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被仙帝奪舍一半,我靠臆想反殺!
被仙帝奪舍一半,我靠臆想反殺! 連載中

被仙帝奪舍一半,我靠臆想反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樹和尚呀術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封 李雲苟 都市小說

就在李雲苟被打個半死的時候
xiu!一個不知好歹的仙帝殘魂想要奪舍,未曾想奪舍到一半停止了,反倒仙帝殘魂為我所用
既然如此,那就藉助這些年看小說的經驗,早日成就永生吧! 「等會兒,還在都市呢,豈能不把**裝夠再走?」 …… 帶着一本小說,按照小說的劇情發展,去蕪存菁選擇性跳過,從而更有效的提升實力
「帶美到冒煙的孫女瞎逛的巨佬老爺爺……對,這個必須有!」 「沒有也得有,不然我怎麼裝……成仙?」 本書又名《按照劇本修仙,一萬條命都不夠》 《劇本修仙,猜不中的劇情》展開

《被仙帝奪舍一半,我靠臆想反殺!》章節試讀:

第4章 帝威一縷


見魏寧朝自己走來,教室的氛圍瞬間變得微妙。

唐瀟瀟皺了皺眉頭,靠右席的銀髮男生目光死死的盯着魏寧,想看他作什麼妖。

「瀟瀟,還記得昨天騷擾你的李雲苟嗎?」魏寧討好的說道。

「嗯。」唐瀟瀟輕輕點頭。

其實也不算騷擾,只是那人坐在自己身後,在自己盤頭髮時估計是碰到了他的鼻子。

李雲苟狠狠打了個噴嚏,接着就拿紙巾給她擦頭髮。恰好這一幕被魏寧的狗腿子看見了。

「高寬,過來給你唐姐講講你是怎麼暴揍他的。」魏寧沖高寬招了招手。

高寬立馬搖着尾巴站了起來。

還有模有樣的清了清嗓子:「唐姐!」

被這一聲喊到,唐瀟瀟只感覺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當時啊我就『砰』的一腳給他乾地上,然後跳起來一個觀音坐飛機,把他坐到半死後抓着他的左手一個大別子,大別子你懂吧,就是用胳膊肘摟住你脖子使勁往前掄同時用腳絆你……」

魏寧發現唐瀟瀟的臉色不太好,趕緊讓高寬打住。給女生簡單的說一下不就行了?這大別子一大別子二的,還特么觀音……

魏寧一臉黑線,知道自己自討沒趣了。

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位置。

依照他囂張跋扈的性格,恰好唐瀟瀟又沒什麼背景,一般情況下他根本不用這般討好。

怎奈不止他一個人喜歡唐瀟瀟,也不止他一個人家裡有錢。

靠右席的銀髮男生彭羽就是他的競爭之一。

看到魏寧吃灰,彭羽的小弟們都故意的放聲大笑,甚是拍桌子。

「寧少,瀟瀟可不喜歡土大款,湯教授要來了讓你家熊大快坐下吧。」彭羽毫不留情的揶揄道。

「土大款也比你個南蜀打樁機好,你也讓你的狗腿子注意點,總有不在校的時候吧,哼。」魏寧冷哼一聲。

聞言,彭羽身邊的小弟們猛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魏寧那十多個小弟也不甘示弱的站了起來。

