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日村落
末日村落 連載中

末日村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我想變成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我想變成貓 林靈

在末日爆發後尚有人煙的村落上開啟種田的生活,有蔬菜水果,有藍天白雲,有靈動的魚兒和天上快樂飛翔的鳥兒,誰說末世就是末日呢
展開

《末日村落》章節試讀:

第8 章 進山二


離開了東方紅商鋪,在前面50米處立了一塊足有一人高而字跡朱紅的石敢當,越過石碑入內就是大山的地界了。

剛踏入大山的地界,一陣涼爽的清風拂面而過,林靈不禁身子打了個激靈。

夏日的鳴蟬吱吱作響,不住地發出惱人的聲音。

鳴蟬代表了,林家村進入了酷熱的夏天。

抬頭看了看碧藍一洗的天空,光照度足以普照所有的不安。

林靈按耐住跳動地心臟,每年進山都是清明時節祭祖人多勢眾。

此時,就只有自己一個,難免內心有點兒怯意。

進山的道路十年前鋪設了水泥,雖然已經有點兒斑駁坑窪,但是順着大道往裡走兩千米約莫就會有一戶人家。

把東西都整理好放在自己背包里後,林靈的腳步輕快地向里走去,她不想在太陽下山之前還沒搞清楚原由。

枯萎的落葉樹榦被她踩得噼啪作響,由於沒什麼人進山,枯葉壘起來有兩三寸的厚度,若是哪個人家裡還有材火灶,這些枯葉樹枝掃了回去用作生火極好。

但林靈此刻只覺心驚肉跳,踩在枯萎的落葉上,坑窪的道路,總讓她有一種在踩陷阱的可怕觸感。

果不其然,她剛想完,自己的右腳就踩落在一個大坑裡陷了進去。

「啊」

「嚇死我了!呼」,好在只是落在半個身子的大坑裡,自己很快就手腳並用便爬了出來。

有些後怕地拍落身體上的枯葉樹枝,好在她穿了長衫長褲,石子並沒有劃破肌膚。

「小姑娘沒事吧?沒摔着哪裡吧?」從她前面的山坡上站了一道身影。

「汪汪!汪汪汪!」和一隻半個高狗。

林靈還沒開口就被那戶人家的勾勾給搶先回答了,人家勾勾也很熱情,看見她就想要衝過來,嚇得林靈差點又摔了回去。

「旺奇!回來!」狗主人大聲地喝住拔腿就想朝林靈過來的大勾勾。

而在林靈眼中,那隻大勾勾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一根香噴噴的雞腿骨。

此時勾勾暫且被狗主喝住,它發出一陣嗚嗚地聲音望向主人,見主人板着一張臉,便低下狗頭不安分地盯着林靈看,來回地盤旋踱步。

「啊哈哈!你的狗真的很熱情,但是可不可以先牽上狗繩?我,我有點兒害怕。」林靈面色有點兒蒼白。

小時候自己去和村裡頭的孩子一起玩踢罐子,跑步最差的她幾乎被一群狗地啃上大腿了,卻被半路殺出的程阿姨用一個裝着油菜的菜籃子給救了下來。

對面山坡的狗主看了一眼林靈,向著大狗招招手,狗狗立即乖乖地坐立在地上。

只見他輕輕地撫摸了一下狗頭,從褲袋裡摸出一根繩子把狗狗牽在了一旁的大樹腰上。

林靈朝着狗主道了聲謝謝,說明自己的來由,「阿叔,我要去村裡的水塘走走」。

「小姑娘家的去那兒幹嘛?走走走,那地兒不是玩耍消暑的地方,危險地很。」

大叔聽了林靈的話是一百個不同意,夏日炎熱,來山塘玩水趁熱鬧出意外的孩子很多,後來這些年設立了大鐵門和安保巡邏,便少了這些事情得發生。

可哪怕樹立了眾多警示標語,設了鐵絲網門柵,哪怕有人看守,總還是有毛孩子抱着僥倖地心理趁人員稀鬆時跑進去,所以後來就養了大狗旺財。

「小姑娘家家的快回去,這裡不是遊玩的地,出了事情家裡人准心疼,看到那塊指示牌沒有?莫要玩水,生命誠可貴!」

大叔苦口婆心地指着自己身側的藍色大塊警示牌,就怕林靈抖機靈,會趁着沒人進去。

「啊大叔!我真的不是來玩水的,我就住在林家村,村子裏淺河道發水了,裏面突然湧現大量的活魚,我懷疑是水塘出問題了,所以過來看看」。

林靈掏出手機,順便把她剛剛出來時,在河道里還在抓魚的眾人錄像給他看。

畫面里一條條的大草魚,肥美鮮活,一看就不是村子裏淺水小溪那樣的河道里存活的。

莫非真出事了?

李阿苟兩道粗眉豎起,並未回答林靈,而是把手放在嘴邊,吹了一道響亮的口哨。

只見剛剛大樹下戴了項圈的大狗,靈活地擺動了一下狗頭繞了繞,就見大狗三四五下解除了封印住它的項圈,聽着口哨就飛奔過來。

「旺奇,稍息!」

林靈見它雄壯的身體和發達的肌肉,竟然用不上一會十秒就到了林靈的跟前貼着她繞了繞,然後真就乖巧地坐立在李阿苟大叔的腳邊。

「叔,你這狗會聽口令啊?」林靈看着李阿苟大叔鎖門的動作很好奇地問。

「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旺奇很通人性,」李阿苟拿了一個圓形地鑰匙圈,上面掛了無數鑰匙,便向著水塘的方向走去。

旺奇收起哈喇子,矯健的身姿跟在李阿苟身邊跳動了幾下,活潑地搖搖尾巴像一支箭一樣朝前跑去。

「哇!旺奇好聰明!」林靈都要驚呼出聲了。

只見雄偉矯健地旺奇本汪,正威風凜凜地坐在大鐵閘門的開鎖口下,見到兩人出現,也興奮站立起身子狂搖尾巴。

再兩人距離旺奇十米,旺奇本汪又熱情地撲過來,先朝李阿苟大叔蹭了蹭,然後咬着林靈的褲腿就往大鐵閘門拉,一副你這個人類走路怎麼這麼慢?本汪都迫不及待了的模樣。

「啊啊啊啊啊,旺奇旺奇,我自己能走能走別推我。」

林靈縮回了被旺奇咬着褲腿的腳,旺奇熱情地來到林靈的背後推着她就向前。

正好,李阿苟大叔剛剛把大鐵閘門推開。

林靈沒細看裏面就被推了進門,她的耳朵動了動,聽到一聲水滴一樣的聲音滴落在地上的聲音。

很大聲,很響亮的一聲。

嘀嗒。