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生化末世:我成了幕後大BOSS
生化末世:我成了幕後大BOSS 連載中

生化末世:我成了幕後大BOSS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純沙口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李豪承 遊戲動漫 純沙口

【阿姆斯特朗·史蒂文同款能力的納米男主,無敵流】 【生化危機遊戲宇宙 設定詳細 沒玩過原著也能看懂 會對各種病毒與B.O.W進行注釋,可以放心閱讀
】 一次與人生重來車的正面硬碰硬,讓李豪承這個才畢業不久的普通大學生穿越到了《生化危機》遊戲世界,還只是個手縛雞之力的普通人 更絕望的是他穿越的還是1998年7月這個風雨欲來的浣熊市,還有不到三個月,浣熊市就要被政府的高溫滅菌彈核平了! 人在浣熊市,求解該怎麼安全跑路,在線等,挺急的
展開

《生化末世:我成了幕後大BOSS》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被人生重來車一頭撞到浣熊市


1998年7月23日,距離浣熊市生化危機爆發還有兩個月。

「我,不是被泥頭車給撞(chuang)死了嗎?」李豪承強忍着腦內不斷湧出的眩暈感,捂着腦袋艱難的在床上坐了起來,迷茫的環顧着周圍的環境。

這是個十分陌生的房間,整個房間的格局與裝修風格都與他之前居住的房間風格完全不同。

不過好在房子打理的並不髒亂,甚至可以說是非常整潔,卧室的垃圾桶里也沒有衛生紙之類的東西,從一點小細節就能夠看得出來,這個房子的原主應該是一個很精緻的人,傢具的擺放位置看上去也給人一種很舒適的感覺,牆壁並沒有貼壁紙,僅僅只是掛着幾張李豪承認都不認識的歐美女明星的海報。

屋內的書架上面擺滿了可能只是用來裝飾的書籍。

屋子的百葉窗並沒有拉上,透過百葉窗李豪承可以看見外面現在天色有些陰森,估計天要不了多久就要黑了。

「這裡到底是哪啊?」透過百葉窗李豪承發現自己應該是在某個地方的公寓樓里,可是他不記得自己家附近有窗外這些樣子的公寓樓啊。

就在李豪承打算起身尋找線索看看自己究竟身處何方時,本就昏沉的腦海中突然傳來了一陣刺痛,陌生的記憶緊接着如同潮水般湧現在了李豪承腦海中。

「竟然真的重生了啊。。。」

沒想到李豪承沒有出現幻覺,他真的被一輛人生重來車給撞穿越了,穿越的這具身體跟他穿越前的名字一樣,也叫李豪承,是個亞裔孤兒。

可能是重生BUFF的緣故,這個世界的他面龐居然比他前世略勝於吳彥祖遜色於觀眾老爺的容貌還要帥上幾分,身材也更加強壯,屬於那種穿着西裝能夠完美的把西裝撐起來那種猛男身材。

不過長得帥這些都不是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最令李豪承無法接受的是他現在住的這座城市。。。叫浣熊市。

這他媽不是生化危機的世界嗎?!

知道了這裡是生化危機世界後,李豪承只感覺自己好像控制不住自己的血壓了,隨時都可能會暈過去的樣子。

這該死的泥頭車司機,穿越到什麼樣的世界不好,非要穿越到生化危機這種對普通人來說簡直是絕望難度的高危世界,就不能給他送到一個全是精靈大姐姐的異世界?

