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鎮仙圖
鎮仙圖 連載中

鎮仙圖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萬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萬一 奇幻玄幻 龍兒

自絕地天通後,靈氣逐漸枯竭,徹底斷絕人族成仙的機會
千萬年後,靈氣復蘇,看他如何一步步逆歷史長河而上,探尋那些隱藏在歷史中所不為人知的辛秘,揭開那塵封千萬年的人族大局
而傳說中的封神榜和未曾出現過的鎮仙圖究竟有何聯繫? ...... 待繁華落盡,水落石出之時,驚天大秘才開始顯露出來
展開

《鎮仙圖》章節試讀:

第6章 千年銀杏


汽車行駛到這裡,其實已經走了大半路程。如果不是大坑,前面也就到終點站。

司機這邊也得到公司的回復,在保證道路暢通和沒有危險的情況下,可以適當的繞路,保證乘客順利準時的抵達終點站。

司機在得到指令以後,便掉頭準備走一段鄉道,把大坑給繞過去。

走了一段坑坑窪窪的小路,把車裡的乘客顛的怨聲載道。姜立春倒是很習慣這種,他自小在山裡長大,山下都是這種路,他們戲稱為炮彈路,一個一個大坑,確實像被炮彈炸過一般。

又過了將近一個多小時,汽車終於駛進了車站,這時間足足比預計時間晚了四十多分鐘。

這只是鄉鎮到市區的班車,距離本來就有限,路上除了主路被隕石砸出個大坑,繞了一段路,其他也沒怎麼耽誤時間。

最不可思議的是司機,因為大霧天氣,開車只能根據直覺判斷,事實證明車子已經到了終點,路是沒有錯,可是儀錶盤上的里程錶顯示足足比正常的多出了三十多公里。

這是最後一趟車,司機也沒細想,想着可能自己走錯了某一段小路,繞遠了而已。

在乘客走完後,辦好手續,自己也就下班了。

姜立春抱着小傢伙出了車站,卻發現這大街上異常冷清,根本沒有人影,空蕩蕩的馬路上,偶爾就那麼一兩輛車路過。

完了,這都沒有的士營運,這可怎麼去火車站?

這汽車站可距離火車站還有幾十公里呢。

沒法,只能站在的士候車區等着,可這一轉眼都將近半個小時了,一輛的士也沒來。

「小兄弟,這是要去哪啊?」這時路邊傳來一道聲音。

姜立春抬頭一看,是那剛剛開中巴車的司機。

詢問之下才知道,這司機家就住在火車站旁邊,換了小車正準備回家,看見姜立春一個男人抱着個孩子在等的士,這才招呼他一聲。

坐在車上,因為大霧,司機師傅開的也不是很快,在車上,司機聊起了剛剛回來路上里程錶的事情。

「你說小兄弟,這可真奇怪了,這條線我整整跑了七八年,怎麼走,多少公里我那閉着眼都知道。可是這次,足足晚了幾十分鐘,最不可思議的是我們多走了三十多公里,難道這條路變長了?」說完司機師傅哈哈一笑,看樣子也是個大性子人。

姜立春說道「這個世界在古人的認知里說是天圓地方,而現在人說是球體,也不知是古人的認知錯誤,還是現在的這方天地變了。」

「小兄弟見識不凡啊,您好像了解點什麼,跟大哥嘮嘮。」司機聽姜立春說了句稀里糊塗的話,自己也沒聽明白,尷尬的嘿嘿一笑。

見司機大哥人不錯,姜立春又接著說「古人認為的天圓地方不見得是錯的,而現在人認為的這片天地是球體,也不見得是錯的。」

「此話怎講?」司機大哥疑問道。

「古書《尚書孔氏傳》記載:帝命羲和,世掌天地四時之官,使人神不擾,各得其序,是謂絕地天通。這裡說的就是顓頊帝的絕地天通,絕地天通之前,人神共居。絕地天通以後人神分離,你說有沒有可能在絕地天通之前這片天地乃是天圓地方,絕地天通之後,天地經過無數歲月,變成了球體?就像一張紙,之前是平鋪的,後來被人揉在了一起,變成了紙團。」姜立春說道。

姜立春畢竟是道家中人,了解的自然要比司機大哥多,這個說法也是他自己揣測的,道家真正記載的那些,他可不敢亂說。師傅早已叮囑過,不可向世人隨便透漏道家之密。

回來的路上,姜立春已經發現里程不對,這不由得讓他想到了摺疊空間......

司機大哥也是善談之人,一路上都在和姜立春聊些家常。比如自己家裡最近出現什麼不順的事情,姜立春也是微笑着應着,合適的時候還會讓他在家裡某個方位放些什麼東西。

到達火車站的時候,姜立春對司機大哥道謝以後又說道:「司機大哥,三年後,如果可以,盡量多投資一些醫療行業。」說完便起身下車,抱着小傢伙徑直走向了火車站。

姜立春身為賒刀人,這是唯一一次沒有送刀而說出的預言。也不知道這司機大哥能不能聽進去,也可能是莞爾一笑後就忘記了。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取過票後,姜立春就準備進入候車室,因為來的時候時間耽誤了不少,這倒也省去了候車的時間,直接檢票就上了車。

這個班車是魯州發往藏州的火車,而姜立春這次回去的地方就是歷史上最神秘的山脈,崑崙山脈。而他們也並不是從拉薩下車,而是從格爾木下車,再到崑崙。

大霧天氣,少有人出行,姜立春抱着孩子買座位也不方便,就改了一張卧鋪票。

這一路上小傢伙都非常安靜,算算時間,這個時候應該快要吃奶了。

倒水、沖泡一氣呵成,看動作倒也沒有了生疏的感覺了。

喂完以後,姜立春抱着小傢伙,迷迷糊糊中靠着被子睡著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姜立春被一陣嘈雜的聲音吵醒。