三十餘人氣勢洶洶的對峙,頗有一番古惑仔的意味。

若不是唐瀟瀟在場,只怕得打起來。

彭羽眼裡閃過一絲陰翳。

「都坐下。」

「羽哥他……」

「坐下,不要讓我說第三遍。」彭羽冷冷道。

眾小弟這才坐下。

很快,湯教授來了。

鈴聲也隨即響起。

湯教授是一位年近花甲的老者,一身中山裝虎步龍行,目光矍鑠根本不似這個年齡段的人。

彭羽起身走到講堂上為湯教授整理資料。

《國學》是新開的一門較為特殊的課程,非選修非必修,跟公開講座無異。

彭羽是國學課的課代表。

可別小看了這個課代表,傳言這麼個小小的職位南蜀校長都想爭取,可就是爭取不到。

當然傳言只是傳言,具體如何誰也說不清。

只知道湯教授是上京派駐到南蜀的,身份不一般。

「行了,你下去吧,今天的資料可有可無。」湯教授說道。

彭羽點了點頭回到座位上。

他的目光落在教室後門,那烏泱泱一群西裝打領帶的人身上,他知道那些都是南蜀大學的高層人物。

甚至其中還有些他難以企及的人物,靠中間席坐的一個穿便衣的男人,他淡漠的眼神中蘊藏着難以掩蓋的殺氣。

沒錯,就是殺氣!

「同學們把書都合上,今天咱們講點不一樣的。」

「抱歉抱歉!我來晚了!」姍姍來遲的李雲苟也從後門竄了進來,好巧不巧他就坐在那個便衣男人的身前。

湯教授詫異的看了眼李雲苟。

因為李雲苟的衣服褲子……沾染的黃泥斑,還破了幾處。

「這傢伙怎麼還生龍活虎的?」魏寧眼神微眯。

他旁邊的高寬也是一臉錯愕。

使勁揉了揉眼睛,發現李雲苟除了身上臟沒別的異常後,他人傻了。

彭羽那群小弟朝他投去異樣的目光。

高寬肥臉頓時像小女生一樣羞紅了起來。

倒數第二排的李雲苟將這一幕幕盡收眼底,他嘴角微微上揚,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盲猜國學課上完之後他們還要找自己的麻煩。

「爽文開頭的劇情誰能有我熟悉?等過幾天突破鍊氣期了我就去碰瓷帶着孫女的神秘老爺爺,然後平步青雲!」李雲苟心想着。

紫府內的青帝不安分了起來。

二者精神力融為一體後,青帝可以透過李雲苟的瞳孔觀察外界的事物。

「是瀟瀟!數萬載歲月不見,她變了也沒變,為父對不起你……」青帝喃喃道。

李雲苟又是沒有防範,讓青帝的帝威在紫府內肆意擴張,居然蔓延到了紫府之外。

在場百餘人突然感到呼吸不暢。

就像一顆巨石壓在胸口,沉悶令人窒息!

雖然只有短短几秒鐘李雲苟就將其壓制住了,但還是有不少人發現了端倪。

他的身後那着便裝的男人如臨大敵猛地起身朝教室外走去。學生們一個個大口喘氣,貪婪的呼吸。

左顧右盼,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湯教授也頓時手足無措了,他的手放在講桌上,如果有人看見一定會發現講桌上留下了個一公分的手印。

唯有唐瀟瀟沒受影響。

反是莫名一顆淚珠順着傾城的面容滑落。

她轉過身尋找,發現有一人盯着她笑。

是李雲苟,但她並沒有心生厭惡,道不明一種親切感油然而生。

唐瀟瀟搖搖腦袋。

身旁一個女生用胳膊推了推她:「瀟瀟,你剛才有沒有感覺到胸悶?」

女生的視線往下掃了眼,又喃喃自語:「是不是我的太大了,唉!真煩惱!」

唐瀟瀟嘴角一抽搐。

講堂上湯教授見便衣男人回來了,原本緊繃的老臉舒展開換上慈祥的笑容:「同學們,我們繼續上課。」

課堂恢復秩序。

「先提個問題吧。」

湯教授對學生們問道:「有誰知道我們東方的勢力劃分嗎?」

彭羽先一步起身。

對答曰:「一京五地,一京為首府上京,掌控整個東方,五地為北涼、南荒、西域、蜀地、百越,五地自治各執獨立兵權,由上京派駐特使協助管理。」

湯教授滿意的點頭,又賣了個關子道:

「只有五地嗎?」

彭羽搖頭,表示不清楚。

「不知道也正常,畢竟……」湯教授示意彭羽坐下。

突兀一個聲音打斷了他。

「至千禧元年是五地,傳言第六地已經規划了,不過學生不太確定,不敢輕易斷言,要不讓我猜一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