不過還好李豪承也沒到沒到極點,至少沒給他直接送到生化危機全面爆發當天,現在的時間點是98年的7月份,距離浣熊市生化危機大規模完全爆發還有差不多兩個月左右。

留給李豪承的時間不算少,可想要提前離開浣熊市的話,對李豪承來說現在的當務之急大概就是調查清楚這裡究竟是電影宇宙還是遊戲宇宙。

作為資深單機與網絡遊戲玩家,李豪承對於生化危機這個系列無論是電影還是遊戲的衍生作的劇情都略知一二的。

如果是由米拉·喬沃維奇主演的前3部電影的世界觀的話那還好,電影世界觀內只要躲着愛麗絲吉爾那幫主角們走,離開浣熊市應該不算太難,生路不少。

可要如果是遊戲世界那可就頭痛了,遊戲世界他要面對的可就不只有喪屍,還有各種各樣的BOW。

要是倒霉到極點,說不定出門就會被追擊者砸臉,李豪承自認可不是里昂和克里斯那種被暴君摔牆上撞出一個大坑還能跟沒事人一樣站起來繼續開槍的鋼筋鐵骨。

別看李豪承這身肌肉看起來強壯的狠,真實戰起來遇到普通人倒是無所謂,遇上暴君或者追擊者這種BOW,挨上一下能不能活不活着都是未知數。

【B.O.W:有機生物兵器的簡稱。】

「唉,活着可真難啊。」對未來的生活有些絕望的李豪承頹廢的靠在了靠在了床頭,一邊整理這個李豪承的記憶一邊地內心祈禱着這裡是生化危機的電影世界。

躺了大概十幾分鐘李豪承便重新振作了起來。

雖然對未來的未知讓李豪承有些不安,但不管未來的他究竟是死是活,至少現在他依然是想要為活下去努力奮鬥的,活在當下才是最重要的。

更何況李豪承已經是個死過一次的人了,在這個世界每多活一分鐘他就賺一分鐘。

「還是先整理一下看看有什麼跑路時能帶上的吧。」

抱着能活一秒算一秒的想法,李豪承開始地毯式的搜刮這個世界的李豪承的房子,看看都有些什麼能支撐他逃出浣熊市的物資。

需要準備東西的原因是現在雖然距生化危機全面爆發還有接近兩個月,可那兩個月指的是全面爆發。

浣熊市早在兩個月之前就已經出現過被撕咬的面目全非的屍體了。

那個地方離李豪承現在租的公寓樓也就不到兩百米,李豪承算是半個悲觀主義者,所以逃離浣熊市必須做好充足的準備。

他可不想出門就被轉角出現的喪屍撲在地上舌吻。

而且浣熊市在生化危機世界觀里可是個繁華度僅次於紐約的大都市,誰知道生化危機會不會因為李豪承的到來產生某些蝴蝶效應提前爆發。

萬一生化危機提前爆發了,李豪承還沒什麼準備,那他就可以直接準備往石頭上刻自己的遺書了。

不過李豪承現在心中最擔心的事還是浣熊市現在有沒有被軍方封鎖,要是浣熊市現在已經被軍方封鎖的話那就真的寄了,可以提前準備重開了。

要離開浣熊市的話醫用繃帶,消毒水這類醫用物資肯定都得帶上,這些東西雖然在遭受喪屍咬傷時確實卵用沒有,可要是遇到擦傷骨折這類的突發情況還是需要用的上這些東西來防止感染的。

地毯式的在屋子裡搜颳了差不多半小時,食物方面李豪承找到了一大包威化跟幾塊巧克力,武器方面則是一把多功能鐵鍬與一把格洛克手槍外加30多發子彈,以及掛載手槍與彈夾的戰術腰帶。

哦,對了,還有逃命時最重要的東西,三千多美刀的現金與錢包。

生化危機爆發那也只是浣熊市的事,浣熊市外可是正常的世界,要是等逃出去才想起來卡和錢都沒帶,那真就只能睡公園了。

準備鐵鍬的原因是這玩意在面對喪屍時可以充當近戰武器使用,掛在雙肩包上也能給其他路人一種他是出去郊遊的感覺。

將準備好的一切都裝入雙肩包,腰間的戰術腰帶與手槍隱藏在大衣下以後,李豪承就準備出發離開浣熊市了。

多在浣熊市這鬼地方待一天就要多承擔一天的風險,李豪承可不想拿自己的第二次生命開玩笑。

魚死網破,今晚就走。

出於謹慎,李豪承出門前還特意檢查了下貓眼,確認了門外沒有一點人影以後李豪承才敢走出房門,正式踏上逃離浣熊市的道路。

進入樓梯間以後李豪承才發現他隔着衣物摸着格洛克的手正在止不住的顫抖,手抖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緊張,他就是個普通人,穿越前還生活在全面禁槍的華夏,從來沒去過實彈射擊場,摸上真傢伙怎麼可能不緊張。

認真回憶起來,他唯一接觸過得跟槍械有關的東西可能只有小時候攢了很久的錢花幾十塊錢買的塑料手槍了。

現在腦海中有關槍械的記憶則全部都是繼承這個世界的李豪承的。

至於這個世界的李豪承的槍法嘛。。。就這麼說吧,距離一旦超過三米就是他跟子彈各有各的想法了。

這把槍李豪承的想法是能不用就盡量別用。

李豪承非常希望自己能在一槍不開的情況下逃離浣熊市,畢竟現在浣熊市還是處於生化危機並未爆發的階段,在這種並非末世的情況下一旦開槍,到時候李豪承可能就要面臨聞聲趕來調查的浣熊市FBI了。

想要離開浣熊市現在擺在李豪承面前的有兩條路,一條是光明正大的乘車離城,這條路有可能遇到封城,會被軍方攔住。

另一條則是通過錯綜複雜的下水道逃離浣熊市,大概率是死路一條。

這兩條路李豪承肯定是選第一條的,下水道逃離浣熊市的想法僅僅只是在李豪承的腦海中閃現了一下就被自動過濾了,他的膽子還沒有大到那種地步。

正經人誰敢走浣熊市的下水道啊,毫不誇張的說,浣熊市的那下水道沒有重型武器跟防護服的情況下下去,死亡的概率沒有一百也有九十九。

不管是哪個世界觀,浣熊市下水道內現在大概率已經開始出現含有微量的安布雷拉無法通過廢棄品處理廠處理掉病毒實驗殘餘垃圾了。

李豪承連自己是不是生化病毒免疫體質都不知道,只有腦子抽了才會選從下水道逃離浣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