他起身看了下時間,已經將近九點了,低頭看了看小傢伙,頓時被小傢伙萌化了。

小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醒的,也不哭鬧,睜着大眼,不知道在盯着什麼看,小手握着小拳頭,放在嘴裏,吮吸的吧唧吧唧作響,估計是又有點餓了。

姜立春燙好奶,試了試溫度,就抱起小傢伙給他開飯了。給小傢伙餵奶的過程中,姜立春聽着七七八八的討論聲,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就在他剛剛睡着的過程中,外面的世界發生了巨變。

「這也太詭異了,這還是我們認知的世界嗎?」一位乘客說道。

顯然大家都在議論這手機上的新聞。

姜立春把小傢伙放好,拿出手機看了看,饒是他是道門中人,看到這些消息,也不禁皺了皺眉頭。

東海處,有人出海捕魚,竟遇仙山,回來後竟可使出不可思議的神通,後來不知所蹤。

有貨船在大西洋處,突遇大風暴,大霧中,模糊看到巨人的身影。

這則新聞下面附帶的有幾張圖片,放大來看,果然有點像巨人的身影,只是大霧遮擋,看的並不是很清楚。

等等,諸如此類的新聞還有很多。

「快看外面!」這時有人指着外面驚呼道。

「那是什麼?是一棵樹嗎?」說話的人看到外面的情景,不禁咽了口唾沫。

姜立春透過窗戶看去,心中也不免大吃一驚。

這樹未免也太大了,看這寬度足有幾十米,高度更是一眼看不見盡頭,這麼大,就是在霧裡也能看到它的身影。

有剛上車的乘客說道:「這棵樹,乃是一棵銀杏樹,是我們這邊一家寺廟裏面的,聽說這棵樹存活了好幾千年了,是世界存在最古老的銀杏樹,還被評為天下第一銀杏樹,是銀杏之祖。只是不知何故,這些天來,這銀杏樹像是煥發出了第二春,開始瘋狂生長。直到現在,已經有幾十米寬了,高度更是高聳入雲,完全不可測。如果不是寺廟被封鎖了,估計此時燒香的人那絕對人山人海。」

「這銀杏怕是要成精了啊!」有的乘客驚呼道。

外面的天氣說變就變,不一會電閃雷鳴,狂風大作,銀杏樹在雷電的照射下變得越來越清晰。

「這銀杏難道真的要成精嗎?這才引來了雷電要將其摧毀。」有人說道。

「你們說,我們這個世界是不是真的有什麼限制,上古時代都是關於神仙的傳說,越往後關於這些神仙鬼怪的傳說就越少,這雷電是不是真的是這天地的限制,就是防止這裏面的生物有大修為。這棵樹就是例子,估計是幾千年有了道行,想要成就什麼,被天地規則發現,所以降下雷電,將其扼殺。」這個頗有見識的人說道。

這個人分析的確實不錯,從神話時期的黃帝時代,一直到封建社會末的清朝,關於神話鬼怪的傳說是越來越少,建國後更是極少出現關於這些傳說的新聞。

說話間,那巨大的銀杏樹紋絲不動,任由雷電劈在自己身上,而樹上的銀杏果卻悄然在變大。一個個銀杏果如同燈籠一般,亮着黃色的光。在銀杏果的光亮到極致之時,只聽得「啵」的一聲,化為粉末消失在空氣中。

「啵啵啵」一棵樹上的銀杏果全部在亮到極致的剎那,化為粉末消散了。

霎時間,天空中再次雷電交加,比之剛才更甚。

銀杏樹依然紋絲不動,直到樹榦被一道極為粗壯的雷電直接劈成兩半,天空中的雷電這才開始逐漸消失。

常人看不到的是,剛剛那銀杏果消散的粉末混在空氣中,緩緩飄向了還在火車上熟睡的小傢伙。

手機上傳來最新新聞資訊,根據科學研究所發現,空氣中的含氧量在增加。

都說這新聞,字越短,事越大。

在空氣中,都知道氧氣的含量是百分之二十一(當然高海拔地區會有不同)。

如果現在空氣中的含氧量增加,最直接的就是動植物體型變大。史前大氣的含氧量就是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三十五,那時候植物非常茂盛,隨處可見的參天大樹。蜻蜓能有一米多長,蜜蜂有小豬大小,傳說中的巨獸,有可能會再次回歸現實。

這個因素,很有可能會導致這片天地巨變。如果人類有可能在高含氧量情況下生存下來,有可能也會變為巨人。

說到巨人,就不得不提現在關於巨人是否真的存在,各個學術界還是有很大爭議的。

上世紀,某國探險隊在南極發現一條大冰川,在冰川的後面隱藏着一座被冰雪覆蓋的城市廢墟,這裡聳立着一座座巨大的建築物,有點像金字塔狀。但是這些建築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沒有門,只有一個高十幾米的橢圓形入口,學者稱這座城市的歷史大約在三萬年以前。人類可追溯的記載,不過幾千年,這裡竟然有三萬年以上的歷史!

聯想到古籍記載,在《春秋》中記載,魯文公十一年,一名神射手射死了一個巨人,巨人倒下後身子橫過九畝地,他割下巨人的首級放在馬車上,其眉毛部位都高過了車沿。當然最出名的還是傳說中的夸父追日和《漢書》記載的秦始皇鑄十二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