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浣紗溪
浣紗溪 連載中

浣紗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驗船師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藍翎 驗船師

驗船師海試意外落水穿越到春秋末期越國,與西施相戀,並用現代專業知識,造大船,煉精鋼,墾農桑,助勾踐提前十年滅吳,後慘遭勾踐叛棄,遭追殺,滅族人,奪戀人之辱,最終扶秦滅越,稱霸中原
展開

《浣紗溪》章節試讀:

第8章 房子倒塌了


明明剛才還看到施老漢逗小兒子玩耍,可等到吃中午飯的時候,卻不見了人影,尋了一圈,也不知去了哪裡。

心裏不覺一動,也不打個招呼,就出來院門,才走出幾步,就看見施老漢從鄰居五嬸嬸院子出來,還左右看看,四目相對間,施老漢滿臉尷尬的要死。

院門口四處張望的五嬸嬸,也看到了藍翎,不由面色乏紅掩不住的滿眼春色,碰的掩緊柴門。

緊跟着藍翎出門的鄭旦,剛要喊叫,就被施裳彩捂住嘴巴,拖回院子。

施夷光的臉,紅得像染了色的布,一直紅到天鵝般的脖頸,也不敢看藍翎一眼,就進了院子。

藍翎暗嘆口氣,不行啊,這樣真的行不通啊。

五嬸嬸也夠可憐的,一個才三十齣頭的女人,弄得像五十似的,丈夫病死多年,兒子兵戰而亡,就剩下她孤零零的一個人活。

房子也破敗了,日子過得也清苦,幸好施老漢時常救濟,不然,這幾年能不能活的過來還難說。

日子久了,孤男寡女的,生出點情分,也屬正常,但這樣不清不楚的可不行。

一抬頭,天邊的雲就上來了,一卷一卷的,半個時辰的光景,就黑壓壓的滿了整個天空,極重極重的樣子,伴隨着的風,也一陣緊似一陣的猛。

要來雨了,這雨來得好啊,來得及時。

趕緊找來施夷光,說要下雨了,五嬸嬸的房子還沒來得及修繕呢,這種天氣的風雨,一個人待在房子里可不好,危險的緊。

施夷光淺淺一笑,點點頭,眼波流動,又眨了眨眼,就小跑着進了鄰家五嬸嬸的院子,還回頭對着他笑了一笑。

藍翎心裏一嘆,知道這女子,聰明着呢。

眼看着豆大的雨點,一顆緊似一顆落下,五嬸嬸和施夷光雙手捂着頭,匆匆忙忙往回趕,看得鄭旦和施裳彩連聲喊叫快些快些。

進了新蓋的西廂房就好了,看着外面瓢潑似的大雨,就知道是不忍心弄**兩女子。

施老漢和藍翎窩在小竹床上,那邊是四個女子蜷縮在一張大的竹床上,中間一條麻布,就隔成了兩個小小的世界。

轟隆一聲響,像極了房屋倒塌的聲音,不用猜想,就知道是五嬸嬸的房屋倒了,奇怪的是,沒有五嬸嬸的哭聲,反而傳出了五嬸嬸的笑聲。

笑聲里,滿滿的喜悅,滿滿春的聲響。

這樣不行啊,藍翎又長長嘆口氣,這得找族長好好商討一下,寧拆一座廟,不拆一樁婚,這個道理,藍翎還是懂的。

其實,族長早就心裏清明,只是不說破而已,豆大的村子,還有什麼能瞞得住的?只不過族人都可憐這對難夫難婦罷了。

此事好辦,五嬸嬸房子早就該重建了,正好,咱們的謫仙還沒有房屋,就讓五嬸嬸重建的房屋給藍翎吧,縣衙里辦婚契,成全這對苦命鴛鴦,順便也解決了藍翎的房屋地契。

藍翎卻說:翻蓋就要翻蓋的大些,最好是兩層,底層用來辦個學堂,讓村裡的娃子讀書識字,上層用來居住,這樣也方便,村裡的孩子大多都到了該識字的年領了吧。

族長聽說要辦學堂,眼睛又亮了,連聲說:好啊好啊,早就該辦個學堂,可惜沒有先生啊,白白的娃子們荒廢了,現在好了,咱們也有現成的先生了,娃子們有福了!

於是,大半個月後,苧蘿村唯一的高層建築,藍翎的雙層土樓學堂建成了。

在族人的祝福中,施老漢與鄰家五嬸嬸,也成了有證駕駛的合法夫妻。

......

七月流火,真不是蓋的。

不能動,一動就流汗,從頭到腳的流。

那就不動。

可是呢,不動還不行,很多個活計,還等着自己去定奪。

咬着牙,抬頭望望頭頂明晃晃的毒日頭,咒罵著:我TM在多穿越一千五百年,一定教唆后羿把你也射下來。

藍翎很怕熱,前世的時候就很怕熱,好多北方人最怕到南方工作,就是忍受不了南方潮濕悶熱的氣候。

記得那年南方某船廠,有航母分段合攏工作,由於人手不足,領導就讓他去工作一段時間,雖心裏極其不願,但工作畢竟是工作,所以咬着牙就去了。

一蹬上主甲板,七月的高溫立刻讓他頭上的汗水,順着脖領就流進連體工作服,四百多毫米厚度的鋼板,在太陽下的溫度,遠不是街道上柏油路能比的。

七十多米長的焊接縫隙,需要半蹲半跪緩慢移動,才能看清焊接縫隙是不是達到焊接標準。

一道焊縫檢驗下來,前胸後背都濕漉漉緊貼在身上,上面檢查完成,反面也要檢查,這就要從甲板上臨時開的工藝孔進入。

站在工藝孔護欄邊,最後再詢問一下質量部門的QC,如果反面有超過兩處不合格,整個檢驗項目將全部取消。

軍方檢驗人員從工藝孔鑽出來,對他說:藍工,反面檢查了,沒有大問題,只是有三處小問題,不影響整體焊接,但藍工是船級社驗船師,需要對每個檢驗項目做最後檢驗認證的。

藍翎看着如同從水裡撈出來的軍人,及特有的不怕苦不怕累的軍人氣質及工作精神,不禁深感欽佩,所以也就毫不猶豫從工藝孔下去。

剛一下到腰部,就感覺連內褲都濕透了,等整個身體完全進入船體內部,潮濕悶熱的空氣幾乎讓他窒息,一瞬間,汗水就濕透了全身。

(如果有看到這部分的造船人,老造船人向你致敬,同時向過去或現在,仍然為國家的船舶事業的發展,拋灑汗水及青春的造船人,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所以,對於熱的恐懼,已經深深刻在骨子裡。

可是現在不行啊,既然已經準備生活在這裡,就要適應這裡的氣候,想不適應都不行,不然,就對不起這些個淳樸的族人了。

咬着牙站起身,還未等邁開步子,施夷光就頭頂着帷帽走了進來,這麼熱的天,頂着這東西,看起來是防止了陽光的照射,但這樣卻更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