就以目前的形勢來說這已經是損失最小的辦法了。

過了一會怪物的吼叫戛然而止,伴隨着一聲巨響戰鬥已然結束。列車上的多斯們都在歡呼雀躍,卡斯頓連忙收起火焰直徑朝帝爾飛去。

「大哥,你怎麼樣了?」卡斯頓落地,把帝爾托起。

「我還好,先去看看王妃羽。她剛才把武器丟出去砸另一個生命水晶的…」

話音未落,王妃羽就從投擲武器的地方走來,手中拿着的正是被灼燒不成樣子的手柄,這讓帝爾有些愧疚。

「我沒事。」王妃羽看出他的心思,「這把武器我沒有綁定,對我損失不大,只可惜到時候又要去買一把了。」

找到一把臨時使用的武器很簡單,但是找一把與自己能配合好的武器有些難。

黑夜將至,皇克巡衛隊和拉法爾克的學院巡衛隊也到達出事地點,在了解了事情的經過後便搭建臨時居住所讓學員們進去休息。

「不愧是多瑞啊,自古以來就是戰鬥奇才。」為首的皇克巡衛隊隊長看着怪物的殘骸不禁感嘆。有一道金光從空中墜入地面,然後開始尋找起來。

「妃羽!你在嗎?」妃羽聽見有人喊她的名字便轉過頭來看。

「老爸我在這好好的。你看,我們還配合幹掉了這個大怪物呢。」王傑鎧爾聽後才轉頭看向被燒的焦黑的殘骸,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這個傢伙是你們幹掉的?」王傑鎧爾轉過頭看自己的女兒。

「嗯,雖然武器損壞了…」王傑鎧爾抱着王妃羽,舒了一口氣「你沒事就好。」

這時,他才看見她身後的多瑞們,他便連忙放開女兒起身立正,左手捏拳手腕朝外放在胸口處行禮。

「抱歉,皇族公子們。剛剛太擔心女兒所以才…」

「沒事,無妨。你女兒挺厲害的,剛剛她立了大功。我會去向父王稟報一下讓他給予你們家族獎賞。」

法拉爾說道。王傑鎧爾大喜,向法拉爾告謝後便去忙着檢查場地。其他多斯見到他時也便紛紛向他敬禮。

「你父親是高級靈戰?」帝爾躺在一旁問王妃羽。

「是啊。好像是為數不多最年輕的高級靈戰吧。」王妃羽挺起胸脯雙手叉腰,驕傲都寫在臉上。

「那看起來是因為你天賦異稟或者是歪打正着才能打出這樣的成果。」

妃羽滿臉通紅,氣的直跺腳。她提高自己八倍聲音朝帝爾喊道,「我也是有靠自己的努力變強的好吧?哼,最討厭別人說我是有天賦而沒認可我的努力了。」說完她便轉身離去,回到給她安排的帳篷中。

帝爾從手環內取出包含原靈力的高級結晶,拿出巨錘也叫上兄弟們準備開始打造武器。

「大哥,你怎麼給她打造武器,莫不是…」

帝爾白了寒千里一眼,「少亂猜。她為這次事件失去了武器,我給她打造一把算是補償。如果她不犧牲武器,我們還未必能活着。」

話雖如此,但是帝爾在打造武器的過程中表現的狀態比以往還要認真。

第二日天明,妃羽早早的起了床,剛開門就看見一把暗金色的大劍插在門口,上面有一張塗鴉卡紙,上面工工整整的字跡寫着幾個字:妃羽收。

她以為是父親給她留的武器就沒多在意,在觸碰之後劍柄發出一道金光,武器竟然自動與她綁定關係,這種情況是極度稀奇的。

「老爹給的武器真不錯。」妃羽喜笑顏開的看着這把大劍,隨後遠處傳來列車的鳴笛聲,所有的學員們再度登上了前往拉法爾克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